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一章江湖路 第九节游侠改当山大王

ddtt 收藏 30 5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虽然说山东响马名气大团伙也多,可是山东人多地少山区多,行动起来不方便,众人也都没去过山东对那地形不熟悉,所以可以选择的就是往西走,去人口稍微稀少的陕西发展。

由山西去陕西就不一样,钱瑞是陕西人,他可以当个好向导。另外自古关中多土匪,各个山头不下百座,也是行侠仗义的少欺压百姓的多,以前钱瑞一个人势单力孤这次回来到可以用自己的情报做大买卖,他对本地的土匪恶霸地主太了解了,大家一起动手就能发横财。

张学义的队伍走晋南扫荡了一圈吃掉不少小股土匪,缴获了不少枪支弹药,那会枪就是钱子弹就是胆,路上只要遇到能买子弹的他们都多多的买,甚至拿缴获的枪换子弹,即使吃点亏也必须换,因为冲锋枪和机枪的数量多,消耗子弹很厉害,不多搞点子弹那是找倒霉。


张学义的胡子队陕西东南部遇到一支强敌,他们在路上走的就被一群本地土匪伏击了,两股土匪接上火枪声大做,精明的张学义带人抢占小山包建立了防线,张学义、张顺、张忠、钱瑞四个人卧倒隐蔽后拿毛瑟步枪打,步枪打一下拉一下枪栓,可越打土匪越多,他们干脆丢下步枪,土匪冲的更近他们手榴弹盒子炮一起打,人家土匪后队人马一上来他们几个人就架不住,张学义一看不行马上换枪,他们三个男的架起ZB26轻机枪扫射不断靠近的土匪,机枪是张大帅活的时候送给张学义玩的,正好用在凶狠的土匪身上。

第一次参加这么大规模战斗的莲儿也没用手枪,她先用钱瑞的晋造大口径M1921冲锋枪,打光子弹来不及换,拿起张学义他们放在一旁的三支压满子弹的伯格曼冲锋枪继续打,连着换了四支枪持续扫射才把土匪最猛烈的冲锋打下去,他们几个人的胳膊肩膀基本全挂了彩,这是出道以来最艰苦的一战,土匪好几百号,骑马的就不少,不过枪法不怎么地硬是没打败这几个人。

土匪冲锋停止的时候莲儿把四支冲锋枪的子弹换好,又帮着机枪空弹匣内压满子弹,还有个别土匪小规模向山头渗透被他们几个拿手榴弹炸了回去。


刚进入陕西闯荡的刘二才和红玉听到枪声就知道前边出了事儿,使劲打马往过赶,一到地方就看明白了,这里正打群仗,人多欺负人少,刘二才平生最恨这个,这让他想起来见过的恶霸地主少爷们带着几十号打手在街上欺负身单力孤的人,他催着疲惫的战马端冲锋枪兜着土匪的屁股就冲了过去,把土匪的后队一下冲散,还连续用川造M1921冲锋枪击毙了十几个土匪手,他老婆也不差,拽出两支盒子炮就冲进土匪堆里打,又快又准的子弹把土匪打倒十几个。

“快看,山下有人帮我们。”张顺放下手里的机枪,现在几个弹匣全部打空,他没工夫往弹匣里压子弹,拿起毛瑟步枪瞄准山下的土匪尽量快一些射出子弹,土匪刚从隐蔽处把头伸出来眉心上就中了一枪,栽倒后就不动,山下的土匪看这枪法真他妈的厉害,刚才是枪打的猛这回是准,这可足够让人害怕,土匪不敢冲打算跑掉。

张学义他们几个端着毛瑟步枪准确的把子弹送进敌人的脑袋里,土匪被前后夹击基本没跑几个,大部分全被他们七个人击毙。


战斗结束后张学义来到山下,见到刘二才和红玉,他很感激两人出手相救,先作揖然后客气的说:“多谢两位英雄出手相救,我终身不会忘两位的救命之恩。”

“说这个做啥,出来闯荡谁敢说一辈子不用人帮忙,谁没有个马高蹬断的时候呢?我也看不习惯这些人多欺负人少,好了不说这个,我听兄弟口音像东北的吧?”刘二才知道要要投奔的人就是东北人,所以见了东北人就打听。

“我老家是奉天西边的,你都听出来我是东北人,兄弟是四川人吧?”张学义把自己胳膊上的伤包扎了一下陪着他们说话。

“那我打听个人,东北有游侠叫张学义,专杀恶霸地主土匪,那可是真英雄,不知道你们认识不。”刘二才问完,张学义哈哈一笑,“什么英雄,只是看不惯人欺负人出手帮帮而已,在下就是张学义。”

“啊?”刘二才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日思夜想的英雄站在自己眼前,他以为是做梦就揉了揉眼睛,“这是真的么?”

“全中国这么多人谁玩命的打恶人?”张学义看着周围的土匪尸体。

刘二才扫了一眼漫山遍野的土匪尸体,“张少侠,我可找到你了,我早想投奔你跟你一起干。”

“那我举双手欢迎,你不想参加我还打算拉你,你马骑的好枪打的准,你的本事可是世上少有的,来我给你引见一下。”说着张学义把自己的朋友同伙介绍给刘二才,刘二才见了众人一一问好,他也把自己的老婆红玉介绍给大家。


大家聊了几句开始打扫战场,缴获的枪很多,马车上根本装不下,他们都挑选膛线旧的枪,堆积起来找来柴全架起来点火烧起来,还从马车找出铁铲挖了一个巨大的坑,把土匪的尸体全埋了进去,如果不埋了放在路边的确不好。

忙完这些以后天也晚了,大家伙围坐在篝火旁休息,张学义喝着葫芦里的酒说:“他们败走的时候谁看清楚他们走那条路?”

钱瑞抱着单筒望远镜说:“他们的山头我来过,明天我们就打上山去,道路我熟悉。”

“大家好好休息,明天我们上山。”张学义把自己的M1911手枪擦的很亮,今天打急了眼他把大帅给他最好的枪都用上。


天一亮张学义安排大家吃过早饭准备进山,因为钱瑞熟悉这里,所以攻打山头不难,张学义让莲儿、刘二才、红玉留守,其他几个人收拾好东西准备走。

“横把,让我看家不好吧,就让她们守着,我老婆可是有两下子的,我在这里她发挥不出来。”刘二才不想留下主动要求走。

“好,两位女侠在这,我们进山。”张学义说完就骑马下了他们住的小山包,后边跟着张顺他们四个人,五个人都骑马,还把机枪、冲锋枪带上,手枪都每人带最少两支。

张学义一行人顺山路上了山,山门的哨兵吓的飞跑进山报告,因为昨天的战斗激烈,山上的土匪能打的全战死,留下十几个全是老弱病残和病号,昨天战斗中几个小头目全被打死只剩大当家一个人。

报事的说那几个人又来了大当家吓的脸色发白,他从椅子上起来,徒步走到山门前,他提了提气抖胆喊道:“来者何人?”

张学义大喊一声:“昨天杀你们手下的就是我,赶快开门,否则机枪伺候。”

“有话好说,别打,别打。”土匪头知道抵挡不住只好说好的,自古就如此成者王侯败者贼,现在嘴硬就挨一枪,守也守不住,只好开门谈判,让人家打进来那就不好办。

张学义带人顺利进了山寨,“昨天开打是你我撞上了擦枪走火,都是误会,咱们把误会弄清楚了也就没什么事。”其实这是烟幕弹,那有误会,张学义早知道这群土匪不干好事,这么说是稳住他好收拾他。

“好。”土匪头因为失去了队伍没了往日的威风,他是见识过对手的能力的,几百人都打不过不到十个人,人家枪好,枪打的准自己惹不起。

张学义等他的人集合整齐了给自己人使了个眼色让自己把他们的枪全下了,才专入正题审问土匪“你自己说,为什么欺负穷人,我听说你还抢山下人家的女儿当小老婆,可有此事?”。

“是的,是小人一时糊涂。”土匪头现在想估计没事了,认就认吧,估计他不会打自己。

“大哥后山找到个囚犯,是他们自己监牢里的。”钱瑞把一个留满大胡子的人带过来,绑绳给去了,大胡子对土匪头说:“你他妈的也有今天,没了队伍你威风个球。”

“他不是个东西,他抢良家妇女,我去劝说,他不但不听还灭了我的队伍把我抓起来,我也是土匪,可我见不得他这样的人。”大胡子一说张学义明白了,看来钱瑞说的一点没错,这群土匪是绿林败类。

张学义听完从腰上把东洋刀拽出来,举刀就把土匪头儿给砍死,然后一连把十几个土匪也砍下脑袋,然后转回身他问大胡子:“兄台,我给你出了这口气,你的气儿也出了,你走吧。”

“我先谢谢你救我,以后干脆以后跟着你算了,反正我的队伍也没了。”大胡子说完看着张学义,希望他可以答应。

张学义不知道他本事大小,但知道他品格不错,他是劝这个山头的头目才遭了罪的,反正人不坏就收了吧,他问大胡子:“你叫什么名字?”

“报号大胡子,出来混一直用这个号。”

“很好记么,你知道山上他们抢来的东西都放那?”张学义想捞点东西补充一下自己。

“以前我来过这山,仓库我知道。”大胡子带领众人去后边找东西,粮食衣服他们倒不稀罕,只需要补充子弹和金银,他们还把原来匪首住的地方给地毯式搜索了一遍,搞了几百块大洋还有一些金元宝金条以及抢劫来的首饰珠宝等东西,这可够过年用的。


他们在山寨里转了一圈张学义发现有不少房子锁着门,他砸开门一看,还有土匪抓住的不少妇女,他狠透了干这事儿的土匪,他把被抓上上的妇女打算放走,向她们说明山上的土匪已经被他全杀光,被抓到山上的妇女马上跑得没剩下几个。不过也有不愿意走的,张学义问几个妇女:“你们怎么不回家去?”

其中一个回答:“家里人都被山上的土匪打死,下了山也没法生活。”

张学义点点头,“那你们留在山上,各自收拾出几间房子自己住,你们就给我厨子,你们愿意么?”

几个被抓上山的妇女十分感激,张学义心想也不能带他们出去闯荡,现在天冷了不适合出去不如就在这里过冬。

张学义回到前山把自己的打算一说大家都同意,都是跑江湖跑累了的人,都想安定的过个冬天,张学义派人去山下把另外两个同伴接上山,就在山上猫冬天。山上有粮食,土匪们还养了不少抢来的家禽家畜,足够他们好好过个年的。


生活稳定下来以后钱瑞整天跟在莲儿后边,她去那他就跟着去那,跟起来没完了,大家也都不说,都知道这俩人都自由恋爱呢。张学义整天除了吃喝就是练武,没事就在院子里活动活动,他怕自己的身体废了,眼看快要到腊月他就呆不住。每天吃好喝又自在,大伙乐得在这里过这样的日子,张学义自己家里有老娘还有老婆,他很想家,想回家过个年。

张学义把自己的打算告诉大家,向大家告假,把队伍交给张忠他就打点东西上路。他长枪、盒子炮都不拿,只带自己的两支M1911手枪作为防身武器,独自回去探亲。


张学义到了家的时候已经过年了,他站在院子里看着自己家,院子里收拾的非常整齐,张学义跳下马把马拴好就进了屋子,老娘和翠儿正在厨房里做好吃的,翠儿见他回来马上就哭了。

张学义的娘说:“快脱了衣服暖和缓和。”说完去就去给儿子弄热汤。

没一会工夫回来老太太看翠儿还坐那哭,就说:“他不在你也哭,他回来还哭,学义你也不和你媳妇主动说句话?”说完老太太继续做饭去,给孩子多留点时间说话。

张学义抱着老婆翠儿问:“别哭拉,我这不是在你眼前么?”他亲了下翠儿,帮她擦擦眼泪,“我不在的时候都怎么过来的?”

“娘教我打猎,我都会使枪,是我要学的,我说我要会骑马打枪就能和你一起出去闯荡,娘就教我了。”

“我老婆这么好呀,要陪我一起出去闯荡,那咱娘谁来照顾呢?”张学义有点为难。

“你在多请几个仆人不就行了,咱娘说想去大城市里住住,可你和小六子闹翻了奉天是去不成,知道你不喜欢那地方。”翠儿很喜欢被他抱着,自己总算把他盼回来了,真希望他要不不走要不带自己一起走。

“这次回来我就是接你们的,我在陕西建了个新家,还有仆人,去跟我享福吧。”

“那我们多会搬家呢?”

“过了元宵节走吧。”

“我听收音机,里边说小六子投靠老蒋,全国都庆祝国家统一。”翠儿在乡下经常看不到报纸,了解外边全靠收音机,这还是大帅生前送给张学义的生日礼物。

“是么?”张学义放下茶杯,他估计小六子这么做是吓鬼子,让鬼子知道他有了新后台,这么做是为了自保吧,恐怕不是为大帅报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