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王朝 第一卷 开皇风云 第一章 木兰从军(1)

点灯子 收藏 7 64
导读:大隋王朝 第一卷 开皇风云 第一章 木兰从军(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4/


波涛般汹涌的黑云翻腾于铅灰色的天暮之顶,云与云的接缝处不时有惨白的光影无声闪过。稍倾,隆隆沉雷呼啸而来,追逐着闪电的背影,疾驰向更为幽暗的远方。

当第一批碗豆大的雨点儿猛然砸落下来的一瞬间,木兰才荒乱的想起自己没带任何防雨的用具,哪怕是一顶小小的斗笠都没有。在此之前,她的思绪一直沉浸在某种凝固地,近乎无法流动的乡愁之中而无力自拔。无论是天边那耀眼的闪电还是耳畔轰鸣的雷声,都没能引起她的注意。

夏末秋初的雨,已带有丝丝寒意。它们就象一些恶毒的箭镞,从衣领甲缝以及一切可以渗透的空隙处刺向肌体,再透过毛孔继续深入,沿着各条血管经脉透骨而入,强行抽取体温,塞入冰冷。速度之快,令人猝不及防,却又无可奈何。至少木兰是这种感觉。本已单薄的她,更无力抵御这种强横地侵夺,失守只在旦夕之间。

“要是连寿阳的城垣都没看见,就被冻死在半路上,那可太丢脸了……”

头脑之中蓦然转过这个念头的时候,心情就被无限的悲哀淹没了。她的悲哀不是为自己,而是想到家中白发苍苍的父母和尚未成年的弟妹。如果不是有着这样的牵挂,身当花样年华的她也无需踏上这条充满艰辛颠沛,且前途更是吉凶莫测的从军之旅。如果这时父亲在面前的话,她会毫无保留地将身子投入那熟悉的怀抱,哭诉自己所经历的一番坎坷。雨水从头盔的边缘滑落,淋湿了她的脸,混着夺眶而出的泪水一起向下,再向下,直落在马背上。

那匹不怎么壮实的畜生的耐寒力并不比木兰强多少,它也在哆嗦,勾引出跋涉的疲倦来,脚步愈发放慢下来,不久后几乎是寸步难移了。木兰已顾不得它了,在涕泗滂沱的大雨中,眼泪也涕泗滂沱。她的全身也在同时颤抖着,这一半是因为寒冷,另一半则是由于恐惧。

忽然,模糊的视线中闪出一团黑色的影子,同时传来一个浑厚清朗的男子声音:

“小兄弟,快带上它!”

随着这声音,木兰的肩头和后背同时感觉到被什么东西盖住了。

是一件蓑衣,在身上披着。而在略略擦拭眼中的水雾,恢复的视线中出现在的是一顶斗笠!在木兰的时代里,这是最标准的防雨工具了。蓑衣很厚,估计有三层草编织起来的,而且编织人的手艺更精巧,不仅严密,更十分轻巧,草枝不像刺猬那样向外伸张。

“快带上吧!”

那个男声又再催促,声音并不响亮,其中却有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力量,使得木兰想也没想就接了过来。

她正要解开那条把头盔固定在头部的搂颌带,却又被男声再度指挥而改变了行动。

“这顶儿是活的,把竹信子抽了,去下顶子,剩下的圈子往头盔上一扣即可。”

果然,木兰很快就找到了位于斗笠内部的那条横穿的竹子,按照对方的指示轻轻一拔,中间的帽顶就和竹圈脱离开来。竹圈的大小正合适,使得木兰很快就摆脱了雨的侵袭,可是对方就完全暴露在铺天盖地的大雨之中。

隔着如烟的雨幕,木兰隐约看到了一位身材高挑,体格健壮,身着军官服饰的男子。

“呃……多谢……”

木兰这才想到要和对方道谢。可是话刚出口,就被对方不容置疑的问题截断了。

“小兄弟,你也是去寿阳从军的吗?”

“是。”木兰应声道,随即又腼腆地补充了一句,“我掉队了……”

“哦!”男子看了木兰一眼,就找到了困境的症结所在,“你的马走不动了,这样下去可到不了寿阳。”

木兰迟疑着,不知道对方是何意图。难道还要和自己换马吗?那也未免……这个念头还未完全形成,对方已经抢先发布了又一条命令。

“我们调换坐骑吧,这样可以走快些!”

“这……怎么好意思……总是被您照顾……”

“哦?是这样吗?你打算现在就报答我吗?”

“呃……以在下目前的状况,还无能为力。但是……”

“既然是容图后报的想法,那么现在无论是欠一份还是两份情,也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吧!”

听到这样的解说,木兰在心中好不容易准备下来的一番道谢也就无从说起了。

“现在可以先向您行一个谢礼吗?不然……”

“会无法安心吗?没那回事儿!”男子简捷地挥着手,留给木兰一个开朗的印象,“好啦!不要再让推辞和客套继续耽误我们的时间!”

又是不容置疑的口吻。木兰想,这个男子肯定时常发号施令。但,这种气度却并不令人讨厌。至少,听众会了解,对方的命令都是出于对自己的好意。

木兰迷迷糊糊的就和这个男子对换了坐骑。那果然是一匹膘肥体壮,神骏非常的好战马。而配备的鞍骣嚼环乃至脖项下的在雨中依然锃亮的黄铜马铃,都显得那样美观舒适。较之木兰原来的那匹马和那套普通士兵用的破烂马具,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一定是位军官,而且军中的上位人物吧。”

木兰猜测着,这才想到自己受了人家这么多关照,却连对方的长相都没看过。

“真是狼狈地失礼啊。”

木兰有点脸红。这才仔细打量起业已骑上自己那匹驽马的男子。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棱角清晰,五官明快的美男子面孔。虽是位神态雍容年轻的贵公子,但态度中却透出与其年龄所不相称的威严。

直到此时,木兰才发现对方原来也只有一套蓑衣和斗笠,也就是现在归自己使用的这一套。在让出了仅有的雨具后,他的身上已经和木兰一样湿透了。然而,由于那种威严之姿的存在,却丝毫不减其夺人的风采。

萍水相逢,即受其赠予衣帽和宝马的恩义,这叫自己何以为报呢?

——以身相许?

这个不期然冒出的念头闪过心间的时候,木兰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根上。幸好她的脸在寒雨之中早已冻的通红,因此倒也不担心被对方发现。木兰垂下了眼皮,感觉自己那个莫名其妙的想法简直是在沾这个美男子的便宜。

且不论双方家世的差距有多远,单凭相貌,自己已经远远无法和对方匹配。即使是在木兰的家乡——那个黄河边上的小村庄里,她的容貌也不是首屈一指的,能够勉强不落入嫁不出去的丑姑娘行列,已经很满足了。再加之常年务农形成的粗手粗脚和被太阳晒得黝黑的皮肤,使得她虽然身材单薄,但化妆为男子之后还是成功的骗过了征兵官吏的眼睛,顶替父亲的名额加入这次隋朝为征服南方的陈国而进行的大征兵行列之中。

“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男子一边调教着几乎要瘫倒的木兰的坐骑,一边发问道。

“花木立。”

木兰是顶替弟弟的名字从军的。弟弟才十四岁,根本无法代替父亲从军。此外,还有一个妹妹,叫又兰。

“木立?”

男子稍稍玩味了一下这个名字,似乎没找出什么可以夸奖的成分,于是摇头道:“不好。没什么讲究,而且拗口。可有表字?”

木兰摇头的时候,看到雨珠连续不断的从男子的鬓发滚下。

“那个……还是……”

男子看出木兰有意把蓑衣和斗笠奉还自己,立刻坚决地说道:

“不要再推让。这点雨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

其实,雨势还在增大,就象天河开了一道口子般疯狂的倾泻下来,四周已经变成了一片白茫茫的雾。同时,空气里的温度也在急剧下降,木兰和那个男子对话的时候,口中都会呼出一团淡淡的白气。

“说啊,你的表字是什么?”

“没有。”

“哦,是这样。”男子微微沉吟片刻,“请问贵庚几何?”

“十八岁。”

木兰对军府负责征兵的校尉就是这样虚报年龄的。其实,她今年刚满十七岁。

“朝廷不该让这样瘦弱的人参军。”男子叹谓着,随即话锋一转,“虽然比我小一岁,但终究已是成年人啦。如果不觉得冒昧的话,就由我奉送兄弟一个表字如何?”

“求之不得,只是会不会过于麻烦?”木兰迟疑道,“已经很麻烦您了。”

“彼此同在军旅,若连袍泽之谊都没有,上了战场又怎能互相依靠。既然我大你几岁,你一切听我的便好,其余一切都不必想。”

“是。”

在对方命令式的语气之下,木兰也唯有喏喏而已。

见木兰听话的态度,男子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

“男子汉的表字,一定要响亮清楚,让别人听过一次就难以忘记。”说罢,他沉吟片刻,又道,“我们边走边想吧。”

木兰这才注意到,当二人对话的时候,自己那匹驽马已经在对方的调教下重新恢复了活力,看样子竟是能够再次驰骋。这情景令木兰愈发惊叹,

“请问,是怎样做到的?”

那男子微微一笑,却不做答,只是将手中的鞭子轻轻一挥,却不是击向马股,只是在马的眼前晃了个影子,虚空之中传来清脆的鸣响。那马却比被鞭饬更加的听话,竟自冲入前方的灰白色雨幕之中。

“小兄弟,想要个响亮的表字就要跟上来哦。”

因着对方爽朗的声音所感染,木兰的身上气力渐生,而她乘坐的战马也为主人的声音所惊动,开始不耐烦的刨动四蹄,踢地湿泥飞溅。

“来啦!”

她回应着,气息急促。双手刚刚抓住缰绳,坐骑已长嘶一声,猛地窜出,追赶自己的主人去了。这一刻,木兰感到胸前象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猛推,身子倒仰着,险些落马。她连忙死死抓住马缰,身子尽量前倾,紧贴住马脖子。

开始狂奔起来的战马化作一支奋力突刺的长矛,瞬间就洞穿了雨的重重帘幕,迎着轰鸣不绝的迅雷厉闪,疾驰……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