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二.奋斗,先要学习. 14.不是屁,不能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午休时间,前呼后拥地咸丰驾临重文殿,心里长叹一声,嗯----又要下跪,忍着,反正就两年了.

咸丰先让翁同龢平身,假意问了下两个阿哥的学习情况.难怪后人给翁师傅的评价极高,他自然而然得夸奖着载淳,却把我的表现贬低了一些.我本来就控制不好流氓性格,翁师傅正好给我打了点掩护,谢谢翁大啦!


要不怎么说载淳并不傻呢,只不过还没长出心机就是了.看来我的淫威还没深入彼心,小屁孩儿还敢一边儿心虚的瞄着我,一边儿在咸丰跟前儿告状.


咸丰温言安抚着载淳,但载淳不争气,越安慰越哭起来.嘿嘿,皇帝很难喜欢哭哭啼啼的儿子,说明他脆弱吗!咸丰不是个好皇帝,可他也是受着这种教育混出来地,习惯成自然了.果然让我低着头翻着眼睛扫到他对载淳眉头紧皱.


但也要给大儿子一个交代不是,于是开始找我麻烦:‘载镔,载淳说地属实么?‘


‘禀皇阿玛,儿臣不过与大阿哥开开玩笑,只是没想到大阿哥如此胆儿小,的确是儿臣之罪.但儿臣绝没打大阿哥,翁......请皇阿玛明查.‘本来想说翁师傅可为我做证,但猛然想到还是不是拖着翁师傅两头儿为难得时候.不怕咸丰怎么样,也要防着慈禧啊.


‘载淳---,载镔说他没打过你,是他在骗朕还是你在骗朕.‘


‘嗯嗯,载镔......他......他揪住我这儿.‘载淳拉着领口说.


‘他打没打你.说-----‘载淳的窝囊像让咸丰的话音中透着恼怒.


‘他......他......想揪我耳朵,呜----‘嘿,又哭了,把我这心里乐得呀!


‘就知道哭,你个没用的东西,滚.‘咸丰吼一声,后面有太监上来把载淳扶走了.我趴地上低头暗笑着等咸丰对付我.


‘载镔,抬起头来.‘


抬头就抬头,一脸无辜,眼帘垂着嘴憋着装冤枉.咸丰足足看了我一分钟,脸色沉沉,眼神却时而严厉时而温和.


‘哎,载镔,你是不是该把自己看成个大人了?‘


‘是,儿臣明白,儿臣错了.‘咸丰这话没错儿,可我只能听一半儿.一定要压制住载淳,成为他老大,不管心里再怎么感到想法卑鄙.


‘你也退下吧,朕和翁爱卿说说话儿.‘


我磕头起身后退离开.嗯,去[看看]载淳.贼笑中,我恭身离去.傻啊我,有载淳,我干嘛直接和根基深厚得皇上宠妃斗.

看我离去,咸丰谨慎得问翁同龢:


‘翁爱卿,两个阿哥多日来所为,你无所察觉么?‘


‘启禀皇上,两位阿哥尚在顽皮年幼,小有争斗也无甚大碍,只不过胜势的确在小阿哥,却也显出大阿哥温良淳朴.‘翁大给双方各说一句好话.


‘嗯,载淳斗不过载镔在朕意料之中,但今后如何,不可轻下定论,还靠翁爱卿多加教诲.‘


‘是,皇上.‘


‘翁爱卿怎么看两个阿哥?‘


‘这......‘


‘恕你无罪,有话直说.‘


‘谢皇上,大阿哥年仅四龄,一切表现实属正常,只是小阿哥心智超常,不能以三岁幼童视之.‘


‘朕知道,朕是要问爱卿看小阿哥有何特别之处.‘


‘皇上,以微臣看来,小阿哥身上有股......有股,江湖之气.‘


从头至尾,翁同龢没替我吹嘘一句,反倒,反倒有点子看不惯我.哎,也好也好.您老人家送走咸丰就得,我目前第一烦就是做磕头虫儿.说到磕头,对这事我还满得意,似乎有点儿下贱哦.是这么回事儿,我只知道皇子见了皇帝要下跪,形势比人强,不得不跪皇帝.但我的确不知道皇子还需要跪谁,又绝对不想知道,就仗着年纪很小,知道也装不知道.慈禧免不了要面对,跪她是不可能.可能要跪见地是太后皇后,躲着不见行不行,躲不过再说.所以,目前还只跪见过咸丰,不知能混到什么时候?


废话少说,嘿嘿,载淳,谁都保不了你,不用拳头,一样叫你服服贴贴,否则白混十年黑社会.因为你不是屁,不能放.


对这个我有经验,靠拳头制人是最不稳妥得,也就吓吓小孩儿.孩子长成大人后,对纯暴力的反抗心理会越来越重,把人逼急了就要小心背后捅黑刀.让人服,要靠综合能力,要令手下觉得你威严,而不是怕了你凶恶.


整个下午,我大多时间在考虑怎么让载淳对我又敬有怕的点子,间或想想如何在咸丰慈禧面前见招拆招.


想什么来什么,生活在皇宫之内,只要想往上爬,自然有拆不完地招儿.傍晚时分,我刚回自己寝宫,进门儿就看到慈禧,对,是懿贵妃.我先入为主,总以慈禧称之.


‘额娘,我回来啦!‘我摇摇晃晃朝殿内走去,一眼见到懿贵妃脸上无喜无怒的看着我.慧妃则明显拉着一张脸瞪着我,眼中却绝无怒意.我立马儿反应过来,懿贵妃这是给亲生儿子找场子来啦!而慧妃自然要走走形势,骂我几句喽.


慧妃现在也抖起来了,在宫内地位眼见着水涨船高,除了因半废的老咸而性生活还和原先一样失调,见着地太监宫女侍卫们对她比从前要恭敬得多.母以子贵吗,这封建社会遗毒到二十一世纪还没摆脱.某长他妈,怎么着在本地都是收暗杠的腕儿.


什么?我不能这么腹诽慧妃?说嘛儿哪!等俺飞黄腾达,怎么着也不会亏待她,但我心里无论如何不会把她当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