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十二章 挑拨离间(十一)

酒盏花枝 收藏 9 38
导读: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十二章 挑拨离间(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斯特劳少将记载完福克斯中将的命令,看着液晶显示屏上的战局,略一思索,对福克斯中将问道:“中将,对此次日军遇袭事件,我有两件事不明白。”

“说吧。”福克斯中将并没有睁开眼睛,依旧靠在沙发椅上面无表情地淡淡说道。

“首先,韩晋在第一次半岛电视台的录像上对我们承诺过,每月只对我们造成一百人的伤亡,从这几个月的事实来看,韩晋还是非常守信用的。而这次对日军的袭击中,日军的伤亡达到六百人,远远超出了韩晋承诺的上限,那韩晋会不会在本月停止对我军的再次袭击?第二,据我们内部消息,日本此次派兵进入伊拉克,名义上全部派的是后勤人员和工程人员,实际上里面有三百人是作战部队,装备的都是日军最先进的武器,但从战况来看,日军只坚持了不到五分钟,我不明白没有密集火炮没有空中力量的伊拉克抵抗分子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斯特劳少将说完静静地站在福克斯中将身旁,等待着的答复。

福克斯中将闭着眼不假思索地慢慢说道:“对日军的进攻,不能算是袭击,应该叫屠杀。从此事看,韩晋这个人是有私心的,中日世仇,并不是几十年就可以消淡的,此次行动,明显就是韩晋借伊拉克武装之手,公报私仇,对日军赶尽杀绝。至于韩晋会不会再发动对我军的袭击,我无法判断,因为我不知道韩晋对日军的痛恨程度。如果韩晋把日军当人,那本月的袭击就会停止。如果韩晋把日军不当人,本月,还会有一场恶战。日军只能坚守五分钟的原因也很简单,第一,日军已经五十多年没参加过战争了,现在军中是没有一个亲历过战场的;第二,有四百多日军是刚刚进入伊拉克的,时差都可能没倒过来,无法形成战斗力;第三,先进的武器,坚固的工事,庞大的人数,明亮的月色,近在咫尺的援军,使得日军指挥官根本就不会想到伊拉克抵抗组织敢发动袭击,战斗打响的时候,他们的指挥官可能还在欣赏月色;第四,八点十分是日军两班人交换洗澡的时间,伊拉克抵抗组织选择这个时刻发动袭击,我想绝大部分日军连穿衣服的时间都没有;第五,进攻日军军营的伊拉克人共有两万人,如果我是韩晋,我就会让这两万人同时发动冲锋,充分利用人群优势,同时向日军军营高频率扔手雷,手雷引燃两秒后再扔出去,让手雷在日军军营上空爆炸。日军即使再顽强,也绝对受不了同一时间内两万颗手雷向自己头上砸来。当年,中共将领李云龙在抗日战场上消灭日军坂垣联队的时候就是用的这一招,这一次,只不过是历史重演罢了,而且,主角和配角都没有变。”

“原来如此,”斯特劳少将大有所获地点了点头。“不过,中将,你说,日本政府会不会因为此事撤军?”

福克斯中将闭着眼微微笑道:“日本对美国的依赖程度,绝对超过美国对日本的依赖程度。”



拉马迪城。晚上。

当亚提尔开门看见幕萨里德时一下子就抱住了幕萨里德,萨乌、费希尔还有其他人进屋以后也是一个一个人挨着拥抱,胜利的笑声在屋内回荡。

“幕萨里德,我的好兄弟,你没受伤吧!”

“托真主的福,我们这一仗打得大顺利了!”

“你们打得真痛快!”

“我在报上都看到你们的英雄事迹了!”

“美军封锁一松我们就跑出来了。”

“想死你们了!”

正当众人七嘴八舌地庆祝幕萨里德的凯旋时,亚提尔悄悄将幕萨里德拉了一把,指了指在屋内一言不发坐着看报的韩晋。

众人都不说话了,幕萨里德察言观色,看出韩晋正黑着脸,好像此次胜利与他毫无关系一样。

屋内只要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韩晋要发脾气。

幕萨里德小声问亚提尔:“怎么了?”

亚提尔小声说:“你们把事太闹大了!”

幕萨里德几步走到韩晋身旁,说道:“韩先生,此次行动是我没有指挥好,下手狠了点,您要罚就罚我吧。”

韩晋冷冷哼了一声:“哼!你们还记得我韩晋!我反复强调反复强调不许把事闹大,你看你们都干了些什么?”韩晋说完就把手中的报纸扔向幕萨里德。

幕萨里德弯腰从地上捡起报纸,只看了一眼,忙把手垂下,头扭到一边。

幕萨里德看到的全是光溜溜的屁股。

幕萨里德说道:“韩先生,我不看这个的。”

“自己做的事,还敢做不敢看了。”韩晋用极度鄙夷的语气说道。

自己做的事?幕萨里德蒙了,扭过头拿起报纸一看,这张报纸是《伊拉克之鹰》报,上面整版刊登的都是日军遇袭后的裸体姿势,各种造型的都有。

韩晋又说道:“人都已经死了,你们还让记者拍照,录像,还让半岛电视台全世界播出。这也显得我们太不人道了吧。”

幕萨里德气得把报纸一揉:“嘿!这帮缺德记者,我强调过不许拍照的!这种事都做得出来!职业道德低下!职业道德低下!”

“算了算了,韩先生,别气坏了身子。据我所知,这日本人在国内本身就是喜欢拍裸照的。”亚提尔出来打了个圆场。

“那就算了,下次不许了!”韩晋淡淡地说了一句,又看自己的报纸去了。

屋内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看韩晋那架势,谁都以为韩晋会大发脾气的,谁知韩晋竟虎头蛇尾,到了最后是这么一句话。

幕萨里德向屋内环视一周,没有发现威尔玛,于是拉了拉亚提尔,还没等幕萨里德开口,亚提尔便抢先说道:“你是问威尔玛吧,我告诉你,她出去寻你去了。放心吧,在伊拉克威尔玛闭着眼睛都能找到我们的。”

幕萨里德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

幕萨里德冲亚提尔做了一个外出的手势,亚提尔会意地向外走去。


亚提尔来到屋外的空地上,不一会,幕萨里德和萨乌便走了出来。

“我知道,你是想问谢罗特的情况吧。”亚提尔说道。

幕萨里德点了点头,说:“这家伙对韩先生深信不疑,韩先生让他往东他决不会往西的。从时间上算,谢罗特肯定前天就已经发动了对韩国军营的袭击。”

亚提尔叹了一口气:“唉!这几天,我也是忧心忡忡的,我也不只一次有意无意地提醒韩先生,但韩先生好像完全忘记此事一样。实话告诉你吧,自从你们离开后,韩先生没有往埃尔比勒派过一兵一卒。能够在埃尔比勒与韩军作战的,只有谢罗特一个人。”

幕萨里德颇为不满地对亚提尔说:“那不明摆着让谢罗特送死吗?”

萨乌也说道:“韩先生不会那么无情吧!”

亚提尔摇摇头说道:“你们不了解中国人,中国的将军最怕的就是部下不听使唤,这称之为尾大不掉。对这样的下级,他们往往都会借机除掉。谢罗特多次违抗韩晋先生的命令,我想,韩晋先生可能是把谢罗特当成不稳定因素了吧。”

“那谢罗特不就……”幕萨里德说不下去了,眼中已经闪动着泪花。

“唉,节哀顺便吧!”亚提尔轻轻拍着幕萨里德的肩膀。

“其实,谢罗特的确是一条好汉,虽然我和他相处的时间不长。”萨乌听到亚提尔的话也满心伤感。

“亚提尔,其实我在来的路上就想到会有这样一个结果,所以,我在路上特地买了谢罗特最爱吃的巴沙尔羊肉串的配料。我们一起为谢罗特烤点羊肉串,祭一祭这位好兄弟吧。”幕萨里德提议道。

“好!”亚提尔和萨乌异口同声。

三人分别开始准备。

亚提尔从屋内搬来了最好的木炭,萨乌从自己的行囊中拿出了最好的羊肉,幕萨里德也拿来了自己准备好的佐料。

篝火燃起,羊肉的香味袅袅上升,三人跪在地上,对着月色祈祷:“万能真主啊!谢罗特是您的好子民,也是我们的好兄弟,请您让他有空的时候能回来看看我们吧!不要让他在异地他乡当孤魂野鬼。”

然后三人就伏在地上,额头贴着地面,默默地为谢罗特背诵着《可兰经》。

月亮悄悄躲入厚厚的云层之中,天地之间一时间一片黑暗,篝火也突然消失,只剩碳堆内依稀明灭的火星。一阵阴风刮来,在屋顶树梢发出一阵“呜呜”声,像一个女鬼在哭泣。

亚提尔感觉周围的氛围不对劲,悄悄抬头一看,正前方不远处,一个人正坐在地上“吧唧吧唧”地吃着羊肉串。

妈妈咪亚!谢罗特!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