与中医药大学,中医学院同学谈国外中医


澳大利亚悉尼 杨伊凡


近期国内中医界出现张功耀,王澄诋毁中医的事件,张功耀不懂医,始作俑者是他在美国的朋友王澄。近日王澄变本加厉,炮制一封“写给中医学院和中医药大学青年学生的一封信”,恐吓学生学中医的前途。大家都看到,王澄这封信通篇逻辑混乱,混淆是非,胡言乱语。表现了他骨子里忌恨中医的阴暗心态。但对许多刚接触中医关心自己前程的青年学子却有极大的迷惑和误导的作用。


笔者广州中医学院77级本科,85级研究生。以来澳17年执业中医,比较了解西方当地中西医疗系统的经历和同学们谈谈中医在西方国家发展的实际情况。


我知道王澄这个名字是在去年底或今年初在美国的一个网站上,当时有一批中医和西医在争论中医问题,不外乎西医说中医不科学,中医用事实来反驳。王澄插进来写了一篇文章,有关中国的中医现状和废除中医。这些不过是他东拼西凑起来的内容,这是他惯用的手法,将国内的转国外,将国外的又转国内,已经发现他有好几篇文章内容是抄国外网站的。从看他的文章和网上辩论,我发现他人格有问题。一个人人格有问题,他的观点就不可信。


他的文章开篇第一句就写道: “今天照亮这个世界的只有天上的太阳和地上的美国”。够肉麻的。看完这篇文章我就知道他是中国饲料喂养大的反过来咬中国诋毁中国文化的美国的哈巴狗。根据他自己提供的信息,77年毕业于新疆医学院,他没有学士学位在美国是不能考牌的,无牌就不能行医,在10多年中变换了8个单位 (可能包括打工糊口)。另一位参加网上争论的西医说他可以称为“医生”,因为刚考上实习医生牌。从学历推年龄,他都快奔60的人了,才混到这个地步。辩论中他确实透露一点康复方面的知识,但整体临床经验方面非常差劲。说他“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正合适。这与他长期没有临床有关。要命的他还在文章后面列了他的墓志铭(写完文章要写上自己的墓志铭的怪人本人还头一次见到)“只要给我机会,我就会跟别人说的不一样。”从他后来在国内招摇撞骗来看,可说是墓志铭引起的疯狂 -- 想想看,这辈子平生潦倒,来日无多,得赶快找个机会露露脸呀!,因网上中西争论的启发,抓准以海外学者向国内诋毁中医的机会,以前又有鲁迅大名人当档箭牌,国内市场大,出名安全又可K。于是就联络国内的熟人,前期回国的张功耀,一同上演了近几个月来的丑剧。


说也奇怪,这个骨子里忌恨中医,教唆不要学习中医的“国外学者”,目前维持生计的却是中医针灸,他搞的是康复,针灸的疗效当然是首选,其他西医洋人搞康复没有针灸,当然有针灸的生意好,所以他请针灸师帮忙。大家也看到了他公布的收入单:都是针灸。你看他的文章,都不把针灸当作中医。实在是中医的门外汉。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要知道梨子的味道,就要亲口尝尝梨子”,你说中医不好,你了解它吗?大家看看,这些不懂中医的人,俨然有资格对中医指手划脚! 鲁迅是不知道中医,给出自己的评论。而中医在国内外取得辉煌成就的今天,张功耀,王澄则是无知加卑鄙,有预谋的欺世盗名。


另外,国内中医界和同学们不要被他们拉大旗作虎皮的“国外学者”所蒙蔽,王澄不过是只有3年学历的,国内外换过11个单位和工种的学术和临床都无连续性稳定性的不学无术的痞子而已。他说他搞康复,你就问他康复方面的事,必定漏洞百出。国内已经有人让他在这方面出洋相了。


好了,说说国外近期的中医状况了。


以前有个出国前的通则:即无论谁要准备出国,无论以前自己是什么角色,出国前都要先到中医学院先浸它3个月到半年-- 按摩,针灸,中医药。据说这叫做有件功夫随身,出国就有口饭吃。很简单,中国人的面孔,西方回归自然的潮流几十年不衰,这些东西又有效。结果确实很多人弄假成真,最后入行中医,发了点财。据统计数据,20年前,西方国家连500间中医针灸机构(包括药行,诊所)都不到,现在则是5-6万间。其间正规毕业的中医十分之一都不到。单从这个数字上看,说明中医在国外很有前途,国际市场对中医药需求殷切。


真正中国出去的中西医状况又是怎样呢?


中西医出国群体 初略比较:


在中国,西医院校培养的学生人数是中医院校的5倍。假设80年代以后出国的西医院校毕业生是中医院校毕业生的5 倍,现在来评价这两类毕业生群体在国外的表现。(对比以“群体”和“正规院校毕业生”为内涵)


西医大部分不能做本行,中医大部分做本行;中医比西医在发展本行方面交出了更亮丽的答卷;中医比西医治愈更多的病人;中医比西医先富起来;相当部分的西医转入中医,加入中医协会,使用中医针灸维持生计。


看看同期出国的中西医,现在住洋房,开奔驰宝马的多的是中医。原因很简单,人无我有,水向低处流。国外缺中医,西医又无法代替中医,这就给了中医在国外发展的天时,地利,人和。纽约是中医的大本营,王澄妒忌周围的中医做得好是很自然的事。他自己都要K针灸来帮他**。他已经看到了针灸的好处,我们行内人自然更加知道中医药的疗效。


王澄叫中医学院的学生学100%西医,是想叫水向高处流,西方的西医不发达吗?你要挤进去?当然,多数同学学完是不出国的,但中国以后也是发达国家,医药健康观念发展情形会跟外面相似。


再具体看看中西医出国来是怎样发展的:

我们所说的西方国家,比较有代表性的是美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这些国家医疗体系大同小异,追随英国传统。


西医出来要考牌,有些要重读,有些要培训,这些都需要大量的金钱和时间。以澳洲为例,10多年前出来的人大多考不起或不能立即考牌,又要打工,还要维持家计,90%人已经转行,当中许多转中医针灸。有钱又有时间的,重读或培训要花几年时间,数万或十几万澳币,毕业后在医院要六年,拿开业牌或专科牌要加3-6年。总之我认识的一些人来澳15 - 17年才正式拿到执照,可以开业。怎么开?要房租,要器材,要付雇员费等,一大笔费用,等到再花5年左右的时间把生意做起来,人都老了。而我们中医则一来到就开诊所,10几年下来,什么都稳定了。现在我们在山顶上看王澄他们还在半山腰气喘吁吁。为几个针灸医疗回扣嫌钱少。


澳洲对中医环境来说比较轻松,但付费体系困难。即全民医疗保健,一般看病,住院都不用钱。看中医药自费,但中医仍然很多,人家**都不去,要付费看中医,说明重在疗效。澳洲公费看病率只在70%左右。王澄说纽约医疗保险越来越少给针灸,这不重要,德国的国民保健都给中医针灸。各国医疗保险越来越多给中医针灸是近年来的事实。


中国中西医毕业生出国来,整体而言,是中医比西医好。大家有目共睹。王澄他们又会说你们中医骗钱,中医队伍鱼龙混杂等。而我这里说的是毕业生群体。要问过去30年中国出国的专业群体哪个整体表现最亮丽?中医。哪个群体最整齐划一地富起来?中医。


西方人健康观念在变化,对中医有利。澳大利亚1993年化学药物仍占优势,至2000年自然疗法药物的产值已经是化学药物的4倍。2003年的西医(GP – general practitioner)人数为21100人。2004年下降为20000人。同年新增中医至少500人。1990年西医注册药为5000种, 2003年下降到3900种。自然疗法注册药上升到11000种。西医虽然有国民保健的财政保护,但很多竞争力不够的也转行。澳洲还有7间大学开设有政府认可的中医针灸学士学位以上课程,学生80%是洋人。


王澄是一条黄种的美国哈巴狗,胡吹国外西医系统如何如何。美国是西医老大,大家请看中美2004年医疗费用比较:


美国 GDP 11万7千亿美元,中国 GDP 1万7 千亿 美元。

美国医疗费用占 14%, 1万6千3百80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当年 GDP 的总量,也就是说,13亿人苦干一年,不吃不喝,也不过是2.8亿人的医疗费。


中国的医疗费约为GDP 的6%,1千零20亿美元。美国平均每人5千8百美元,相当于中国白领阶层1年的工资。中国人平医疗费78美元。北京人平寿命78岁,超过美国,恐怕北京人平不到780美元吧!美国人出了这么多钱,得到了有效,合理,满意的健康医疗保健了吗?-- 有这么先进的西医呀!


中国的医疗保健体系目前虽然也不理想,据说相当多人,特别是农民得不到应有的医疗保健,但用这么少的钱,能保住目前这样状况已经很不错了。不可否认中医的廉便验,对常见病,多发病,门诊病的良好临床疗效,特别是9亿人的广大基层农村,发挥了巨大作用。


中国人每年如有平均5800美元的医疗费用,用中国中西医并行的医疗系统来操作,这个世界会怎么样?


王澄还说台湾中医的今天就是大陆中医的明天,意思是会衰落。而现在实际情况是越来越多的台湾学生到大陆学中医,而近年台湾本地考大学的录取分数线中医高过西医。


我在英国,德国,美国,加拿大都有同班同学,大家做中医都做得很好。我们国外中医有太多太多的实事驳斥王澄,网上和中国的中医们也已经列举了太多的雄辩的事实,问题是象张功耀,王澄这样的跳蚤式的人物值不值得中医界花费太多的力气。



作者:杨伊凡,广州中医学院77级本科,85级研究生

澳大利亚悉尼开办中医诊所16年,悉尼中医学院讲师,1996年参加和主持澳大利亚政府医院中药治疗丙型肝炎的首次西方国家政府医院中医临床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