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道,那小鱼郎驾着小舟,来到一关口``在一乱石边停下。纵身下了船,爬山涉水,来到一深谷。那谷中有一平地,上搭着三间茅屋,百鸟喧闹,屋中竹椅上坐这个带着瓜皮帽,旁有一小茶壶,正忘情的拉着二胡``忽听一阵脚步声传来,那老人睁开眼道,是达儿回来了么?外面应声到,是我,爹```一进屋子就依偎在老人身旁``道:爹,出了一个什么庐陵神;闹得江湖大乱哦。

老人稍一琢磨,便道:庐陵神,一定就是那当年人称为‘瓜皮猫’的汤小恩.....

小郎不解的问:那庐陵神也会七十二神抓,还用爹当年威慑江湖的庐陵令!我真不懂他是什么样的人。

老人叹道:这自称庐陵神的人,就是我当年的八大弟子之一,其余七人都在血战天山的时候亡了命,他侥幸脱险,想不到今日会掀起这么大的腥风血雨来!.....似乎感慨了一下,就接着说:他是我门徒,还得我出面收拾他,怎想.....

小郎突然问:爹,那你说那庐陵神是你徒弟,那你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庐陵王了!?....

老人叹道:我现在是知非老人,已不再是当年的庐陵王了。说罢,突然转首,望向那小郎,缓语道:达儿,你可是很痛恨他庐陵王呀?

小郎道:我才不呢,我能有那样个师傅,就可以传授我盖世神功了。

老人闻言,脸上露出了笑``言道:他虽然没有收你做他徒弟,但是他却是你的义父....

小郎惊讶的说:爹,你就是那武工盖世,文明遐迩的庐陵王!?

老人又是无限感慨一声道:武功盖世有什么用,宿愿不能实现。。。。

忽然注目门外,老人喝一声道:门外什么人?右手一扬,一指向门外点去,他这一指禅厉害无比,只听门外闷哼一声,从门边处跌出一持刀大汉,小郎挺身而起,到门外探视,见没有可疑之处就折身将那汉子提进屋内,往地上一摔:凭你这点本事也敢来做贼!

老人道:他不是贼,是来踩盘子的。

说话间,他手拍开那人穴道,此人四十多岁汉子,身躯高大,一脸横肉,凶眉恶眼,一眼看去,就知他非善类。被解了穴道之后,长呼了一气,眉头一皱,一拳向小郎打去,只见拳法凶狠,小郎正要闪躲,突然从身侧出了一手,向那汉子打出的拳撞去,拳掌一触,那汉子大叫一声,全身立即向后倒去,满地乱滚。

小郎笑道:嘿嘿,你不是很凶么?怎么滚起地来了?

老人冷道:你什么人?跑来此地做什?快说,如敢蒙骗,别怪我掌下无情!

那大汉滚了一阵后,痛苦稍减,但那受伤的右拳,却已红肿,他抱着拳头坐起身来,也不答话,只把眼睛向下看。

老人道:你看什么?是不是还打算试下你的坐手?

突然那大汉转身猛向后窗冲去,老人哈哈一声道:既然来了,还要走么?

笑语声中,一举手掌拍去,凌厉的掌风正击在那大汉腿腕之处,闷哼一声``双脚应声齐断,人又跌倒在地。

这时的大汉也不顾手疼了,抱着双脚,伏在地上,疼得大汗直流。

老人冷道:双脚震断的滋味如何?

那汉子口喘粗气,根本答不上话来。

老人向小郎手一挥,道:达儿,把他那脚接上,我要审问他!

小郎闻言,双手齐出,抓住那大汉双脚,猛一拉``又一错。又听那大汉呀一声惨叫,立马昏死过去。

老人笑向小郎道:达儿,看清楚了么?这是七十二神抓的第十一式‘神出既应’

小郎道:我早已练熟,只是劲力不够.....

恩``就在说话之间那大汉醒转过来,痛苦似乎全消失了,茫然着望着知非老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