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十八节 姑姑的心

柳梢青青1 收藏 1 12
导读: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十八节 姑姑的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姑姑住在刘奶奶家已经十多天了,可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与自己离别两个多月的父亲,哥哥和大病初愈的小弟弟,现在要饭到何处?在这冰天雪地里他们晚上又是在何处安身?他们可否平安?到收麦子的时候,他们能返回来吗......??

姑姑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独自一人站在刘奶奶家的大门口,手扶着门框,伸着头向外面张望着,当在寒冷的天空中偶尔有飞过一只麻雀那清冷地叫声时,姑姑就会顺着麻雀飞过的方向看去,“小麻雀,你可否知道我父亲一家三口人现在到了什么地方?你能让他们也回来过年吗?你告诉他们,我很想他们,很想我的弟弟,好让他们早点回来啊!”姑姑思念的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滴在了我爷爷的心里......

腊月二十八日的上午,我姑姑的婶子包着做好的花棉袄来到刘奶奶家,一进们就喊:“大娘,秋妮儿。”正在和刘奶奶做棉鞋的姑姑一听到婶子的声音,就赶紧答应着跑出去接住婶子,高兴地让进屋里坐下,第一句话就问:“婶子,没有人给你捎信儿回来?我爹他们三人在哪里吧?”

“这孩子,你还没有问你婶子吃早饭了没有,他婶子,秋妮呀,天天都在念叨他爹,哥哥和弟弟呢,夜里经常说梦话喊他弟弟的名字,唉,我也是放心不下他们老小三口人呢!”刘奶奶说话时,脸上带着对爷爷一家人出外逃荒的忧虑心情。

“大娘,谁说不是呀!我昨天夜里做梦还梦见秋妮她娘对我说:“秋妮的棉袄做好了吧?小宝元也该回来了。”说完就不见人了,看来人死还真是有魂在,她娘都知道秋妮在家,宝元和他爹出去要饭没有回来。”姑姑的婶子心里也很不安宁。

“是呀,宝元太小了,他娘是舍不下孩子们呀,在这快过年的时候就给你托个梦。”刘奶奶说着话给姑姑擦着眼泪。

刘婶子看姑姑泪流满面,就赶快笑着哄姑姑说:“秋妮,好孩子,别哭了,你爹他们不会忍饥挨冻的,说不了啊,不到麦天就回来了,不会把你丢在家里不管的,你是他的宝贝闺女,他能不想你吗?这不,婶子早就把你过年的花棉袄做好了,就是没有时间拿来,我准备明天拿来让你穿上好过年的,看来你娘是有点等不及了,就给我托梦呢。来,快来穿上试试大小咋样。”

姑姑擦擦泪就笑着去穿上棉袄,左看看,右看看,高兴地说:“婶子,这棉袄是红布红花,你看,我身上穿的是刘奶奶给我和小桃儿姐做的是绿布绿花。”姑姑笑得真象是春天里的一朵绽放的鲜花,把思念亲人的悲伤全被笑容遮盖......

刘奶奶也夸着说:“秋妮,你看你婶子的针线活做得多细发,就看不见外面露的线头,我老了,做的粗糙,他婶子,你给你的闺女做新棉袄了没有?要是只给秋妮做了一件,大娘我劝你还是拿回去让你的孩子穿,放着也是放着。”

“大娘,我给她们都做了,这一件就放在这里,换着穿,大娘,我来的时候,我孩子的爹再三交代一定要让秋妮回去过年......”

“哎呀,她婶子,那可不行!你家孩子们多,过年也热闹,我家都是大人,我的小孙子天天是跟在她妈的屁股后出去玩,只有秋妮和小桃和我说话,晚上跟我睡在一起暖被窝呢,她婶子,你们就别操心了,俺秋妮呀就不回去了,你们要是想她了,就有空来看看,要是没空,就在家干你们的家务活吧!”刘奶奶说着哈哈地笑了起来。

刘婶子看是说不通刘奶奶,就笑了笑说:“那好吧,大娘,让您们多操心了,我也赶快回去办点年货,秋妮,你要听奶奶的话,我有空常来看你们。”

刘婶子走出大门,姑姑又交代说:“哎,婶子,要是有人回来捎信儿见到我爹他们,你赶紧来对俺说一声啊!”

“啊,知道了孩子,你婶子记住了.....”

一九二二年的大年初一早晨,刘奶奶和她的儿媳妇早早就起床包好了饺子以后,才叫姑姑和刘奶奶的孙女小桃起来吃大年早饭。

“秋妮,快把你做的绣花鞋都给拿出来穿上以后再吃饺子,这新年初一,先穿上新鞋,再吃这新年第一天的新饺子,是吉祥,平安,长寿的好兆头,是天新,地新,年新,人新,这日子呀,是越过越如意顺心!哈哈.....”

刘奶奶看着姑姑说着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鹤发童颜的面容象夕阳的晚霞,红彤彤,光灿灿,神彩奕奕……

姑姑拿着一双新鞋走到刘奶奶的跟前说:“奶奶,来,我先把您的绣花鞋给穿上。”

刘奶奶伸着腿,看看自己三寸金莲脚上的绣花鞋,又抬头端详着淳朴,精巧的姑姑,激动地泪水夺眶而出:“秋妮,奶奶真怕……”

“奶奶您怕啥呀?”姑姑愣愣地问着。

“你奶奶是怕你如果真的有一天离开奶奶的身子走远了,我的心就会碎的呀……”奶奶伤感地摸着眼泪。

“秋妮妹妹,你快过来看看我的绣花鞋,穿上多好看呀!”姑姑咯咯地笑着跑了过去。

机灵的刘婶子赶快扶着奶奶安慰说:“娘,看您是想的啥呀,秋妮离开不离开您,那不是全凭您老的一句话吗?娘,俺知道您的心思,您就不要看俺姐妹之间的面子情分了,您想的也是您儿媳妇我的心里话……”

婶子也穿上了绣花鞋,左看看,右看看,“咦,你别说,娘,秋妮这姑娘绣的花还真匀称,细致,跟她娘活着的时候绣得花一模一样,你看绣的莲花图,彩色线搭配得多巧妙,做工多精致,就象是秋妮她娘亲手绣出来的一样,活生生的,真不在是她娘的闺女,小手巧着呢!”刘奶奶的儿媳妇夸着姑姑就高兴地哈哈大笑起来。

“可不是吗,我看秋妮绣花的时候那副认真劲儿,真是让我心疼啊,孩子手里拿着鞋帮子,用左手捏着绣花针象大人似的,一坐就是半天,看她的细发劲儿,就知道孩子是个有出息,会操持家庭的巧姑娘。

“噎,秋妮,你也赶快穿上绣花鞋,小桃,给你弟弟的绣花鞋也穿上,让你伯伯放完鞭炮以后,咱们全家都穿着红绣花鞋,过新红年,哈哈……”奶奶笑得前仰后合。

姑姑正要穿新鞋的时候,忽然又脱下来了,拿起来给刘顺做的绣花鞋看了又看,摸了又摸后认真地说:“奶奶,我的绣花鞋今天就先不穿吧。”

“哎,为啥不穿?”奶奶诧异地问姑姑。

“顺哥也没有在家过年,等他回来了俺们一快儿穿新鞋,俺哥说话就那么算数,把他的姓都给改成咱们姓刘了,我也对哥哥说过,在大年初一早上,俺们一起穿绣花鞋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