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六十五节 故事

梦游者 收藏 7 257
导读: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六十五节 故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孙中山原计划在菲律宾停留六天时间,在张自强等人的劝说下,他暂时放弃了原定的“菲律宾——南洋——日本——回国”计划。他们提出的理由是:现在流感的疫情严重,健康问题是最重要的。实际上,孙中山选择暂时留在菲律宾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希望能够继续深入了解这里的情况。做为一个出色的政治活动家,他非常清楚:如果有兴趣与这些人合作或者希望取得他们的支持,彻底了解他们将是十分必要的。


在孙中山夫妇到达菲律宾的第六天——1918年5月28日上午9点整,孙中山夫妇应邀旁听了菲律宾议会下议院“关于高等教育和科研机构实行独立管理”的议案表决。政府总理张自强首先介绍了上议院对于本议案的表决情况,并阐述了理由;财政部长李清对与实行这一议案有关的财政方面的影响发表了意见,并得出结论:本议案不会增加政府的任何财政负担;外交部长刘思扬介绍了俄国实行这个制度的情况,以及对保护本国科技人才方面所起的积极作用。


然后,他们接受了议员们的质询。棉兰老自治政府主席费尔南多·米格尔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如果议案得以实行,科研机构和科技人才将在一定程度上脱离政府的控制,会不会对国家的整体计划产生负面影响呢?”张自强回答说:“本议案的主要目的,是要让科学研究更符合其本身的客观规律,减少因为政府不切合实际的计划造成的人才和资源的浪费。但是,他们必须在国家宪法的范围内行事,其它法律也仍然对他们有效,泄密、犯罪以及其它损害国家利益的行为仍将受到惩罚。这也是对政府的一种约束:科学家可以拒绝政府不符合科学规律的行政指令,也有帮助政府制订科学发展规划的义务。这样,可以尽量避免政府的行政失误。”


政府有关部门的成员回答了其它议员的质询以后,下议院议长吕文余宣布投票开始:参加表决的268名议员(总数应该是290名)顺序经过前面放置的两个票箱:所有的投票都是无记名方式。投票完毕,监票人开始打开票箱、现场唱票:这里没有作弊的任何可能。结果在20分钟以后就出来了:赞成177票、反对25票、弃权66票。议长吕文余宣布结果有效,“关于高等教育和科研机构实行独立管理”议案的表决在下议院超过了半数,获得了通过。


会议结束之后,孙中山与下议院议长吕文余和棉兰老自治政府主席费尔南多·米格尔进行了座谈。通过这次座谈他才知道,这里的棉兰老岛和霍洛岛等伊斯兰聚居区,执行的是与马尼拉地区完全不同的土地政策:这里是赎买、那里是没收;这里是温和政策,那里却是暴力革命!按照他的理解,这些人的手段是“对症下药”:反抗的就打倒你、顺从的就让你过好日子!这不也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逻辑吗?


孙中山并不相信米格尔的介绍:他是既得利益者,当然会说政府的好话了——伊斯兰聚居区的现状肯定不是米格尔描述的那样!于是,他向张自强正式提出“考察棉兰老岛和霍洛岛等伊斯兰聚居区”的要求。让他没想到的是:张自强痛快地答应了他的要求,并马上派出了一艘海军鱼雷快艇护送他们前往。与前几天一样,张自强当着孙中山的面吩咐米格尔道:“孙先生可以随意参观任何地方,包括军事禁区。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拦!”当然,除了安全保卫人员以外,仍然没有一个政府官员陪同。


三天以后,孙中山夫妇回到了马尼拉。迎接他的南宫平和刘思扬看着这对神采飞扬、面露喜色的老夫少妻从鱼雷艇上迈着轻快的脚步走下来,不禁会心地相视一笑:看来这对夫妻对此行相当满意,有门儿了!


晚上,张自强、李清、段雨生、刘思扬和南宫平邀请孙中山夫妇来到段雨生住所的小凉亭里吃便饭:露天烧烤。这可是他们的拿手绝活了:在二十一世纪,烧烤虽然在报纸上被贬得一无是处,却始终以顽强的生命力在年轻人中流行着:烧烤加啤酒,外加一盆珍珠汤,曾经风靡了整个北中国!


桌子上,那些吃了激素的牛羊肉被真正的野生山羊肉、小牛肉、野鸡肉和蟒蛇肉等代替了,养殖的海产品被纯野生的海参、鱿鱼、金枪鱼、牡蛎和海螺等所取代,啤酒是青岛英德酿酒有限公司(青岛啤酒厂的前身)出产的青岛牌啤酒,这家企业是1903年由德国酿酒商建立的。


孙中山几乎走遍了世界,却是第一次吃到这种好象是游牧民族风格的烤肉。他十分新奇,一边开怀大嚼,一边赞不绝口:“不错,真不错!”而宋庆龄就惨了:她可是名门淑女、大家闺秀,虽然受的是西方教育,可也不能象这些男人那样不文雅吧?看着她那个斯文模样,刘思扬在旁边可看不惯了:“孙夫人何必拘谨呢?论年龄咱们也差不多嘛,就当是同学聚会好了!象你这样吃下去,晚上回去肯定还得加餐!”


宋庆龄1893年生于上海,今年只有25岁。她1913年毕业于佐治亚州梅肯市威斯里安女子学院文学系。两人于1915年10月25日在东京结婚,孙中山大她26岁。这些人在他们那个时代也见惯了老夫少妻,并没有觉得别扭。听到刘思扬的话,孙中山也对她说道:“刘部长说的对嘛,放开一点儿,又不是正式宴会。”


宋庆龄适应能力也很快:这里的人除了孙中山,确实都跟她的年龄差不多,她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孙中山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对张自强说:“张总理年少有为呀!此次棉兰老之行,孙文受益斐浅啊!不论是百姓生活还是宗教政策都不错,执行的更好!”消灭了奴隶制度,穷苦的伊斯兰教徒们爆发出了惊人的活力,那里是一片繁忙的景象:到处都是田里忙碌的人群和正在建设的工厂,和平宗教理念也开始深入人心。他还应邀到宿务岛的椰油大王吕文余家做客,受到了那里华人的热情接待。


张自强十分谦虚地说道:“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啊,都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这些都算不上什么,只是一个试验而已。究竟效果如何,还要等几年再看。然后,再根据具体情况,把不足的地方继续改进。”


啤酒也是酒,几个人边说边喝,很快就有些微醺了。南宫平借着酒劲说道:“在国内,先生就问过我的出身来历。当时我也是没办法呀......”他指着段雨生说道:“他们让我保密,不让我说!现在先生已经来了,还是你们自己对先生说吧!总搞得神神秘秘的干啥?也没有啥见不得人的......”


段雨生急忙说道:“南宫平你喝醉了吧?瞎说什么呢?”他回头对孙中山解释道:“他不胜酒力,先生一定知道的,您别介意啊!”南宫平在孙中山身边待了近1年,孙中山当然知道他没有酒量——他不知道的是:南宫平那时候没有办法,怕喝酒误事,只好把“一喝就脸红”当做借口来推脱。其实,他喝个半斤8两的啥事也没有。这些都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俗话说,酒后吐真言嘛......


孙中山现在非常清醒,但是听段雨生的意思,明显是不愿意告诉他。虽然他非常想知道,可也不好直接问。宋庆龄不愧是他的贤内助,她深知丈夫的心思,于是用非常随意的口气问道:“各位都是少年英雄,英雄不怕出身低嘛,有啥不好说的呀?大家闲来无事,就当是讲个故事嘛。我从小就最爱听故事啦!”


南宫平继续发挥:“就是嘛!孙夫人说的在理!我都憋了快1年了,先生跟夫人又不是外人,以后还要在一起共事呢,这样多没诚意呀!......唉......”段雨生急忙从底下踢了他一脚,南宫平马上就不说了。


李清装模做样地跟张自强低声商量了几句,然后对孙中山夫妇说道:“不是我们有意隐瞒,我们是有苦衷的。第一,我们曾经发过誓:不跟任何人讲我们的真实来历,现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人知道。第二,我们即使是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肯定会说我们是瞎编的。这第三嘛......这个......先生与我们的关系......”


张自强接了过来,对正在聚精会神听着李清说话的孙中山说道:“你也不用吞吞吐吐的了!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索性就对孙先生直接说明了吧:从我们占领菲律宾的那一天起,我们的目标就不仅是这个弹丸之地,而是要重振我中华雄威!我们打日本、收远东、在菲律宾搞各种改革和试验,都是为了最终实现这个目标而做的准备。纵观国内群雄,只有先生的主张与我们的理想最接近,还有先生一心为国、不谋私利的为人也让我们佩服。我们大家在1年之前就决定与先生合作,共同实现振兴中华的理想。所以我们才把南宫平派到先生那里。”


李清接着说道:“我们大家都是炎黄子孙,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同胞自相残杀。所以我们既没有进入国内,也没有出兵帮助先生的护法行动,还请先生见谅啊!不要说自己的同胞,即使是禽兽不如的日本人,我们也没有赶尽杀绝,而是遵照我们祖先的教导——上天有好生之德,放了他们一条生路。”


孙中山接道:“李先生不可一概而论,日本人里面也有同情和支持我中华革命的人!”李清回答说:“这个我也知道,但是日本人灭亡我中华之企图,从甲午战争时期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辛丑条约、日俄战争、侵占我东三省和山东、杀我同胞、掠我国土、支持国内军阀打内战,日本亡我之心不死啊!所以,只有日本才是我们将来的死敌!”孙中山无话可说了:虽然日本是他的根据地、他在日本也有许多支持者,但是李清说的都是事实,他无可反驳。


一直没有吭声的刘思扬这时候悠然说道:“国家之间讲的是利益。因为先生的革命还没有触及日本在华的利益,所以它们就没有反对。但是,只要中国想强盛,与日本、英法甚至美国和俄国发生利益冲突都是必然的结果!我相信先生是知道这些的,思扬班门弄斧了。”因为孙中山的实力距离与列强对抗还相差太远,他还真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些问题:在他领导的革命中,对于列强的政策就是两个字:忍、让。而菲律宾是有实力与列强平起平坐的,他们可从来没有过孙中山“忍让”的想法。


看到孙中山有些尴尬,张自强岔开了话题:“近日,先生几乎是全面地考察了我们这里的各个方面,我们也从来没有对先生隐瞒的意思。我们都是年轻人,需要如先生这样的前辈来领路啊!请先生考虑。”


孙中山喝了一口酒,说道:“孙某为国为民之心,苍天可鉴!孙文一不图名,二不图利,只为我中华屡屡受人欺凌,海外同胞也屡受他人歧视,我咽不下这口恶气!若能在孙某此生亲眼见到国家强盛,孙某即便粉身碎骨,也能含笑九泉了!而国内之武人,却只知争利,毫无救国之心,荼毒百姓、贻害国家甚矣哉!我孙文被骗是小,救国无望是大也!”他抄起酒瓶子,一饮而尽,然后颓然坐在了椅子里。


刘思扬悠然说道:“先生之心,我等深知矣。然先生欲借军阀之力,却无异与虎谋皮,绝无成功之望!我等小子之盼先生,如禾苗之盼雨露、久旱之盼甘霖也!还望先生切莫推脱。”孙中山沉思片刻,慨然应道:“罢了,我这把老骨头就交给尔等了!”


几个人闻听此言都面露喜色,张自强说道:“先生此言差矣!第一,先生正当壮年,非‘老骨头’也。第二,先生并非‘交给’我等小辈,而是我们互相‘精诚团结’、取长补短,为振兴中华而共同奋斗!”孙中山点头说道:“尔等年纪不大,却志向高远、气度不凡,治国有方、心怀仁义,有胆有识而知大义、无畏无惧而知进退,与尔等相比,孙某老朽了!”这下几个人可傻了:偶尔说几句文言文还可以,象这种骈四骊六的长篇大论,他们只有背别人的东西来应付了。南宫平于是说道:“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先......”旁边的刘思扬急忙捅了他一下,然后说道:“帅哥醉了,在胡言乱语。先生还没老呢,也不穷嘛!”孙中山哈哈大笑:“南宫所言极是:就应该有古人这种志气!匹夫可以夺其帅,但不可以夺其志啊!”刘思扬的脸红了:原来是这个意思啊。我还以为帅哥错了呢......


张自强岔开话题说道:“既然先生应允,那以后我们就是同志了。我们商量过,若先生答应加盟,我们将把来历对先生坦诚相告。但是,兹事体大,还望先生夫人一定严守秘密,绝不可对任何人提起。请先生夫人立誓!”孙中山见张自强如此慎重,也肃然说道:“张总理,若确有不便,不讲也无妨。只要我们志同道合,求大同而存小异也未为不可。”


张自强这下放心了:原来不告诉你也行啊!他继续说道:“先生差矣。君子相交,贵在知心。如我等对先生隐瞒,则殊无诚意。然我等曾立过重誓,有些事情还是不能明言,望先生见谅啊。”孙中山点头答应,并与宋庆龄立誓:永不泄露秘密。那个时候的中国人,对誓言还是相当重视的——就是不知道对他们这对留学国外的夫妻是否起作用了。


“思扬口才最好,还是由他来说吧。”张自强说完,左手抄起一串蟒蛇肉、右手拿起一杯啤酒坐在了椅子上,孙中山夫妇则是端坐静听。刘思扬从铁签子上咬下一块肉嚼着,脸上却露出一付陷入回忆的深思样子——他的表演天才的确不俗!


“华人移民美国开始于十九世纪中期。从1854年到1882年,大约有三十万中国劳工进入美国,参与美国西部铁路的修建,这些历史孙先生是清楚的。”孙中山点点头。


“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来到美国西部的中国劳工除修建铁路外,一般从事的多是贱活,洗衣是早期华人移民最典型的职业。但这段时间恰值西部的开发期,美国人正忙着淘金发迹,自然欢迎这些乐意担当笨贱工作的社会新成员。这一时期的美国公众对华人移民表现出高高在上的和善态度,称华人是加利福尼亚的模范移民。在他们心目中,中国人勤俭、容易相处、尊纪守法。


但是,所有这些到了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却发生了巨大的转折。随着西部经济前景的黯淡,美国人纷纷煽动白人劳工的情绪,华人劳工一变而成为威胁美国白人生计的邪恶势力。美国公众由此逐渐开始解除华人的工作机会,对他们表现出极大的敌意。在恶劣的经济条件下,少数华人移民铤而走险,走上犯罪道路。有的加入黑社会,在北美的唐人街从事有组织的犯罪活动。


就这样,华人在美国公众中的印象恶化起来,一些刻板化的描述纷至沓来:阴险狡诈、行动诡秘、诡计多端、欺骗成性、肮脏不堪、缺乏道德。……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反华浪潮四起,舆论界也紧旗密鼓,大肆制造“黄祸论”。美国国会于1882年通过了排华法案。”孙中山抬起了头,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他这不是讲历史吗?刘思扬又拿起一串烤肉,咬了一口才继续说道:“我们就是那些中国劳工的后代。排华法案通过以后,我们的父辈们已经无法在美国社会生存,回乡又没有钱买船票。于是,他们开始计划在旧金山抢一条大船,返回祖国。”这与历史是相符合的:十九世纪末的旧金山是华人黑社会势力最强大的时期,连警察都不敢得罪他们。


刘思扬继续叙述道:“他们劫船三条、有5百余人上船东归,其中妇孺儿童就占了一半。可是,因为驾驶者不精通航海,船在海洋里遭遇了风暴。其中两条不知所综,一条被风暴吹到了一个荒岛之上,船上活着的人有近200人。三天之后,因为饥饿和疾病,只剩下了160人,最大的24岁,最小的只有3岁......那一年是1901年。”宋庆龄问道:“就是你们吧?”刘思扬点头,看了旁边沉默着配合他的伙伴们一眼,继续悠然说道:“就在我们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出去找食物的几个人回来了,把我们带进了一个巨大的山洞里......”在刘思扬的叙述下,神奇的石钟乳救活了他们的性命、巨大的地宫里发现了有数不尽的“武功秘笈”:天文、地理、武器制造、国家制度、民族冲突、包罗万象的科学著作......


刘思扬那如同穿越时空般的声音仍然回荡在孙中山夫妇的耳边:“我们在里面自由选择自己喜爱的东西,学习了16年,食物就是那里的石钟乳,其中5个人因为科学实验事故身亡。16年后,也就是去年,按照书里提示的时间,我们剩下的155个兄弟乘坐造好的潜水船离开了那里,远远地看着整个小岛沉入了海底......”宋庆龄问道:“那些书呢?你们带出来了吗?”刘思扬摇头说道:“那些东西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书,而是......就象现在的电影一样,不过只有椅子面那么大,都嵌在石头里,只能看,根本就拿不出来。我们只带走了一些能拿走的东西,以后你们会见到的。”刘思扬心想:反正岛已经沉了。没有证据,我编啥是啥!


孙中山问道:“那些东西是什么人建造的呢?”张自强回答到:“不知道。我们在那里探询了16年,没有找到任何活人或者尸骨。他们自称是一群离世之人,只在洞壁上刻了几个字‘留待有缘、福祸由天’。那里记录的东西使用了几乎所有地球上的文字:汉文、英文、俄文、拉丁文......甚至还有古印加文,我们只会汉文和英文。那里没有纸和笔,也无法记录,只有记在脑子里。”这位更绝:没有供词!


看着向往之中的孙中山夫妇,李清继续说道:“我们出来以后,才知道我们学习的东西比现在世界上的科学要先进得多。但是,可以肯定那些东西仍然是从世界的文明里发展出来的,那些人应该是一群离世的科学家。其中有些东西类似于中国的‘奇门遁甲’或者国外的‘预言’,里面描述了未来世界的发展历程甚至是重大事件。我们本来将信将疑,但是一年多来,却不幸几乎全部应验了,比如现在的世界大战、俄国革命和大瘟疫......”他倒能提前打埋伏: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都是书里的预言,爱信不信吧!


孙中山问道:“那......他们是怎样预言以后的呢?”张自强说道:“没有明确的说法,只说二十年以后还将发生一次世界大战,仍然将在欧洲爆发。中国也将生灵涂炭,罪魁祸首就是日本。经此一战,中国虽然一统,百年之内却始终受制于人。”他说的倒是实话。


张自强继续说道:“我们大致的经历就是这样的。非常离奇,但却是事实。我们知道,即使说出来也没人相信。而且,还有可能引发小人的贪念、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们决定永远保守这个秘密。”


孙中山又问道:“你们是用什么武器俘虏美国战舰的呢?”张自强回答:“一种潜水衣和一种能让人昏迷的麻醉弹。”孙中山这才恍然大悟。他又追问道:“那日本舰队呢?”


南宫平故意醉醺醺地回答道:“肯定是用老陈搞的那个千里眼和追踪鱼雷!”张自强尴尬地点头:“南宫小子猜对了。那是一种能在几十公里外发现目标的仪器,鱼雷可以自动跟踪目标,随着目标的移动而转向。还有一种武器,就是增程炮弹,比现在的炮弹远了5公里。”南宫平的插言终于让孙中山相信了他们的话:一个喝醉了的人,说出来的话当然可信度更高一点。


宋庆龄这时候却突然说道:“你们的经历,不是跟《神秘岛》一样吗?”此时,正是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的科幻作品盛行的时候。刘思扬心里一激灵:他还真借鉴了凡尔纳的故事,不过更多的是后世盛行的武侠小说里的东西。他故意悠然说道:“什么岛?那个岛在哪里呀?难道还有跟我们一样经历的人?”


宋庆龄急忙解释,并给他们讲了《神秘岛》的故事梗概。张自强他们都露出了神往的神色:“这位作家真是天才呀!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他!”宋庆龄咯咯笑道:“儒勒·凡尔纳已经去世十多年了,张总理见不到他喽!”


他们于是开始听宋庆龄讲述凡尔纳的其它作品:《八十天环游地球》、《海底两万里》、《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气球上的五星期》......


大家听着宋庆龄的讲述,随着劈啪做响的炭火、肉串和啤酒,沉浸在了虚幻之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