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当“中正机场”的指示标志出现的那一刻,方俊琳已经兴奋的好像搭上飞机似的,这是她第一次出国,而且还是一个人……虽然父母已经拜托刚好要前往美国的朋友一路上照应,可是这对她来说却是不得了的事情,她终于可以摆脱寄生虫的命运当个独立自主的个体,仅管只有短短的半个月。


眼看机场就快到了,方母江如芳再也按捺不住的问:“你真的要去吗?”


丰润的红唇轻轻一噘,她娇嗔的道:“妈咪,机场快到了,你怎么还问我这种问题?”


“我只要想到你这个丫头老是糊里糊涂,我就放心不下。”江如芳很无奈的叹了声气,这就是为人父母的心情。


“我也有同感,反正还没搭上飞机之前,你都可以改变主意。”双手握著方向盘的方家男主人方益盛也忍不住出声附和。


“不要,这是我满二十二岁的生日礼物,你们不可以反悔。”满二十岁那年,她就有独自飞到国外逍遥半个月、一个月的念头,可是家人坚持没有完成大学学业之前没有资格当大人,她不得已只好忍到现在,他们别想再找理由阻挡她的计划。


“我们是担心你会把自己搞丢了。”江如芳实在很不想泼她冷水。


“那位林阿姨不是答应你们一定会把我送到表姊工作的饭店吗?而且,饭店的资料我有随身携带,出门的时候,大哥已经检查过了,你们就别再瞎操心了。”为了找到护送她前往目的地的人,她的西雅图之旅还延迟了三个月,他们几乎做到滴水不漏了,他们还想怎么样?


“百密总有一疏,我就是觉得很不安。”江如芳对这个唯一的宝贝女儿真的一点信心都没有,记得有一回她带这个丫头去百货公司,因为遇到限时抢购,她这个平时很会精打细算的家庭主妇就忍不住冲锋陷阵捡便宜,于是匆匆忙忙的把女儿安顿一旁嘱咐待在那儿等妈咪,等她买好了东西,她满心欢喜的回头找女儿,却看到女儿哭得淅沥哗啦的对另外一个女人的背影喊“妈咪”,直到她蹲下身子跟女儿四目相对,让女儿看清楚妈咪并没有不要她,女儿才破涕为笑,还好她事先强调不可以离开那里半步,否则她恐怕跟人家跑了。


她不服气的做了一个鬼脸,“你们就是不给我机会训练独立,我才会一直像个什么事都要靠人家打点的小孩子。”


“从小你就麻烦不断,我们怎么敢让你什么事都自己来?”


“我、我只是有点糊涂。”她越说越小声,她承认自己的纪录不好,譬如考试时试卷上明明写著用“○”挑出对的项目,她偏爱用“ˇ”,甚至连忘了带书包上学这种事情都有她的份,可是,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真是想不通,你到底像谁?”


“我……”她在父母之间来回转了好几圈,最后只能天真无邪的一笑,她也不知道自己像谁,说不定是隔代遗传吧。


“算了,你记得一到饭店,就立刻打电话回家报平安,用不著省钱,直接用手机打电话回来……慢著,你知道怎么使用手机打回家吗?”


“我知道,大哥已经用铅笔帮我写在护照上面。”


车子终于抵达中正机场的第一航站,方俊琳迫不及待的冲下车来到车尾,等父亲打开后车箱,她忙不迭的把行李箱拖出来。


江如芳随后走了过来,她把后车箱关上,然后顺手拉过女儿的行李箱,“你爸去停车,我们先去航空公司Check in。”


“妈咪,我自己来。”她再度把行李箱拉回来,从现在开始她凡事要靠自己。


“……好吧。”江如芳实在不习惯这样的女儿,不过她也知道,她是应该调整自己的心态了,否则她的女儿永远长不大。


唇角上扬,她很开心踏出成功的第一步了,“妈咪,我们赶快进去吧。”


*** ***


虽然经过疲倦的长途飞行,可是当目的地矗立眼前,方俊琳还是精神都来了,她兴奋的打开双手做出拥抱的动作,终于到了,换言之,从今天开始她可以享有独立自主的空间……虽然身边还是有监督者,可是表姊绝对比她的家人开通。


再度拉起行李,她开开心心的走进饭店,可是万万想不到几分钟之后,她就从云端坠落谷底。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完全按照事先演练的步骤把写有表姊英文名字和职称的Memo 纸交给柜台的先生,可是,对方并没有如预期一样请她稍待片刻,然后把表姊带到她面前,他劈哩B啦说了一串,而她怀疑他是外星人,因为她完全不懂。


冷静下来,虽然她的英文很破,但是不至于连一个字都听不懂,“对不起……Sorry ……呃……Please ……Say again ……”


“○×※◎……”


这个人真的说英文吗?为什么他说出来的文字好像不曾听过似的?天啊!她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有没有人可以帮帮她?她感觉泪水已经冲到眼眶边打转,她完全没有主意……


“你需要帮忙吗?”低沉轻柔的男声在她身旁响起。


听到熟悉的语言,她激动的转过去仰望她的“救世主”,这一看,她的眼睛就像看见诱人的蛋糕似的陡然一亮,他是一个非常斯文俊雅的男子,可是温文之中又不失男子气概……


“你有什么需要帮忙吗?”褚鸿佑很有耐性的再问一次。


狼狈的回过神来,真是丢死人了,她怎么还有心情胡思乱想?她边说边将手中的Memo 纸递给他,“不好意思,我想找这个人,她在这里工作,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跟这位先生沟通。”


“我知道,你稍等一下。”他拿著Memo 纸转身跟柜台接待人员沟通。


看著他用流利的英文跟对方交谈,她那双眼睛瞪得更大了,好厉害哦!


结束沟通,褚鸿佑再度转身面对她,同时把Memo 纸还给她,“你要找的人去芝加哥出差了。”


怔了怔,她想一笑置之,可是却笑不出来,“这怎么可能?我们约好了,她知道我这个时间抵达饭店,她不会放我鸽子。”


“可是她今天才飞到芝加哥,而且预计在那里停留一个礼拜。”


摇著头,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不可能,你可以再帮我问清楚一点吗?我是她表妹,我特地来这里找她,她还准备休假当我的向导。”


点了点头,他很有耐心的再度跟柜台的接待人员进行更详细的确认,当然,结论还是一样。“你确定你表姊约的日期是今天吗?”


“我……确定啊,我们一个礼拜前就约好了。”可是,她突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她是不是遗漏了什么很重要的过程?如果表姊有什么突发状况不方便接待她,她一定会想办法知会她。


“饭店人员表示她昨天早上才接到出差的通知,如果她没有打电话跟你更改时间,也许是忘了你们之间的约定。”


“她不会忘记……”不过,这会儿她却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她出门前忘了跟表姊做最后一次确认,而她也忘了检查电子信箱有没有表姊的Mail。


“你还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呃,不用了,我的行李箱里面有她的手机号码,我再打电话联络她。”


“好,那我先告辞了。”他转身拉起自己的行李箱走向电梯。


她连忙拉著行李转移到接待大厅的沙发坐下,手忙脚乱的从随身背包翻找行李箱的钥匙,流了满头大汗终于打开行李箱,然而翻遍整个行李箱,她就是找不到那本最重要的记事本,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她还特地把它放在梳妆台上面,准备直接放在行李箱外面的袋子,方便需要时取用……等等,她好像忘了收进来。


因为她这个人有丢三落四的坏习惯,她还刻意把记事本和Memo 纸分置两个地方,就是猜想万一弄丢了Memo 纸,还有记事本备用,没想到反而惹出麻烦。


挫败的肩膀下垂,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现在她应该怎么办?如果她放声大哭,饭店的人会不会把她当成疯子赶出去?勇敢一点,不可以掉眼泪,可是,她真的好想哭哦……


*** ***


进了客房,褚鸿佑迅速把行李箱的衣物取出来放进橱柜里面吊起来,便离开客房搭电梯下楼,每次住进饭店,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熟悉饭店的环境,这可以说是一种职业病。


走出电梯,他就瞧见先前那位女孩子不知所措的坐在接待大厅的沙发上,她那双纯真清澈的眼眸显然经过泪水的洗礼,此刻红肿得像核桃似的,看这样子,她肯定遇到麻烦了。


他从来不是那种喜欢管闲事的人,可是从他见到她的第一眼,他就是没办法移开自己的目光,也许是她柔弱无助的神情触动他的心弦,他实在无法对她面临的害怕视而不见……念头刚刚闪过,他的双脚就不听使唤的向她走了过去。


“你好,你需要帮忙吗?”


猛然抬起头来,看到褚鸿佑,方俊琳差一点感动得哭出来,这个男人真的是她的救世主!“看到你真好,我忘了带记事本,我联络不到我表姊。”


“我可以请饭店的人帮你联络她,不过,即使她知道你在这里,她恐怕也没办法马上回来跟你会合,你要不要先在这里住下来?”


“也好,你可以帮我订房间吗?”


“当然可以,你跟我过来。”


她连忙拉起行李跟著他来到柜台,然后听从他的指示拿出护照和信用卡订房。


看著他跟柜台的人员轻松的用英文对话,她忍不住再一次打量他,她还是第一次发现一个男人可以帅得让人流口水,他就像希腊神话里面的太阳神阿波罗,如果没有他,她会变成什么样子?说真格的,她完全不敢想像。


“我暂时帮你预订一个礼拜,这是你的房间钥匙卡和早餐券,”他把柜台交给他的信封转给她,接著指著柜台对面的方向,“餐厅位在那边的二楼,早餐时间是七点半到十点。”


“真的很感谢你。”


“饭店的人会尽快跟你表姊取得联系,他们会将你来访一事通知她。”


“太好了,这下子我就放心了。”


“我的Room Number 是812,我想应该位在你房间的斜对面,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可以找我,我预计在这里待上一个礼拜的时间。”


“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感谢你,老实说,我吓坏了。”她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获救了。


“我可以了解,这只是举手之劳,你不必放在心上。”


“你觉得这是举手之劳,可是却帮我顶住塌了一半的天……对不起,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方俊琳,请问尊姓大名。”


“褚鸿佑。”


“褚先生,再一次谢谢你。”这一次她来了一个九十度鞠躬。


“不客气,你赶快回房间休息吧。”


“是,我上去了。”她得赶快卸下行李,还有打电话回家报平安,千万不可以让家人知道表姊去芝加哥出差,否则他们一定会立刻派代表飞来这里照顾她,更狠一点的话,干脆直接带她回家。


*** ***


睡了一觉醒来,调好了时差,褚鸿佑才慢条斯理的联络住在西雅图的好友,虽然今天不是假日,好友还是坚持跟他共进午餐。


“你这个家伙真的很可恶,要来西雅图也不事先通知我一声,你什么时候到这里?”Kevin 是褚鸿佑在柏克莱加大的好友,他三岁的时候就跟著父母移民来到美国,取得硕士学位之后,当然是继续留在美国发展,可是两人的友情并没有因此转淡,他们始终保持联系。


“昨天下午抵达,我先到处走走看看。”


皱著眉,Kevin 实在受不了他,“你这个人真的有严重的职业病,如果我昨天在街上遇到你,我岂不是被你吓死?算了,我习惯了,你准备在这里待多久?”


“暂时计划待上一个礼拜,接著转往波特兰,如果在波特兰的行程早一点结束的话,我会去一趟旧金山,再从那里飞回台湾。”


“难得来这里一趟,你就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我帮你安排活动,我只要放出消息,我们所有待在美西的朋友都会赶来这里跟你叙旧。”


“不了,我是出来考察,不想惊动任何人。”


喝了一口咖啡,Kevin 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语气变得有些迟疑,“你知道我前几天遇到谁吗?”


“我们两个都认识的人很多,我恐怕没办法一个一个点名,你说吧。”


略微一顿,Kevin 紧紧盯著他脸上的表情缓缓的说出口,“凯莉,她问起你的近况,看样子,她对你还是非常关心。”


“朋友之间适度表达关心是一种礼貌。”


“我对过去式的情人现在干什么可没兴趣。”


“你的过去式情人太多了,你当然没有那么多心思关心。”


“呃……也许吧,不过,我肯定她的心思没有这么单纯,她很好奇你有没有交往的对象,如果只是礼貌上的关心,何必触及这么敏感的问题?”


“无所谓……”这时,他不经意瞥见一张熟识的面孔,他们两个好像很有缘。


“如果她想回到你身边,你会跟她在一起吗?”


她在看什么?从她脸上的表情来看,她显然被餐厅的食物勾引住了,可是,为什么不进来?难道害怕语言不通,不知道如何点菜吗?


不见他的回应,Kevin终于发现他的目光被某个女子勾走了,“你认识的人?”


怔怔的回过神,他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什么人?”


抚著下巴,Kevin的眼神转为犀利,“那位穿著黑色羽绒外套和蓝色牛仔裤的清秀俏佳人啊。”


“喔,我们只是刚好住在同一家饭店,见了面会打声招呼,还称不上认识。”


“是吗?”眉一挑,Kevin显然半信半疑,虽然那个女孩子看起来不像是好友会喜欢的那种类型,可是他从来没看过好友会为一个女孩子如此心不在焉。


“如果我们是朋友,我会请她进来一起用餐。”


“这倒是,你这个人最有修养了,只要是朋友,不管多讨厌,你还是有办法自然而然的跟对方谈笑风生,这种事我绝对做不来。”


“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么有修养。”其实,他只是很懂得伪装,说好听一点,他就是很擅于自我控制,母亲总是说他比老大还像大哥,也许是因为老大比较像死去的父亲——刚硬蛮横,而他比较像母亲——沉稳内敛。


“你少来了,你会不清楚自己有多受欢迎吗?”


笑而不语,他确实是一个走到哪里都很受欢迎的人,这也意谓他不是那种会令人产生压迫感的人,所以他很容易跟陌生人亲近……他的视线不自觉的再一次寻找她的身影。


此时站在餐厅外面的方俊琳终于举起脚步转身离开,不管她多么想品尝美食,她都要忍下来,因为住饭店的关系,她的信用额度已经使用得差不多了,她不能再刷卡了,而她身上的现金只有三百五十块美金……如果不是大哥硬是把先前剩下来的二百五十块美金塞给她,她现在的情况恐怕会更凄惨,总而言之,她要省吃简用撑到表姊回到西雅图。


*** ***


虽然时间已经十点半多了,可是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个不停,方俊琳根本无法入睡,没办法,她只好下楼找东西吃。


面对沉静的黑夜,她才想到一件事情,这里没有台湾充满各式各样美味小吃的夜市,换言之,她即使舍得花钱,她也找不到宵夜,怎么办?昨天晚上已经饿到胃痛了,难道今天还得受这种苦吗?


出门的时候,妈咪说要帮她准备一些粮食,可是她笑著说又不是要去非洲,认为没必要这么麻烦,这会儿才会连一块苏打饼都没有。


千金难买早知道,她这个人就是没什么危机意识,如今才会陷入这样的困境。


揉了揉肚子,她拖著沉重的步伐准备上楼睡觉,走到大门,正好遇到从外面回来的褚鸿佑,她连忙立正站好的鞠躬行礼,“你好。”


“你好,出来散步吗?”他对她展颜一笑。


“呃……”这种事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可是她的肚子一点也不懂得礼教,咕噜咕噜的叫得好大声,害她脸都红了,这会儿再难为情也得招了,“我想出来找东西吃,可是这里吃东西好像没有台湾那么方便。”


“你吃泡面吗?”


“吃啊,不过,现在恐怕没有地方可以买得到那种东西。”


“每次出门我都会带几碗泡面以备不时之需,如果你不挑口味,我想请你分享我的泡面。”


“这怎么好意思?”不过,她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她已经闻到泡面的香味了。


“虽然每次带泡面出门,可是通常会原封不动带回去,泡面在行李箱闷太久了也不宜食用,最后只能把它们当垃圾处理掉,你不吃也是浪费掉了。”


“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我们上去吧。”


十分钟之后,她坐在他房间的沙发上享受香味四溢的泡面,她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泡面,这是任何大餐都比不上的美味。


看著她吃得津津有味,脸上的表情洋溢著幸福,他有一股冲动想打开一碗泡面尝尝看,不过,他终究忍了不来。


下到五分钟一碗泡面就解决掉了,她腼觍的用手背轻拭嘴巴,“真好吃!”


“如果你想再来一碗也没有问题,不过,我想泡面最好不要吃太多,还是你想吃点别的,我这里还有其他的粮食。”


“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真的很谢谢你。”


“我很高兴我的泡面终于派上用场了,老实说,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懂自己干么准备这些东西,我平时没有吃宵夜的习惯。”


歪著脑袋想了想,她得到一个结论,“你一定是那种做什么事情都计划得很周全的人。”


“也许吧,我是那种极少陷入突发状况的人。”


“我跟你完全不一样,”她困窘的搔了搔头,“我老是状况不断,我的家人都笑我是个糊涂蛋,所以现在才会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你表姊跟你联络了吗?”


“还没有,我想大概是有什么事情担误了,或者她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刚好不在饭店吧。”话是这么说,可是她觉得很不安,也许她应该向家人求救。


“你需要我再请饭店的人联络一次吗?”


“饭店的人已经被我烦得受不了了,我想再等几天好了。”


“如果真的有需要,你尽管告诉我,我可以请饭店的人再联络一次。”


点了点头,她忍不住说:“你这个人真好,我能遇到你真是太幸运了。”


他只是轻柔一笑,没有出声回应,因为他总不能告诉她,他根本不是她以为的那种好人,其实他这个人心眼很多,当时他会对她伸出援手多少是冲动使然,现在想起来,他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收拾好桌上的残局,她站起身道:“我已经打扰你太久,我也应该说声晚安了,还有,今天晚上真的很谢谢你。”


“不客气,晚安。”目送她进入自己的客房,他才关上房门进入浴室沐浴。


*** ***


伸著懒腰,方俊琳打开房门走了出来,昨晚睡得又香又甜,真是太幸福了,这是当然,因为昨晚用不著忍受饿肚子的滋味,她自然很好入眠。


“早安。”褚鸿佑也正好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早安,昨晚睡得好吗?”她一看到他心情就非常愉快。


“很好,你用过早餐了吗?”


“我正准备下楼用早餐。”


“我也是。”


“太好了,我不喜欢一个人吃早餐,那种感觉好孤单哦!”


“我了解,我们一起下楼用早餐吧。”


他们搭乘电梯来到位于二楼的餐厅,饭店提供的是美式早餐。


拿著盘子在食物的吧台前面转了一圈,方俊琳却只取了法国面包、奶油和一杯鲜奶,看著盘中的食物半晌,她忍不住轻声一叹,“今天的菜色怎么还是一样?”


“美式早餐的菜色就是这些,你怎么拿那么少呢?”褚鸿佑几乎每一道菜色都有取用。


“我平时的早餐是稀饭配酱菜,偶尔烧饼配豆浆或米浆,我不习惯冷食。”


“出门在外,吃东西不能太讲究,否则很容易饿肚子。”他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呢?过去,即使是他的女朋友,他也不会管这么多。


“我知道了,这个吃完以后,我会再吃其他的东西。”其实昨天早上她已经体会过了,用过早餐不到一个小时,她就肚子饿,结果午餐提早,接著晚餐当然也跟著提前,所以睡觉前才会饿到出来觅食。


“你是不是第一次出国旅行?”


她惊讶的瞪大眼睛,“是啊,你怎么知道?”


“从你对早餐的反应就看得出来,因为我有很多机会可以飞到各个国家旅行,不管喜欢与否,我都会强迫自己接受每个地方的饮食习惯,久了,我就学会品尝当地的食物,其实这也是出国旅行的乐趣之一。”


“你经常出国旅行吗?”


“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喜欢到处走走看看。”


闻言,她羡慕不已,“真好,就算我有多的用不完的时间,我家人也不会允许我到处走走看看,除非有人陪我,他们老是对我不放心,好像我是三岁小孩。”


虽然他们接触的时间很短暂,但是他可以理解她家人的心情,她看起来就是那种令人放心不下的人。“你的家人一定很疼爱你。”


“是啊,可是,有时候我会猜想,如果他们不要这么疼爱我,我的人生会不会因此过得比较多采多姿?”顿了一下,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我这个人是不是太不知足了?”


“不会,因为不知足,人生会多了很多可以努力的目标,这也是一件好事。”


“有道理,如果人生没什么可以努力的目标,那好像也很无聊。”


他笑著点了点头,他喜欢她说话时候纯真生动的表情,她是一个不懂得隐藏自己的人,这正好跟他相反,他是不会让人家摸透他的心思。


“想想,我要努力的事情好像很多很多,譬如,我正好可以利用现在这种难得的好机会学习独立啊。”昨天她只有胆子绕著饭店的四周走一圈,因为担心离开饭店太远了会迷路,而她的破英文在必要的时候完全帮不上忙,不过,这种情况跟待在饭店好像没有多大的差别。


“如果有什么用得著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想试著靠自己的能力……”她突然发现他的早餐还原封不动,“哎呀!我一直跟你说个不停,害你没办法好好吃早餐,我不吵你了,你赶快吃吧。”


“你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