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 第一部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十八章 休整

红色海盗 收藏 1 17
导读:忠诚 第一部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十八章 休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2/


中国宪兵一团一营,昨天晚上出发时,600名精锐战士全副武装士气如虹。今天晚上他们再次踏入南京中华门的时候,剩余的200来人没有一个不是带着伤的,其中还能战斗的不足一半。

但是守卫中华门的士兵却从他们身上发现了和别的部队完全不同的东西:别的不部队在退回来的时候,伤员嚎叫不停,武器和装备乱七八糟的挂在身上。而宪兵一团一营的士兵,担架上只传来轻微的呻吟,所有步行的战士,虽然身上的军装被战火烧破熏黑,但是整理的非常有条理,武器装备按照要求佩带在身上;而且在他们队伍的前面,一面被弹片撕破的国旗被高高的挑着,骄傲的迎风飘动。

他们的战果很快就在军队间传开了:日本精锐的第六师团和16师团一部共两万余人强攻他们一整天,不但没有越过他们的阵地一步,还被宪兵一团一营干掉了鬼子一个炮兵阵地,好几辆装甲战车和上千的鬼子;击伤了一架飞机。

这在被围的孤城中立即掀起了不大不小的波澜,先是民众的慌乱暂时性的平息了,再就是本来有点悲观的部队士气立即提升了起来。最后连还在南京的外国人都开着车来到中华门来看望这支战果辉煌的部队。

在整个城市中,为这些消息发愁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宪兵副司令兼南京代市长萧山令,一个是南京戍卫司令长官唐生智。

他们在开始的第一时间,就把宪兵一团一营的战果上报了,一方面是想证明自己战斗的坚决,一方面想用战功堵住委员长的嘴巴,免得因宪兵的重大损失的遭到制裁。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先接到是对宪兵一 团一营的表彰和嘉奖,紧接着就是对他们俩的严厉训斥。

委员长直接了当的告诉他们:“宪兵乃我军之魁,未来军队之柱石。我宁愿牺牲一个连长,也不愿牺牲一个宪兵。”并再次重复军委会通令:“训练一个宪兵不易,希望非不得已,不要将宪兵使用于第一线从事战争。”

而萧山令、唐生智何等人物,立即就解读出委员长的意思:“没有什么不得已,无论如何,宪兵部队不许上战场,一定要保留下来!”

于是,本来因为宪兵部队强大的战斗力而准备也投入战斗的剩余宪兵部队又回到了自己的营地。在中华门已经布好防的一团一营也借口需要休息和补充人员而撤回了营地。

李礼成沉重的倒在自己那仿佛许多年都没有睡的柔软的床铺上,紧张了几乎是不知道多久的肉体立即放松下来,酸沉和疼痛使得他发出了呻吟。

在中华门,他们受到的欢迎给人以冷漠而热烈的感觉,没有人欢呼,没有鲜花和音乐。人群倒是不小,成群的士兵裹着纱布,脸上带着硝烟的痕迹围着他们,但是却没有人说话。

城墙上还有燃烧后的青烟在寒风中升腾,密集的弹痕和地面上的血迹让刚刚到达的饿宪兵们知道,这里也经历了激烈的战斗。

好在城门边的几家饭馆里的老板从店里端出了热腾腾的饭菜,他们热情的呼唤才让宪兵们放松了点。而跟着从饭店里出来的几个后勤处的军官让让大家了解了为什么会有热饭菜。但是能享受到饭菜的士兵还不到回来的人员的一半,伤员被医疗队带走了。

但是吃完饭后,刚刚重新编制部队,补充完弹药的他们就被 带上了城墙开始接防阵地:战争中没有英雄,没人会因为你的英勇就给你特例的。可怜宪兵一营只剩下个番号,眼下能战斗的人勉强够一个连。虽然说宪兵的编制不会随便取消,但是要补充兵力眼下是没有指望的了,负责训练后备人员的教导大队现在还在战场上战斗着呢。

疲惫不堪的宪兵们的想要休息的愿望完全的破灭了。更让他们无奈的是,还有些“国际友人”在黑夜中开着汽车来看望他们,给他们拍照,全然不怕在战乱的城市中的危险。而城防司令部陪同的人员还要疲惫的宪兵们配合这些“外国友人”。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这些叽里呱啦的洋人,实在是累的不得了的宪兵们刚要休息下,新的命令又下来了:命令宪兵一团一营返回驻地休整。

得,宪兵们只好又收拾好武器迈着疲惫的步伐回到驻地。

李礼成在床上用力的伸了下腰,让酸软的感觉在身体中蔓延,发酸的眼睛几乎都要张不开了。但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他休息的时候,弟兄们还都需要他。因为现在营里的主官就他一个了。

奋力把身体从床上拉起来,换上新的军装。他本来还想洗个澡,但是一是实在累的不想动了,一是现在还真难找到洗澡的地方。

对着镜子照了照,昏暗的灯光下也看不到什么不妥;李礼成系好武装带,把驳壳枪挂在左边,右边挂着一把左轮手枪。然后提上冲锋枪走出了房门。

赵喜来正好提着个大水壶走过来,看到李礼成这个样子,马上把水壶放到地上:“长官,您这是?”

李礼成挥了下手:“没什么,我去下面看看兄弟们,你这是?”

“我刚刚烧了壶热水,想让您洗洗脚。在前面累的要死,洗洗脚好好睡一觉身体恢复的快一点。”赵喜来拉了拉肩上的枪带。

拍拍身前这个士兵的肩头,李礼成对他的细心非常感动:等兵员补充全后一定要提升他。

“你先洗洗休息好了,你也很累了,我去弟兄们那里看看就回来。”李礼成温和的对赵喜来说:“别跟着我了,都需要休息。我还得在战场上依靠你呢。”

说完,他转身向士兵的宿舍走去。

赵喜来楞了下,提起水壶跑回自己的屋子,把水壶放到还燃烧着的炉子上,回头跑了出去,跟在李礼成的后面。

南京宪兵司令部对待刚刚下火线的一营还是很好的,他的驻地外面站岗的是没有上前线的二营的士兵,还有一些士兵在望驻地里搬运物资。

来到士兵宿舍,刚一进屋,一股古怪的气味扑鼻而来:血腥味、汗味、脚气味,还有战场上特有的死尸的气味。

士兵们都歪倒在床铺上,衣服都没有脱都已经有人发出鼾声。一个正在整理武器的军官看到李礼成的到来,立即一个立正:“报告长官,一营暂编一连一班正在休息,请长官训话。”随着他的声音,本来在床上的士兵,包括正在打鼾的士兵也立即跳下床,整齐的站立在床铺前面。

“稍息,”李礼成敬了个军礼:“大家继续休息,正副班长给大家烧点热水让大家洗洗手脸和脚,好好休息休息,我们还有的仗要打。大家一定要休息好,身体不舒服的要马上去医疗队看看,有伤的小心一点。”

看着疲惫的士兵们几乎都张不开的眼睛,李礼成不忍心多说什么,休息是他现在最需要的了。

当把全部士兵都安置好,并让官佐们都给士兵们烧热水后,李礼成才疲乏的回到自己的宿舍。

刚刚把武器挂在墙壁上的挂钩上,赵喜来已经把一大盆热水 端了进来:“长官,您先洗洗吧,我还给您泡了壶茶。”

李礼成解下牛皮武装带,把左轮手枪放到了枕头下面:“好的,先把水放下,你也洗洗休息吧,刚才不让你跟你非跟着,现在没事了,你也早点休息。”

“是。”赵喜来放下水盆,敬了个礼退了出去,顺手为李礼成关上了房门。

李礼成用热水先洗了头脸,然后把水倒进脚盆,把一双发涨的脚泡进热水中。一股温暖的感觉立即从脚部蔓延到了全身,疲倦慢慢的在肉体中浮现。

他强睁着眼睛把脚擦干,没有脱去衣服,把被子往身上一裹就已经沉入了睡梦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