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我说了你也不信(转)

飞的高 收藏 22 2599

第一章


--------------------------------------------------------------------------------



吃完晚饭,英姐说她在财旺家借宿,要带我到那边聊会儿。我这人有个毛病,看见漂亮的女人眼睛就发亮,可这会儿不知为什么大山的眼睛却发亮了,直说好。


英姐领着我和大山进了财旺家的院门,那条大狼狗见了生人就要往上扑。“虎子,老实点!”那狗还真听她的话,乖乖地站在那儿看着我们进了屋。


“慧云,我带个客人来。”


“是谁呀?”一个女人站了起来,嘿,我的眼睛也亮了。真漂亮,在市里也不多见呀!而且还很年轻,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可惜怀里抱个孩子,似乎刚才正在喂奶,现在正急忙系扣子,不过我还是看见了点什么,那句“你好”也就被口水给卡在嗓子眼儿里了。


“小雨,这就是财旺媳妇。慧云,你猜他是谁?”


“是不是你大伯家的老三宋秋雨呀?”


“咦?你怎么知道?”所有的人都很纳闷。


“这就叫隔墙有耳吧。”我说,因为我叔叔家正盖着的新房就在这所房子的隔壁。


“没错,准是!那你还不赶快叫四叔。”大山有些兴奋地说。我们老家这儿的堂兄弟们是一块儿排的,我有两个亲哥,所以是“大伯家的老三”,而英姐的亲哥就是我堂哥,加上我家辈份大,也就又成了“四叔”。


“四……”陈慧云红着脸,没挤出那个称呼来,也是,虽然我30了,可毕竟风吹不着,日晒不着的,显得比年轻我一岁的大山还小好多,倒象和她差不多大,怎么好意思呢?可那忸捏的模样真好看,管我叫孙子都成。“不必客气,就叫我秋雨吧。”


陈慧云也就顺坡下驴了,“快坐吧,我给你们沏茶。”


“慧云,我来吧。”大山要求代劳。


我一进村子就注意到了这家,这样的小二楼在村子里还是仅见,到了屋里一看,好家伙,跟电视里大款家的摆设没什么两样。


“慧云,我们姐俩有十多年没见了,他刚到,我带他过来说说话,没事吧?”


“我欢迎还来不及呐,我还是头一次见大学生,您是在天津工作吧。”


“没错,”英姐接过话来,“是在一个大局里管计算机的,现在是放假,到老家来看看,说是想这儿了。咱们这穷乡僻壤的,有什么好想的?我看是中了城里人的怀旧病了,是吧小雨?”


“有点儿。”


“放几天呢?”陈慧云还是冲我问。


“15天吧。”


“呦,那可得好好歇歇了。不过二爷家正盖房,你住哪呀?”她说的二爷也就是我二叔。


大山接过话:“你们家房子不是挺富裕的吗,我看住这儿得了。”


“你老实呆着。”陈慧云红着脸斥到。


“嘿嘿,开个玩笑,他住我家,我这不接他来了吗?”


陈慧云又问了些其它的事,好多倒是大山替我答的。


“大山,你老插什么嘴,你真那么清楚?”


“当然了,我已经盘问他一道了。说到这儿你们得请客,是我把他接回来的,当时呀,我还有两趟活儿要拉,路过汽车站时,我老远就看见这个戴眼镜的有点眼熟,我也不敢认呀,就靠过去,装做拉脚的,问他:‘先生,到哪儿去呀?’嘿,倒是他先认的我,我活儿也不拉了,就把他带来了。怎么样?要不是我眼尖,秋雨就得从镇上走回来,恐怕这会儿还吃不上晚饭呐,是吧秋雨?”刚进村时,大山已经向人们说过一次了,这次显然是说给陈慧云的。


“是,那我就再一次谢谢你。”


“不用客气,咱们是一块儿光屁股长大的,谁跟谁呀。”他看出陈慧云已经对我有所耳闻,但不知她是否知道他和我的关系,所以急于表白。


“嗨,看我,你们姐俩不是要说话吗,话倒都让我们给说了。”


“没事儿,我们刚才吃饭时已经说会子了。再说,你问我听不是一样吗?”


“我不说了,要不头一回见面,四叔还以为我是个碎嘴子呐。”这会儿她才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叫出了四叔。


“行了,小雨坐了一天车也累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们回去睡吧。”


“好吧。”有漂亮女人在场,我是不会觉得累的,但我这人的自信心不行,总有些不自在,要跟英姐说的好多话在这儿也没法讲,以后再说吧。我知道英姐在这儿借宿,就和大山起身告辞。


见两个女人插上了大门,大山凑过来问:“嘿,这小娘们长的不错吧。”


“财旺比我还大一岁呐,他媳妇怎么才这么大?”我得保持一下知识分子的风度,可不能上来就跟他一起玩儿低级趣味。


“财旺现在在外面包工,老不回来,原来娶过一个媳妇,可人家守不起这个活寡,带着孩子走了,这个是前年才搞的。妈的,有钱就是好,娶的媳妇一个比一个漂亮。”大山摇着头说。


“你媳妇不好吗?”


“那得看跟谁比了。”


“你媳妇叫啥?是哪村儿的?”


“到那儿你就知道了。”


“你的腿是怎么回事?我还一直没问你呐。”


“早瘸了,呐,快到我家了,咱们进去说吧。”


大山家住的是新房,而且为了进车,门口很宽大。他的车就是山区常用的三轮拖拉机,俗名叫“狗骑兔子”,他所谓的活儿就是从砂石场往镇上拉货。


这会儿快9点了,听到说话声,一个年轻的女人迎到了堂屋。


“呐,这就是我老婆,你还认识吗?——是小莲!”


“哪个小莲?”


“就是那个总挨后妈打的。”


“是吗?!”


我怎么也无法把眼前的这位还算端庄的女人与那个整天泪汪汪的黄毛丫头联系在一起。


“四叔。”


“别介,我受不了,还是叫我秋雨吧。”辈份这玩意真让在城市里呆惯了的我感到不适应,小时候逗新娘子,倒是见人这样叫过我哥,但从来没人这样喊过我。


大山家的正房是四间,是这里较典型的住房。他父亲早逝,老母也没了,那间西屋就再没住人,只放了一些旧家具。东屋里有套间,但显然不好住人,让了半天,还是我去住厢房。倒不是客气,我喜欢住厢房,觉得那里有一种神秘感。


小莲把茶水送到厢房就出去了。


我和大山一人点了一根烟,在车上时,大山兴奋地对我问东问西的,现在我才有功夫了解大山的经历。


85年初,当21岁的我离大学毕业还有半年的时候,当时只有22岁的财旺就拉起了一个建筑承包队,村里的男人差不多都去了,经过大山老母的一再央求,大山也去了。23岁那年,他从脚手架上掉了下来,把大腿摔断了,虽然财旺够意思,给了一笔钱,但腿到底没养好,到现在走路时看着也有点别扭。建筑队去不成了,快结婚的对象也吹了,守了十来年寡的老母就过去了。大山从那儿也学会了自立,做起了拉砂石的买卖,居然也住上了新房,大前年26岁,把小他6岁的小莲娶了过来。


“你小子不错,小莲现在多漂亮,人也能干吧。”


“能干,那是让她妈替我给打出来的。要说漂亮,你可能没注意,她的右眼是假的。”


“是吗?我说她那绺头发怎么总是耷落着呐,怎么搞的?”


“让她后妈生的儿子给扎的,要不能给我吗?我也是狠了,给了两万块钱的财礼,她妈图钱,她爸是认为我人还可以,嫁给本村人也可有个照应。”


“我看人家一只眼也比你强,你在家还挺横。”


“她是习惯了,再说娘家也不给她做劲,不过我还没打过她。”


“哈,打跑了我看谁还跟你。哎,你小孩儿呢?”


“我还没有呐。”


“结婚两年了,怎么还没孩子呀?是不是小莲让她妈把肚子给打坏了?”


“不是,是我不知把哪儿给摔坏了。”说这话时,大山没了底气。


“没法治了?那怎么不抱一个?”


“哎,这话是跟你说,我信得过你,别人可不知道,在外边我只说是小莲不行,你可得保密呀!”大山郑重其事地说。


“没问题!”我没想到大山这么信得过自己,甚至有点感动,“但总得想个法子呀。”


这种感动并没持续多长时间,我又想表现自己的幽默了,“哎,要不我给你帮帮忙?”我挤了挤眼说。这是在单位和哥儿们之间常开的玩笑,得,高级趣味没守住。


“你?”大山本来弯下的腰直了起来,眼睛一眨一眨的。


我没想到他是这种反应,赶紧说:“哎哎哎,我是开玩笑的。得,该睡觉了。”平时,不到11点我是不睡的,但农村人则要早得多。


“哦,睡。”大山整个人有点发木。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