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心动*莫再悲 第五章 早生华发 第一节

皓歌 收藏 2 14
导读:春心动*莫再悲 第五章 早生华发 第一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60/


寒冷的冬季清晨,薄雾将萧瑟的庄园笼罩其中。

因为有两位贵客先后来到庄园之中意欲密谈,因此作为这所乡间别墅的主人曾府公子曾愿惟有早早起身,而且还要恭恭敬敬的客串起奉茶燃香的工作为贵客服务。

书房之中,在京为官昨夜方才风尘仆仆赶回家乡的未来岳父秦博雅正轻轻以折扇弹击着桌面,而天色未明之际马不停蹄由府城赶来相会的那位留着落腮胡子身材雄武强壮的中年男子乃是目前本府新军的最高长官标统金智佳,居然也附庸风雅地身着儒衫右手握一柄折扇轻轻敲打着自己左手掌心。

“檀香悠悠,浓茶香永,有我在门外守卫绝对不会让无关人等打扰二位先生的谈兴。”曾愿躬身一礼,悄然后退掩上房门在外守侯,因为订立与官家千金的未来亲事让同学们素来不愿在自己面前讨论风云变幻的国事,就算自己解释也无法让大家免除忌讳,索性便遂了大家的心愿化身为古板守旧的形象,倒是因此获得了书院之中保守的鸿儒们的欣赏,其实身处如此的时代作为青年学子内心同样是充满躁动,自然竖起耳朵试图聆听到只言片语的秘闻。

房间之内已是檀香弥漫,秦博雅与金智佳却是相互凝望甘于沉默,试图考验对方的耐心程度,当檀香燃尽之际不约而同的都放下折扇端起茶杯,已经温凉的茶水仿佛更让他们沉醉其中。

“有话就说,有屁快放,何必故弄玄虚!”门外侧耳倾听的曾愿忍不住在内心深处嘀咕几声平素绝对难以想象会出自于自己之口的言语。

秦博雅原本以为这位据说乃是出身北洋系统的新军标统既然应邀心急火燎的从府城赶来与自己会面理当热情有加,如今遭遇冷淡自然深感不快,却也只有暂时忍耐首先打破沉默,也许为了掩饰尴尬居然打开折扇轻摇,“听闻当年袁公于小站练兵创建北洋新军之时,正值风华正貌的金标统有幸成为其中一员,往昔数年袁公遭遇以摄政王为首的皇族亲贵压制,被迫蛰伏于河南老家让世人为之扼腕叹息,如今民党四起天下危亡之际试问谁人可以挽狂澜于既倒?惟有袁公世凯众望所归重新出山执掌朝廷权柄,想必身为北洋旧人的将军正为之欢欣鼓舞!”

金智佳如法炮制居然也打开折扇轻摇,面带微笑道:“博雅先生目光敏锐,方才追随袁公就主动请缨南下联络出身北洋或者有心投靠北洋集团的文官武将,值此乱世之际袁公之声望、势力皆明显为天下之翘楚,想必先生纵横江淮之间主动投效者如云,根本无需浪费太多口舌,这一块势力若是成功整合进入北洋集团,先生未来进入内阁也并非奢望啊!”

秦博雅闻言眼神飞扬,略有倨傲之色道:“我却并无太高的奢望,只求袁公执掌朝政之后正式推行君主立宪,能够施展抱负不若过往投闲置散岁月。”

“以我往昔的资历若是当年能够留在北洋六镇军中发展,如今至少也是协统职务,说不定还可觊觎一镇统制的高位,想必博雅先生并不知晓我因何失去在北洋军中的前途被放逐,乃是因为袁公面前的红人段芝贵告发我思想激进与乱党勾结,袁公大为震怒,而被驱逐险些遭遇囹圄之灾的我也暗自立下誓言索性果真投靠革命党人,埋葬清庭摧毁北洋......”金智佳居然堂而皇之的掏出一枚同盟会徽章佩戴于胸前,声色俱厉,“如今正是革命大时代兴起之际,我没有理由以区区标统的渺小地位立即回归北洋团体仰人鼻息,放弃眼前唾手可得的全省首举义旗可以让自己名利双收的革命元勋地位!”

秦博雅闻言骤惊,手中的折扇不再轻摇动作仿佛凝固,心中暗暗叫苦自己行色匆匆并未详细了解这位金标统的背景资料,如今只怕游说不成安全反倒有了问题,拼命掩饰自己的慌乱情绪,急促道:“我虽然在朝为官却也知晓革命排满思潮正是暗流涌动,不过民党若想轻易撼动有袁公守卫的朝廷这株巨树却也并非易事,北洋劲旅克日可复武汉三镇,朝廷如今也已改弦更张颁布宪政,民党若再掀起烽火,名为救国实为祸国殃民之举,望君深思!”

“身为立宪派的博雅先生莫非还天真冀望于所谓君主立宪的实施?当年朝廷发布所谓立宪之皇族内阁已经彻底让君主立宪成为笑谈,我虽愚钝却也知晓这块招牌再难欺蒙天下人之心,至于袁公当年也许对这满请朝廷还有几分香火之情,但是如今蛰伏数年之后再度出山如何还会真心守护这风雨飘摇的腐朽清庭,不过是挟革命党以自重夺取朝廷大权,断然不会让民军完全失去武汉三镇,最终缔造共和的擎天之功也许正是袁公真正所图。”金智佳落腮胡须也仿佛根根挺拔竖立,言语之间赤裸裸毫无掩饰之意,“当然我所发下的毒誓在袁公缔造共和拥有大义名分之后将会抛弃于九霄云外,本府一向是省内新军基地,重兵调离之后如今可谓兵力空虚,忠诚于清庭的知府大人手中不过掌握区区八百之众的巡防营而已,掌握人数达到两千精锐新军的我凭借附近地区民党的武器与金钱资助,以民党革命先锋的身份首倡举义目标并非仅仅是盘踞区区一府之域,或许争夺一省之都督也未可知?到那时想必在袁公心中实力强劲的我这个昔日旧部方才有分量,抛弃民党身份服从中央重新回归北洋团体方才恰到好处。”

秦博雅闻言长吁一口气,既然日后这位金标统还意图回归袁公门下,眼前自己的安全自然有了保障,随即对于他的话语略作思量却是不禁颜面发烧,一心一意实现君主立宪的自己其实这几年在朝为官也是颇受打压,此次果断投身于复出的袁世凯门下以为终于能够实现尚流亡于海外的康粱等前辈所期望的君主立宪,但却为眼前这位外表彪悍其实心思缜密的武夫一语道穿所谓理想只不过是黄梁一梦镜花水月而已,不过奇怪的却是自己并未感受到太多的幻灭感,反而武人那一段赤裸裸表明心计要利用剧变的大时代追求个人利益的言语让自己产生了强烈的向往认同,发自内心的赞叹不禁脱口而出道:“博雅虽然年纪痴长,但是对比将军的真知灼见实在为之汗颜,我愿意充任将军与袁公之间沟通的桥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