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70/


第二章 前奏

“举人,终于考完了,走!今天晚上“魔兽”通宵。” “去就去,我还怕了你吗?等我到了60级打得你跳!"话音刚落,就从考室里冲出两个人.其中比较普通的那位就是我们的主人公高三学生:李晾.而旁边有点帅的那个就是他的几个铁哥们之一:丁俊,人称丁举人是也!


我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但我总是觉得这是一个不公平的世界,为什么别人可以轻松获得想要的,而我却要付出无尽的努力而且不一定能成功,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我总是在期待也许有一天那位过路神仙能够改变我的生活.也许有人会说真是荒谬,但我确实是这样想的,我非常喜欢看修真仙侠小说,萧大的 飘渺 被我看N次,萧鼎的 诛仙 被我翻烂――我常想这样的生活才是我的理想啊,辛远的李强,曲折丰富的鬼历,为何他们不是我?


高考终于过去了,5,6月的辛苦不再,该是好好的爽一下的时候了啊,今天我们十个兄弟(龙棒:谢龙,农民:刘明,锅巴:郭豪,土豆:曹祖,王震,沈毛,举人:丁峻,肥肥:杨鹏,菩萨:林天,我)决定一起先去撮一顿,再去<魔兽>通宵.


今天火锅店的生意真他妈的好,到处都是人,我们十个人聚在一起聊起了假期的计划,过了这个假期大家就要分开了,虽然那一天还没有到但心里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也许酒才能表达各自心中的种种伤痛,一夜的痛快很快就过了,喝完酒的我们准备撤退,却不想酒后的我进入了另一种不曾想过的生活!


杀怪打宝,PK群战,杀人暴装备……一夜疯狂,也许只有虚幻的杀戮可以发泄我的郁闷,又或许别人的痛苦可以给我变态的快感,又或者麻木机械的动作会冲淡将离的不舍.总之,虚拟的强大掩盖了我内心的虚弱.许多年以后,物是人非的明天看来今天是多么的无奈与被动.快乐总是短暂的,天刚亮无尽的睡意就席卷了我的大脑,冥冥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催促我回家睡觉……


六月初的早晨是无比清爽的,给我麻木的大脑强行注入了一丝活力.广场上到处是锻炼身体的人们,表面上是多么惬意啊,可是又有谁最终能超脱自然,终究尘归尘土归土啊!这无谓的挣扎只是让我多一点悲伤罢了.回去,我只想回去睡上一觉,梦中说不定我就是主宰!


突然,我看见了一个衣裳滥褛的老头无力地靠在广场的百年老树上,哎!又是一个可怜的人,唯一不同的只是我感觉他仿佛不在这个世界,他与他的四周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然而他又是那么自然的融入了周围,自然得让所有人都会忽略他的存在,偏偏有仿佛他有着魔力一般吸引着我,很矛盾的感觉.一般来说我是不会管这种事的,因为我觉得是在帮他们,相反我只是让他们多了几年痛苦挣扎的经历而已.可是不知来自哪儿的怜悯,我请即将"饿死"的他与我到面摊上一起共进早餐,听他说着感谢的话语我的心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享受,真是怪异的事……


怀着异样的心情,我进入了期待的睡眠……


……这是怎样地一个世界,这就是我的梦吗?我愿意永远也不醒来:广阔的草原一望无际,突然间我真的好想放声大哭.是什么让我如此感动,是生命啊!草尖的露珠在金色的阳光下反射出七彩的颜色,溪中的鱼儿在欢快的畅游,空中的雄鹰在振翅翱翔,无忧无虑的鸟儿在欢唱……原来生命是如此的美丽,这种美又有谁愿意放弃呢?我久久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


仿佛一万年又如一瞬,突然一声雷喝在耳边响起:"痴儿还不醒来,梦境虽美毕竟为虚啊!"我忙自收摄心神,放眼望去,入眼的不仅仅是美丽的风景,还有草儿在生长,鱼儿在拼搏,雄鹰在奋斗……眨眼间,眼前的一切迅速消失,再出现时已只剩下一位有如天神般的老道端坐于五彩祥云之上,立于天地渺渺之间.满头银发仿佛见证了千年的沧桑在空中无风自舞;然而再看那脸哪儿来半点的老相啊,红润的色泽是我见过最有活力的颜色;一双眼睛时而散发出金色的光芒使他显得更加的威武,眼中透露出无尽的慈祥与圣洁却有看透了世间的邪恶看透了我的心,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双眼睛会让我如此惊慌失措;也许是因为小说中的仙人总是穿着长袍,所以那长袍是唯一一样让我感到亲切的东西.我在打量他时他也在打量着我并不断微微点头嘴里还在低语着什么.终于他开口了:"孩子,现在你感觉怎么样?"我一愣,才说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仿佛什么东西一下子变得开朗了一样,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又问道:"那你还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吗,你还会怨恨吗?"我心想他怎么知道我的想法,可仔细一想我才明白我已经放下了对这个世界的怨念,那里还不明白是怎么一会事,忙道:"多谢上仙点化,还请上仙收下小的为徒啊!"那老道嘿嘿一笑:"好你个机灵小伙儿,我原意也是如此,不过进入你的梦境也颇秏真元,我也即将力尽无法再行收徒之具."看我露出失望之色,他又哈哈一笑:"不过你放心,他日我自当会上们收了你便是.贫道去也,你小子且等着吧.”


慢慢的,漫天云彩消失了老道消失了,一切归于平静,黑暗和混沌很快席卷了我┉┉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刚才的一切原来是一场梦而已啊,哎.空高兴一场.不过梦中的老道怎么就那么熟悉好象刚在哪儿见过?咦?不是今天早上我见到的那个乞丐吗?这事儿越来越他妈的玄了,怎么想怎么觉得不是梦那么简单.而且我怎么好像哪里变得不一样了呢?可是这明明是一场梦啊,哈!不会是天见我怜派来了大罗金仙点化与我想要收我做徒弟吧?嗯,有可能,那样我就爽了,哈哈,我一定要成为幸运超过李强,美女多过华铁行(<修真之我是神偷>主角,他妈纯属一色狼)的一代修真大侠……thinking……



“他妈的,真倒霉,这小子也恁不知好歹,居然敢将本体神识沉入梦境,幸好有我风流倜傥外加聪明能干……(省略一万字)的枯木在此,要不这小子就万劫不复了,哎呀亏了,他妈的我五年的真元啊!不过这小子的悟性真他妈的不错,才一会儿就打开了心结!嗯!不对,我自从遇到这小子后就一直倒霉,不会他克我吧?嗯,得小心,下次叫枯元师弟去了,算了看在这小子合我味口的分上再忍一忍吧(哈哈,老夫其实是舍不得这样的良材美玉啊)该回去打座恢复一下真元,哎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