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中部:崛起北关村 三、

雪亮军刀 收藏 7 96
导读:城北黑帮 中部:崛起北关村 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王峰和周疯子在小四眼潜逃之后一直过得很落魄,他们两个都不会偷。在外地呆了大半个月,钱眼看着就花完了。那天周疯子说他看到有个人家看上去好像挺有钱的,男的穿着西服,腰上面扎着当时不多见的华伦天奴腰带。

“咋样?”周疯子问王峰,周疯子是有名的木头脑子,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一般都是王峰拿主意。

“干吧,咱俩都没钱了。”

两个人在县城里面的日杂商店买了一把菜刀和剔骨尖刀。刀是王峰去买的,他买的很技巧,他从县城北边的劳务市场找了一个农民工,说自己是做干货的,马上要年底了,正招工呢。

农民工和他一起吃了顿饭,然后王峰让他去日杂商店买几把刀,带到车站等他。两个人在车站碰面的,王峰买的车票,两个人坐上车。就在车快开的时候,传呼响了,王峰回了电话,回来说还有事情,让那个农民工到T市某个地方等他,又告诉他一个电话。农民工坐着长途车走了,王峰很满意,如果公安追查刀的下落,很难追查到自己身上。

他们作案的地方在一片居民区里面,据说这片住的都是当官的,个个都有钱。当时还没有房产的概念,能住得起这样的房子的人,一般来说都有钱有势。

两个人在居民区边上的煤气站偷了一件制服,然后王峰穿着制服赚来了门,他最近学了当地的方言,基本上说得能蒙事。

房门刚刚开了一条缝,王峰拿脚尖一别,让房门关不死。王峰身子让到一边,周疯子一脚把门踹开,里面的人应声倒地。

“别怕,我们是图财,只要你们别跟自己过不去,保证不杀你们。”王峰的声音平稳而镇定。刚才进屋子的时候,他将毛线帽子的下沿放了下来,挡住自己的脸。

“钱呢,不要存折,我要现钱。”周疯子声音打着颤,他这个人似乎是天生的罪犯,每次作案都激动无比。

屋子里面只有两个人,一对夫妻,王峰看了看墙上的相片框子,这家应该还有个小儿子,看来两个人还得动作迅速的离开。

那个女的反而很冷静,那男的吓得都筛子。王峰扬言少于一万,两个人都得死。其实这是王峰在吓唬他们,他们打算抢个一千多块就知足了。抢得太多案件就升级了,再说当时的家庭里面一般没这么多现金。

最终的结果让他们两个大吃一惊,那女的从屋子里面拿出了整捆的钞票,王峰扫了一眼,绝对超过两万块。

“这有两万三,半个小时前人家刚送来的。我们两个钱包里面还有一两百块。”女主人说。

王峰把钱当场揣进大衣,然后把两人捆了起来。作案金额这么大,两个人当天晚上就潜逃到郊区的乡镇了。

第二天警察开始荷枪实弹搜捕,王峰和周疯子没压上正点子,他们抢了这个县城的政法委书记。据说这个书记鱼肉乡里,横行霸道。消息传出,当地老百姓都拍手称快。

后来市委根据这起案件为线索,查出了这个书记受贿贪污多达三十余万的犯罪事实。为了不牵扯出更多的官员,那个书记被剥夺党籍了事,成了老百姓。很多老百姓自发地给市委送感谢的锦旗。

王峰和周疯子逃亡的方法很独特,他们找了条很偏僻的山路在丛林里面连续翻越了三天三夜,逃过了大搜捕。王峰以前酷爱爬山,如果不是家里太穷,他完全有可能成为一个登山运动员。

等到两个人回到B市已经是一个多月后的事情,两人一身风尘,回到了这个喧嚣浮华的城市。回到B市的当天就看到刘芳的人抬着个血人往面包车上抬,二三十人个个手上握着棍棒,面孔邪恶,身形粗鲁。

“我操,这下热闹了。”王峰回来告诉周疯子,刘芳打的人是李飞,跟着孙勇混的。刘芳把打伤的李飞扔到了体育场门口,引来了很多围观的人。

李飞倒在地上,马路上一大滩血,辫子最先发现的。很快,张伟、扁头带着人也过来了。

“李哥!”张伟扑过去,一把抱住李飞,从辫子怀里把李飞扶住了。

“快送急救,我身上有案子,你送过去吧,就说路上发现的。”辫子说完了转身就走。

张伟刚把李飞送到急救室,孙勇和李明亮就到了,他们是收到张伟的传呼赶过来的。两个人站在院子里面观望了一下,他们在担心公安,李飞是从大牢里面逃回来的,一旦遇到公安就麻烦了。

所幸的是公安没有来,张伟把医院里面打点的很好,他说这个人是见义勇为,有人抢自己,这个人过来挺身而出把罪犯打跑的。

看着病床上面铁塔般的李飞,张伟觉得感慨万千,李飞是这帮人当中最为勇猛的一个,但现在却躺在床上。张伟感到了道上的风云变幻。

当天晚上孙勇没有出面,他长了个心眼,刘芳敢于这么挑衅,他必须摸清楚对方的底牌。孙勇让兄弟们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要看看下一步刘芳会做出什么来。其实这也是李明亮的主意,李明亮的特点是遇到事情出了奇的冷静。

“大勇,我觉得刘芳这次后面托着他,不然他没这么大胆子。”

“我也是这么琢磨的,要么找卷毛问问。”

“我看行,叫上张伟,这件事他也能想想主意。”

晚上孙勇、李明亮、张伟找到了卷毛,四个人打了辆车到城南一个僻静的馆子吃的饭。

“大哥,我今天出事了,你知道吧。”

“啥事?我现在基本不问道上的事情了。”

孙勇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下,卷毛一边听一边吃菜。讲完了之后大家都看着卷毛,等着他说。

“大勇,你先跟我说,你现在生气吗。”

“操,我当然生气。”

“错了,大勇,你现在不能生气,这是做生意,懂吗?刘芳敢打李飞,就是要让你生气的。他打李飞不是跟李飞有什么私仇,这是生意。”

李明亮观察到了孙勇脸上有一丝的不快,连忙把话接过来。“大哥,那我们现在该咋办。”

“毛主席教导我们,阶级斗争要天天抓,你们都忘了?”卷毛冷不丁冒出一句,把大家搞得一头雾水。

“这玩意和阶级斗争啥关系?”孙勇看样子似乎有点想发作。

“呵呵,大勇,听我说完。毛主席他老人家是大智慧的人,一辈子打过那么多仗,他啥时候输过。你和刘芳,就跟这阶级斗争一样,他不斗你,你迟早也要斗他。只不过他先动了手。记住一点,不能做任何他打算让你做的事情。”

三个人都愣了一下,“刘芳现在想让我们做啥?”

“刘芳现在就希望你去找他麻烦,事情越闹越大那是最好。”

孙勇问:“事情闹大了对他没啥好处。”

“是没啥好处,但别忘了,你现在管着货运站,他们无所谓,一帮贼,换个地方照样还能混,以前他不动这边,主要是张四宝和老顾两帮人马都在,他不能谁都得罪了。现在你一个人全占了,老顾肯定不会再帮你。你现在做生意,你穿着鞋,他光着脚,他怕谁。”

听卷毛这么说完了,三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卷毛几句话就把事情分析得很透彻。

“那现在咋办?”

“呵呵,换上我,我去给刘芳说,把体育场这边让出来,他的人随便过去偷。没关系,有钱大家赚。”

“啊。”孙勇、李明亮、张伟都惊呆了。

“怎么?面子过不去?反正现在你们不靠那帮小贼养活,让他们都过去做案,等发了大案子,再收拾他,不比现在方便?”

“不行,那李飞不是白打了。”

“大勇,你听我一句,这是生意,刘芳和李飞没仇,只不过他看着你们这片眼红,而且他后面可能还有人。你把地方一让,他后面的人就会露出来,到时候一起打。”

“那现在手底下这帮小贼怎么办,我把地方让出来,他们肯定得散了。”

“小贼好办,暂时别干活,到货运站上班,你养着,到时候一动手,你兵强马壮。”

“好吧,先这么办吧。”

第二天,城北道上传出个轰动消息,孙勇把体育场这边让给了刘芳。消息传出去之后,好多人都幸灾乐祸,这下孙勇他们完了。

接连一个多星期,体育场附近发生了多起恶性盗窃案件,很多商户上万元的现款被洗劫。刘芳团伙甩开膀子在体育场附近大偷特偷。而孙勇的人都坐在货运站里面打扑克,别人问起来都说不干活了,现在开始跟着张伟后面学着做生意。

盖帽现在在道上的地位逐渐增长,因为这场架就是他引起的。辫子眼睁睁地看着他连掏了几个包,然后一幅不屑的表情看着辫子洋洋得意。

一个多星期后,周老八找到了刘芳,两个人在长途车站这边见了面。

“咋样,我借你的人还顶用吧。”

“不错,孙勇一看咱们这边的实力,马上把体育场这边让出来了。”

“现在好办了,让我的兄弟进去吧,现在我手上还有四十多万的货没出掉呢。”

“没问题,你放心大胆地卖,我帮你盯着。”

“哈哈,合作愉快。”

“那是。”

第二天体育场附近出现了一拨形迹可疑的人,个个面带菜色,但都交头接耳地小声打听着什么。

当天下午,打听消息的兄弟把事情告诉孙勇,体育场这边有人在找货,据说周老八的人马跑到这边卖货来了。此时孙勇才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这一片靠着长途汽车站,边上三家酒店,居民小区林立,周老八是借刘芳把地方占下来卖毒品。

周老八是个很难缠的人物,几次公安的大搜捕中他都没事。道上传闻周老八和某高官有联系。他没有固定的地盘,但资金和财力雄厚,如果单说玩钱,道上的混混基本上都不如他。孙勇这次知道他遇到了劲敌。

“咋办,周老八也进来了。日。”李明亮说。

“别的生意我不管,周老八的生意一定要打出去,通知兄弟们,老子要体育场销烟。”

孙勇发话出去,城北道上的一场大血拼一触即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