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法则 第四章  杀了他.我就毕业 第六十六章 没有麻药的手术

pkxu8803 收藏 7 46
导读:丛林法则 第四章  杀了他.我就毕业 第六十六章 没有麻药的手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2/


第六十六章 没有麻药的手术

“相信自己一次,我相信他的警告是真的!对!就去野象谷!”在路上,许杰脑海中始终重复着那个士兵垂死前的警告,最后许杰下定决心,停了下来,在草地上打开地图,快速的自己肩膀上那个gps全球定位系统输入野象谷的具体坐标。

吗啡的药效渐渐的开始丧失,许杰感到了疲劳和困倦。许杰明白这是自己刚才提前透支生命的结果,自己需要休息一下,那颗嵌在自己左手臂上的子弹头随着许杰每一次的运动,哪怕就是最轻微的挪动都钻心的疼。

“狗日的,得想办法把它挖出来。否则自己走不远!”许杰咧着嘴这样想到

“还好,现在已经天黑了,原始丛林的夜晚是危险的,对我,对他们都一样。我想他们不会冒着个险,得找个地方赶紧的疗伤。”许杰仔细的分析说道

许杰摸着黑悄悄的走到一处三面向里凹进的岩壁下,许杰从背包中取出一根荧光棒,单手一拧,靠在岩壁下,岩壁遮挡了光线的向外扩散,这也是许杰最担心的问题,担心黑夜中的光线会将敌人引来。许杰从背包中掏出一支吗啡,一卷绷带和一些棉花,止血粉在刚才的撤离中完全被打散,已经受到了严重的污染,不能用了。许杰沉思了一下,突然从腰部的弹药包中取出一个弹夹,煺下三颗子弹,用牙用力的咬住,用右手使劲的将弹头拔除,小心的将里面的火药集合在一张树叶上。许杰将吗啡快速的注射到自己的身上,深深的吸了口气,那丝丝的快感紧随而来,许杰抓准时机,从刀鞘中抽出自己的军刀,用酒精棉花慢慢的消毒,单手撩起自己的衣袖,露出那可怕的伤口。

说实话,许杰不是第一次受伤,从成为一个军人到现在,许杰身上有很多的伤口,擦伤,破片伤,撞伤,淤伤,但是枪伤许杰说实话还是头一会,尤其是子弹还遗留在里面的枪伤,。伤口并不大,炙热的子弹穿透皮肤的时候的灼伤让伤口附近的皮肤开始卷曲,起皱发黑。许杰明白,这个上必须赶紧处理,否则自己会死在这个地方。

伤口很深,里面充满了已经凝结成块的血块,许杰看不到子弹,但是凭感觉许杰猜想子弹可能在臂骨的下方。

许杰从地上捡起一段木头咬在嘴里,慢慢的举起刀划开自己的伤口

“呜………….”许杰痛苦无声的呻吟着,洁白的牙齿齐齐的没入木头中,额头上那豆大的冷汗渐渐的模糊的许杰的双眼

许杰感觉到自己握刀的手在发抖,割开伤口,原本已经凝固的鲜血再度狂流不止,许杰没多想,右手赶紧擦了擦酒精棉花将拇指和食指慢慢的伸进伤口,在里面快速的摸索着

“狗日的!为什么我就忘了带麻药!”

“该死的麻药!”许杰在心中不断的咒骂着

终于在许杰一番游走后许杰摸到一个硬邦邦,圆锥的金属物。许杰小心的用手指将它试探性的夹住,提起。但是一动,自己只感觉到一阵钻心的剧痛,手一松,那东西掉了下去。许杰几乎是瘫软在岩壁上面,大口的喘着粗气。只见他颤颤抖抖的从上衣口袋中摸出最后的一支吗啡,使劲的按了下去。过度的使用兴奋剂意味着什么,那就是提前燃烧生命,那东西有可能给自己提供最后的动力,也可以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许杰还是想最后赌一把!

吗啡帮助着许杰继续的榨干许杰最后的一丝气力,只间他重新将手指伸进伤口,继续的摸索着,很快有了前一次失败的经验,许杰很快找到了那个弹头。将他快速的提了出来,就在这个时候,伤口的鲜血急涌而出。

“像是伤了动脉了,该死!”许杰望着伤口心急的说道

“狗日的,拼了。说完将地上树叶上的火药整个倒进伤口里,连忙拿起手中的防风打火机。

“叱!啊!!!!!!!!”许杰的右手臂上随即迸发出一团耀眼的火球,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呛人的硝烟味和人肉烧焦后的觉臭味。许杰惨叫一声,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瘫软在地上,陷入昏迷。

许久,许杰慢慢的睁开眼睛。,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胳膊上传来。伤口已经被烧焦,高温烧焦了破损的血管,血是止住了,但是大面积的烧伤所带来的伤痛却时刻的折磨着许杰。许杰用颤抖的右手从地上背包中拿出消炎药粉撒在伤口上面。许杰用嘴紧紧的咬出绷带,在右手的帮助下开始包扎。做完这一切。许杰从急救盒中取出三粒特效抗生素生生的咽下,许杰取出一份单兵口粮,倒了点水在里面,很快里面的化学物质遇水开始发生反映,水被加热很快沸腾,许杰望着眼前自己最喜欢的食物却一点胃口都没有,许杰感到很冷,冷的发慌。但是许杰还是硬着头皮,硬塞下去,因为自己知道自己必须吃东西,自己必须要恢复体力,因为明天自己还有更长的路要走,前面的路充满了危险,甚至说是死亡。不知道自己明天还能不能再次看到太阳。许杰这样想着,说完不由主的靠在岩壁上进入梦想,手中吃了一半的口粮慢慢的垂落在地上……..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那稀疏的林间照射到许杰的脸上的时候,许杰慢慢的睁开双眼

“还好,自己还活着。这比什么都强,吃点东西该上路了。”许杰随即打开一袋压缩饼干干肯起来。左手臂依旧在隐隐作痛但是至少还能动,就是拿不了心爱的丽莎了。

“我的宝贝,你在这里等我,等我以后回来一定接你回家!”许杰将心爱的爱枪小心的分解好装进塑料待中,用军刀挖开一个土坑慢慢的将丽莎放在里面小心的和上土。

虽然不舍得,但是许杰却没有办法,虚弱的身体让他无法携带更多的东西,许杰只携带了一把自卫用的手枪和突击步枪和足够的弹药,当然生存必须的口粮和水,许杰没有抛弃。因为自己知道这些东西在此刻意味着什么,那代表着生命。没有它们,自己绝对走不出这片丛林。关于这一点许杰很明白。

许杰打开定位系统,调出野象谷的卫星地图,野象谷是一条长约5公里的大峡谷,两面都是陡峭的悬崖,只有一个出口,而且出口很窄。从单纯的军事上许杰很容易可以看的出来这是一个伏击自己的绝佳的地点,但是这却又是自己撤离的最佳路线,因为过了野象谷一直往东52公里就是中泰国境线,不走野象谷,许杰就只有饶更远的路冒险渡过满是鳄鱼,的大片沼泽。过走点路许杰不觉得什么,但是背包中只剩下2日量的口粮。许杰认为这样更危险。许杰决定冒险赌上一把。

原始热带丛林里的天气就像三岁小孩的脸一样,说变就变,刚刚还是艳阳高照的大晴天,一转眼就下起了倾盆的大雨,许杰将塑料待紧紧的缠绕在自己的左手的伤口上以免被雨水淋湿

“要是伤口被感染,那就坏了。这该死的天气!”许杰望着越下越大的雨不仅担心的说道

雨越下越大,很快丛林里低洼的地方从四处汇聚来的雨水会聚成一条条欢快的小溪。许杰拖着那虚弱的身体艰难的走在泥泞的山地上,身上的丛林迷彩已经被荆棘划成了丝丝的碎片,许杰的身上到处都充斥着那恐怖的划伤慢慢渗透出来的鲜血还没等它们凝聚成血滴,就被雨水稀释,冲刷干净。被雨水和汗水泡的发白的伤口渐渐的麻木,很快许杰感觉不到那火烧般的刺痛。

原始丛林里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大雨持续了不到半小时就停下了,天空中太阳重新出现,由于下过雨。潮湿的丛林在正午太阳的炙烤下显的格外的闷热。密不透风的丛林里没有一丝的风。此时的许杰只觉得浑身就像是放在火上烤一样,头昏昏沉沉的,看什么东西都觉得一片的模糊。头疼的就像是就要裂开似的,双腿越走越沉重失血过多的许杰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手臂上的伤口开始散发出那难闻的恶臭,许杰心里一恁,自己最担心发生的事还是来了

“伤口被感染了。自己在发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