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七秘之沧桑 第一卷 玄门 第六章 眉山佛影

寂灭无为 收藏 0 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70/


第六章 眉山佛影




峨眉山在四川峨眉山市(市因山而名)境内,它是大峨山、二峨山、三峨山的总称。峨眉山高出五岳、秀甲天下,山势雄伟,景色秀丽,气象万千。素有"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之妙喻。清代诗人谭钟岳将峨眉山佳景概为十景:"金顶祥光"、"象池月夜"、"九老仙府"、"洪椿晓雨"、"白水秋风"、"双桥清音"、"大坪霁雪"、"灵岩叠翠"、"罗峰晴云"、"圣积晚种"。


在这金顶之上站在舍身崖边,看着浩瀚无际的白云在岩下翻滚,山峰犹如座座孤岛,只现出青葱的峰巅。云海瞬息万变,时而平铺絮绵,时而波涛漫卷,时而簇拥如山,时而聚结蓬堆,时而分割如窟。随着风势,云层缥缈多变,神奇莫测,如骑龙跨凤,车舆队仗,飞禽走兽。看着这宏伟壮丽的景色,不禁让我产生了顶礼膜拜的想法,人不过如“天地一沙鸥”,“沧海之一粟”耳,奈何人不自知却偏偏要与天斗呢?更好的融入自然,让自然承认自己不是更好吗?庄子有云:“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所以顺应自然方是道家大乘之根本啊!


在这金顶之上除了这云海之外,峨眉四大奇观还有一景也在这金顶云海之上便是那传奇的佛光。


传说中这是普贤菩萨的真身。相传乐汉永平年间,在峨眉山的华严顶下面,住着一个姓蒲的老人,大家都叫他蒲公。蒲公祖辈都是靠采药为生。全一年到头在峨眉山上到处采药,集训了宝掌峰下宝掌寺里的宝掌尚。年长月外,两人的交情慢慢好起来。蒲公采药,常去宝掌和尚庙蠕歇脚,宝掌和尚也常到蒲公家里谈古论今。


一天,蒲公正在一个名叫云窝的地方采药,忽然听见天空中传来了音乐声音。他忙抬头一年,只见了一群人马脚踏五彩祥云,直往金顶方向飘去。其中有一人,骑了匹既不象鹿又不象马的坐骑。蒲公心想,这些人能在天上驾云,不是神也不是仙。于是跟着那片祥云,往金顶追去,想看看究竟是些啥子人。


蒲公来到金顶,见舍身岩下云海翻卷,彩万道。在五彩光环中,有一人头戴束发紫金冠,身披黄锦袈裟,骑了一匹六牙大象,头上有五彩祥光,脚下是白玉莲台。蒲公认不得是哪个,就赶着回来问宝掌和尚。刚到家里,就见宝掌和尚早已在等他。见他回来就问:“今天你到哪里采药去了?怎么一去就是半天?”蒲公把在金顶看到的事告诉了宝掌和尚。宝掌和尚一听大喜,忙说:“哎呀!那是普贤菩萨嘛!我就想见普贤,求他指引佛法,走,我们再去一趟!”说完,拉着蒲公就向金顶跑去。走到洗象池,宝掌和尚指着池旁边一片湿象蹄印说:“你看,这不是普贤菩萨骑的白象在这里洗过澡么?”说着更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金顶。宝掌和尚到舍身岩上往下看,只见岩下一片茫茫云海中,有一团七色宝光?宝掌和尚说:“那七色宝光就是普贤菩萨的化身,叫做佛光。”


关于这个传说我也是有所耳闻的,以前我只会当成是一个故事而已。但是修真后的我明白传说的那些神佛只是一些修真不巧被凡人看见而被当成了神仙而已,根据这个传说说明有佛宗高人曾经在此出现过,再加古代释印光云:“普贤菩萨,既以法界藏身,无往不在;又恒顺众生之愿,无感不应。峨眉从汉以来,二千年,大小寺字,莫不崇奉普贤菩萨。四方信士,礼敬普贤者,亦莫不指归峨眉。则此山为大士应化之地,更复何疑。”


说明在传说中所谓的“普贤”曾在此传教,而后来才消失的,那么再根据我所知道的修真历史,所谓的“普贤”一定是一个佛宗领袖,后来在地球修真门派外迁以后也随着搬走了。哈哈,那么慌忙地搬走,一定会纳下不少东西吧,所谓“凡天下宝物,有缘者得之”!那我辛苦一点来作作这个有缘者吧!


先从哪儿开始呢?


嗯,一般修真的人为了防止凡人误入自己的修真之所,一般会把这些地方选在常人到不了的地方……


对了既然刚才老道能够发现一个山洞,说不定还有啊!


于是,满怀憧憬地再次向悬崖进军,除了老道的那个洞外我另外发现了十个山洞,在这可以说是收获颇丰,在有个山洞里发现了四棵龙涎果!据说可以提高修道人的修为,更是练药的天材地宝;另外还在一个山洞里还发现了一株奇怪的植物,象小草一样但它全身都是玉一样的物质,连我都感觉到其中蕴涵的强大灵力,上面还有七颗七色果实,分别是金黄,青翠,海蓝,鲜红,泥黄,纯白,漆黑,散发出淡淡香味,虽然敢肯定是宝物,但是不认识的东西也不敢乱吃,我可不想刚刚开始的修真生活就结束,只好先收起来以后再说。在另一个洞里面发现了一个水坑,不过里面的水全是乳白色的,觉得应该是石钟乳,抬头一看洞顶果然有一根石笋,我把石笋敲开一看里面居然还有一块玉髓,这至少是千年石钟乳啊,那水制成的灵药是清神驱魔的极品,而那石乳和玉髓都是炼器的天材地宝啊;除此之外,只发现了几本武功秘籍,虽说我现在是修真,但技多不压身,再说以后送人也好,于是我也笑纳了。


在这过程中我还发现至少三个可疑的地方有可能被下了幻阵阻挡住,现在就是不知道怎么确定到底是不是有山洞。


突然我想起我入定醒来的时候看到了阳光,而幻阵只能阻止我们看到里面的真实情况,如果我在光线强烈时用什么挡住光线,如果有幻阵我就看不到阵法里面形成的影子,如果没有阵法就会在悬崖上留下影子;而有阵法就说明一定隐藏有山洞。


终于在这个方法下找到了一个山洞并且用光线的原理破解了山洞入口的幻阵,正当我在认为这些幻阵名不副实的时候我马上就后悔了,只见刚入洞,面前景色一变:


眼前是一座阴森的古堡加上漆黑的夜幕,即使明知在这狭小的山洞不可能有如此之大的城堡却依然无法阻挡迎面而来的无尽恐惧,我赶紧拿出手中的“光学武器”(就是一手电筒而已)想要破去它,可是百试百灵的它却不再有用。


一阵惊慌之余,只得硬撑走上,进入古堡来到了一间充满血色的大殿,给我的感觉就象来到地狱一样:大殿正中是一个还在冒泡的血池,大殿另一端是一个传送阵,也就是说我要走出这该死的阵法就必须走过血池到传送阵那边去。可是从血池中传来的阵阵死气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努力让自己走出第一步,可该死的脚却自发后退了一步。有了这第一步,满腔的恐惧终于爆发了出来……


转过头去拼命的往大门跑去,就在转头的同时,从大门两边涌出了大量的冤魂挡住了我。在恐惧的压力下,第一次居然就这样被激发出了强大的战力,在主人灵力的加持下,“烈炎”溅出点点火星冲向了大门,在无数冤魂的凄惨叫声中,我一步步逼向大门,下一刻又被涌出的冤魂冲了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心中只剩下了杀意,象有一个声音在呼唤“杀吧,杀了所有阻挡你脚步的人”……


接着冤魂变成了无数的陌生人,然后是同学……


为什么他们要挡住路,难道他们不知道我要出去我不要呆在这个鬼地方吗?


不断地问自己,心中似乎有个声音在回答“对啊,他们明知你害怕还要挡住你!杀了吧!杀了吧!”无数不一样的面孔在我面前出现又消失……


无尽的杀意一步步地在吞噬着我!突然,面前的人变成了一张张似曾相识的脸,我抬起的手顿了顿,手中的“烈炎”也不再咆哮,可是我为什么要停下,他们挡了我,我不是应该杀了他们吗?


哦,他们是我的朋友,亲人,师傅啊,我回头又看了一眼血池,我是真的害怕啊,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杀,不杀?杀,不杀?……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头就想要裂开一样,突然从丹田传来一阵清凉直贯入大脑,我终于清醒了过来,门口的幻觉早以消失,想着刚才的一切我一阵后怕,如果没有紫鉴的话,也许我将永远陷入杀意中不能自拔……


这是什么幻阵这么可怕,望着空荡的大殿正门和依旧令人的血池,咬了咬牙转过头去,拼了。我硬着头皮走了上去,当我走到血池面前时血池早已不见,只剩下“相由心生”四个字和一道阶梯通往传送阵。


原来如此,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考验,那么我现在走出去也没什么了吧,不过我倒要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毅然地走进了传送阵,一阵白光闪过……


……又一阵白光闪过,会看到什么呢?


……白光过后,出现在眼前的不是想象中什么神秘的场景而是一个天然的山洞,唯一不同的是这个山洞一直延续向了前方。可是眼前并没有大型阵法的痕迹,那么我所经历的那个阵法是从哪儿来的呢?我回过头向洞口望去,只见在地上放着一个袖珍的宫殿,其样式分明是刚才的古堡,也就是说我刚才经历的阵法就是这个东西在作怪,现在即使是傻子也知道这是宝贝。


于是我充分表现了对天材地宝的尊敬,跑过去捡起它,并为它在我的空间戒指里找了一个新家。


这里的主人却随便把这件宝贝放在这里,难道他就这么相信这件法宝不会被攻破,不可能的,难道还有其他原因?不想了,就当他是个疯子好了。回过头,继续看着面前一片漆黑看不到底的山洞,还应不应该继续向前走呢?看这架式需要用这种规模的法宝和阵法守护的东西一定极其的珍贵吧,可是看入口的阵势和法宝,我怕就算是小强也有去无回了,再说得到了那座“宫殿”法宝又何必贪心而掉了性命呢?我转过头刚想离开,可是看到手上的那件法宝,突然间想起了刚才的经历,我是一个修真啊,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就让恐惧夺去了我的心神呢?看来我的心神修为还是不够啊妈的,拼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再次转过头,努力地克制内心的恐惧,咬着牙我走出了第一步,第二步……


终于我走到了黑暗之中,现在我已明白我再也没有退路了,因为我感觉到了来至背后的强烈危机感,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可是现在我目不能视该怎么办呢?


经常看武俠小说里面那些武林高手在黑暗中都是把真气运到眼球来看东西的,试试看吧。我聚起一点真气运到眼球上,再睁开眼睛,果然很清晰,可是过了一会儿眼中传来一阵刺痛。显然我高估了眼球的承受能力,为了前面的路安全一些,我只好停下来研究一下这个黑夜视物的功夫……


终于,能够控制自己的真元在眼球的承受范围内,可是眼球太脆弱了,这股真元真的太少,可见范围还是太小。突然我突发奇想,我用一部分真元护住眼球再用另一部分输入眼球,不就可以看见足够远了吗?开始时我并不能够同时顺利地控制两股真气,时常顾此失彼弄得阵阵巨痛,在我变态的耐力下很快就掌握了这分心二用之术,太爽了,以后打架岂不可以一边打一边运转真元恢复吗?不过真他妈的不错啊,我……我居然修成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天眼通”,哈哈


……只见天地之间到处都是七彩的灵力,空气中的水也是有七种颜色,只是水行偏重而显蓝色,地上的土只是因为黄褐色的土行灵气多一点才现黄色。莫非这就是修行人常说的:看山不是山。




……不知道走了多远,只是有很多次都想放弃了,终于在失去耐心前,来到了尽头!前面根本没出口,就是一石壁而已啊,这他妈的谁在玩我啊,这个玩笑点都不好玩哦,要是让我知道了我非拔了他的皮不可,还以为有什么宝贝呢!


在另一面,一个正在打座的僧人,突然一个喷嚏打出,差点走火入魔,吓了他一条,他想了想,才摇头道:“怪了,贫僧在这里几千年了,从没有出去过,怎么会有人骂我呢?怪哉,怪哉?呜,不管了,命中之人应该出现了,咦?就在这一两小时了,先得准备准备。”


生着气的我郁闷得很,掉头就想走,突然不知道那儿的一个土包拌了我一下,我迎面就倒了下去……


诶,不对啊,我的脚怎么就没有碰到洞壁呢?我快速地爬起来,转身看着这面石壁,用天眼通一看,哪儿有什么石壁啊!他妈的,难道这又是幻阵。哎呀,天啊,这样一惊一喜的我会得心脏病的啊!


我生气的走过了这道墙壁,然后眼前一亮……


呃,什么叫别有洞天!这就叫别有洞天啊!


这分明是一个山谷嘛,山洞中的山谷!先是宫殿,后是洞中山谷,这是高手手段,大手笔啊!MD,先逛逛再说,我不知道仙境怎么样,但这里绝对不会比所谓的仙境差,优美的环境,和谐的气氛,比外面高出十几倍的灵气……啧啧,快要比得上我的戒指空间了!


“命中人,这里还不错吧,是贫僧千年寂寞,无事时无聊之作,所谓的环境对我不过外相耳!”一个老和尚从对面一个山洞走出,边走边说。


我吓了一跳,哇靠,无聊之作,那有聊之作是什么啊?不过本少爷天生对和尚不感冒,所以就说道:“我说老和尚,的确是无聊之作啊,对你们这班变态来说,除了念经,恐怕就没有有聊之作了吧?……呃,还有我可不是你们要找的命中人,我警告你不要对我抱有任何不良企图啊!”


老和尚笑了笑,对我的不敬置之不理,依然笑着说:“既然小施主来到这里,那你就是我们要找的命中之人,贫僧法号〈贤普〉,现西天菩萨奉我佛祖在此等侯命中人。(靠,跟我玩,我玩死你,终于可以会佛界了,一定要让你接受这个任务)施主请跟我这边走。”


说着,也不管我就拉起我往刚才他出来的洞掠去,我使劲的挣扎只感到一股巨力困住了我,让我使不出劲来,痛得我“啊”声。贤普听见以后才慢慢地放开了我,依旧微笑着说:“因为终于可以完成佛祖交付的任务(可以回佛界了),所以贫僧太过紧张了,阿嘧陀佛。”


我怎么看他都像怕我跑了,MD,宝物不要了,先离开这里再说!站起来就拼命往刚才来的洞口跑去,可是“砰”的一声,我他妈被弹回来了!


“死和尚,快让小爷我离开,我不是什么命中人,快让我离开。”我生气地向他咆哮。


“小施主错怪贫僧了,这个山洞在几千年前就被人(我)禁制住,不然我早就走了,除非……。”贤普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想让我明白他也是受害者。我可不想呆在这儿陪这个死和尚!大声道:“老和尚,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到底怎么出去快告诉小爷我!”


老和尚道:“我也想告诉你啊,可是这件事……,你说你不是命中人啊,那就没办法了,哎,又一个和我一样的苦命人儿啊……”


我怎么感觉掉到陷阱里了……MD,不管了,先出去再说,我大骂起来:“死和尚,快说啊,不试一下怎么知道我不是命中人啊?快说,小爷我不耐了啊!”


普贤马上笑着说:“那么小施主是承认自己是命中人了?”


诶,果然是陷阱啊,可是我要出去没办法啊。


“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试试不就知道了吗,我说和尚,你说不说啊!”


“好吧,命中人,跟我来吧,我告诉你,在那个山洞里有一件神器〈周天伏魔钵〉,你只要让他认你为主,那么这个山洞的禁制就会自动解开,到时你我就可以离开了,好了明白了吗?”他对我说到。妈的,又叫我命中人,不过为了出去,认了!我疑惑地看着他:“既然是神器,你为什么不让它认你为主,你就可以离开了啊,这样一箭双雕……。”他马上打断我道:“神器有灵,必须要是命中人才能够收复它。(妈的,那么简单我还要找你,到时候如果不认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再说……)所以这件事必须由你来作!”


没办法,为了自由,为了回去(为了外面的花花世界)管他什么阴谋诡计,上了!再说“紫鉴”都那么简单就认了主,那件神器也不会太麻烦吧,也许真的是我赚了。想着,我提步就上……


结果出人意料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