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中部:崛起北关村 十一、

雪亮军刀 收藏 3 68
导读:城北黑帮 中部:崛起北关村 十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魏老六差点没被吓得叫出来,他轻轻推了推姘妇。

“干吗啊。”姘妇嘴里嘀咕了一句,扭头接着睡。

魏老六的心这才放下去,姘妇没有死。他连续晃了几下姘妇的肩膀,终于把她晃醒了。姘妇揉揉眼睛,头发蓬松着打了个哈欠。

“老六,啥事?啊!”姘妇看到了床上的一大滩血,厉声尖叫起来。

魏老六一把捂住她的嘴,“别嚷嚷,看看你身上有伤吗?”

姘妇吓得抖筛子一样从床上爬起来,下垂的乳房就好像装着豆浆的塑料袋般摇晃,她检查了一下,浑身上下都没伤。魏老六脑子一懵,他感到事情不妙,这些血可能是他孩子的。魏老六飞快地穿上睡衣,轻轻拉开门,走到他两个孩子的房间里面。他慢慢掀开被子,那两个孩子都安然无恙,魏老六感觉后脊梁冒出了冷汗,脚步也开始发飘。他又回到了卧室,只见姘妇正在惊恐地看着自己。

“小孩没事。”

“老六,都是你作孽,你又得罪谁了。”

“你别问了,再混几年就不混了,咱们带着孩子到外地去。”

魏老六点了根烟,静了下来,他在琢磨这些血是从哪儿来的。想了一会儿,他起身又摸了摸湿漉漉的被子,血还没干。这时魏老六突然明白了什么,这些血不粘手,一般血在半干不干的时候摸上去粘糊糊的。他又俯身闻了闻,然后猛地暴怒般将被子扔到了地上。

被子上面不是血,全是普通的红墨水,魏老六上当了。

“张伟,你玩得高。”魏老六又想起了张伟的那个传呼,隐隐地有些后怕,他不知道张伟是怎么做到的。但事实摆在这里,张伟的人能够悄无声息地进了房子,在被子上面撒上墨水。如果想要自己的命,应该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自己也就是这条烂命,迟早都是要蹲大狱,但孩子怎么办?魏老六想起这些就忍不住打冷颤。

“你明天收拾一下,把孩子带到你老家去住,我这边可能得罪仇家了。”魏老六对姘妇说。

“那还得转学啊。”

“转吧,你尽快办,转学的事情慢慢办,实在不行花点钱。”

第二天魏老六托人约了张伟。下午张伟到了,一个人来的,而且还空着手。

“兄弟,这两天我手头宽松了点,这有一万块,你先拿着用。”魏老六这次没敢再喊张伟为小伟了,他觉得自己以前低估了这个年轻人。

“哈哈,谢谢兄弟,以后有事找我。”张伟点都没点就揣口袋了。

两个人闲扯几句,张伟借故走了。看着张伟的背影,魏老六牙根痒痒。

“大哥,咋给他钱了。”

“别问那么多,我先忍着,总有一天我要收拾他。”魏老六心里动了杀机。

年味越来越重,眨眼又到过年了。张伟团伙也在道上四面出击,他们主要是以在体育场附近收那帮小贼的份子钱为主。那些小贼当中好多以前都是跟着张四宝混的,还有一部分是老顾的人,张伟带着人劫他们。常常是刚刚盗窃得手,辫子和陈宇两个左右一夹,用刀一顶,小贼只好乖乖地拿钱。那个时候陈宇名声还没有后来那么响亮,但辫子已经混得很有名了。

这种事情干上一次两次无所谓,时间久了,那些小贼就有了牢骚。因为他们要交两边的份子钱,老顾那边还要交一份。很多人找到了老顾,张伟在体育场这边慢慢地成了众矢之的。

平平静静地过完了年,什么都没发生。

大年初二,老顾约了魏老六。

“老六,我想打张伟。”

“为啥?”

“他找我麻烦。”

魏老六心里在盘算着,该不该趟这趟浑水,他脑子里面快速盘算了一下,最后选择了沉默。

“老六,你给句痛快的。”老顾有点急了。

“兄弟,我说句不该讲的话。咱俩都和他玩不起,咱们都是有地盘有事业的人,张伟无所谓。他打完你就能跑,你还拿他没办法。你敢杀他吗,你要是不杀了他,惹急了他敢杀你。”魏老六说的老顾没词了。

两个人闷头抽烟,远处各自带来的几个打手缩着脑袋来回跺脚,哈出来的水汽就像雾一样。

“日,干吧,我就不行。”老顾把烟头重重地拿鞋底踩灭了。

“说好了,你要是干,咱俩都干,一口气把他打掉,不留后患。”魏老六眼睛很毒,他盯着老顾看。

“咱们两个合作,不信他有多牛比。”

魏老六精心设了一个局,然后和老顾商量了一下,两边的人马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布置。他们小心翼翼地找了个刚加入团伙的混混,带话给张伟,大年初六,魏老六老婆过生日,请张伟过来玩。

“行,告诉你大哥,我一定过去。”张伟很客气地把过来送信的小贼打发了。

随后张伟带着辫子找了卷毛,三个人去城南一个偏僻的清真馆子吃的,这家馆子烤串非常地道,老板叫阿里,有一手独到的腌制羊肉配方。张伟很喜欢吃这家的羊腰子,每次都要连吃好几个。

“阿里,你烤得真棒,还是你们穆斯林兄弟厉害,我们汉人都不行。”张伟称赞的很真诚。

“小兄弟,那你就常过来,我们回族的习俗是把最好的食物拿给客人的。真主保佑你健康。”阿里操着生硬的普通话热情地打招呼。

卷毛发现张伟有个特点,和普通人很客气,完全没有道上人的那种锋芒。张伟又和阿里寒暄几句,然后阿里告辞,离开座位去招呼其他客人了。张伟举起酒杯客气地送。

“嗯,这家手艺不错。”卷毛说。

张伟看了一眼卷毛,然后闷头喝了一大口酒,眼神迷离,“是啊,这家还是大勇发现的,后来我们就经常过来吃。”

“快一年了,大过年的,明天给大勇烧点纸。”卷毛碰了一下张伟的杯子,两个人把酒一饮而尽。

第二天一大早,卷毛开着车过来接张伟,他去年买了辆白色的富康,车擦得很干净。一行人找到一家寿材店买了黄表纸和香烛,然后开着车到了郊外。市区里面不让烧纸。

“大勇,别省着,我知道你为兄弟舍得花钱,在下面也交一帮兄弟。”卷毛点了一叠子纸,火苗很旺,卷毛把纸扬起来,腾地一下就烧了起来。

张伟眼睛里面浸着泪也点着了一叠纸:“大勇哥,下辈子咱们还是兄弟,我还跟着你混。”

“大勇哥,你是条汉子。”辫子第三个烧的,他心里比较敬重大勇。

随后陈宇和雷小凡也烧了纸。这一年多,雷小凡长大了很多,身材精干,目光阴森。雷小凡烧纸的时候很沉默,什么都没说,默默地点着了。

“别弄碎了,弄碎了大勇收不到。”张伟对雷小凡说,雷小凡正在拿一个木棍把黄表纸堆子支起来,这样火烧得旺,纸能烧得很干净。

回去的路上,几个人都沉默着,收音机里面放着一首歌《谁伴我闯荡》。悲凉的歌声在车里来回地砸着,让每个人都不能自己。直到歌放完了,大家好像还沉浸在那音乐营造的氛围中。

张伟扭头对雷小凡说:“小凡,明天你买一下这个磁带,能记得这个调子吗?”

“嗯,没问题。”

张伟点起两根烟,然后递给卷毛一根。两个人一边看着窗外荒凉的景色,一边保持着沉默。也不知道停了多长时间,张伟才开口说:“大哥,帮我查个事情。”

“嗯,你说。”

“你查一下,魏老六老婆过生日的酒席是在哪儿办。”

“行,我回头找一下开饭馆的朋友,他办酒席,肯定不会找太次的馆子。”

卷毛办事利落,到了晚上张伟的传呼就响了。张伟到门口回了电话,回来的时候脸上有按捺不住的兴奋。当天晚上辫子出门办事,陈宇和雷小凡都蒙在鼓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初六眨眼就到了,那天城北的东福顺饭馆很是热闹,魏老六的老婆在这里办生日。城北道上的混混都云集这里,饭馆的服务员看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横眉竖眼的混混,个个都觉得惶恐不安。饭馆是上下两层结构,下面是大厅,上面是包间,总共七个小包,三个大包。最大的一个包间叫幸福厅,半下午的时候,魏老六和老顾等人在幸福厅里面密谋。

“老六,这是我从外地找来的哥们,他身手很好,叫周强。”老顾指着后面的一个骠悍的汉子说。

“大哥,叫我强子就行。”

魏老六和强子握了手,然后大家坐下来开始谈事。

“强子,这事了结之后,我给你五万,但你不能再回这个地方。”

“行,这没问题。你想怎么办。”

魏老六深吸一口烟,然后眼睛瞟了瞟周强。“等开始吃了,你到外面的大厅去,然后假装进来敬酒,我们就给你介绍,这个是张伟。你借酒劲和他口角,然后拿刀把他捅了,记住,一定要确定把他捅死。另外,他身上肯定不会有刀,这一点你绝对放心。”

“那我怎么跑?”

“你捅完了就走,后门陈师傅开着车在等你。一个小时后我们才报警,这么长时间足够你离开市区,钱,嗯,我先给你一半,另外一半车上有。”

“干嘛用刀,我身上有枪。”

“不能用枪,用枪案子就升级了,还是用刀吧,放心,到时候这个包间里面就他一个人。”

转眼间到了快要开席的时候,饭馆里面陆续坐满,很多桌子上面都坐着老顾或者是魏老六的人,其中很多人身上都怀揣利刃。一场阴谋在欢乐祥和的气氛中酝酿着,欢声笑语中暗藏着杀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