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四十 党员干部

梅戈 收藏 2 24
导读: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四十 党员干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苗时正看山下对自己很重视,什么事都和自己商量,心里不知道怎么美好了,他很快给山下出了一个主意:“太君,土八路和老百姓们不可能把那些粮食全都随身背着,我看他们一定是把粮食什么的都埋起来,而且这粮食肯定不会埋到荒郊野外,一定是埋在他们的家里。我看咱们这么办,这埋粮的地方肯定得挖土,这新挖土的地方那土一定塇,咱们找些铁钎子到处探探,那土塇软的地方十之八九就是埋粮食的地方!”

山下听完苗时正的话顿时笑了,他用拳头轻轻捶了一下苗时正的肩头笑着道:“苗桑,你的聪明大大的,大大的良心好!皇军不会亏待你!”

苗时正点头哈腰道:“卑职愿为皇军、愿为天皇陛下效劳!”

山下哈哈笑着,命令饭野立刻回城到仓库里去取铁钎子,他和苗时正则带着日、伪军继续在周围各村搜捕八路军和村干部,准备等饭野一回来就开始搜找粮食。


鬼子们的扫荡一开始,早就做好准备的老乡们就在村干部们的组织下,带着干粮和水躲进了庄稼地,但此时能藏人的庄稼地还不多,大家只好在村干部们的组织下尽量往远离村庄和公路的庄稼地深处藏,恐惧惊慌担心笼罩在老乡们的头上。

周淑芬带着赵翠兰等几名妇女积极分子配合着村干部们努力安抚着惊慌中的乡亲们,时近黄昏,到处是枪声,周围的村庄全在冒着黑烟。周老汉带着一家人躲在一片豆子地里,看着周围滚滚的黑烟,听着不绝于耳的枪声,老汉骂道:“烧吧!杀吧!总有俺们收拾你们的一天,看你们还能猖狂几天?”

周老汉家的二儿媳才做完月子没几天,身子还虚,她抱着新生的婴儿使劲地搂着,眼里流露出无限的惊恐,嘴里喃喃道:“这要真在庄稼地里躲上好多天,大人受的了,可孩子受的了吗?这担惊受怕的日子哪天才能到头儿啊?!”

周淑芬正忙前忙后地安抚着众人,听她在那里不停地絮叨生怕她受不了这刺激,忙跑过来笑着安慰道:“二嫂,刚才俺听梁书记说,鬼子们虽然来的挺凶,但人数并不是很多,等他们从咱们这里过去了,咱们就回村去,你放心照顾好我侄子吧!”

周老汉的二儿子周二蛋坐在一边嘴里叼着烟袋不满地说道:“鬼子来了你就害怕,可春上队伍上要人俺要去你又死活拦着不叫去,这鬼子不打能自己走吗?这回战事结束了,说什么俺也不听你的,要不去参加八路军的大部队,要不就去找万喜到县大队去,不能总是这么着两手空空地让敌人追着跑!”

二蛋媳妇听二蛋又埋怨自己没让他去当兵的事,有些伤心地哭泣道:“俺那不也是为你好?!你又不是没听说,麦收时县大队死了小一百人,你要真是去了有了个三长两短,俺娘儿几个可怎么过啊?”说着,她又伤心地哭起来。

二蛋还想说几句,周淑芬向他使了个眼色,他把嘴闭上了,心想:“甭管你怎么拦着,这回有机会,俺这兵算是当定了,谁拦着也不成!”

周淑芬看二蛋媳妇哭的很伤心就劝慰道:“二嫂,俺二哥当兵的事以后再说,这事也不是他说去就能去的,现在咱们大家应当好好想想怎么才能更好地活下去,你呢?别的先别管,好好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别委曲着孩子!俺二哥的事,等打完这一仗咱们再说好不好?”

这时新生的婴儿醒了,哭着要吃奶,二蛋媳妇边喂孩子边低声哭泣着:“苦命的孩儿,你怎么偏偏选在这个时候出生呢?让俺这做娘的怎么办呢?”

二蛋一听媳妇絮叨起没完,又想发火,周淑芬忙把他拉到一边,小声道:“二哥,现在这么种情况,你就不能少说两句?让二嫂唠叨两句又怎么了?”

二蛋眉头一皱道:“你听听她那话,要多落后有多落后,这日你不抗我不抗,那日本鬼子能自己回家去?整天唠叨起没完,这回这兵俺是当定了,俺爹拦着都不行!”

周老汉坐在一边听着二儿子的话,有些生气道:“打鬼子的事,你爹什么时候拦过你,春上部队要人,还不是你两口子自己嘀咕的?现在又把你爹扯出来了,亏心不亏心?”

二蛋臊红了脸,蹲下身子没说话,周淑芬忙对周老汉笑着道:“大伯,俺二哥不是那意思,他是在表决心呢!您别误会!”

周老汉应了一句道:“俺明白!俺的意思是,男人做事要有个主心骨,别什么都听老娘儿们的!男子汉大丈夫,该给国家出力的时候得给国家出力,别总找借口!”

周淑芬一乐道:“是,是!有时间俺会劝劝俺二嫂,不让她总扯俺二哥的后腿!”

周老汉说了句:“应当!”又点着一袋烟,眼睛注视起远处的村庄来。

周淑芬又说了二蛋一句:“现在先把眼前的难关过了再说别的,先别和二嫂吵,等扫荡完了咱们一起做二嫂的工作,最不济也让你去村里当个民兵!”

二蛋嘟囔了一句:“当民兵有啥意思?那鸟枪大刀哪有钢枪使着过瘾?”

周淑芬看他没什么事了,又翻回身来看二蛋媳妇。小孩子吃了奶,在枪炮声中又睡了,周淑芬摸了摸小孩子的红脸蛋,笑着道:“多可爱的小孩儿啊?!这脸红的可爱!”

二蛋媳妇此时已经不哭了,看着怀里的孩子发呆。周淑芬坐在她身边道:“二嫂,你嫁给俺二哥也有几年了,他那脾气你还不知道?宁脾气犯上来,八头牛都拉不回来,你何苦总和他钉是钉铆是铆?气坏了身子还不是自己受罪?”

二蛋媳妇鼻子一酸又要哭,道:“俺还不是为他好?这打仗是闹着玩儿的吗?麦收时咱村死的那俩民兵,那情景多惨啊?!现在想着俺还心惊肉跳的!”

周淑芬怕这事说起来又是没完没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安抚照顾好众人,让群众别受或少受损失,所以她急忙道:“二嫂,其他事咱们以后再说,你现在可千万多保重,照顾好俺小侄,其他的事咱们以后再说!”

二蛋媳妇握着周淑芬的手道:“妹子,你是好人,俺听你的,你说咋办就咋办!”

周淑芬冲着二蛋媳妇微笑道:“啥好人不好人的?咱们听共产党毛主席的准没错儿!”

二蛋媳妇接着道:“你们在街上常说的那些道理俺听着也是那么个理儿,可轮到咱自己头上,俺是真舍不得你二哥!妹子,你可别笑话俺!”

周淑芬又笑着安慰了她几句,蔡永柱跑过来道:“周主任,梁书记找你过去,有事情和你商量!叫你快去!”

周淑芬赶忙答应了一声,和二蛋媳妇告了别,跟着蔡永柱跑到梁方启那里。

周淑芬跑到梁方启那里一看,村干部和几个党员都在,民兵和积极分子们也聚集了不少,大家都露出焦急的神色,她急忙问道:“梁书记,咋啦?出什么事啦?!”

梁方启指着周围道:“据派出去的民兵侦察回来报告,鬼子们正四面派兵,准备把这里包围起来,想把咱们全圈回村去,然后再挨个抓人绑壮丁。现在东面和北面的敌人基本已布置到位,只有西面和南面才拉起警戒线,西面离县城太近,咱们不能去,所以只有南面可以突出去,刚才大伙儿商量了一下,准备这么安排:我和肖队长带大部分民兵先在南面敌人的警戒线上撕开一条口子,然后由你们几位村干部和党员、积极分子们组织掩护乡亲们随后突围,谢村长带几个人殿后,你有什么意见没有?!”

周淑芬听完马上道:“没有,但我能参加你们的行动吗?俺也会打枪的!”

梁方启看着马上就要黑下来的天道:“下次吧!现在你赶紧和大家一起去组织群众,记住,这片地里还有其他村的不少群众,咱们要优先让他们突出去,尽量减少他们的损失,咱们村里的如果有意见要尽量说服!”

“是!”周淑芬和村干部们齐声答道。

听见鬼子们快把这里包围了,老乡们全慌乱起来,呼儿唤女、找爹寻娘的,大家伙儿是乱作一团,村干部、党员、积极分子们极力安抚着人们,梁方启和肖顺则带着几名民兵向南面敌人的警戒线摸去,夜慢慢地黑下来。

走了几里地,民兵们逐渐接近了敌人的警戒线。鬼子和治安军的大部队还没开上来,只有一小队治安军担任着警戒。

梁方启和肖顺借着朦胧的月色看了看,由于人数不够,治安军的警戒线拉的很松散,每个人之间隔的距离都有一、两百米,他俩互相看了看,梁方启对民兵们小声道:“咱们七个人分成四组,干掉四个敌人岗哨后咱们就有足够的突破口掩护老乡们突围。记住,敌人要没发现咱们,咱们尽量别开枪,能不惊动其他敌人就不惊动其他敌人!”

民兵们听了连连点头,梁方启继续道:“你们六个民兵分成三组,俺自己一组,你们西边的两组干掉敌人岗哨后由肖队长指挥阻击西边来的敌人,东边的俺指挥,现在大家行动!”

民兵听了马上要动,肖顺阻止道:“梁书记,咱们也别争了,俺看还是俺自己去摸一个敌人的哨,你带一个人去?”

梁方启诧异道:“你觉得俺个人对付不了一个伪军?”

肖顺脸一红道:“不是,俺知道您能行,但俺究竟年轻些,也比您力气大些,您还是带一个人吧!不然俺不放心!”说完,肖顺用眼睛死死盯住梁方启。

梁方启没办法,觉得现在在这里多浪费一分钟就是对人民群众的极大不负责任,他伸手一握肖顺的手道:“好吧!俺听你的,这村除了万喜就是你行,不过你也得多注意安全!”

肖顺听梁方启接受了自己的意见,笑着道:“梁书记,您放心吧!个把治安军不是俺的对手!”说着,他拍了拍别在自己腰间的匕首,“这小家伙也早馋了!”

梁方启对民兵们道:“现在大家开始准备,一会儿听三声蝈蝈叫统一行动!”

“是!”民兵们低声有力地答完后,悄悄伏着身子消失在夜色里。梁方启随后对跟上来的一名村干部道:“你看着点儿,俺们那里一得手,你们马上组织群众突围,动作一定要快,咱们决不能让敌人把老乡们裹回村去!”

(未完待续)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