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二十三章 中日论战

李梦 收藏 4 10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二十三章 中日论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走进大厅,我就看见一个趾高气扬的大胖子其汹汹的正在和李鸿章在理论着什么,显得极为不可一世。我心想这个大胖子可能就是驻旅顺的领事久木太郎了,但他太猖狂了,在我大清的水师基地竟还如此耀武扬威。看到此种情况,我不禁皱皱了眉头,小日本太狂妄了。今天不好好教训一下他们,以后他们眼中就更瞧不起我大清。心中暗暗盘算着如何和这几个小日本周旋,杀杀他们的锐气。

众人见到我进来后,忙止住声音,大厅内顿时安静了下来。李鸿章等一些大清的官员忙起身向我施君臣之礼。但久木太郎却仍然坐在椅子上,连屁股都没挪动一下,鼻子里还不屑的哼了一下,李鸿章显得极为愤怒,正要指责久木太郎。我摆摆了手,示意他不要动怒。

虽然小日本如此不识大体,但我大清是礼仪之邦,对客人还是相当敬重的,我忍了忍,没有表现出极大的不悦,但我也没正眼瞧他们一眼,就径直坐在了中间的位置上,慢慢的品茶喝水。久木太郎一行见此情况,也不知如何是好了,刚才在李鸿章面前的霸气,在我面前顿时收敛了很多。

停顿了一会,我对李鸿章说,“李爱卿,听说有人要见朕,不知是哪些人呢,今天是朕召见客人的日子,你的大厅内怎么有这么多不三不四的人,以后交朋友要慎重些,像这些不懂礼貌之辈,还是少让朕看到为好。”

李鸿章诺诺称是,“都怪微臣交友不慎,谁知竟然招来如此不懂礼仪之辈,在皇上面前献丑了。”我和李鸿章君臣之间,你一句我一句的暗含嘲讽的交谈着,眼中全然没有久木太郎他们这些人。李鸿章也不给我引见他们,我也就故做不知情的样子,和他侃侃而谈,别有风趣。

一开始,久木太郎还显得极为高傲,他也许深信我这个大清皇帝会主动向他询问来意,哪料想我比他还要高傲,连他的姓名都没人通报,他顿时按耐不住了,从椅子上欠欠了他那肥大的屁股,走到我面前,扯开大嗓门叫到:“我是大日本帝国驻旅顺的领事久木太郎,今日我们一行主要是就大清在三里桥残忍杀害我日本同胞一事,向大清政府提出最严重的抗议,并希望大清政府给予我们一定的赔偿,并向我大日本帝国做出明确的道歉!”

一席话,句句刁蛮霸道,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把一切事故都毫不留情的、一股脑的算在我大清点头上,好像他们小日本一点责任也没有,纯粹是一个被欺负的小国,他们满脸的好像写满正气,有点誓不讨还公道,誓不罢休的味道。

简直太目中无人了,看到久木太郎如此霸道的样子,我就想给他两巴掌,以解心中的愤恨。但现在我心里反倒不着急,一本正经的听他在那滔滔不绝,也不置可否。久木太郎又大放厥词说,“如果大清政府不对此事做出认真澄清的话,一旦中日两国之间由此而引发冲突,一切责任盖由大清负责。”我仍然微笑的听他在那陈述,也不说话,久木太郎说了一大通见无人插话,也有点怏怏不乐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期待着我为他的话做出解释,但我仍然一言不发。

他终于知道怎么称呼我了,“大清皇帝陛下,请您对此事表态,我回去还要向我日本帝国天皇复职呢。”我欠了欠身子,怏怏的答到,“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大清的皇帝啊,你如此不实大体,如此不懂礼仪,是不是你们日本人缺乏教养啊,要不朕就派几个先生好好教化教化你们。好让你们识大体、明大义。”

我一席话,羞得久木太郎面红耳赤,不知如何是好,刚才的嚣张顿时也哑火了,但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得出他显得非常愤怒,但不知该如何接下去,这时另一个日本人急忙给他解围道:“皇帝陛下,请您息怒,我们此次来主要是就三里桥惨案客栈来的,还请皇帝陛下给我一个公道。”

“三里桥客栈惨案?我大清究竟在三里桥客栈如何得罪贵国了,竟然惹得你们如此对我大清兴师问罪。”我明知故问的问道。

“皇帝陛下,情况是这样的,我日本几名士兵和我们领事的一名成员小原真次郎去三里桥客栈玩乐,但不知为何客栈竟然引起大火,我日方人员亦不见下落,我们担心是水师中有人把他们给杀害了。”

“你们有何证据是我大清北洋水师的人干的,我大清水师的士兵一向遵纪守法,决不会做出如此有损中日关系的事的,你们是不是故意捏造,陷害我大清水师啊。”

“自从我们的士兵失踪后,我们就听人说,昨晚在三里桥客栈附近发生了一起恶战,而第二天我们的士兵就集体失踪了,我们认为我们的士兵定是在昨晚的这场恶战中,给全部消灭了。”

“你说对了昨晚确实发生了一场恶战,有几个恶徒欲刺杀朕,朕的侍卫就和他们发生了冲突,并把他们追到三里桥客栈附近,他们不知为何全都消失了,朕就命士兵火烧了三里桥客栈,但最终也没找到他们的尸首,朕后来听说,这个客栈地下有暗道,想必他们都从暗道逃走了,朕遭此一劫,是不是人干的,朕到现在还比清楚,既然你们说你们的士兵集体在昨晚失踪了,那么说刺杀朕就是你们的士兵了。这次总算查到凶手了。”

我又顺势将了他们一军,把他们又置于了被动的地位,久木太郎这时也开始狡辩起来,“我日本国民决不会做刺杀人的卑鄙勾当,定是你们对我们的士兵栽赃陷害。”

正在争论的时候,忽听外面高声喊到:“英国驻华领事查韦斯求见。”我一听心中稍微有些兴奋,终于有看客来听辩论了。我往外挥了挥手,只见王五领着一个高挑个的外国人进来了,只见他走到大厅后,深深的向我掬了一躬,并大声说道:“我是英国驻华领事查韦斯,承蒙大清皇帝陛下召见深感荣幸。不知大清皇帝陛下有何差遣。”

“查韦斯领事,你太谦虚了,朕今日正好在巡视水师,借此机会,朕正好想和各国领事好好交流一下感情,以希望促进和各国的邦交万世修好。”说完,我急忙命人给他看座。久木太郎一行看到查韦斯的到来,都显得非常惊讶,不知道我在弄什么玄虚,但他们好像并未因此而影响他们对我的控诉,继续向我交涉,我知道近来英日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微妙的变化,在现在这件事上,日本认为英国可能会站在他们那一边的,所以也就没有遮掩他们的咄咄逼人的气势,继续向我兴师问罪。

查韦斯坐下后,抬头看见久木太郎一行,友好的招招手,也没有过去寒暄,可能他认为久木也是由我邀请来的,但接下来的一幕却震惊了这位英国领事,他惊奇的发现久木太郎竟然对大清皇帝怒目相向,还不断的提要求赔偿、道歉的什么的。听了一会他好像有点明白了,他意识到中日之间可能发生了一些误会,也许他也意识到今天请他来的目的,但虽然英国和日本的关系近来比较微妙,但查韦斯也没有贸然就参与到争论之中,他只是默默的静观其变。

正当日本怒不可遏的指责中国时,只听见外面一声高喊:“俄国领事马里可夫、美国领事卡卡林、德国领事威廉、法国领事塔里按、西班牙领事切切金、意大利领事马克尼等各国领事求见。”这次全班人马都来了,好戏就要开演了,众领事走到大厅内,躬身向我施礼,并说一些客套寒暄的话,我又命人一一为他们看座。

我偷眼瞧了一下久木太郎他们一行,看到他们显得极为惊讶和不安,我深知日本和这些国家之间都存有一定的芥蒂,如它要独占中国的野心为这些国家了解的话,势必会引起他们对日本的强烈不满,今天我正可以借此机会,把日本的野心告知天下,以挫挫日本的锐气,同时也可以扬我大清之威,为大清以后能更好的立足于列强之林奠定基础。

这些列强的领事看到日本竟然有这么多人在场,极为不解,因为他们都是一个领事前来拜会大清皇上,没想到日本竟会来那么多人,而更令他们干到不可思议的是日本的官员个个都拉着长脸,满脸的愤怒,似有什么不快,这些领事平时对中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都是相当敏感的,都担心会影响到自己国家的利益。今天中日之间的对立使他们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就想弄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要这些领事介入此事,也正是我要期望的。

这时美国驻华领事卡卡林试探的问道:“请问大清皇帝陛下,适才我们在大厅外等候的时候,好像听到大厅内有人在争吵,可以告诉我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吗?”卡卡林的话音刚落,俄国领事马里可夫、德国领事威廉、法国领事塔里按等也随即附和,希望能弄个明白,以解心中的好奇之心。

现在我深知久木太郎他们心里一定非常担心别国了解日本的不良居心,显得有点遮遮掩掩,不愿说出事情的缘故。久木太郎这时显得极为温和,他镇定了一下站起身说道:“各位领事,其实也没什么事,适才由于我们对大清皇帝行礼不周,遭到大清皇帝陛下的训斥,我们由于不识大体,竟和大清皇帝辩解,并引发了争吵,这就是事情的原委。”

好一个狡猾的久木太郎,这样虽然承认了自己行礼不周的过错,但同时也给我这个大清皇帝扣上可一个恃强凌弱的帽子,其他领事可能会认为我大清可能要对他们的利益产生威胁了,这可把我给置于被动了。我可不想受小日本的摆布。

于是,我义正词严的说道:“适才久木太郎领事虽行礼不周,但朕也没有表示丝毫怪罪的意思,但久木接下来的行动却让朕实在难以接受了。”说道此,其他领事都为之一震,顿时引起了他们的兴趣。“朕今天本想和各位领事好好叙叙,以巩固和各国的邦交,也使我大清与各国永世修好,但令朕没想到的是,久木领事一大早就向朕兴师问罪,说什么我大清北洋水师的士兵残忍杀害了他们日本同胞,要我大清向他们做出赔偿和道歉,朕为此事就和久木争辩了起来,现在正好各位领事都在场,也可以评判一下其中的是非曲直。”

我解释完之后,就命李鸿章把事情的前前后后给说了个透透彻彻,其他领事马上意识到,这里面可能大有文章,都急切的盼望争辩继续下去。

久木太郎看到眼前的情况,也不得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了个清楚,但他认定就是我大清把他们的士兵给杀害了。

我于是耐心的把刚才讲给久木的那套话又重复了一遍,即我是遭到了刺杀才对一群来历不明的人动手的,但还并未抓到他们,他们就神秘的消失在三里桥客栈,如久木领事的话是真的,那么那群来历不明的刺客也应该受命于日本政府的。

一句话,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有指责日本居心不良的,也有窃窃抱怨我残忍的,总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久木太郎现在的处境是箭在弦不得不发,他力图想向列强证明日本的清白,话题就自然开始向小原真次郎转变。

我一看机会终于来了,现在正可以利用小原真次郎的真实面目和他的那份刺杀我的计划,向列强昭示日本的侵略野心。我深信经此变故,日本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