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从原始社会做起 第五卷、开疆拓土 第三十八章,横扫西方

dontbb 收藏 0 4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69.html


何峰连下三道圣旨;

第一道圣旨;封丰臣绝为西王,德仁部归丰臣绝麾下。

第二道圣旨;秦明从从日本族人中征志愿兵三千,补充德仁部。

第三道圣旨;国防部拨二个中华帝国标准骑兵师装备和每个征西军骑兵师装备了一个营的火器给丰臣绝。

何峰三十六年,丰臣绝率麾下二万征西军浩浩荡荡西出新疆边关。丰臣绝挥手与送行的新疆建设兵团司令萧湘子中将等人话别后,率德仁等将士杀气腾腾直扑西方。

丰臣绝借哈萨克国新败,中华帝国击杀阿提拉之天威。不费吹灰之力,占有了不少原哈萨克国领土,收伏了不少哈萨克人和一些黄、黑人种部落人,实力大增。很快丰臣绝的征西军打到了白人栖息地。

由于丰臣绝的宗旨是;除了想拥有一片日本人自己的领地。另一方面是击杀美国白人的祖宗。

征西军的骑战又具有高度的机动灵活性,战斗力超强。加上日本人的残暴凶狠。经常像旋风般吹来,转眼就席卷而去。凡是被他们的铁蹄践踏过的地方,必定留下一片废墟,大量白人人口被杀和奸淫,财物被劫夺一空。

丰臣绝征西军到来之前,这些白种东哥特人从未和拥有火器的骑兵交战过,也没见过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征西军枪骑兵和附庸的部队排山倒海的打击下,东哥特人落花流水般地向西逃窜,直至多瑙河边。为了寻找新的生存空间,这些逃亡者又沿途打击西哥特人的部落,把他们连根拔起,驱赶到更向西的地方。

很快,在西哥特人逃窜的路线上,汪达尔人、法兰克人、勃艮第人、盎格鲁撒克逊人,像滚动的雪球,接连不断地向西涌去。丰臣绝征西军的进攻几乎把所有的日耳曼部落都给驱动起来。

在征西军的攻击下,大量日耳曼人蜂拥逃向西方,以期在哈萨克国境内寻求庇护。西哥特人后来经哈萨克国国王布莱达的允许,越过多瑙河进入哈萨克国国境内的色雷斯一带避难。

此时的布莱达经过休养生息,死灰复燃。入侵意大利,劫掠包括阿奎莱亚、帕塔维翁、维罗纳、布雷西亚、贝加莫、米兰在内的许多城市。

丰臣绝对白人大屠杀和奸淫,引起白人大规模反抗和逃亡,也邦了布莱达的大忙。白人将他视为救世主纷纷归附。布莱达以旋风般的速度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军事政权。虽然不能与阿提拉时代的哈萨克国比,但面对丰臣绝灭绝人性的大屠杀,白人和哈萨克人也表现出超人的战斗力。空前的团结,一起前仆后继打击丰臣绝部。

丰臣绝部受到了哈萨克国顽强阻击,连连失利。丰臣绝连忙派人给中华帝国皇帝何峰送上不少抢来的白人美女和财物,同时向何峰求援。

何峰明知丰臣绝打的是一场非正义,甚至于可以说是反人类的战争,按历史白人也不会灭绝,当然不肯参战,只给了征西军一些军火。下旨;劝丰臣绝见好就收。

何峰下旨之后,马上就懊悔不已,如果丰臣绝按自己的旨意做了,后世小日本就不用龟缩孤岛。历史且不是……

何峰的担心还是有道理的,丰臣绝见何峰言之有理,本想就此罢手。象何峰一样巩固已打下的疆土。但天不助日本人。丰臣绝手下鼠目寸光的小日本鬼子将领纷纷反对,特别是叛军德仁部将士反劝丰臣绝称帝,与中华帝国分道扬镳。丰臣绝大惊,他知道现在称帝是找死。杀了两个带头起哄的将领,便将两人的头送到京都,向何峰表白心迹。

何峰正为上次自己那道圣旨懊悔不已,收到二叛领的首级后,马上又给了征西军一些军火。同时下旨;“西王是朕之血脉,你的忠心耿耿朕从不怀疑。战场诸事,你可自行处置。”

丰臣绝杀了两个带头起哄的将领,也只是怕何峰知道了会翻脸。收到何峰圣旨和军火后,丰臣绝很高兴。让他最高点兴的不是军火,是何峰那道圣旨,“战场诸事,你可自行处置。”

他现在是福星高照,非州方向出了一个庞大的黑人帝国,帝国首领泰森,是偶然的机缘穿过时光隧道,来至美国南北战争时期一个黑奴士兵。

泰森虽表面粗野,但他内心却被多年的白人奴隶制度欺凌和南北战争军事角逐磨炼得十分细腻。泰森为人狡诈,野心勃勃,其残暴凶狠程度使整个欧洲都在他面前发抖。他的兵锋杀到哪里,哪里就意味着血流成河。后世欧洲人称他为“上帝的惩罚星”,把他看成是专门来惩罚白人的煞星

泰森也和丰臣绝一样对白种人恨之入骨,唯一不同的是;泰森便不准备灭掉白种人。他的宗旨是;让所有白种人为奴。黑人可以随意奸淫白人妻女。说穿了,也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丰臣绝送上一百枝三八大盖和一支王八手枪给泰森后,泰森和丰臣绝结盟了。

何峰三十七年,泰森和丰臣绝联军对哈萨克国巴尔干半岛东部实施了一系列致命的打击。联军摧毁了多瑙河畔的许多城市。数年之后,当中华帝国使者经过此地时,仍可见岸边累累白骨,城内尸臭熏天。此后,高卢地区许多城市都未能免遭厄运。他们侵占了多瑙河地区之后,于何峰三十七年底被著名的哈萨克国将军阿斯帕阻挡在色雷斯一带。


何峰三十八年,泰森和丰臣绝联军再次发起进攻,长驱直入哈萨克国腹地,击溃了哈萨克国的主力军,兵锋指向君士坦丁堡。哈萨克国国王布莱达万般无奈之下与泰森和丰臣绝联军订立和约,泰森和丰臣绝联军强迫布莱达支付大量黄金,并将每年要缴纳贡金,即以后每年向泰森和丰臣绝缴纳贡金。同时,不得向白种人提供庇护。

到何峰四十年,在泰森和丰臣绝联军残暴凶狠的围剿下,世界上白种人活下来的不到原来人口的百分之二十,而且大多数是做了俘虏的妇女。

黑人泰森不喜欢天寒地冻的欧大陆,何峰四十年六月,率黑人大军带着抢来的无数白人奴隶和财物退回了非州。

丰臣绝和他的征西军建立了一个横跨欧亚两洲的日本人国家,但丰臣绝到死仍然号称西王。臣服于中华帝国。史称西王国。

丰臣绝是世界上拥有最大权势与最多财富的人之一。有人统计,在这近五年里,仅哈萨克国上贡给丰臣绝的黄金就达11000磅之多。由于丰臣绝一直保持着日本人收藏珍宝的嗜好,因此丰臣绝从各地掠夺来的金银和珍宝大多保持着原有的形态。“西王的珍宝”早已是闻名于世的一笔巨大财富。而且丰臣绝厉行严酷的专制制度,其臣民稍有不合其意者即遭严惩。因此在西王国内部,他的珍宝除他本人和极少数亲信之外,根本无人敢过问,更无人知晓其所在。

由于丰臣绝和日本人一直保持着民族的习惯,贪财和荒淫无度的嗜好,一年之后,荒淫无度丰臣绝娶第九十九位新娘。在新婚之夜突然死去。据说是来自色雷斯一带的白人新娘给他暗下了毒药。他死之后,日本人把所有参与埋葬丰臣绝遗体和宝藏的工人全部处死,没有给后世留下一个活口。世人都不知道丰臣绝的坟墓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那巨额的珍宝藏在哪里。

此后,一个有关西王的陵墓和宝藏的故事却渐渐流传开来。人们传说,在东欧平原的某个不为人知的偏僻山区,隐藏着丰臣绝的秘密墓穴,而举世闻名的西王的宝藏,就埋藏在那地下墓穴之中。但是,它又埋藏在哪儿呢?

也有人猜测是丰臣绝的继承者德仁已清楚西王国的危机,特留下“西王的宝藏“企图它日让日本人东山再起。

丰臣绝死后,手握军权的德仁继位。仍号称西王。但此时日本民族的荒淫无度的嗜好、喜欢集体淫乱的习惯,让西王国渐渐沦落灭亡。

当时,西王国文武百官和日本贵族中流行一种怪病,病人看上去憔悴,瘦弱,目光无神,生殖器溃疡……怪病很快在日本贵族中蔓延,造成文武百官和日本国贵族大量死亡。(西王国中文武百官和日本贵族绝大多数是;二万征西军中的幸存者,西王国的栋梁之材。)

中华帝国皇帝何峰收到德仁求援奏章后,马上派出卫生部部长藤高率专家组,奔赴西王国。

藤高不愧是日本帝国东京医科大学教授,还真有两把刷子,很快弄清西王国中文武百官和日本贵族得的是性病,一种无药可治的新型性病,(笔者猜测;可能就是现在的爱滋病)

此后这种性病也在泰森的黑人帝国泛滥成灾,泰森的黑人帝国和德仁的日本国一样从此一蹶不振。

苟延残喘的哈萨克国国王布莱达趁机死灰复燃,泰森的黑人帝国和德仁的日本国渐渐沦落灭亡。

后世欧洲白人与布莱达的后代学者争功,称:是勇敢无畏的白种妇女用身体和性病打败了泰森的黑人帝国和德仁的日本国。哈萨克国国王布莱达只不过是捡了个大便宜。最少布莱达的军功章有白种妇女的一半。


何峰四十二年九月一十八日,史称9.18。(与后世日本人侵华9.18同月同日。是巧合,还是日本人有意为之笔者无从考证。)且战且退的德仁率一千余残兵和二千妇幼,象一群叫化子一样退到中华帝国新疆边关。

精疲力竭、憔悴,瘦弱,目光无神的德仁请求重返中华帝国。边将杨六郎因皇上何峰给中华帝国立下国训;“西征军将士退入中土者斩!”死活不肯放行。但他还是负责地上报到新疆建设兵团司令萧湘子中将那。萧湘子也不敢作主。马上上奏皇上。好在哈萨克国国王布莱达不敢在中哈边境动武。加上萧湘子出于人道主义向德仁部提供了食品。德仁部暂时在新疆边关滞留。


北疆天寒地冻,虚弱的德仁部天天有人倒下。更要命的是: 无情的新型性病继续折磨着德仁部。


重病号不想吃东西,甚至几天不吃也不觉得饿,这时下身就开始渗出黄水,病人不吃不喝,到了垂危之中。


大家都知道是一种恶性传染病,德仁只好将他们实行了极其严格的隔离。可这些措施都无济于事,病号还是越来越多。


可恶的病魔----新型性病,张开它那贪婪的大口,吞噬了一个又一个德仁部战士的生命!


在怪病发作最猖狂的日子里,每天都有德仁部人永远地离开了,甚至在送葬的路上都有人倒下。


看着这些面目全非的部下,德仁的心里仿佛有一只巨手在拧得阵阵作疼。


离营地不远处的一块高地上,新隆起的坟墓却在不断地增多。 德仁和部下从心底对无情的皇上何峰产生了怨恨,死的人越多,怨恨也就越来越深……



何峰收到新疆建设兵团司令萧湘子中将请示电报,处理完手上要紧的国事后,才召文武百官议此事。

丞相陈胜跪奏道。“启奏皇上,西征军将士仍帝国子民,臣认为应该允许入关!”

何峰还未出言,右首未排的卫生部部长藤高大步走到殿心,微微下拜道:“启奏皇上,德仁率三千人中,有不少人携带一种无药可治的新型性病,此事不能儿戏!允许入关,恐秧及国人!”他与丞相针锋相对,毫不留情面。藤高,本来是;来至后世的日本帝国东京医科大学教授,此时他早已完全忘了自己是日本人。

何峰本来不想让德仁残部入关,又一时找不到好借口,听藤高这一番话,他心里大喜。有谱了!沉声道:“藤高是专家,言之有理。朕准奏。”

何峰停顿了一下,见文武百官没人反对继续道:“不过德仁部仍帝国子民,朕仍允许他们取道中华帝国迁到日本九州岛。但沿途不许与帝国其它子民接触,违旨者斩!”

何峰四十三年,在新疆建设兵团一个团的“护送”下,经帝国海军接力“护送”。德仁部终于到达日本九州岛海域。

因日本九州岛不能住人,德仁部所剩二千余人,只好在日本九州岛附近的小岛住下,头几年由中华帝国海军提供食品。后来中华帝国发生内乱。德仁部就没了记载。欲知详情;请各位读者大大自己看倭国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