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十四、

雪亮军刀 收藏 6 6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春暖花开,城北的道上热闹非凡。老顾的势力乘虚进入了体育场这片。

云云外逃,小四眼压服不住那帮小贼,岗子刚刚被装进骨灰盒,张四宝团伙自此烟消云散。老顾趁着这个大好时机收留了一帮落魄的小贼,用他们的话说,体育场又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本来小四眼心灰意懒,再加上飞机鼓噪,就想和飞机一起霸占城南的菜市场和肉类生意。当时城南成器的大哥都没有把手伸到这个行业来,而整个城南是B市蔬菜、肉类、水产供应的主要途径。

万商云集,小四眼看到了机会。

“陈哥,咱们打掉几个摊子,然后找商户开会,他们要是不服气,咱们就想法子闹事,让他们生意不好做。”飞机是有名的滚刀肉,进拘留所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嗯,是个路子,我们俩这几天过去看看,找个机会。”小四眼觉得凭他的名气和胆子,没什么干不了的。

两个人在城南的肉类和水产市场转了几天,大致知道了经营的方式。这边大的水产集散地主要有三个,另有五个肉类的冷库。看着这些怀揣上万元现钞的商户,小四眼看到了新的职业发展方向。

城南很快相继发生了两起抢劫案,动手的人身手敏捷,一个人用刀逼住,另一个在后面打闷棍。抢完了从容离开,城南的公安分局开始了排查工作。

“我操,这是哪儿冒出来的人马。”公安们感到很困惑。

两次抢劫共计抢到了一万多块,小四眼觉得虽然抢劫不是个长久之计,但绝对是条路子。有了钱万事好办,飞机牵头介绍了几个刚释放的两劳人员。

“这是陈哥,以前城北的大哥。”飞机介绍的时候得意洋洋。

“陈哥好,我们两个以后就跟着陈哥后面干。”

“嗯,上次你出来我没去接,这有点钱,你先拿着花。”

“谢谢陈哥,以后有事陈哥讲话,捅谁说一声。”

当时道上的人还比较讲究江湖义气,很多豢养打手以请吃饭和见面塞钱为主。为生的方式也主要是收账、设赌和盗窃。后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道上混的也越来越将经济效益放在首位。收容卖淫、贩毒、走私逐渐成为主流,道上的各股势力开始做起生意,很多大哥摇身一变成了老板。有些老板和官员们牵上手,彼此都相见恨晚,道上、官员相继联手,收买改制的国有企业,鲸吞国家资产。那是一个黑道飞速发展的年代。

一个黄金年代。

如果小四眼把握住这些机会,没准他现在已经成了电视里面抛头露面的人物。可惜就在他的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一件小事改变了这一切。

这件小事得从他的堂弟猴子说起。猴子是小四眼的远方拐弯亲戚,赌术一流,色子在他手里玩的花样翻新。那段时间老顾的势力蓬勃发展,用道上混子的话说:孙勇稀里糊涂帮了老顾一把。

猴子那段时间一直在老顾的赌庄参赌,他很聪明,先小输了一部分赢得信任。没几天他看出了赌庄的色子是在哪儿买的了。猴子买到了几个一模一样的色子,然后小心地泡在开水里面,等塑料都泡涨大了,猴子在角上钻了个很细微的小孔。这里面放上一点点铁砂,这种铁砂得用中药店里买的捣药锥子磨的非常细才行,然后小心灌倒色子里。最后用石蜡封死,从外观上根本看不出来。

这样的色子猴子做了十个,都藏在衣角里面,好参赌的时候趁机把赌庄的色子换掉。猴子以前也当过贼,手上功夫灵活异常,只不过沉迷赌博有些荒废了。但猴子基本功还在,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猴子换了四个色子。赌庄的规矩:一般炮了大庄,为了换手气都要换色子,以免赌客晦气。

那天猴子如有神助,色子打得出神入化所向披靡。连庄家在内,猴子在短短两个小时洗掉了一万多块,看庄的兄弟输得尿都要下来了。因为看庄如果赔了,都是和大哥一对一半的往里面填钱。

其实猴子能赢得这么顺当道理很简单,他的衬衫袖子里面缝了块吸铁石,如果从正面看丝毫看不出。但色子往上面一靠,铁砂就被吸到这头了,自然能随意掷出通天的点子来。

本来猴子赢了几把及时收手肯定没事,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猴子心贪,结果看庄的兄弟最后沉不住气了。老顾得到消息火速赶到,一路上他也觉得不对劲,自己设赌这么多年还没见过手气这么壮的。拿着一百多块的本两个小时能赢出一万多,这种人除非是八字冒了泡。

老顾进去的时候没让大家声张,他站在边上看了一会儿。都是门里人,老顾看了不到十分钟看出了门道。就在大家一致要求换色子的时候,老顾一个肘拳把猴子打得鼻血直喷。等大家还没回过劲来,老顾已经把猴子制住了。然后从猴子身上搜出了自制的色子和袖口的磁铁。

“大哥,我错了。”

“兄弟,你没错,是我错了,居然让你这种傻比来玩。”

老顾一使眼色,小郭子冲上去一通暴打。猴子跟个陀螺一样,被三四个人用尖头皮鞋狂踢面部。这种军用三截头皮鞋道上混的都爱穿,前面坚硬异常,踢人如同钢管一般。

足足打了半个多小时,猴子整个头部被踢成了肉丸子。

“操,这次的事没这么容易,老子要你记住这个教训。”老顾摸出一把剔骨尖刀,边上的兄弟按住了猴子的手指,尖刀抵在他的右手食指上。

“大哥,我说个人你再动手。”

“谁?”

“小四眼,他是我哥。”

“嗯?”

老顾通知了小四眼,然后让人把猴子关进了狗笼子里,“我操你奶奶,你要是敢耍我,回头我弄死你。”老顾意犹未尽地指着狗笼子骂。

小四眼接到别的兄弟带话肺都气炸了,在赌庄上耍诈是道上的大忌,会受到同行的一致谴责。再加上得罪的不是别人,恰好是以前有仇的老顾。以前无所谓,那时候兵强马壮。现在自己身边就三四个兄弟,无论如何和老顾打不起了。

“老顾,我过去,猴子你千万别动,就当给我个面子。”

“行,陈哥,等你来把个公道。”

小四眼放下电话带着飞机、周疯子、王峰过来了。周疯子和王峰都刚刚劳改释放,以前跟飞机一起玩的,放出来之后飞机接济过他们。现在小四眼挑头,他们就跟着小四眼后面混。

“陈哥,老顾我知道,他就是个面蛋,过去给点钱,把人弄出来,他要是敢闹事,我和疯子干他。”王峰分析说,他天生脑子灵活。

“老顾现在觉得自己很牛比,最好别惹他,咱们有正事。”小四眼淡淡一说,其实他知道老顾是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大哥,要不要布置一下。”飞机问。

“也行,他约我在体育场东边的群众桌球厅,你们知道那儿吧。”小四眼掏出钱,把两千多块分成两沓,“别多想,这次要是打起来,老顾人多,把人打坏了,兄弟们能跑掉一个是一个,这钱是让你们跑路的。

“陈哥,弟弟这次为你两肋插刀。”周疯子感动的说。

老顾这次可谓兵强马壮,桌球厅边上的牛肉面馆里面十几个人都是他带过去的。另外马路上面还有五六个,装着在路边摔扑克。

“小四眼那个傻比不会不敢来了吧。”小郭子问,他兜里揣着一根锯成尖角的钢筋,这种武器当时很是风靡一时,可砸可捅。而且价钱便宜扔了也不心疼,当时打完了架家伙都要扔掉,为的是让公安找不到物证。所以当时道上的大规模械斗都很青睐这种武器。

“不会,他是那种胆子比脑袋大的人。”老顾分析,他已经想好了,今天小四眼过来就开口要三万块。如果不给就把小四眼打成重伤,大不了出笔钱赔偿,但一定要出了当年那口恶气。

“老子要让他知道,他已经混到头了。”

桌球厅外面微微刮着西北风,乍寒的初春冷不丁刮起雪花。两辆出租车一前一后地停在群众桌球厅外面。前面那辆车上下来两个人,个子瘦高的那人戴着眼镜,穿着米黄色短风衣,微风下长发飘飘。后面跟着个寸头,一身军绿,眉眼中透着凶恶。两个人都抄着口袋,戴眼镜的悠扬地吹着口哨,曲子是当时很流行的追捕。

“兄弟,你来啦。”老顾一脸伪装出的真诚,眼神里透着狡诈。

“呵呵,好久不见,我弟弟给你添麻烦了。”小四眼说。

老顾将小四眼和飞机迎了进去,周围的人开始倒茶,街面上摔扑克的悄悄起身堵在门口。

“咱俩可以过去了。”王峰说

“我看行,再不过去就晚了。”周疯子从兜里掏出车钱,“师傅,等我一下,我进去取下钱就走。”周疯子多给了一点钱,他一开始就说好要去个远地方。出租车司机听说有大活,就能踏实等下去。他们俩拦的是辆面的,一辆车可以坐好几个。后来面的取消,给持械斗殴带来了很多不便。有钱的大哥纷纷买车,变相为经济高速增长作出了贡献。

王峰和周疯子下了车,周疯子身体又矮又壮,鼻子眼镜聚在一起,头发乱成鸡窝。王峰长了张娃娃脸,看上去眉眼清秀,下巴尖尖的,长得很像电视上的奶油小生型。两个人都穿着到膝盖的军大衣。

刚走到桌球厅门口,就听见里面一声清脆的玻璃瓶敲碎的声音,紧跟着是小四眼怒吼:“老子是给你脸,三千块你爱要不要,惹急了我今天烧死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