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国要我免除伊拉克70亿美元债务的真相

去年美国要我免除伊拉克70亿美元的债务,根据解秘的文件,据说当时真实情况是这样的,中美两国元首在湖南邵阳举行绝秘的“宝庆峰会”。胡哥哥与布什会晤时开门见山地说:“俺们的70亿美元比你的700亿还难得,这你得承认吧。现在中国的老百姓都有思想有主见,不好糊弄了,俺也是有很大的难处啊,是吧?”

布什略微点头,神色有些失落,他并不是想贪这几十亿的钱,而是想中国和他站在一起,证明自己打伊拉克是合道义的,是得到大众认可的。要不怎么会有这么多国家来帮助伊拉克,参与重建工作,你看连中国也参与进来了。

“不过既然求到哥哥头上来了,哥哥就给你面子,一切好商量,你先叫你小弟日本仔让俺使唤两天,怎么样?”

“没问题没问题,反正偶又不亏本。”布什满口答应,“一条狗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好,你放心,不玩死他就行了,不过你这狗可凶得很啦。”胡哥哥有点感慨。

那是,呵呵,偶养的,能是一般的狗啊,打狗也得看主人吧。布什兴奋了。

“就怕红了眼连主人也咬。”

唉,布什打开话匣叹道,“以前养它时,准备几桶屎,捏根棍子就够了,不听话吓几句狗日的马上萎,你看就老子扔过它原子弹,年年大兵搞他美女,还不照旧跟着老子屁股后面转。现在肥了,阔了,想当回主子了,那小泉纯一狼,狼子野心,实足的蠢一狼,把他的东东都卖偶这来了不说,现还想进联合国常委班子,要和老子平起平坐搭台唱戏,你说这狗和人能平等吗?妈妈的,要没老子给他撑几十年腰,他牛鸡巴牛?想起来就心里堵啊。像贵国,二战后放他一马,他肥了就恩将仇报,老拜什么社,死人能管活人啊,扯蛋,入口处还第二鸟居,哈哈,不知道第一鸟居在哪。来来来,喝,喝,总有天要办了他。”

“胡哥啊,现在中国一步步发展强大,做事也还公道,名声比偶好,你应该没什么烦心事,过得比偶顺溜吧。”

“哪里哪里,家家有难念的经呀,酒桌上可是实话实说啊.”

“那是那是,敢说出来就是真丈夫。”

“咦,中国的东东你会蛮多啊。”胡哥有点奇了。

“呵呵,不敢当不敢当,以前在大学喜欢上了个贵国的留学生,那个美呀,哎,只可意会。偶耍帅摆吊装酷使阔半年多,都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也许她也有那么一点点动心。可偶女友把偶当偶像,看得紧,不敢将才智以大手笔的方式全部施展出来,怕她知道了闹。你知道的,男人嘛,都是要面子的,特别是偶这种极优秀又绝顶聪明的高干子弟,为了面子、尊严只好无疾而终,实乃平生撼事,所以后面偶每年都会找中文家教,来了解中国的文化风俗,以寄想念之情,相思之苦。后来就喝上了小酒,以此来麻醉偶内心深处那颗需要安慰的脆弱心灵,中国有句话叫“抽刀断水***,借酒就什么来着?”

“是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消愁愁更愁。”

“对,就是这句,哎呀,胡哥啊这话可说到偶心里去啦。消愁愁更愁,失恋嘛,再怎么说也得苦闷几天忧郁一阵,这才象个男人不?本来偶是想做做样子,象征性的自我安慰一下的,可喝上了喉,酒就离不了啦,朦朦胧胧恍惚中又见到了她——偶心中的女神,那感觉真是美呀,一个字——值。所以几十年下来,这愁不见少酒可是上瘾啦,人生在世,吃喝二字,现在就好这口了,但老婆管得太严,不仅派人盯梢,连女儿也被拉拢过去了,以至我多次被抓现成,伤痕累累而心力憔悴,第二天还得强颜欢笑去面对身边的一切……如今只好在戴维营和回农场时偷偷的喝,不敢多喝呀,免得朦胧恍惚中,兴奋过度而露马脚,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胡哥赞道:“生活是如此的不易,你还能坚持原则,真是个有理想的美国青年,难得难得,我代表党和人民对你表示深切的同情和慰问,牛仔老弟你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就冲你这份深情,以后退休了尽可写在自传里,必将是亮丽的重彩华章。”

“呵呵,谢谢谢谢,胡哥所言极是极是,到时偶定以站在历史的高度,从战略的角度出发,高屋建瓴提纲挈领的口述一遍,让几个枪手整理一下,署老子名字就行了,动笔这等小事总不需还要老子来吧?”布什有些飘飘然了,“只是这个序非得请胡哥赏脸,那时偶敢断言,大作一出,必轰动四海,偶的文学成就一定超过鄙人辉煌的政治建树,哈哈,来,干。”

“没问题,那我就希望早日拜读,满上满上。”

“行,哈哈,中国有话叫酒杯一举转怒为喜,酒杯一转旧愁全忘,酒过三巡成了亲人,喝到一斤比亲爹都亲。呵呵今儿个真是高兴,胡哥,有什么事尽管说,兄弟偶也不是浪得虚名白混的,不好意思啊,刚才跑题了,你也知道,说到女人不跑题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偶这种精力充沛又风流倜傥的大角色。你说你说,有啥难念的经?兄弟偶身上,不是吹,偷鸡摸狗加扁人,兄弟绝对是把好手。反正偶有钱有势,不愁找不到狗腿子,再说了就算美国人去打,死的又不是偶家里人,干偶鸟事。”

胡哥叹道:“你看你,就是牛B啊,我没有你钱多,没有你霸蛮,也没有你生活的多姿多彩,肯定就没那么自在不?但你小子就不厚道啦,富了还老想着我家里点东西,连你的狗也惦着俺台湾东海,想骂吧怕你发宝气,抽疯了影响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打吧,你又会叫些狗腿子来当炮灰,太不厚道了,就算我国人多,1比1,可拿我们的人跟你们的狗比,那还是我亏啊,所以这华夏的差也是难办的很呐。大事不说说小的,你看,这段时间俺换了辆专车,功率大了点,老是要加油,油又贵,现在中国呢又紧缺,搞得坐飞机都得省着点,不爽呀。我不爽,人民群众也不爽,人民群众不爽,我这就更不爽啦。”

已喝高了的布什红着脸道,“那是那是,哎,好酒,胡哥够意思,没事毛毛雨啦,台湾的事嘛,这就不要怪偶了,有人陪着笑脸来送骨头,狗都想要了何况人呢?偶不要别人也会要,是吧。你们主要是有叛徒,对,是汉奸,象那小李子就称蠢一狼拜那鸡巴社是可以理解的,他明年还准备过去玩玩。要不这样,偶和偶的狗想进去捞点,也找不到进去的洞呀。油嘛,多的是,伊拉克的油老子迟早要抢光他的,到时分三分之一给你,不,就分一半,这可够意思了吧。但你也得给点回扣——搞点酒来,至少要保证偶的有生之年不能断粮,千万千万注意得走后门,把它当作国家机秘来慎重办理,不要让偶太太和记者知道了,知道就喝不上了,偶还只能眼巴巴的流口水,惨呀。怎么样,成交不?”

历练政坛几十年已是海量的胡哥哥就不用多讲了,直呼痛快痛快来三斤牛肉八碗老酒,你这么够意思俺也绝不含糊,那伊拉克的70亿美元就免啦免啦,来来,口说无凭立字为证。

好,布什昂着头道老子就这驴脾气,冒说的绝对男人的货色,兴头来了谁都不认,打小就说一不二的主,来,我们签字,盖大印。



——宝庆游子 聊叙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