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商业帝国 时空机器 第十二章 飞速中举

含笑半步巅 收藏 0 5
导读:时空商业帝国 时空机器 第十二章 飞速中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8/


二人见那后山半腹中空,至此想通了前因后果,只是不知道那时空机器需要什么能量,既然无法可想,只好见步行步。

为避人耳目,还是先换上长袍,要不每一刻都会有人来问他们为何如此希奇打扮?烦也烦死了!难道将来人统统枪毙吗?

提着两麻袋“现代化”绕出石堆,下到那处“风水宝穴”前,孝子贤孙们已然下山。这处已空无一人,二人站在陡坡上居高临下俯视脚下三江,但见江水粼粼,滔滔东流,江面船来帆往,两岸河滩上竹林青翠,远山一片迷蒙,至云深雾锁目光不及处,活生生一幅山水风光图,一时非常养眼。

阵阵清风夹着野花的花香迎面拂来,脚下山坡林深草茂,一簇簇不知名的山花怒放,树顶间中隐约可见几只野猴在采摘野果,跳跃嬉戏,吱吱连声。野猴不远处草坡上长着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松树,一只麂鹿正在悠闲的啃着树下青草,身边有只小鹿围着它在撒欢奔跳。山坡旁更茂密的树林中,出没着许多野生动物,为求生存寻找食物.

二人强忍住拔枪射击那母鹿的冲动,就当没看见,原路返回下至系马那处,牵马过了堆满木材的山道,上马扬鞭沿路下山。

待进得城中,已是中午时分,但见城中各处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想起昨晚小二说是今日观音娘娘圣诞,这城中要连赶三日的庙会,知府大人也破例不再收税,与民同乐三日。

商量好再去住那三江客栈,先落脚再作打算。

在偏院马廊系好马匹,复进大堂,堂内几乎座无虚席,热闹非凡。他们在掌柜处又要了昨日退的那间后院上房,那小二斜靠在柜台前,见二人又返来开房,语带讽刺道:“哎哟!两位举人!没考就中状元了么?”此刻二人心情迥然不同,不去与他争执,微笑着自行回房。

林中豹待弟弟在房中坐定,笑道:“阿虎!说说你准备要干什么?咱们来讨论一下!”

林中虎想了一会,竟然少见的、扭扭捏捏的道:“我想......我们先去考个举人来玩玩罢!”林中豹被他吓了一跳,继而大笑道:“这想法不错!很好!可以!我支持!等下吃过中午我们就去衙门报个名,要是进了考场随便你怎么考,无所谓!”

林中虎分辨道:“哥!你想啊!反正咱们也回不去了,怎甘心就这样窝窝囊囊过上一辈子?你以前也看过一些玄幻小说,书中那些回到古代的兄弟们,谁不是先开辟一个根据地,利用自己学到的知识和超越古代的高科技来大搞开发? 逐步巩固自己的势力,待各方面准备妥当、时机成熟后,起兵造反,推翻封建社会的暴政!实行各种宪法制度管理天下,还天下百姓一个幸福生活!”

喝了口水,顿了一顿继续激动的道:“其中过程当然是日操夜劳,历尽艰难,凶险万分,也许每一刻都会充满了惊险刺激。但是生命因此而多姿多彩,不再寂寞。亲手为之建立、打拼出曾经立下的一个个奋斗目标,实现心目中的伟大理想。现在,一幅多么的宏伟的蓝图展现在我们面前啊!就象玩网游一样,不不不!比玩网游有趣多了!真正的身临其境,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而去考科举仅仅是刚刚开始,实是实现这古代安身立命第一步目标,待有了个功名身份,起步发展、干什么都容易些!听说,还可以娶几个美女、才女来做老婆呢!正当合法,不用判刑不用坐牢......”

林中豹开始还为他前一番慷慨激昂、壮志凌云、豪情万丈的话所深深打动,他这最后一句却终于暴露出色狼本色来了!当下笑骂道:“混蛋!色鬼!你要娶几个老婆啊?”林中虎伸出十根手指,一本正经道:“先来十个吧!”又低头去看看脚趾够不够数。

林中豹大笑摇头,又戏问他道:“你看!我现在最适合干什么先呢?”一脸期待的望着他,期望他又道出一番精辟之言来。

林中虎却挤眉弄眼说道:“我给你的首要任务嘛!就是去泡上那大美女、大才女刘梦婷!”他这话吓得他老哥差点趴下,林中豹辛苦的喘着气道:“我靠!我的任务是泡美女?为什么?”林中虎嬉笑道:“哥!你想啊!首先是才子配佳人,其次!最重要是借用她家财产资本来打天下!嘿嘿!好注意吧!”林中豹晒笑道:“首先咱们还没中举呢?其次!你以为泡美女是去菜市买菜那么简单容易啊!还是位有钱的美女!说不定连个屁都泡不到!”

“真的不泡?”

“有那么容易吗”

“咳咳”林中虎咳嗽两声后,学出林中豹昨天在牧场临别前对春花说过的话:“春花姐姐!麻烦你转告你家小姐,赐马之恩!咳咳!小生来日必当以身相许,做牛做马,衔草结环,涌泉相报!小生先行拜拜了!拜拜!”

林中豹捂着肚子骂道:“竟然敢乱改台词!你这个八婆的老公!”

“你就认了吧!不要假装不动心了!”

“有缘再见罢了!对了!刚才说到那了?”

“说到你入赘刘家啊!”“滚蛋!你给我认真点......!“

兄弟俩在房中嬉笑了一阵,觉得肚子饿了,这才出来点菜吃中午。又商议报名赴考的事来;回想起早上那师爷说的“没准备的随时去衙门找我!”估计多花点银子,就可以买俩个举人上桂林赴考省试。

吃饱喝足后,又溜达进马房去看看马儿,回房锁好“现代化”除开身上别着的手枪和一柄后备弹夹,其余弹夹装一只背包与大麻袋分开来放,藏在床底墙角。这才出了客栈,向城中衙门方向行去。

大街之上人群来往,摩肩接踵,热闹异常。二人不时见一股股人流朝三江外码头处涌去,忙拉住一位民众询问,那人说了原因,原来城外江边白云山上有座白云庵,庵中供奉的便是观音娘娘,善男信女们自是前往烧香还愿,顺便添加香油钱。而且庵中主持静慧师太亲自下厨,烹饪素席款待诸位施主,听说静慧师太烧得一手色香味俱全的绝顶素菜,比那大酒大肉好吃得多,师太平时从不下厨,每年过这节只烧一次,连知府大人去年亦是吃过一次,今日平民百姓谁不会去?

待那民众走远,林中虎问道:“哥!等去那衙门搞定师爷,我们也去烧柱高香如何?求观音大士保佑咱哥俩高中状元,升官发财!”林中豹应道:“OK!前面开路!”

路过一家衣店,二人便进去买了俩件现成的白色圆领长衫穿上,这衣料倒是轻薄,穿上感觉凉爽,比那劳什子[质孙服}紧窄长袍好看多了,只是头发不长,要不头上扎上丝巾,便是活脱脱俩潇洒书生。

踏着城中的青石大路,行到城中府衙门前,人流已少了许多。这一带遍植大树,四周高墙厚院,清幽僻静,

朱红大门之前立着两只凶神恶刹的大石狮,一个小厮站在门前正盯着他们。

林中豹上前拱手道:“小兄弟!我二人找师爷有要事商量,劳烦你入内通传。”那小厮面无表情道:“二位随我进去吧!”话毕转身便行,二人忙紧跟他进入屋内。穿过连接正门的碎石路,眼前便是知府大人办案的公堂,公堂占地宽阔,堂上横梁悬着一幅巨大横匾,上书[公正廉洁]四个大字,威严肃穆,气派非凡。今日知府大人陪同桂林知府等一丛官员也去了白云庵烧香还愿,顺便下到基层搞搞群众关系,所以不在衙门。

那小厮绕开公堂,领着二人朝偏厢书房进了去。

小厮敲门道:“师爷!有两位秀才要见你!”那师爷正在里面点算早上写榜收来的银两,好与知府分赃。听得叩门声,忙打开柜门收起银子,整整衣装道:“带进来罢!”

小厮待二人进去后,关上房门退下,那师爷打量着他们道:“找本师爷有何要事?”林中豹拱手道:“敢问师爷尊姓大名?”那师爷捋着下巴上的三根老鼠须道:“就叫我李师爷吧!你们找我所为何事?”

林中豹开门见山道:“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二人想要报考桂林省试!”那师爷闻言大怒道:“笑话!难道你们不知今日已经放榜了吗?何况......嘿嘿!何况二位的高财真令我佩服呀!”林中豹没等他的“何况我在府试从未见过你们!”说出口,假装捂不住袖口,从袖内滑落出一锭足有50两重的白银来,道:“哎呀!不小心!”以慢动作蹲地伸手在地上拣起来,又放进袖内捂紧,比中了那迟钝气体还要慢上一倍。

那师爷紧急改口,双眼发光猛盯着那锭足以砸死人的银子,吞了口唾沫道:“本师爷见你二人气质超群,作得一手锦绣文章,我是非常的爱才(财)......!”林中豹一听有戏,识相的递上那锭白银,那师爷飞快的接过,面带忧虑的道:“幸而今早的中举公文还没递上桂林......”林中豹陪笑道:“师爷定有办法!”那师爷捞了好处,自有办法,却装作很为难的模样道:“好吧!看你二人真有才华,我就破例录取你们吧!”在书桌上取过两叠空白公文,打开一本,提笔问道:“你二人叫什么名字?”

林中虎抢过他哥,连忙指着林中豹报上道:“他叫林子祥!字霆锋!”那师爷:“嗯!哪个霆?哪个锋?”林中虎说了,师爷持笔在文书上龙飞凤舞的写上那繁体古字,林中豹在一边强忍住笑,随他弟弟胡闹。

师爷功力非凡,力透纸背将那“锋”字最后一竖写完,抬头问他道:“你呢?”林中虎捏了下嗓子“咳咳咳!”三声后,大声道:“李师爷!我不想报考文举,我想要报考武举!”师爷被吓了一跳,气道:“大胆!难道你不知道大元朝从未设过武举吗?跑来消遣老夫!”林中虎心想:“鬼知道啊?”

林中豹连忙又补上50两道:“不好意思!我这个兄弟不知道!好在他文武双全,就报考文举吧!”

师爷又得了50两,马上消痰化气,沉吟道:“嗯!既然是这样,本师爷也不想浪费人“财”,你叫什么?”

“咳咳咳!”林中虎捏捏喉咙大声报上:“我名叫周星星,字润发,江湖上号称英俊潇洒三江小白龙!”话毕得意的等着师爷书写,那师爷不悦道:“说名字就可以了,报什么江湖大号呢?”提笔“涮涮”声添上,又问道:“听口音是本地人了,不错吧?”二人应是,师爷又填上籍贯后,道:“迟点再在城中榜文上加上你二人的名字!”二人齐道:“有劳师爷了!”

接着取过两枝盖得朱印的考场空座签,分别书上“第十八号”“第二十三号”,道:“拿好了!后日上桂林贡院凭这座签进场罢!”二人慎重接过忙连连称谢,告辞离开。

师爷慧眼识人“财”,将二位及时赶到的优秀秀才添上大名,不用考那府试,后日直接赴桂林郡考省试。

那师爷待二人离开后,在那叠早上收齐的公文中取出两本,面上赫然书着“第二十三号”某秀才及“第十八号”某秀才。他看了看,用力撕烂扔进竹篓道:“对不起了!新来的秀财比你二人更有财华咯!”

元朝前期,科举长期停废,忽必烈建元,蒙古人依照金朝的官制授予官职,许多官员在自己的辖境内,既管军,又管民,有权力任命其下属官吏。到元仁宗即位 (1313年)末,元廷才以行科举诏颁天下,每三年举行一次科举,分乡试,会试,殿试。

会试中,汉、南人考三场,第一场明经,第二场诏诰、章表,第三场策一道。问题,答题都要在《四书》,《诗经》等儒家经典出。

桂林在那时又称为静江,曾属于(1333)年前期权利斗争失败者妥欢帖尔的封地,他经常考科举选拔人才,图谋东山再起。1333年元上都权臣燕铁木儿因荒淫过度,溺血而死后,妥欢帖尔才在六月初八即位于上都,是为顺帝。

“文以儒乱国”“侠以武犯禁”,大元朝从始至终未设武举。

此刻的大元朝已是处于风雨飘摇之际,各地贪污腐败成风,而那桂林知府与昭州知府二人借科举之名,大收贿赂,昭州知府陈显元更是离谱,任凭出题的师爷售卖考试题目、答案,好多分一笔金银。林中豹二人贿赂师爷的100两银子在当时足抵一座大屋,而收了他银子的师爷照例应当派给他省试的题目与答案,只是早上已然发完,懒得再去抄俩份,既然你二人不提答案,又自持文武双全,那就硬考罢。

而录取进上都殿试的汉人名额只有几份,要中状元者如凤毛麟角,任众人各出计谋,散尽金银努力赴考,最后只能是白白便宜了这些个贪官污吏罢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