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二卷 二十九军战纪 第十五节 燕赵歌悲肝胆壮(下)

反手一刀 收藏 5 7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吴德没有救醒赵大哥的打算,慢慢的向门口的哨兵摸去。鬼子兵在门外转了几圈,打了个哈欠,靠着门框抱着枪看着天,也不知是在想他妹妹的身体还是他妈妈的身体。吴德改爬行为蹲行,掂着脚尖慢慢的摸到了鬼子身后,左手捂着鬼子的嘴,在小鬼子还没有来的急挣扎之前,右手的西瓜刀狠狠的划过他的脖子,“卟。。。。。。”鲜血喷了一地,没有想到小鬼子的血也是红的,由于吴德是第一次干偷袭这事,业务不熟,刀太锋力太猛,小鬼子的脑袋差点就被吴德给割了下来就剩那脖子后的一张还连着,差点没让吴德接住鬼子的身体,吴德出了一身的冷汗,慢慢的将鬼子兵的身体放在地上挪到门外。

MD!怎么像做贼一样,吴德心中暗暗骂了一句,贼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吴德在鬼子的衣服上抚净了心上的血,又悄悄的摸向偏房。轻轻的开了门,偏房里的大床上睡了两个人,地上睡了一片,吴德算了算,地上有十个人应该是小兵,床上两个应该是老兵。吴德轻手轻脚的走到床头捂着嘴巴解决了这两个,然后到地上的地铺上挨个点名过去,业务是越来越熟,头几个还被溅了一身血,后面几个换了手法,血是斜溅出去,让吴德不用忍受畜牲血的臭味。割稻草一样收了这十几条命,吴德心里隐隐竟然有了种兴奋感,拷,难道哥们也是个嗜血的人不成?!

只剩主屋,吴德继续小心的潜行,刚走到门口,正想开门进屋,一阵响,吴德转身贴墙站好,门开了,走出一个鬼子兵,看军衔应该是个中士军曹,只见他打着哈欠,掏出那玩意出来对着门下就尿,MD,原来是个小便的,吴德瞄了瞄屋内,没有什么动静。小鬼子尿着正爽,突然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门口的哨兵不知去向,槐树下吊着的人也不见了。小鬼子神情一紧,尿意吓了回去,刚想叫唤,一只手已经捂住他的嘴,然后他就看见寒光一闪,一股新鲜出炉的血花在夜空中飞舞,就像是家乡里的樱花在树梢飘落………

吴德把这鬼子头朝向放倒在他小便的地,不讲点公共卫生的家伙,喝自己的尿去吧。然后吴德摸进了房,床上只睡了一个人,地上还睡了一个,旁边的铺位空着,看来应该是那个方便的鬼子的,吴德关上了门,装做是那小便回来的鬼子,在床上鬼子喃喃的叫骂声中躺到了地上那个铺位,旁边那个鬼子也没有在意,翻了个身睡了过去。

吴德小心肝“卟嗵卟嗵”,躺在地上半天没敢动,这两个鬼子警惕性不低。其实这也就是吴德做贼心虚的一种表现,如果真的动起来,这两个鬼子还不是吴德手中的一盘菜。等了许久,吴德的心里才静了下来,剩下的两个鬼子也睡熟,吴德拔出刀子先解决了旁边这个,然后爬上了床。

嘿,还有把武士刀,看来捞了条大鱼,还是个军官,看到这情况,吴德到没有急着下手,找了根绳子就把床上这鬼子军官给捆了起来,动作大了点,小鬼子惊醒,吴德反手一个手刀,把鬼子砍晕,三两下功夫绑的像个棕子。

然后吴德里里外外院子四周跑了一圈,看到没有其它鬼子之后,才把赵大哥抱进了房,叫醒了地窖里的两姐弟,烧了锅热水,煮了碗姜汤,救醒了赵大哥,才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这是一队出来搜索二十九军残兵的鬼子,在搜查了一天后,跑到这里。赵大哥用应付军阀那一套对付着小鬼子,他们吃着赵大哥家里的鸡汤,喝着存年的老酒,竟然不舍的走了,这酒可比小日本的清酒好喝多了,在这个以传说中织田信长后人自称的织田少尉小队长的发话后,派了个鬼子兵回军营报信,说要加大搜查力度,五六天之内不回军营。他们的大队长也没有办法,这个织田上面还有人,虽说知道他可能跑哪去好吃好喝,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加上二十九军已经溃败,周围没有什么强大的武力,大队长田下也就放任织田小队长自由。

没有喝过好酒的织田对这家酿的烧刀子赞不绝口,连住了几天都不想走,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坏就坏在这家伙,饱暧思淫欲,在今天好吃好喝一阵后竟然把目光瞄上了赵大嫂,赵大嫂虽说只是普通的农家妇女,但骨肉均匀,年轻时也是个美女,再加上织田在日本的时候就喜欢去那些老妇人妓院之类的地方来安慰自己失去的母爱。喝了点酒之后,织田色心大起,对着赵大嫂动手动脚,赵大嫂不从,闹的动静很大,赵大哥在求饶无用后,操起了柴刀要跟这群狗日子的拼命,被早有防备的鬼子兵们拿了下来,打断了手脚,在那里看织田小队长的表演。

赵大嫂左冲右突跑不出去,又看到自己的汉子被打倒在地,眼看着自己清白的身子就要被糟蹋,心里一个发狠,一头撞在墙角,当场身亡。织田找了几个人把赵大嫂埋了后,心里又恼又怒又气又怕,就把所有的火气发到了赵大哥身上,变着法儿折磨着赵大哥,打算明天走后杀人灭口,已免传出去有损蝗军的形象。而这一切,吴德躲在那个隔音良好的地窖里什么都不知道,如果再晚点出来,赵大哥那肯定也凶多吉少。

得知这一切的吴德,在满心的懊恼之后,把织田给拉来狠狠的打了一顿,刑问日军的情报之后,把织田剥成光猪,割去了老二,剁了一只手跟一只脚,用土止血后再用钝刀子在织田身上划了百来道小口子泼上盐糖水用它自己的臭袜子堵上嘴巴捆上手脚,扔到院子里自生自灭满地翻滚。本来吴德是不想让两姐弟参与,但两姐弟看到父亲的惨状再加上重新挖起来重敛的亲娘后,两个孩子眼里充满了仇恨,拿起剪刀狠狠在织田身上补了几道口子。

此地不能久留,吴德叫上两姐弟收拾好东西就要背上赵大哥转移,哪里想到重伤的赵大哥死活不依,说不想拖累我们,说要同大嫂死在一起,叫吴德照顾好俩孩子。吴德正打算上前使蛮,赵大哥用还能动弹的左手持剪刀抵着脖子以死相逼。吴德哭了,跪在庆前对着赵大哥说道:“大哥,你救了我一命,今天这事也是因我而起,大嫂这样也得怪我,如果我早点出来,就没有这么多事,你放心,两个孩子我会照顾好,但是,今天我也一定要把你带走,留下来就是死路一条,说什么我也要把大哥你给救出去!”

因为疼痛而喘着粗气的赵大哥说话了:“兄弟,不是我不想走,自己的事儿自己知道,我这伤就算是好了,那也是个残废,只会拖累你们,再说,孩子他娘也走了,这么多年来我也离不开她。”赵大哥目光温柔的看着躺在身边不让我们下敛的赵大嫂,“我活了这么多年,这几年才过上好日子,一直都苦了她,我也不想离开她,让她一个人孤伶伶的呆在这里,我要在这里陪她。”赵大哥抬起了头,“兄弟,我只托你一件事儿,帮我照顾好我的俩个娃娃,让他们能够过上好日子,这也就我一个心愿了。”

“爹啊。。。。。。。!”

“爹,我们不要走,我们要留下来陪您。”妞子和黑子扑到赵大哥身上痛哭起来。

赵大哥放下了剪刀,摸着两个孩子的脑袋,声音有点呜咽:“娃啊,爹娘以后不在身边,要听吴叔的话,记住今天的事,等以后把小鬼子给赶跑了,再回来跟爹娘烧柱香,现在走吧,走吧!”

吴德抹去了眼中的泪水,郑重的站直了身体,给赵大哥敬了个礼,立誓道:“赵大哥,你放心,这两个孩子我一定会照顾好,小日本也一定会被赶跑的,我发誓,我不会让小鬼子有好日子过的。”

吴德留了颗仿德制手榴弹给赵大哥,教了他用法后,拖走了两姐弟。把小鬼子的武器挑了两支新步枪,两支王八盒子,若干弹药后,将其它的枪全部给砸了,留了四颗手雷后,用剩下的鬼子手雷在偏房、院中、院门、鬼子尸体下设置了好几处诡雷。

离开前,吴德扯着嗓子冲院子里吼了一声:“大哥,等下还会有几个鬼子给你垫背的!你放心去吧!”

“哈哈哈…………兄弟,谢了!我琢磨怎么着还得再拉几个垫背,你就帮大哥我想到了,哈哈!”屋里响起赵大哥豪迈的声音,不愧是北方的汉子,拿的起放的下。

“爹娘,孩儿走了!!”

吴德带着两个孩子逐渐远去,看着略显阴弥的天空,大风吹过,青纱帐随风起舞。吴德想起一道忘记名字的诗。

燕赵歌悲肝胆壮,不肯低头蒿里。尚留得、几分侠气。一剑十年磨未尽,好男儿、都为苍生死。天下事,有如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