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洪水中的比翼鸟

徐务 收藏 1 15
导读: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洪水中的比翼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


烈山三人过得河来,不日来到了不周山下。

无伤到得山脚下愈发觉得这山出现的实在有些突兀,笔直的刺向了云天四面几乎都是悬崖陡壁,常人根本上去不了。那君临天下的气势,若是在这山下待的久了,由不得你心里便会生出莫名的敬畏。难怪烈山说这里是神仙们上下天地的所在了。

山脚下全是地势平缓的水草地,除却不周山,四下方圆百里竟然再没有山。想是不周山长的太高将四下里能用的土石都霸占了罢?

无伤心里对着不周山大发感慨之时,烈山却为如何走过这望不到头的沼泽烦恼。

一眼望过去到是“咕噜噜”冒水的泉眼,却偏偏连小溪也见不着一条。整片草地便像是一块巨大的海绵,踩一脚下去便会出现个水塘。

烈山昨天硬着头皮想闯,哪知差点陷入淤泥之中。幸好赤松子花样不少,双手凭空暴长了数倍,花了吃奶的气力好容易把他救了回来。这一来烈山再不敢冒进一步了。

三个人正傍惶无计之时,远处忽然来了一群人,大约七八个。奇的是竟在沼泽之中迤俪而行丝毫不见半点阻碍。

烈山见了,既惊且喜。也顾不得什么危不危险,连忙呼喊那些人,心想他们既可轻松行走在这沼泽之上说不得自有应对之法。

那些人远远见了烈山三人,似乎也很好奇,改了方向朝这边走来。待到走得近了,无伤发现他们看起来都颇为友善,悬在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下了。

“不知你们三人是否要去密山(注1)之地?”这问话之人最为年长,想来是这些人的首领。

烈山连忙答道:“我等三人是要去有穷国求药的,敢问老人家可是本地之人?”

“不,不。我等自东边而来,前去密山寻找‘玉膏’。我们三国之人共祠水神‘河伯’(注3)。明年春至便是河伯大寿之期,我等商量:这些年来多劳水神相佑,才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惭愧无以为报,听祖辈提及昆仑之属密山之地有‘玉膏’,是为天地鬼神之所飨。于是乃相约不远万里而来求取此宝,以偿河伯之于我等之万一。”

无伤听了半天,终于明白原来这些人是要去一处叫密山的地方,找一种叫‘玉膏’的玩意,给他们的水神河伯祝寿。心想古代的人对神仙可比对自己好多了,从万里之遥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找什么连影都没有东西,真是精神可嘉,行为可怕。

烈山听了却敬佩无比,连连赞叹河伯圣德,羡慕他们雨顺民安。听的这一群人眉花眼笑,倾刻间便将烈山引为知已……

他们得知烈山苦于无法过这草地连忙取出备用的沼地行具,让烈山穿上一同路上说话……

无伤还从来不知道,烈山马屁功夫竟臻此化境,惊叹之余愈发对烈山的钦佩之情有如淘淘江水……

赤松子照旧是一付爱搭不理的模样,轻咒几句双脚稍稍离地悬身跟着。此招一出,立时引得众人“啧啧”艳羡不已。

一路上烈山与这些人相谈甚欢,无伤在一旁老实听着。这些人分别有交胫国,臷(音秩)国,岐舌国三国之人一共八个(注3)。

交胫国二人,善于工匠制做,不过他们天生都是的内八字脚走起路来像只鸭子,故而得名交胫国。

臷(音秩)国三人善引于弓,是这些人的护卫。烈山尤其对弓这种可以射击很远目标的武器很感兴趣,可惜这种“高新技术”在臷(音秩)国是国家机密,就算同来的其它两国都不能共享此技。因此虽然烈山绕来绕去想要盘问出点有用的事情,但只要稍论及弓箭,他们总是立避而言它。

岐舌国的最有意思——尽管他们的舌头是倒过来长的舌根在前舌尖在后,但总是说个不停。顺便说一下之前那个带头的老者苍叟便是岐舌国人,似乎他们还真是天生的外交家呢!

“你们这沼鞋很是奇巧,难得你们准备充足知道不周山下有这陷人死地的沼泽之地,不像我差点被活活埋了。”烈山对苍叟赠送沼鞋之事是真心感激的。

“出门在外有备无患,我等亦不知不周山下是有此泽。只因我等国境之内亦多泥沼之地,故而行人多备此物。推已及人担心这一路迢迢总也是如此,便都带了,还多备了几付。想不到在这儿当真用上了,也是老兄你运气好呢!”苍叟侃侃而谈毫无得色。

无伤也早就在研究这种沼鞋了,这沼鞋做的像个网球拍。人穿着这个,便大大增加了支撑面积,由于是网状的又可以避沼鞋陷在泥水之中拨不出来。这个发明当真奇妙的很,似乎南美雨林里的土人至今还有使用的。

一群人边说边走,不知不觉到了一处长满灌木的干地上面。起先大家都以为总算过了沼泽,哪知再往前走了不到百步又是沼泽。大家分开来走了一圈,发现原来只有方圆百步之地是干的,倒像是沼泽中的一个小岛。

苍叟提议,连日里在这沼泽走得心烦不如今晚在这里歇歇明天再去赶路。众人应声叫好,四下里散开去找点吃的。

天黑之后,大家把找来的食物都放在一起。大都是些小鱼,还有两条水蛇竟然是臷(音秩)国人用箭射到的。如此神箭让无伤也是啧啧称奇。

烈山却找到了一些果子,看起来像桃但是不大,烈山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众人都很是爱吃,一会儿便抢了个光,连很少吃东西的赤松子都忍不住多吃了一个。

半夜的时候忽然下起了雨来,大家连忙藏身灌木之下避雨。这雨越来越大就这样直下到天亮还是没有半点要停的样子。

无伤反正不用避雨,无聊起来便四下走动。忽然看见几只鸟儿很是有趣——那些鸟大约与鸳鸯一般大小长着青红色的羽毛,奇的是都只有一支翅膀一支脚,有的是长在左边有的却长在右边,一蹦一蹦在草地上啄食虫子。无伤想走近一些去看,那些鸟四散惊逃有几只被他追的急了竟然两两结合而飞!在半空中“蛮蛮,蛮蛮”的叫骂:淹死你,淹死你!无伤张着嘴呆呆得望着那些比翼而飞的鸟儿,心想莫非是传说中的比翼鸟(注4)?

那边苍叟听见了“蛮蛮,蛮蛮”的鸟叫大惊之下连忙跑出树丛观看,等亲眼见到了那些鸟儿脸色刷的一下白了。急忙大声呼喊众人出来。烈山见苍老脸色不对询问原由,苍老用微颤的手指着空中的鸟说道:“那是蛮蛮!这种鸟一出现便有大水。再过的片刻这一带定是一片汪洋!”

苍叟话音刚落,只听得天上“轰…轰…”数声惊雷。一阵狂风袭过,众人听见东南方来路之上“轰隆轰隆”的巨响,似乎有万兽奔腾而来。扭头望去东南面天空黑云压顶,一道灰蒙蒙的水墙连天接地缓缓压了上来!

苍叟大呼一声:“天亡我也!”余人闻之更加肝胆俱裂。

赤松子忽然“嘭”的一下又变作了渡河时的气球模样,对众人急道:“都来抓紧我!”

烈山早有经验连忙扯住了赤松子的一个衣袖,其他人虽不明白为何但已经来不及多想也都慌忙抓紧了赤松子。

那水墙似缓实疾只这一会的当儿便冲到了面前,十几丈高的大水一下子把天都遮了。众人眼前一黑,巨浪“轰”的一下推走了前面的一切……

无伤很快便升到了水面之上,随波逐流。只见四下里都是混沌的大水,那里看的见其他人的影子?

想起烈山等人不知生死,心里懊悔万分。虽然明知道这与自己毫无关系,但还是深恨自己不该去招惹那些怪鸟蛮蛮。

这时远远又传来几声“蛮蛮,蛮蛮”的鸟叫,无伤咬牙切齿的赶过去想张嘴想骂。却看那些鸟似乎是围着什么在飞,无伤顿时心里一阵“怦怦”的猛跳:难道是大家……

这洪水一直将众人送了不知多远,好不容易终于是退了。赤松子早以筋疲力尽,倒在地上像只死鱼。其他人更是狼狈不堪,很多人都带了伤,都是被洪水里夹杂着的木石撞伤的。无伤点了一遍人数,发现少了一个,急忙又点一遍,竟然少了一双!无伤连忙去找烈山,总算还好烈山无事。又去找苍老,发现他也还在出气。心底下总算稍安,这才又去点了一边人数,果真是少了两个。看来他们生还的机会渺茫。

等到众人陆续能够起身,无伤才告知大家少了两人,众人都是一阵默然。

苍老悲伤的说道:“我等万里而来,早知道路途艰险。只要能找到‘玉膏’也算是对他二人有个交待。”

有句话叫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无伤发现这句话倒是很灵验。

众人默默前行不过数里,便发现一处奇异山谷。只见里面到处热气蒸腾,走得几步便有一个“噗噜噗噜”冒着热气的温泉。不时更有水柱从地面的泉眼喷勃而出射到半空,洒出好大一片雾气。

“就是此地,就是些地!”望着雾蒙蒙的山谷奇景,苍叟不由的老泪纵横,跪坐于地。“这里就是密山了!他们二人只差一步啊……”

大家听苍叟哭的伤心,也终于忍不住都哭了起来。

接下来的一天里,大家搜遍了整个山谷。发现了好几处有‘玉膏’的温泉。原来这‘玉膏’是一种半透明的液态矿物,五颜六色的很是好看。无伤估计可能是由喷泉从地底带出的矿物质天长日久逐渐凝聚而成的罢?

赤松子听苍叟说玉膏只有神仙才可以吃得,心里很是不服。硬着脖子吞了一大口,结果糊在嗓子里差点憋死……

幸好烈山连忙把他倒提过来在背上一阵狠拍总算是吐了出来。惹苍老等人一阵大笑,原来的悲伤氛围也因而消散不少。

等到苍老他们终于取好了所需‘玉膏’,大家相拥作别,挥泪不止。

几日来生死与共大家都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一步一回首终于再也看到对方的身影。


注:1,密山,《山海经》西次二经,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密山,其上多丹木…是有玉膏,其原沸沸汤汤,…五色发作,以和柔刚。天地鬼神,是食是飨。

其原沸沸汤汤:原野沸沸腾腾。我在书里是以美国黄石公园以基础进行描写的。

五色发作,以和柔刚:五光十色,互相辉映。

天地鬼神,是食是飨:天上地下的神鬼,拿这个来服食享用。

2,水神河伯,《山海经》海外东经,朝阳之谷,神曰天吴,是为水伯。其为兽也,八首人面,八足八尾,皆青黄。

在朝阳谷,有神名叫天吴,也就是水伯。他化身为兽的样子可以八个人头,八支爪,八条尾巴,全身青黄之色。

3,交胫国,臷(音秩)国,岐舌国,《山海经》海外南经,交胫国在其东,其为人交胫。…岐舌国在其东。…臷国在其东,其为人黄,能操弓射蛇。

交胫:两只脚相互交叉。

岐舌:反舌。

4,蛮蛮,《山海经》西次二经,有鸟焉,其状如凫,而一翼一目,相得乃飞,名曰蛮蛮,见则天下大水。

凫(音附):野鸭。

西部第二道山脉,有一种鸟,它的样子像野鸭,但每只只有一边翅膀,一只眼。只有两只互相依靠才能飞翔。名叫蛮蛮,见到了就有洪水发生。

《山海经》海外南经,比翼鸟在其东,其为鸟青、赤,两鸟比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