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孤胆团队(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晚上,姜队长召集全体武工队员来到1班驻地布置任务,今夜决定端掉伪自卫队。因为是来到这个地区的初战,要求首战必胜,迅速打出武工队的影响,打出武工队的威风。据乡亲们介绍,伪自卫队住在李郎庄和五行镇之间,一个叫镇西集的较大的村庄里,据此不到3华里,有三百余户人家,一个王姓地主家的大院里,这个王姓地主是倪桂海的干爹,其女儿是倪桂海的姘头,一般情况下倪桂海都住在那里。他自以为这里离日本人居住的五行镇很近,又有30多人枪的自卫队,一般的打劫的土匪奈何不了他,至今为止,还没有在这个地区发现其他武装,住在这里十分安全。姜队长要求是务必全歼,不留一人,因为这伙恶贯满盈的恶棍个个都死有余辜。再有,尽可能不要开枪,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所有汉奸,劫走所有的粮、钱、物,为在这里站稳脚跟打下点物质基础,毕竟所有的后勤供应都要靠自己解决,还有饥寒交迫的乡亲们。这个要求有点难度,他们不像野狼团,不仅有夜视装备,还有各种无声武器,谁能保证在行动中不出点意外情况,必须要用枪怎么办?为此,姜队长不得不派出一个班,在五行镇的方向上布置警戒,防止因枪声引来镇里的日伪军增援,就是搬运物资也得需要时间那。

老李有心想给武工队带路,但是腿部的骨折行动不便,大妞儿李慧梅自告奋勇要求带路,他的父母也支持她,把全家唯一的一套破棉衣给她穿上,嘱咐她一定要听同志们的话,帮助武工队完成任务。姜队长有心不同意,但是武工队初来乍到,对这里的情况还不熟悉,也需要一个向导,所以也就默认了。但是他命令李铁锤必须要保证大妞儿的安全,李铁锤命令战士李存焉专门负责,不得有丝毫差错。

已经是夜里12点了,凛冽的北风寒冷刺骨,在王家地主大院里,一个自卫队哨兵躲在大门洞里避风,一条大狗在院子里不停地转悠着。姜队长率领武工队在大妞儿的带领下,无声无息接近大门,做出手势示意包围大院。李铁锤带领两名队员绕到侧墙,听到里面的狗叫了几声,将早已准备好的火腿肠裹氰化钾隔墙扔到院子里。院子里的狗哪见过这么香的食物,三口两口地吞了下去,走到墙根趴下打了一个哈气就再也不动了。李铁锤带头爬上墙头,借着夜视仪看到哨兵靠在门洞的墙上在打盹。李铁锤顺着墙溜下来,贴着墙根慢慢接近大门口的哨兵,猛地扑上去一个利落的锁脖,将哨兵放到拖到墙角。其他两个队员也翻过墙赶来,将大门轻轻地打开,外面的武工队员悄然无声地进到院子里。姜队长将冰冷的匕首放在俘虏的脸上小声说:“想死还是想活?”,“好汉饶命!想活!想活!”,俘虏吓得浑身哆嗦地说。“什么好汉,你当老子是什么人?老子站不改名,坐不改姓,告诉你,老子是八特队!”,“啊!……”,俘虏又恐又惊,不由自主地喊出了声,早有准备的李铁锤一把将嘴捂上,在他耳边咬牙切齿地小声说到:“你活腻歪了是不是!?”,“不不不!原来……是,是八爷,早有耳闻,早有耳闻”,姜队长继续问道:“告诉我,自卫队,还有你们倪大爷在哪?”,“自卫队的弟兄都在西厢房,倪大爷,不不,是倪桂海在后院的正房里,东耳房是两个贴身马弁,西耳房是东家”,俘虏战战兢兢地说。李铁锤一把将俘虏提起来,将驳壳枪往他的腰眼上一顶,“走!前面带路,不老实我马上就成全你!”,“是是,八爷”。

来到东厢房前,早就听到里面鼾声四起,还不时地夹杂着说梦话的声音,俘虏指着房门说:“八爷,门没上锁,都在里面”。姜队长做了个行动的手势,李铁锤将俘虏交给另一个队员,其他队员将长枪放在地上,拔出短枪和匕首,跟着李铁锤无声无息地进到屋里,很快屋里传出一系列的怪声,噼哧啪嚓噗……。那个俘虏吓得两腿直打颤,突然跪倒姜队长面前连连磕头,嘴里不断地说:“八爷饶命!八爷饶命!”。姜队长厌恶地踢了他一脚,“滚起来!我说过杀你了吗?你们帮着小日本干坏事的时候,就没想到这一天?”。俘虏从地上爬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不瞒八爷说,弟兄们早有耳闻,太行山上有一伙杀起鬼子来,心狠手辣的八特队。最近风闻八特队要过来,不光弟兄们害怕,日本人也心惊,所以,不少弟兄们都合计,为了保吃饭的家什,过几天就脚底抹油溜他娘的,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过来!饶命啊八爷,家里三老四少啊!”,边说边鞠躬作揖。姜队长用二十响的枪管挑起俘虏的下巴,“你小子说得好听,脚底抹油?是不是想祸害老百姓捞一把再跑啊?告诉你,少跟我来这一套,好好同我们合作,兴许留你条生路,不过,你要是以前干过坏事,明年今日肯定是你的周年!”。战士们纷纷地从屋里出来,捡起地上的长枪,姜队长把枪一摆对俘虏说:“走吧,找你们的倪大爷去!”。

当倪桂海被赤条条地从姘妇的被窝里被提了出来时,他的嘴还硬着,“你们瞎了眼啦,敢来吃我倪大爷!好说好商给你们几个钱,否则明天让皇军剿了你们!”,倪桂海把武工队当成抢劫的土匪了。当汽灯被点亮时,才看清楚屋里站满了花衣服花钢盔,凶神恶煞,装备精良,荷枪实弹的军人。李铁锤走上前,一个嘴巴把他扇了个趔趄,“你才瞎了眼那,知道老子是谁吗?八特队!”。倪桂海一听是八特队,差点没背过气去,知道自己帮日本人干了不少坏事,这帮屠夫不会放过他,但是还抱着一份侥幸心理,咬了咬牙说:“各位八路兄弟,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中国百姓,我把所有家产都给你们,只求留我一条狗命!”。姜队长一脸坏笑说:“倪大爷真会说笑,就算我有心饶你一命,那些被你害死打残的中国人,被你强奸的中国妇女能绕你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没听说八特队对待鬼子和汉奸一贯心黑手辣吗?”,倪桂海还想说什么,早有几把刺刀刺进他的身体,送他到阎王爷那里去投诉了。武工队迅速将王姓地主家的大车套起来,把倪桂海收刮的粮食、布匹、衣物、金银、棉花等等物资,以及自卫队的武器弹药,满满地装了四大车,为了不过早地暴露驻地,特地连夜绕了很大的一个圈子后,将所有物资运回李郎庄。王姓地主一家让他们带着自己的细软,带不走的诸如家具、农具、牲畜等,武工队也讲究政策,估了个价后,用没收倪桂海的大洋全部买下,连夜赶出了村子,愿意上哪就上哪。那个自卫队唯一存活下来的俘虏,经过大妞儿确认,没有干过太大的坏事,也被放走了,借他的口到处为武工队传名。

当五行镇的鬼子得到消息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鬼子中队长松尾正一,带着一小队日军和一个连的伪军,还有警察署署长和几个警察赶到镇西集。整个大院里一看就是经历了一场浩劫,除了一些粗夯的物品已被劫掠一空,本来准备给皇军的军粮也颗粒无存。进了自卫队的屋子更是惨不忍睹,20几个人(有3个请假回家的)全被杀死在炕上,经初步检查都是用冷兵器杀死的,从致命的部位可以看出,杀人的行家可不只是一个人。倪桂海的尸体被吊在大厅的房梁上,地下已经积了一滩污血,赤身裸体,身上的几个刀口的血已凝成血痂,脖子上挂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汉奸下场,引以为戒!下面署名的是“八特队”。所有的伪军和警察都觉得后背冒冷气,不自觉地摸了摸脖子,心里话:“可不能再靠鬼子太紧了,要不然着吃饭的家什早晚搬家!”。面色铁青的松尾,看到“八特队”几个字也不觉吸了口凉气,支那军敌情通报上早就通报过八路军特工队,这支部队嗜杀成性,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不择手段,对我大日本皇军和支那良民格外地残忍,是目前华北对我皇军威胁最大的支那军事力量,已有5个师团的皇军遭到毒手。如今已经从太行山渗透到这里,看来本地区将再无宁日了。色厉内茬的松尾,将警察署长和伪军头目臭骂一顿,并明令限期破案,尽管两人心里暗暗叫苦,嘴上不得不连连应承。回来的路上,两个人看着远处的村庄,仿佛看到了黑洞洞的枪口,不禁发出一声悲鸣,这个案子可怎么破呀!

武工队完成任务回到李郎庄驻地后,立即将缴获的粮食、衣物、棉花等生活必需品分给了饥寒交迫的村民。大妞儿和二妞儿终于穿上了新棉衣,全村像过年一样,人们都是兴高采烈,家家都生火做饭,吃上了很久以来第一顿饱饭,而且是全粮食的饭。要知道,粮食问题一直是困扰中国很长时间的大问题,也是中国历朝历代王朝十分头痛的问题。即便是在70年代,中国还有少数地区吃不饱,更多的地区在新粮食下来之前七、八两个月,顿顿以土豆代粮充饥。所以,武工队解决的是李郎庄村民所面临的最大的问题——生存问题,自然得到村民的拥护和爱戴。另一方面,村民们接受了武工队的粮食,饥饿的村民也没有任何理由不接受粮食,以传统的眼光来看就意味着“入伙”了,村民同武工队的利益从此再也不能分开。两者的关系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要想吃饱饭,就得跟着干,这是再也简单和朴实不过的道理了。还有棉花,不仅是生活物资,也是战略物资,许多军需品还有炸药生产都离不开棉花,日本人同样把粮食和棉花视为生命,掠夺和控制的极其严厉。还有,现代的银行靠黄金储备保证货币值,而在那个年代,拥有相当数量的粮食和棉花,就可以发行货币,当年的解放区发行货币,就是以粮食和棉花作为银行储备的,可见两者的重要作用和价值。

武工队又趁热打铁,分别召开了两个大会。一个是全体村民大会,宣讲抗日救国十大纲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当前中国和华北地区的抗日形势,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的暴行,作为中国人守土抗战的责任等等。另一个会是由姜队长亲自主持,召集村里的地主、富农等较富裕的阶层。除了前面的共同内容外,重点是教育他们不要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损害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不要勾结日本人,不要同八路军作对,不要同人民做对。并建议他们,由于战争破坏和日寇的掠夺,人民生活十分困难,所以,对村里租种土地为生的佃户减租减息,从另一个角度支援抗战。这个时候阶级斗争观点可不过时,不同阶级有着不同的利益,必然对抗战有着不同的认识和态度。

富裕户们完全拥护武工队的决定,表示完全支持抗战,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枪出枪,有人出人。这些人也早就风闻,在太行山附近有一支比小鬼子还狠的军队,打得小鬼子都心惊胆战。小鬼子就够厉害的吧,你想啊,能让小鬼子害怕的能是善茬子吗?再看看武工队这人,这家什,还能怎么样。再说了,都是中国人,不能胳膊肘往外拐是吧。

很快,村抗日政权就建立起来,为了保卫自己的财产,又顺理成章地成立了民兵,利用缴获伪自卫队的武器装备了一个民兵排,由武工队抽调两名战士负责训练。同时,利用当地人的关系,将活动范围扩大到邻近的村子,建立联防关系,共同防御日伪军、土匪、散兵游勇,以及各色草头武装的骚扰。武工队的名气和装备,以及八路军特别纵队的强大背景,使建立合作的人有信心和希望。甚至有一支在华北快要生存不下去的国民党游击队,在即将要溃散之前被武工队收编,这样,不算民兵,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武工队自己就发展到120余人的兵力。

姜晓峰队长将这里的情况详细地向旅首长作了汇报,旅首长表扬了284分队,并指示在扩大队伍的同时注意保证质量,近日,情报部和特工部将派人协助你们开展工作,联络当地的党组织,建立起敌后根据地,给予敌人更大的打击。同其他武工队一道,圆满完成迟滞敌人集结的战略任务,为我军备战赢得时间,为最后歼灭华北之敌创造有利条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