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非烟笔下的“侠”

雇佣兵团长 收藏 0 9
导读:浅谈非烟笔下的“侠”

现在,网上到处在谈论:步非烟写的是不是武侠?步非烟的笔下究竟有没有侠?


答案是肯定的,


如果不是武侠,那么,很简单,步姐姐也不会将它当作武侠作品来发了,武侠类杂志更不会采用了。


执不同意见者,那么有以下可能:一,他对“侠”的理解片面的同时又教条主义,带着非此既版的理解,觉得步姐姐书中的“侠”有出入;二,他没有仔细看步姐姐的书;三,步黑没为黑而黑的欲加之罪。


侠绝对不是一个死板的、呆僵的定义,而是一个广泛的概念。


转一下其他人对于“侠”的论述:


司马迁《游侠列传》:

“今游俠,其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

軀,赴士之阨困。既已存亡生死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蓋亦有足多

者焉。 ”


陈平原《千古文人侠客梦》:


“我以為在武俠小說中,「俠」比「武」應該更為重要,「俠」是靈魂,「

武」是軀殼。「俠」是目的,「武」是達成「俠」的手段。與其有「武」

無「俠」,毋寧有「俠」無「武」。”


“武俠小說中的俠客,不只希望報恩仇,而且希望「快意恩仇」。「快意恩仇」的一

個基本條件是根據自己的願望、依靠自己的力量手刃仇敵,以求得到復仇的快感。“



“俠骨」之所以「香」,主要不在於建功立業,而在於其狂放不羈的意氣,縱橫六

合的豪情,一洗循規蹈矩的「儒生酸」。”


“武俠小說中「俠」的觀念,不是一個歷史上客觀存

在的、可用三言兩語描述的實體,而是一種歷史記載與文學想像的融合、社會規定

與心理需求的融合,以及當代視界與文類特徵的融合。關鍵在於考察這種「融合」

的趨勢及過程,而不在於給出一個確鑿的「定義」。”








纵观侠的历史。由史记中的剌客游侠到唐宋传奇的世外高人,至《水浒》中杀官造反的好汉,近代侠义公案小说中的捕快清官护卫,再至向恺然、还珠楼主、白羽、王度庐等现代武侠,直至我们大家所熟悉的金古梁温黄五大家以及新武侠二十家。仔细一看,不同时期的人写的

侠客将会有许多不同的形象,举例说明:




早的侠在司马迁的笔下,那些游侠与剌客,孔庆东曾用一句现代话来形容“社会闲散人员”,在我看来,甚至可以称其为流氓无赖混混了。他们被后人津津乐道了两千年的行为,无论是从目的还是手段来说,都称不上堂而皇之,光明正大。


先说其目的,不外乎受了某某人的好处,物质上的精神上的好处,就去帮其办事,包括杀人报仇除政敌。而从来不问其所忠的主人究竟是为了一已之私个人恩怨还是害国大义,更不管其是有道无道。在今天看来是“雇凶杀人者”的“杀手”。


再说其手段,偷袭暗杀,易容自残无不用其极。在现代武侠小说中,这样可是下三滥的,上不了台面的行径,是小人。


但是,两千年来,为什么他们会被公称为“侠”呢?


因为他们身上具有某些高尚的人格品质——“士为知己者死”“言必行,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阸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



注意。他们是具备某些高尚的品格,但不等于他们是完人。侠不是神,更不是道德楷模。虽然有人将雷锋列为当世第一大侠,雷锋也确实当之无愧,但雷锋就真的没有一丝毫杂质吗?我看不见得。




唐传奇中的侠,有了世外高人,如聂瘾娘。更有了刀客所说的“黑社会老大”,像虬髯客,他不过是心怀不轨的反贼罢了。明清小说中的侠是“替天行道”先反叛后投降。晚清侠义公案小说中的侠,又是一些朝廷的走狗。


这,与新派武侠,民国旧武侠,不也明显不同吗?










非烟虽然主题上强调的是她自己对侠的理解,但是,没有真的忽视传统的“侠”。只要大家注意作品中的细节,并用心体会,就会发现了。


侠在哪里?在作品角色人物的言行举止里!在书中的人物(无论是否主角是否正面人物)所做的,他们认为并且读者也认同的举动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