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战神 第二卷 第二卷:叱吒风云卷 (下卷)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天下战神将军 收藏 1 82
导读:末日战神 第二卷 第二卷:叱吒风云卷 (下卷) 第一百七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3/

2007年四月二十三日,格林尼治时间上午十一点正。

由梵蒂冈枢机院首席枢机主教波拉马地大主教主持的新闻发布会准时开始,教廷根据前教皇保罗所颁布的遗诏,以通过网络直播和全球同步直播向全世界公布关于“花地码圣启”和老教皇保罗二世的诈死与真死以及现教皇本笃十六世的罹难。

从马尼亚的左轮手枪中发射的六发子弹恐怕将会是世界上影响力和杀伤力最大的子弹之一,它们分别干掉了一个前教皇、一个现教皇、一个国务卿、一个红衣大主教和一名枢机主教,而最后一发子弹马尼亚则留给了自己。因此,从他那把神圣的左轮手枪中发射出的邪恶子弹,一下就干掉了基督教世界阶级从最高和次高的六个人,因此其神圣程度堪比当年杀死耶苏的圣矛。

由于波拉马地在直播中是使用的自己母语拉丁语,并且在宣读“花地码圣启”时又卖弄似的用古希伯来语,因此这场在预想中可能颠覆世界,将人类带向毁灭的告诫并没有发生预期中的效应。

全世界各大通讯社在国家利益的大帽子和世界和平的大前提下,纷纷在同步翻译上动起了手脚,颇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味道。但商业电视台却惟恐天下不乱的揭杆而起,在各大通讯社使用只有图象没有声音或光有图象声音却没有同声翻译的情况下,以最大努力真实还原了事件的真相.

当末日预言和教皇按照预言所述罹难的消息被公开后,第一个首当其冲的国家便是以色列。

以色列的官方电视台并没有对梵蒂冈的电视直播进行必要的处理,甚至连字幕都没有配。因为就以色列的国民文化水平而言,近乎百分之百的大学毕业率使得以色列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能同时听懂拉丁语和希伯莱语。

在梵蒂冈的枢机主教波拉马地以近乎吟唱咏叹调的语言表达形式用希伯莱语朗诵完“花地码圣启”后,以色列最有名的宗教栏目主持人就在现场高呼:“末日审判已经开始!”

之后,他毫不犹豫的对着直播镜头吞枪自杀。

被七点六二口径子弹近距离击爆的脑袋像个熟透了的烂西瓜般爆开,飞溅的脑浆不但染红了镜头,还披头盖脸的溅了他身边的CNN女主播一脸一身。

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在距离意大利几千公里外的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和第一大城市特拉维夫,分别有超过四万名基督教徒和十五万名犹太教徒选择以吞枪、上吊、服毒、跳楼等等手段自杀.事后据以色列政府统计,在四月二十三日当天,全以境内有超过三十五万人和近八百个家庭集体自杀。

因此,以色列也成为了在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末日的导火线事件——“花地码—末日之章”中,平民死亡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

相反,作为以色列和犹太人死敌的巴勒斯坦人在这一天里却选择了集体沉默,几乎所有的巴勒斯坦人在知道消息后选择了前往清真寺,用虔诚的告戒来安抚心中的恐惧。

在这一天里,几乎所有的巴勒斯坦抵抗组织都选择了主动停火。

整个中东大地显得一片祥和与宁静,在海法、在加沙、在以色列与黎巴嫩的边境城市,巴以、黎以持续了多天的激烈冲突、交火和火箭弹袭击全都停了下来,世界似乎从这一刻寂静。

而整个欧洲到这一刻也终于明白各大城市从早上九点起出现跳楼狂潮的原因。于是,在跟随屏幕里的神甫进行完最后的忏悔后,全欧洲又有数十万人爬上了各大城市的高层建筑学“超人归来”。

紧接着,全欧洲范围内的宗教骚乱开始了。

近千万的非基督教徒和宗教极端分子以及为数众多的邪教徒们犹如雨后的春笋般从欧洲大地每个角落汹涌而来。

他们高举着火把,口中发出只有地狱亡魂才能发出的咆哮。

狂乱的人群和狂暴的末日教徒们用最原始的方式庆祝地狱时代的来临,他们点燃车辆、店铺和房屋,用燃烧物堆砌邪恶图腾,他们用虔诚基督徒的血液为自己洗礼,他们用齿痕和精液为处女打上“兽”(魔鬼)的印记。

若干年后,曾经在欧洲亲身经历过第八日——“地狱之日”的一位华人作家,用这样的诗剧来描写那天的情景。

天空在燃烧

风中满是哭泣的灵魂

那些

即将前往天堂的身影

总是会在离开前

留下

忏悔的

最后一滴眼泪

————关于“超人归来”。

****

阿芙罗狄德在哭泣

她默默举起自己的残臂

想抹去人类悲伤的泪水

烟与火

咆哮与哀鸣

都将会飘散风中

与风一起飘散的

还有一滴

阿芙罗狄德的眼泪

————关于“第八日”骚乱。

(阿芙罗狄德—>断臂的维纳斯。)

*******

与此同时,在美州大陆壮丽的晨曦下,每一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和每一个角落,也在纷纷扬扬的下起壮观的飞人雨。

虽然美国政府提前一步关闭了华尔街的股票市场,但他们却没有能力用同样的方法关闭全欧洲乃至全世界的股市。作为世界的金融中心、全球贸易体系当中致关重要的一个环节,华尔街的开放与否此时已经无关重要了。

在纽约,因为政府戒严令的及时下达,大量企图前往自由女神像和帝国大厦以及诸如此类超高层建筑玩“超人归来”的破产者们被很好的阻拦了下来。但这并不能打消那些破产者的必死之心,他们纷纷把目光投向了那些只有十几层高的公寓甚至是只有几层楼的民宅。

根据事后美国政府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美在四月二十三日当天有超过十万人选择以跳楼的方式自杀,其中近百分之九十自杀者的轻生原因与宗教信仰无关,并且其中有大约八千余人由于所选择的楼层高度过低,只造成轻微损伤。

在飞人雨过后,因为宗教信仰而自杀的人群数量却出呼总统宗教幕僚的预料,在全美,因为宗教信仰崩溃而自杀的人不足一万人,这其中近半数以上的还都是美国各地宗教机构的负责人和神职人员。

实际上,这个功劳应该归功于美国的新闻工作者和电视机构,他们很好的秉承了美国意志,将一场末日典礼转换成了一场周日弥撒。

只不过几天后,席卷而来的宗教骚乱造成美国历史上最大群体灭绝事件,在为期三个多月的全国性骚乱中,全美各地因宗教骚乱而死亡的民众高达百万,美国陆军和国民警卫队也付出了近二十万人伤亡的代价。至于各州的警察系统更是差不多被完全摧毁,全美各地光是殉职的警察数量就达到三十五万人,仅芝加哥市一地,殉职的警察占市总警察人数的九成九。

相对同属一个时区的加拿大、墨西哥、古巴等国,美国的状况还算好的。

加拿大因为地广人稀的关系,在四月二十三日当天除首都渥太华发生了局部小规模骚乱外,从表面上看还算平静。可几天后,当一群被美国军方追赶的邪教分子成功的逃入加拿大位于安大略省东南部与魁北克省交界处后,这群被武装过的人民圣殿教教徒就开始了他们疯狂的末日审判计划。

而墨西哥和古巴这两个政治体系差异巨大的国家也因为这场历史上最为剧烈的宗教骚乱而不约而同的相继发生军事政变。

不过历史却跟这两个国家开了个小玩笑,墨西哥的资本主义政府被共产主义叛军推翻,古巴的共产主义社会被资本主义军阀颠覆。

至于南美的那些鼻屎小国,根本就没有接到什么教廷的照会,也没有能力跑到欧洲去做现场直播,甚至连免费向他们发送的卫星电视信号都没有专门的注意。大部分国家的电视台将这场末日弥撒当成了普通的宗教庆典,民众在听了几句鸟语觉得索然无味后,就让这个节目湮没在了浩瀚的欧美肥皂剧海洋。所以这些小国也就成为了这场全球性骚乱中损失较为轻微的国家,当然不久后的全球金融危机一样让它们陷入了灾难。

当然,时间的巨轮并不因为人类的疯狂与苦难而踯躅不前。

随着时间的逐渐推移,位于新大陆以西的澳大利亚也不可避免的步入美国的后尘,虽然澳洲大陆上的宗教氛围并不强烈,但仍旧无法避免各大城市下起的飞人雨,骚乱开始在局部城市蔓延。

再接着就轮到了日本。

日本之前确实收到了罗马教廷的照会,但现内阁首相安倍在询问了作为幕后黑手的小泉以及通报了盟军司令部之后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因此也就大大咧咧的并没有把这个照会当成一会事。

直到一个小时后,内阁在证实了欧洲出现金融风暴,大量破产者跳楼的消息后这才慌乱起来。日本一无领土发展农业、二无矿产发展工业,是一个以精细工业产品出口的外向型国家,世界金融市场是国小地窄的日本最后的经济舞台,如果出现世界性的金融危机,日本经济将面临着毁灭性灾难。

而大多数的日本人除购买必要的住房外,近半数以上的人大多将毕生的积蓄全存放在金融市场进行投资。而且日本民族是一个极度爱国的民族,国民的股票投资方向绝对是国内企业,这就使得日本国民经济基础的根基建立在股票证券市场之上。

在此关键时刻,安倍内阁果断下达商业禁止令和新闻管制。下令从即日起无限期关闭日本证券市场,禁止国内企业进行大宗商业交易。将自卫队作战等级升至最高,封锁车站、码头、港口及高层建筑,并且全国除国家公务机关以及民生机构外,各商业会社、公司、企业从即日起休假一周。

相对来说,安倍政府的工作效率比他的前任和上前任都要出色得多,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全日本在安倍的指挥下很快进入了角色。在大面积的自杀潮到来之前,安倍又果断下令派遣自卫队进驻东京、京都、大阪、名古屋、北海道等大型城市执行“流民收容”,强制收容了大批因为破产而企图自杀的破产者,并严格封锁消息以及向国民颁布“禁足令”,要求日本市民如无特别事件,不要出门。

当看到一辆辆的军车,以及一队队神情紧张荷枪实弹的自卫队士兵穿越肃杀的街道,当听到军车上发出的刺平警报和民防广播系统不断重复着的要求市民立即回家的广播后,平时显得自大并且蛮横的日本人在这一刻傻眼了,一股巨大的恐慌在人群中蔓延。

其实大多数日本民众根本就不知道任何关于世界末日的消息,大多数日本上班族在早上起来后就按照正常的程序前往车站和新干线赶往公司,虽然大部分人在路上就从广播中得知了关于全国性放假一周的消息,但是认死理的日本人却不相信这是真的。直到人们来到交通工具站点的时候这才发现所有的交通工具都已经停运,大量滞留的人群当然不可避免的流传起了诸如朝鲜企图对日本发射核弹、中国在钓鱼岛与日本开战等等这些路边八卦和军事发烧者的意测后,人们这才惶恐起来。

但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民族是一个高度讲究服从的民族。

在面对自卫队和警察进行疏散的合理要求时,几乎没有人反抗和拒绝执行命令,而是老老实实的按照广播中的要求返回家中。

而在全日本的所有城市当中,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

因此,在四月二十四日当天,全日本除近千名主要关注欧洲证券市场的投资者自杀外,没有发生一起宗教骚乱。到是在执行“流民收容”和“禁足令”时,与全日本近千个极道社团发生了激烈的火拼。

经此一役,安倍内阁无心插柳的举动竟然以极小代价一统了全日本地区日本极道界,也因此和全日本几支宿老级的强大极道社团结下死仇。

时隔不久,以日本一水之隔的韩国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同样是无限期的关闭证券市场,派遣军队进入城市协助警察维护社会次序。

由于朝鲜刚刚进行核实验的关系,所以韩国民众出奇的配合。

韩国民众纷纷按照先早政府实行的紧急灾难躲避预演的程序,纷纷收拾细软和必要生活物资前往各居住地的避难场所。并且将存折、现金、金银首饰、珠宝、有价证券、房屋地契、商业合同和遗嘱等等个人财产进行分类包装,交由军队专门处理机构造册保管。

根据韩国战时特别法案,除金银首饰、珠宝在特别战时需无偿被国家征用外,其他个人财产将有军队专门机构进行保管,灾难过后将会发还给财产所有者。

(以上法案并非将军编造,大家应该还记得九七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韩国人发起了“捐献爱国金”的行动,以强大的爱国心和绵薄之力支持国家度过经济危机。如果换到中国,别说是捐了,就算只是叫中国人把黄金存进银行来支持国家,恐怕都不可能会有多少人响应。

这就是韩国人,这就是在中国人眼中显得狂傲的大韩民族。)

由于韩国政府的紧急管制计划得到了民众的大力支持,因此根据事后统计,四月二十四日当天,全世界受“花地码圣启事件”影响的国家当中就只有韩国所遭受的经济和生命损失最为轻微。

当天,韩国也发生了数十起因为慌乱民众蜂拥前往战时避难所而引起的踩踏事件,并也有近万人因为经济原因和宗教信仰而选择轻生,以及帮派混战、小规模骚乱、抢劫、强奸等常规暴力事件,但在军队和警察双管齐下之后事态很快得到控制。

其实青瓦台一开始很想学日本政府颁布“禁足令”以控制民众和局势,但从基层部队口中得知了关于朝韩开战的流言后,韩国总统果断的决定不与澄清、以讹传讹,哪怕背上欺骗民众的骂名,也得将计就计的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更何况,韩国总统的智囊团也得出了因为宗教信仰的崩裂和末日预言的出现,全球性的经济崩溃已经展开,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战时间已迫在眉睫的结论。

也正因为韩国总统果敢和刚毅以及敏锐的政治观察力,终于顺利的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点燃。

而与韩国一线之隔的朝鲜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关于梵蒂冈的任何消息,甚至当金正日同志的首席机要秘书同志将欧洲发生大面积金融事件,股票金融市场被关闭,数千人跳楼的消息呈送到正在熟睡的金正日同志面前时,我们尊敬的伟大领袖金正日同志皱起了他的眉头,用深邃的眼睛注视着刚刚升起在东方的红色朝阳,有力的说道:“股票和证券是西方资本主义和美帝国用剥削和压迫无产阶级的一种极端的无耻手段,勤劳勇敢的朝鲜人民将必然击败西方资本主义这只剥削人民、压迫人民、奴役劳苦大众的纸老虎,解放全人类…………”

(以上省略十万字)

实际上,当那份文件送到小金面前的时候,闭着眼睛的小金只不过在嘴里咕哝了一句很压韵的朝鲜诗歌,歌词大意如下:“朝鲜又没有股票市场,操那个心干什么。”

朗诵完诗歌后,我们的小金同志又翻身睡去。

但几十分种后,接二连三送到床前的情报却让小金不得不把自己先从睡眠中解放出来。但他并没有当即采取必要的行动,而是召集将领并选择继续观望,当他终于从美国先将战备颜色提高到最高级红色,然后日本也将作战状态提升到最高级再到韩国方面进入全面战备,并且将民众向避难掩体转移的消息中错误的判断出这是美、日、韩三方即将联合对朝鲜进行打击的征兆时。

被恐惧和愤怒冲昏了头脑小金在将军们高涨的战斗热情鼓励、怂恿之下,在没有向中国与俄罗斯通气的情况下,向朝鲜人民军下达了全民疏散和对韩进行先发制人式打击命令。

由于朝鲜在军事情报科技方面的不足以及长期被美日韩的经济制裁,使得朝鲜在人文教育和跟国情紧密相关的宗教事物的落后,这使得朝鲜的军事情报人员在接收到部分国外电视卫星对梵蒂冈关于末日预言的现场直播后,竟然无人能够翻译出波拉马地枢机主教大人的末日宣言,所以朝鲜军方情报科自然也就把这份致关重要的情报给忽略掉了。

********

北京时间2007年4月24日上午十一时三十七分。

韩朝分界线,板门店以北,开城自金华一线。

一万八千门瞄准着韩国首都首尔的远程火炮被揭开了炮衣。

上午十一时三十八分,朝鲜人民军前线指挥官,陆军上将金永男在确认攻击命令后,向所属炮兵部队下达了攻击命令:目标首尔,十二个基数急速射。

就在同时,朝鲜内陆深山中的朝鲜人民军永济里导弹基地的导弹发射井中,十二枚大浦洞Ⅱ型远程导弹带着剧烈燃烧的尾焰和犹如野兽般的咆哮被发射升空。

这十二枚射程达到六千公里的远程导弹将分别攻击分别位于日本本土和关岛的驻日美军基地。而在一分钟前,七十六枚劳动者Ⅱ型中程导弹已被发射升空,分别前往美军四处驻韩基地和六处韩国军事基地。

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已经发出了燃烧的烈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