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7/


随着一声吆喝,隐藏在头等舱的两个最后的绑匪,从黑暗中现身了。林知兵辨听到了他们竭力克制的呼吸声,判断出是一前一后。他飞起一脚将那个飞行员踢趴下,因为注定腹背受敌,机舱过道又太窄,安顿空姐已经来不及。他更加知道,这位怀孕的空姐身子太大,那件避弹衣根本没有系上扣,她的前身是暴露的。于是,电光火石的瞬间,他做出了一个决定,他一把将那个空姐拽过来揽在怀中,用身体掩住那个空姐的前身。他和正前方的绑匪几乎同时开火对射。空姐身上的避弹衣,只替她躲开一枚致命的子弹,林知兵就已将这个绑匪当头击毙。


可是,他纵有天大本事,也再无暇顾及身后。身后的悍匪,正是劫机的主犯,他明白大势已去,绝望地用冲锋枪一阵狂扫,随即被闻声调头赶回的两名特警当场击毙。


这个时候,反劫机行动终于告捷。获救的准空姐们,开始在欢呼声中一一滑向地面。头等舱中,那个飞行员跌撞着找到并拉开了电闸,林知兵倒在通道上,身边的女空勤主任两历生死,毫发未损。


整个交战的过程,说着长,当时也就只有两三秒钟的时间,只能用神勇壮烈来形容,这是我在和平年代亲身经历的最英雄的一次壮举,主角是一个被降职使用的警官,是我永远深爱的勇士。


当夜,医院的领导特意来看望我们,据他们说,那个空姐领导剖腹产下了一个女孩,大人平安,小孩由于月龄极其不足,正在保温箱里观察。后来,这个被林教官用生命保护下来的孩子奇迹般健康地活了下来,名叫念兵。


我们的周大队长第二天下午赶到,迎接他的,是三个眼睛红肿的女兵,还有他的同窗。他铁青了脸下了车,二话不说径直走过来,一把抓住了徐大队的衣襟。徐大队长一动不动,任由他抓小鸡一样地揪着,王副厅长也赶到,他并也不劝,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见谁都不动,才轻轻分开他们,沙哑着嗓子沉痛地说:“我们应该为他高兴,知兵说过,他这辈子都不愿离开警队,他现在如愿以偿了!”


五天后,由该省公安厅出面,为反劫机英雄举行了隆重的遗体告别仪式。肖东琳她们都留下来,出席了这个仪式,林知兵和周大队、徐大队、王副厅长他们那班同学也来了好多,他生前工作过的北京武警总队也派来了代表,连我们特警大队的首长也到了。


不知为什么,周大队长命令我回大队,将两个押送女疑犯的回函送回去。我就这样失去了送他最后一程的机会。后来,肖东琳向我们描述了当时的情景,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个日本人吉田荣作的女儿正在香港,在那边的卫星电视上看到了这次劫机事件,竟然专程过境,到医院拜祭。肖东琳亲眼看见了那个过程,形容说日本女孩只有二十来岁,一身素服,人长得也很素净,在医院的太平间前长跪不起,很起了些轰动。


一个月后,林知兵的特等功、烈士证书和撤销处分决定一起来到了大队,我们因为参加这次行动,也分别荣立了个人三等功和集体一等功。在这些殊荣的照耀下,一切不白之冤都和林教官一起,烟消云散。


当新兵再入营时,林知兵的事迹作为典型,成为思想政治教育的头一课,由政委亲自来讲。每当我看着政委晃着一头已经白起来的头发,慷慨激昂声泪俱下地宣讲英烈,总会想起那个晚上,想起他和大队长的争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