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道 第八章 任氏 第八章 任氏

步非烟 收藏 0 28
导读:修罗道 第八章 任氏 第八章 任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72/


第八章 任氏


月色,如冰冷的流水般从两人身上缓缓浸过。

曾被修罗镇上的疯丫头死死抱在怀中的布娃娃,不知何时,成了魔鬼的道具,又一次出现在他们眼前。上一次出现的时候,它画着裴航垂死挣扎的脸。而这一次,却是王仙客。

寥寥几笔,飞扬灵动,勾勒出王仙客死前那张痛苦而宁静的面孔,栩栩如生。

难道说,画者不仅预料到了每个人死亡的次序,还身临其境,亲眼目睹了他们垂死那一刻的神情?

这是怎样的对手?聂隐娘的心宛如沉入了冰渊一般。

她怔怔地望着地上的布娃娃,丝毫没有留意到,一株粉色的碧桃,正缓缓地向她身后移动。

只听柳毅喝道:“小心!”

破空之声瞬间冲天而发,化为一条柔韧而凌厉的黑影,毒蛇一般向她劈头抽来,那条黑影刚开始时只是黝黑的一道,片刻之间,竟已化身万亿,无处不在,将聂隐娘所有退路封死!

聂隐娘大惊,猝然之间,一团银色的光芒起自她袖底,三十二枚血影针划出道道彩光,同时向那黑影最盛处迎去。银光黑影瞬间在空中纠缠在一处。然而,那万道黑影突然寂灭,血影针顿时扑了个空,没入后面的夜色中去。

聂隐娘方要松口气,又一条极淡的黑影突然跃起,重重地向她胸口抽来。

聂隐娘骇然变色,勉强又打出一团银光,然而这次黑影来得太快,她手中的银光还未成形已被完全打散,电光石火间,那条黑影已触上了她胸膛!

这一日来,聂隐娘先被红线重创,又遭小娥追击,真气本就没有完全运转自如,更何况这一击来势凌厉之极,若真被它击中,只怕难逃穿胸断骨之祸!

正在聂隐娘退无可退之时,一束红光从她身边破空飞出,和那条黑影撞在了一处,将黑影从聂隐娘胸前生生推开!

聂隐娘侧头看去,却是柳毅。只见他手中的珊瑚枝已将那黑影牢牢扼住,她这才看清,那黑影原来是一条长得出奇的九节鞭!

而鞭的那一头,却隐没在浓密的桃林中,看不清对手的样子。

相持片刻,柳毅手腕猛地一收,似乎要将对方从桃林中拖出。

桃林中枝叶一阵颤动,几色桃树竟似乎在一瞬之间交换了方位。柳毅不由一怔,手中略一迟疑,那条九节鞭竟突然发生了变化!凌厉柔韧之极的鞭身迅速变软,片刻间已化为有形无质的影子,就要趁着婆娑的月影潜形而去!

柳毅脸色一变,拔身追去。就在他身形方起未起的瞬间,刚刚消失的那条黑影骇然从他身后的桃林中电射而出,化为一条狂暴凶猛的毒龙,迅捷无比地向他冲来!

聂隐娘情知不妙,正要一把将他推开,只听空气中传来一声尖利的嘶啸,那条黑影突的凌空弯折,重重地抽在两人身上!

聂隐娘闷哼一声,呕出一口鲜血,就要倒下,柳毅手中的珊瑚枝生生折断。情急之中,他将手中碎裂的珊瑚枝当作暗器向黑影的来处撒了出去。满天宝光红影,绚烂之极,他却抓起聂隐娘的衣带,借力往后跃去。

身后正是那座被改名换姓的山神庙。

不知什么时候,庙门中的灯火已经亮了,殿内黑洞洞的一片,却隐约蠕动着几条黑色的影子,仿佛一只在夜色中张开巨口的猛兽,等着猎物自投罗网。

柳毅携着聂隐娘撞门而入。他并没有想太多,只要离那些诡异的桃株越远越好。

殿中烛光摇曳,尘土飞扬。柳毅立定身形,一手扶起聂隐娘,另一只手却藏在垂下的长袖中。长袖低垂,血滴之声却如暗夜的更漏般,在寂静的小庙中响起——他终究还是受伤了。

柳毅扼住受伤的手腕,轻叹道:“好诡异的鞭法……”他摇了摇头,自嘲地一笑:“刚才我和他相持的时候,发现此人的内力并不强,若再坚持片刻,我保证受伤的就是他,然而,即便如此,他的长鞭击来的时候,我竟完全不能阻挡……”

聂隐娘沉吟片刻,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缓缓将目光投向那片五色桃林:“或许诡异的不是他的鞭法,而是这片桃林!”

柳毅皱起眉头:“桃林?”

聂隐娘点头道:“我们不是输给了他的鞭法,而是输给了他的奇门遁甲之术!”

柳毅也将目光挪向桃林:“你是说,他利用这片五色桃林,布成了一个奇门遁甲的法阵?”

聂隐娘道:“是,在这个法阵中,我们看到的每一棵桃树,每一块石头,都可能是扭曲过后的幻影,而它们的真身却在完全不同的地方,就好像被水波折射过的木桩。利用这一点,法阵的主持者不仅可以改变我们看到的景象,也可以让他的鞭子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击出,让我们防不胜防。这也就是五行遁甲术的力量。”聂隐娘脸上透出一丝微笑:“老狐,遁甲,我想,我已经知道下一个传奇是谁了。”

“你知道?”柳毅若有所悟:“莫非你拿到了此人的名卷。”

聂隐娘点了点头,道:“不错,擅长遁甲术的传奇只有一个,我从看到五色老狐的时候就开始怀疑了。”

柳毅道:“那你是否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聂隐娘冷笑道:“现在我不知道,但方才他就端坐在庙中的神龛中!”

柳毅愕然,猛地回过头去。那朱红色神龛中的白衣神像果然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块积满灰尘的蒲团。

然而更让他惊异的是,那张小小的供桌上,突然多了一些东西!

五头狐狸!

蓝、黄、赤、白、黑,五头老狐一字排开,蹲坐在神龛前。那五头狐狸头颈处毛发极盛,冉冉披垂而下,宛如五个长眉皓首的老仙,斜瞥着一双碧眼,讥诮地看着神殿前的两人。

聂隐娘冷哼一声,手中一丛雪亮的血影针就要出手!

一声凄厉的狐鸣响起,聂隐娘顿了顿,眼波正好停驻在手中的血影针上。

针尖竟然反射出一道道幽冷入骨的碧光。

聂隐娘一怔,雪亮的针尖,正好宛如一面面极小的镜子,根根反照出狐眼的森森碧光。透过尖细的银针,狐眼中碧波层层散开,竟宛如春冰解冻,化开无尽的天地。聂隐娘这一蓬银针再也发不出去,却似乎看得痴了。

柳毅一皱眉,抬脚向地上的一枚竹筒踢去。竹筒上布满尘土和蛛网,里边还装着十数支红头竹签,仿佛是原来善男信女求签所用。那竹筒砰的弹起,向对面的供桌飞去,只在空中一震,筒中的竹签全部散出,急速向那五头老狐插下。

五头老狐齐声发出一声长鸣,五团彩云般从供桌上飞起,瞬间已散开在小庙的五个角落,竹签一击不中,尽数插入背后的红漆神龛中,没入足有数寸。

柳毅还要追击,只听身后破空之声大作,那条鬼魅一般的九节鞭又已追击而至!柳毅知道这九节鞭来得古怪,便不硬接,左足一点,向着庙中的朱漆红柱后退去。只听啪的一声裂响,大殿中木屑纷飞,九节鞭深深陷入红柱中,柳毅趁机向另一根红柱后退去。九节鞭猛地掣出,将一抱粗的红柱撕开大半,向柳毅追击而来。

只见柳毅的身法极快,在几支红柱间来回游走。庙并不大,一共只有五根红柱,柳毅仿佛化身白龙,在这五条红柱中盘旋穿梭,随时疾停、倒走,灵活之极。

然而,他快,那条鞭影更快,他奇,那条鞭影更奇,无论他的身法怎样变化,那鞭影都如灵蛇一般,随时从不同的时间、不同地点探出,击向他的要害,片刻之中,柳毅已数度涉险!

他白色的衣衫已被汗水湿透,凌乱的长发散开,看去前所未有的狼狈。千钧一发中,他回过头,向聂隐娘看了一眼。

聂隐娘却纹丝不动,只是全神贯注地盯住那五头老狐。

五头老狐,正围绕着小庙墙角,不停跑动。

就听空气中传来一声裂响,那条鞭影突然凌空出现,穿透红柱,抽打在柳毅身上。柳毅一口鲜血呕出,竟被击得飞了出去,重重地跌倒在供桌上,供桌立刻被压为碎片。

聂隐娘怒喝道:“出来!”一把血影针飞出,却不是向着鞭影的来处,而是向着庙门的方向!

这一蓬银针几乎倾注了她全部的力量,是她最后的赌注。若这都不能击中敌人,那她就只有死!

即便如此,她的出手依旧很稳、很有信心,因为她确信已经看清了敌人隐藏的方向!

奇门遁甲之术虽然神奇,但并不是可以凭空而发,必然会有所倚仗。在桃林中,敌人的倚仗便是五色桃花,而在这小庙中,则是五色老狐。

能破老狐,则能破这奇门遁甲之术。

只听五头老狐一起哀鸣,聂隐娘手中的银色光华如匹练一般展开,在神殿中一绕,直射向庙门而去!

空中传来一声破碎般的脆响,匹练去势一滞,疾停在半空中,不住旋转。

聂隐娘的脸色变了。那团光华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托住,在他掌心飞快旋转,然后慢慢停下来。啪啪几声微响,光华还原成一枚枚银针,跌落在地上。

每一枚银针的落地之声,都仿佛狠狠扎在聂隐娘心上。

这蓬血影针共有十枚,是她所剩的全部了。

九次脆响,宛如九声催命的更漏。

然而第十声长久没有响起。

聂隐娘心头一喜,总算有一针击中了!而后,一滴绯红的鲜血,宛如久违的雨露,从空空荡荡的月色中坠落。

鲜血在空中划出一道凄艳的弧,然后跌入尘埃。

一种极其轻微的脆响从暗夜中传来,仿佛某种东西破碎了一般。

一只纤细的手渐渐显现。白玉般的皓腕上,一枚银针直透而过。

敌人只是伤了手腕。

聂隐娘心中一紧,这十枚血影针中,有四枚淬炼过剧毒,其余则是无毒的。如果敌人中的是有毒的血影针,他们的噩梦就终结了;若不是,手腕上这点微弱的伤势,实在起不到任何作用!

一声轻轻的叹息,从庙门处响起:“非要逼我出来见你们么?”

随着这声叹息,一个窈窕的白色倩影渐渐显现在月光下。

月光垂照在来人身上,聂隐娘不禁一怔。

传奇中的刺客,无论男女,容貌都可以算得上上之选,然而却没有一人能比得上她的十一。

如果说,来人的美貌已宛如传说,那么完美无缺的面容只是这传说中最平淡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她的眼波。她的双眼如水晶般通透,眼底深处却透出一丝浅碧的颜色,仿佛波斯王朝皇冠上,最幽媚的宝石。哪怕她只漫不经心地看你一眼,也会让你永生难忘。

如果说看到她之前,聂隐娘并不屑于那些古美人倾国倾城的传说,那么看到她之后,聂隐娘还是不屑于,因为这些传说比附在她身上,都是如此苍白。

她根本不是人间的女子。但她也不是天宫中圣洁的仙子,而是狐。

是荒山野岭中,一袭白衣,立于桃花之下,看着误入山林的书生们,微微浅笑的绝色妖狐。

良久,柳毅从木屑中起身,叹息道:“你是谁?”

白衣女子倚着庙门,微微一笑。她这一笑竟是如此动人,仿佛天地万物都与之同笑:“任,是主人给我的姓……”她略略一顿,秀眉微颦,这一颦,又仿佛天地万物也与之同愁:“但我并不喜欢,我喜欢的名字是碧奴。”

聂隐娘从袖中掏出一张名卷,轻轻扔到地上,道:“或许主人更希望我们叫你任氏。”

任碧奴并不看地上的名卷,只翘起春葱般的玉指,轻轻擦拭着手腕上的血痕,她的动作极为轻柔,仿佛自己也在怜惜那凝脂般的肌肤。等她擦尽了血痕,才微笑道:“是的,可是我一点也不喜欢唐传奇中的任氏。”她将目光投向中天上的月轮,叹息道:“狐在人间的使命,就是颠倒众生,而不应该被红尘爱欲颠倒。更何况她爱上的,是一个平庸的男人。为了这样一个人,让自己落得被猎犬分食,尸骨无存的下场,真是不值得。”

她每说一句话,刺入她手腕的那枚血影针就向外突起一分,终于,啪的一声轻响,血影针落到地上。任碧奴轻轻舒了一口气,抬起雪白的长袖,在额头上沾了沾。

她的动作妩媚之极,但聂隐娘只冷冷看着地上的银针,针长四寸有七,针孔上并没有赤红的印记。正好是无毒的那种。

聂隐娘有些憾然,淡淡道:“任氏的使命如何我丝毫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你的使命是什么。”

“使命?”任碧奴眼中透出一丝迷茫,仿佛秋潭中最远的那一抹烟水:“以前的使命,是主人给我的,都已经完成;以后的使命,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而现在的……”她托着香腮,似乎思考了片刻,突然对着聂隐娘和柳毅嫣然一笑:“就是取你们的刺青。”

这倒早在预料之中。知道来人的目的,聂隐娘的脸色反而缓和下来,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你取到了,又怎样?”

任碧奴眼波流转,嫣然道:“取到了,我会得到自由。”

聂隐娘冷冷看着她,道:“你真以为杀死了所有人,主人就会给你自由?”

“不。”任碧奴的回答温婉而坚决:“主人什么也不会给我——他已经不要我了,还有你们。”

她这样说,聂隐娘倒有些意外:“哦,你早就知道?”

任碧奴叹息了一声,轻声道:“唐传奇中,任氏预测到了自己命中的劫难,但为了所爱的男子还是毅然赴死。我也一样。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主人的目的,但我还是来了,却不是为了任何人,而是为了自己。”

柳毅似乎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抬头道:“莫非,你已经有了自救的办法?”

任碧奴碧眸微眄:“有。”

柳毅提起了一些兴趣,道:“不介意说说你的计划?”

任碧奴笑道:“我是一个刺客,因此我自救的方法也只有一个——就是杀掉想要杀我的人。”

柳毅哦了一声:“你想行刺主人?”他摇了摇头:“或许你还不知道主人的实力。”

任碧奴微叹道:“我知道。所以我才要你们协助。”

对方肯开口,真是再好不过,柳毅因失血而苍白的脸上又透出温文的笑意:“怎么协助?”

任碧奴注视着他,秀眉若颦若展,柔声道:“传奇中的人,都会在入门的第一天,听主人讲荆轲的故事,他是我们刺客的鼻祖。而如今,主人好比秦王,我就好比是易水荆轲,提三寸之匕首,入不测之强秦,这叫作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柳毅轻轻拍了拍掌:“好一个红颜荆轲。那你要我们作谁?秦舞阳?”

任碧奴摇了摇头:“秦舞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而你们的用处,远远不止一个秦舞阳。”

柳毅和聂隐娘几乎同时问道:“那又是谁?”

任碧奴微微一笑,朱唇轻启,缓缓吐出几个字:“樊——于——期!”

话音未落,五头老狐齐声发出哀鸣,刹那间,那条漆黑的鞭影宛如鬼魅一般从她袖底脱出,向柳毅两人横扫而来。

聂隐娘、柳毅骇然,欲要脱身退开,却已然不及!两人屡经大战,内力损耗巨大,身法本已比平常慢了许多,而鞭影的变化又实在太快,竟仿佛从五个角落同时击出,猝不及防间,两人已被击中!

月色中传来一声闷响,仿佛什么东西蓬然破碎。一条淡淡的血影从两人胸前划过,就散得无影无踪。

两人被击得退开丈余,好不容易站定身形。他们勉强平复着凌乱的呼吸,查看彼此的伤势,脸色都有些沉重。这一次,他们虽然合力避过了要害,但也已经倾尽了全力,再也避不过第二鞭了!

任碧奴低头看着手中的九节鞭,摇了摇头,似乎并不满意这一鞭的效果。但瞬时,她脸上又聚起了动人的笑意:

“困兽犹斗,有什么意义呢?传奇中的每一个刺客,都应该高贵地死去,正如你们应该优雅地交出刺青,就像当年樊于期将军交出他的头颅一样。”说着,皓腕微沉,那条黑色的九节鞭又已抬起。

柳毅缓缓站了起来:“你错了。我们的相助比刺青更有用。”他站得很直,一袭白色的衣衫在月光下显得有些耀眼,他的姿势依旧高拔出尘,脸上也看不出重伤的痕迹——他不得不这样做,因为让敌人相信他们还有利用的价值,已经是暂时求存的唯一方法。

“你们?”任碧奴斜瞥着他们,忍不住掩口笑道:“你们连我都胜不过,去了主人面前还不是碍手碍脚?”她又指着柳毅道:“你极力掩饰伤势也没有用,我非常清楚你们现在的状况——我不用遁甲之术都能杀你们,和杀死两条落水狗没有什么两样。”她说着,忍不住掩口笑了起来,这一笑竟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似乎天下再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事。

聂隐娘心中一沉。任氏没有说谎,她和柳毅的伤势都极为沉重,如今的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了反抗的力量。

任碧奴笑够了,才扶着庙门站了起来,她挥手拂了拂面前的蛛网,仿佛从空中摘去了一朵无形的花,盈盈举步,向两人走来:

“传奇中没有懦夫,你们何不勇敢一点,像樊将军一样,交出无能的生命,给真正的勇士得到一个面见秦王的机会?”

她每逼近一步,聂隐娘的心都下沉一分,但她的目光却更加沉静,道:“荆轲一个人,也未必能杀得了秦王。”

任碧奴轻轻抚摸着漆黑的鞭身,一如在抚摸着情人的肌肤,轻声道:“或许你说得对,但我只信我自己。从十三岁到现在,我已经杀了七十三个人,其中有十个人,都能十招之内轻取我性命。但他们最后都死了,而我一共只伤了三次。这不过因为,我信我自己。一切天时地利,都只有在我的掌握下,才能变成有利的条件。否则,只是妨碍,永远不可能帮我。”她妩媚如花的脸上也闪过一丝冷光,但瞬间又已如春水般化开:“现在,我需要你们帮我。”

“——像死人那样帮我。”

柳毅和聂隐娘对视一眼,道:“我知道如何才能见到主人,你想不想听?”

主人神出鬼没,能见到主人,这对于任碧奴而言,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而只要她动心,聂隐娘和柳毅就还有机会。

任碧奴却淡淡道:“不用费劲了,等我集齐了十一枚刺青,主人必定会出来见我。”她纤长的五指微微变化,五色老狐又癫狂般地绕着三人,在庙中奔跑起来,凄厉的狐鸣在夜晚听来宛如鬼哭。

任碧奴露出得意的笑容,她微微侧首,皎洁的月光照在脸上,她的神情婉媚中竟也有些肃然:“我不会欺骗你们交出性命,请放心,到那时候,要么我,要么主人,都会为你们报仇的!”

唰的一声轻响,漆黑的鞭影破空而出!

这一次,取向的正是两人的咽喉。

而此刻,聂隐娘手中已经没有了银针,柳毅也已没有了珊瑚枝。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满天鞭影中束手待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