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五大主力兴亡实录

成军淞沪


淞沪战场来了一支生力军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之后,上海地区的局势也骤然紧张起来;

7月中旬,上海日侨纷纷乘船回国,而驻沪日军在其营房的房顶却加紧驾设高射机枪、防空炮位,日舰十余艘更在黄埔江上卸去炮衣,日夜游戈;

7月下旬,汉口日军海军陆战队1000余人奉调上海;

8月1日,日设在虹口的日军陆战队司全部声称,其水兵宫崎失踪,中方须全力协查;

8月4日,日驻沪总领事门前的国旗被毁,日人诬为中方所为,委求中方赔礼道歉;

8月9日,日本军官大山勇夫擅闯骄桥中方军用机场,我机场保安将其击毙。日军借此要协中方撤走上海的一切中日军队,中国人当然不能接受,上海战事随即全面展开。



第一部 整编第74师——“蒋家御林军”



一、 成军淞沪,51师的战绩上《申报》头版头条



淞沪战场来了一支生力军



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爆发之后,上海地区的局势也骤然紧张起来……

8月9日,日本军曹大山勇夫擅闯虹桥机场,被我机场保安部队开枪击毙。日本人隧要胁中方撤走上海的一切军队,中国人当然不能接受。上海战事随即展开。

其实,早在淞沪地区枪响之前,中国方面已从常熟、无锡等地紧急调动87师王敬久部、88师孙元良部秘密入沪。这两支部队为京沪警备司令张治中将军的部队,兵员充足,器械精良,是中央军的精锐,而日本人仅在虹口、闸北驻有海军陆战队3000余人,中日实力对比悬殊,中国军队本来是可以一鼓作气打败日军的。但蒋介石就是在战争打响之后也仍心存幻想,寄希望于国际联盟,致使良机坐失,日本人得以不断增兵上海,中国方面则与之相持不下。

富庶的淞沪地区为中国经济之中心,是蒋家王朝命脉之所在。这时候,蒋介石方决定调集全国军队,与日本人大战淞沪。

8月20日凌晨1时,国民革命军第51师接到军委会发出的入沪参战电令,当时他们正在陕西南郑、洋县、西乡等地整训补充。作为职业军人,师长王耀武像一根弹簧似的从床上蹦起来,当即用电话命令其属下151旅旅长周志道、153旅旅长李天霞:4小时内,集结所部于宝鸡火车站,立刻开往淞沪,参加上海作战!

自张治中率部奋起抗敌之后,51师的官兵就摩拳擦掌,时刻注意着上海方面的动态,期待着军委会的参战命令,现在终于等到了这一刻,兴奋与紧张就像疾风卷云一样驱走了睡意,穿衣、打包、聚结、整队、上车,4小时不到,全师12000余人就已携枪拖炮,备足粮弹,登上了火车。

东方,已经露出了一抹酡色的霞光。

车厢里,充盈的是口号、掌声和歌声,《大刀进行曲》和《义勇军进行曲》伴随着不远处黄河的咆哮之声,在不时响起的汽笛声里,呼啸着向东飘荡而去。

对这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部队,王耀武是了若指掌的。

王耀武,字佐民,山东泰安上王庄人,早年曾在天津一家烟草公司和上海一家饼干公司做工,1924年冬入黄埔军校3期,毕业后分别到国民革命军第1军第11师3团4连任少尉排长,旋升为上尉连长。王辉武善于带兵,颇受第1军军长何应钦的青睐。1927年10月,何应钦调他到第1军第22师第4团任3营营长。北伐战争后,刘崎替代何应钦任第1军军长,率部驻徐州郊区,时国内暂无大的战事,各部皆依例练兵,王耀武的长处再次展露出来,刘崎遂举荐他为独立第2团中校团副。不久,第1军开赴河南参加蒋、冯、闽中原大战,王耀武在此战中屡建战功,于是,1930年9月升至团长。山东人的大义与少时店员生活的磨砺,打造了他忠诚刚毅与勇猛机敏的个性,而他又把这一切锻铸成了他的队伍的精魂。在第四次“剿匪”战争中,蒋介石亲率包括第1军在内的50万大军围攻江西红军,结果各路大军非死即伤,纷纷溃逃,惟独王耀武所部坚守宜黄,苦苦独撑24天而城池不破。战后,蒋介石对这位学生慰勉有加,赞扬其谋勇兼具,提拨他当了补充1旅旅长,军衔为少将,这时王耀武仅28岁。


51师的班底就是在这个时候搭起来的。

1934年10月,当日寇进逼华北时,蒋介石发动了第五次“剿匪”战争。当年11月,中共中央派遣红十军团组成的抗日先遣队,在方志敏、刘畴西等人的带领下,北上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蒋介石恐慌不已,急令浙江省保安处长兼“剿匪”总司令俞济时率部堵击,王耀武划归俞济时指挥,从此两人结下了很深的渊源关系。由于红军先遣队孤军深入,缺乏援助,2个月后,红19师师长寻淮洲牺牲,抗日先遣队军委员会主席方志敏、红十军团军团长刘畴西等被俘,补充1旅又立下了汗马功劳,王耀武因此被擢升为51师师长。此后,在蒋介石的照拂下,51师兵精弹足,战斗力超群。成为国民党军的甲种师。

现在,他们却是要奔赴抗日前线了。

天色大亮,火车在陇海线上疾驶。王耀武将营以上军官召集到他的车厢里,作战前动员。

虽然经过半夜的奔波,但大家的脸上并无半点疲惫之色,一个个看起来精神振奋。

“各位弟兄,本军奉最高统帅之命,开往前线打鬼子,报仇雪恨的时候来了!”一向严肃的王耀武脸若青霜地开始了训话。

扫视了一下在座的20多个同生共死的部下,他继续说道:“大家都知道,甲午以来,日本人欺我国力贫弱,屡屡挑起事端,杀我人民,淫我姐妹,占我土地,九?一八血迹未干,一?二八屠杀顿起,长城之役刚停,卢沟桥之变又起!作为军人,拿枪却不能保家卫国,我等常常扼腕向天,羞愧没名!现在,平津烽火已燃,淞沪战场炮声又闻,正是我等浴血沙场,报效国家的时候了!本军号为劲旅,多番承蒙委员长的奖励,但昨日之功与今日之战大不相同,大敌当前,民族至上,现在可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耀武希望诸位弟兄戮力同心,奋勇向前,抱有我无敌、杀身成仁的决心,为本军再添辉煌!”

王耀武话音刚落,一直咬着牙巴的302团团长程智霍地站了起来,朗声说道:“师座请放心!杀敌报国是我等夙愿,这次上战场,我们定要从小鬼子身上把几十年的血债都清偿回来!”

“对!为民族争自由,为国人争尊严,我们一定不负党国军人的使命和荣光,把东洋鬼子赶回本土去!”刚刚从德国留学归来的306团团长邱维达面色庄重地说道。

一营营长胡豪长得粗壮墩实,平时作战勇敢,但不善言词,看见大伙儿纷纷表态,这时也不甘落后地站起来:“我没什么好说的,两个字,打,打出威严;死,死得其所!”

王耀武点了点头,向众人投去了赞许之色。正当他准备宣布散会之际,坐在车厢角落,一直未动声色的305团团长张灵甫“咚”地一拳砸在面前的茶几上,目光怒向窗外,一字一顿地说:“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

“是的,钟麟说得对!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我们一定要让倭寇尝尝51师的厉害!”王耀武看着眼前的众部属,自信而坚定地说道。

一场夜袭,51师首战歼敌500,《申报》的头版头条报导了这一消息

由于敌机不时在陇海沿线轰炸骚扰,51师一路上走走停停,直到24日傍晚才到达安亭车站,休息待命。而在此前一天,受日本陆军省、参谋部派遣,其第3师团、第11师团及第1师团、第8师团各一部,分别从本土的热田、多渡津等港口出发,相继在上海北郊的川沙口、狮子林等地登陆,目标直指宝山、罗店、浏河一线,以威胁我之左翼侧背。

淞沪会战开始之初,蒋介石即任命冯玉祥为第三战区司令长官,负责指挥该地区的作战,后随着战事扩大,蒋介石遂调冯玉祥为第六战区司令长官,而亲任上海战区司令长官,且划分防区,作出统一布置,令各部队各司其责。张治中统第9集团军为中央军,负责市区及周围一带作战;张发奎率第8集团军为右翼军,负责松江、闵行、南汇一线的防守;陈诚辖第15集团军为左翼军,负责嘉定、罗店、月浦等地战事。

遵照上海战区的命令,51师划归第15集团军指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