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岁月留影(转)作者:运河

第一节


--------------------------------------------------------------------------------


当我完全沉醉于枯燥无味的UNIX命令和晦涩难懂的路由指令和协议时,我发现不单单玩麻将、吸大烟能令人沉迷,有时候投入到相当乏味的工作中也会使人上瘾。我经常提醒自己应该多运动以劳逸结合的方式来避免那只剩几块骨头的纤躯不再收缩下去,可许多身边的朋友还是把我归入工作狂的那一类,我想这是环境造成的,互联网络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也包括我,平均每天 8小时的上网时间绝对是个保守的估计,但基本上都不是娱乐和玩耍而是工作。

网络确实使我疯狂地着迷,有时候花上大半个通宵也就仅仅为了研究象SENDMAIL8.8.8与SENDMAIL 8.8.7的异同之类无聊的问题,但我习惯并陶醉于这种单调的生活。倘若说在这平淡如水的生活中还有被激起零星一些水花泛起几圈涟漪的时候,那就是几个旧友偶遇街头倾诉一翻或者臭味相投的一帮网友聚会聊天什么的,还有就是对她幽幽的思念……

这个时候一个的女孩子突然闯进了我那象挂在墙上水彩画一样固定的视野,将我平静的生活打乱,就好比是家庭水族箱里已经习惯了日复一日的单调平和的金鱼,突然主人放入一条锦鲤立时带来新鲜、震荡和激动。

那天应该是98年 3月的第一个星期六下午,当我在书城四楼的电脑专柜溜达看看是否有感兴趣的新书时,站我旁边的一位小姐将看阅着的书本合上,侧身向我问道,“请问要想学会OFFICE97不知看哪类书籍最快?这书也太多了!”

我佯装思考将头微垂两眼迅速扫描,当确定我们周围数米半径范围内没有第三者,她确实是在向我说话时,我马上和蔼可亲笑容菊菊抬起头,向她说到:“书是次要的,关键是要多上机多操作。”

“可是上机也得找本书参考啊。”她调皮的眨眨眼向我说,就象在跟一个熟人谈话。她随意的语气和我的受宠若惊形成反差。

我的受宠若惊是有道理的,眼前的这位女孩虽然称不上明艳照人,但柔和的瓜子脸上五官布局还算合理,披肩的秀发配合弹性的黑色羊毛衫和牛仔裤显得清新高挑,标准的山清水秀,加上学生式的纯情和目测163至165的身高,综合评分当在80以上。这样一位可人儿居然向衣冠不整瘦骨嶙峋,一看就是穷书生的我不耻下问,真是应该谢主龙恩。

于是我轻轻地收起笑脸装成漫不经心的样子,“你可以选图文并茂初学者指南的先看看,有一定的上机经验后再进行有针对性地学习,这样比较有效。”我们就这样延着找书的话题说开了,几分钟后在我的推荐下她选中了一本很薄的《OFFICE97一点通》。然后我们就很自然而然地分开了,当然我对这互道姓名都没有的短暂接触很不情愿。我真怪自己不好好掌握OFFICE97这微软的破东东,否则刚才就可以滔滔不绝大肆殷勤了,我是经常使用WORD、EXCEL的,但都是最基本的应用,对八爪鱼般可到处伸展的各种菜单功能我从来懒得去看,我认为那些错综复杂环环相扣的功能除了微软的工程师根本就用不上。

在书丛里流连了半小时左右后,我选购了一本《ATM原理与协议分析》,内容还算有点价值,而且价格不到20元,或许这才是我买它的决定性因素。没法子,人穷气短。现在的科技书实在太贵,更新的速度又是离谱地快。

当我下到一楼准备离开书城时,刚才那个她也正好从旁边的视听室走出来,我们又不期而遇,还真是有点缘分。

“嗨,这么巧,买了什么书啊?”

“你应该不会感兴趣的?”我将书名晾出给她看。

“你也是在银行工作的?”

“你怎么知道?”

“我们支行也有自动提款机。”

我恍然一笑,“那我们是否可以聊聊认识一下?”

话一出口我就为这冒昧的提法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但又为自己居然能够单刀直入而惊讶。

“好啊,”她想了想,“去对面的麦当劳怎么样?”

对深圳的众多高层我大都嗤之以鼻,不是毫无风格就是不伦不类,象宝安北的法院大楼就相当龌龊,楼顶几根银白色的柱子包着小塔楼,中间还要再竖一条立柱,不管从哪个方位去看都是一个“双手和十,朝天一拜”的姿势,与法院庄严肃穆的形象极不相称。地王大厦是为数不多让我感觉良好的建筑之一,高耸入云的主楼镶成深绿色,与自然和蓝天浑然一体。两个圆形塔楼和高高的尖柱比率恰到好处,就象是双手高举两支利剑的壮士在展示他顶天立地的雄姿,连脖子上佩带的护身符都清晰可见。后面裙楼通过一个简单的红色倾斜,让人联想到一个红颜女子正偎依在壮士身上,下面的游泳池就是这个多情女子流下的眼泪。一幅护花倾情英雄救美的动人形象就这么生动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唯一遗憾的就是那喧吵纷杂五颜六色的麦当劳也扎根此地,很不知趣地打破此处的整体美。

可是当她一提到麦当劳,我马上就打发了上述很不成熟的看法,可爱的地王大厦不仅外观堂皇而且还挺内秀,连我们这些小市民的实际需要都考虑到了,否则我们连找个喝水谈天的地方都不容易。从此地王的光辉形象就更加高大地树立在我的心目中。

我们都要了一杯橙汁,当我将饮料放下的时候她又跑去要了一包薯条,这举动表明她对即将到来的谈话不抱以太大的期望,女孩子喜欢零食,从心理上讲就是这种需要不断动嘴的运动可以打发更多无聊的时间,当大家相视无言时,嘴巴依然可以继续咀嚼从而很好地避免了尴尬,同时还可以说些有关吃的话题,或者说声你也来一点什么的,从而有效地控制了谈天说地的节奏。

女性心理学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也是一门相当诱人的艺术,我虽然还未入门但始终兴趣高涨乐此不彼,现在正是实践中加以摸索和提高的大好机会,我深感任重而道远。

“你是哪个银行的?”我首先发话。

“建行,就是前面那家。你呢?”

“我是内行的。”我笑笑说,“银行需要通信和处理各种数据,我们就是干这些的,我在一个电脑网络公司上班。”

然后我耐心地向她解析了ATM的两种简写,银行的ATM是AUTOTELLERMACHINE 即自动提款机,我们使用的ATM 是ASYNCHRONOUSTRANSFERMODE的简称,是的一种崭新的通信交换技术。我机关枪似地滔滔不绝,话题从电话交换机到国际互联网再到未来的信息时代,并巧妙地将自己的名字,工作的性质,上班和宿舍的地点等个人资料穿插其中,根本不给她插嘴的机会。

我的策略是与其你一句我一句漫无边际的闲聊,不如身先士卒全情剖白,用直率老实还带点憨乎的形象让她产生信任感,从而将初识陌生人的戒备心理放下。然后用那些很偏僻的技术词汇将她唬住,使她相信我还是一个挺有学问,工作在社会前沿的专业人士。这种手法和围棋一开始就要抢占大场的开局是同一道理。

于是在这温馨祥和的气氛下,加上我的循循诱导,有关她身份的各种资料就很快在她口里冒了出来。

她叫心蕾,一个精致的名字,去年大学毕业后只身来到深圳,在建设银行一个支行里做储蓄,有时也干些会计出纳的活。她没有什么亲戚在这里,仅有一个在税务局工作的伯父在深圳,来深圳就是她伯父托的关系。现在单位要“电脑扫盲”,提高员工计算机的应用和操作水平,于是就有了书城的一幕。

我们谈的很粘,不知不觉就聊了一个多小时,把杯子里的冰块都吸了个一干二净,但薯条却还是有剩,显然它是多余的。最后她也终于发现时间不早,说声“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就站了起来,脸上还带点羞涩,似乎和一个刚认识的男士谈这么多有点不太合适。

时间才接近五点,离晚饭还有一定的距离,送她一程好象有点过于仓促,于是我问她:“你喜欢运动吗?譬如网球什么的。”

“我就特别喜欢活动,人生在于运动吗,网球羽毛球乒乓球我都爱玩。”

“那太好了,我刚好订了明天体育馆的场,一起去玩吧。”

“好啊,什么时候?不过上午我还有点事。”

“刚好就是下午的,到时我再CALL你。我顺便带一张OFFICE97的光盘给你。”

“好啊,不过最好帮我装上。”

“没问题。”

我为自己脸不改色的撒谎感到羞愧,明天根本就没有订场打网球的事。

我马上打电话到体育馆订了场,然后匆匆赶上一辆公交车。

车上我看着街上涌动的人群,我刚才被心蕾填满的脑海突然涌现出她的身影,她现在在干什么呢?我轻轻的问自己。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