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道 第四章 王仙客 第四章 王仙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72/


第四章 王仙客


修罗镇被一条小河贯穿而过。小河自槐林西面群山中发源,起初只是一条溪流,入镇之后成为数丈宽的小河,居民们称其为若耶河,若耶河向北绕了一个大弯,将镇上唯一的客栈半包起来。而后又向东流至合江亭处,汇集了另外两条河流,水势顿时开阔,成为约十丈的鹿头江,向小镇东北面奔涌而去。

客栈西面的河段,水流不大不小,水势缓慢,两岸长满绿竹,一座圆顶米仓就掩映在竹林中,风光十分幽静秀丽。

阳光透过茂密的竹叶,在小河上投下斑驳的影子。

突然,哗的一声轻响,平静的水面被一蓬散乱的青丝涨破。

跟着是一张美丽而苍白的脸。

聂隐娘。

她双手伏在岸边的石阶上,大口喘息着,她尽量平复气息,抓紧每一秒的时间,重新凝聚体力。而后,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向不远处的米仓走去。

她已经筋疲力尽,必须找到藏身之处,治疗身上的内伤。

米仓的木门上积着一层灰尘,她勉力伸手一推,没想到大门只是虚掩着的,她的身体再也无法保持平衡,重重地摔倒在一堆稻草上。

陈米夹杂着潮湿气息的清香,顿时充盈了整个仓库。她大口呼吸着,让自己保持清醒。

就在这时,她听见身后的木门轻轻地关上了,而且放下了门闩。

她的心顿时一沉——这座米仓里还有人!

冰冷的死气弥漫开去。她略略抬起头,却看见眼前有一双脚。

一双男人的脚。

聂隐娘忍不住苦笑。鞋袜十分华丽,绝非小镇上的人穿得起的,就算穿得起,这浙江府保庆号的云花缎、苏州碧凤坊的九龙飞针绣,也不是常人能买到的。

只有一种可能,这个人和她一样,也是传奇之一。

现在她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传奇。

如果非要让她在传奇中选一个的话,她宁愿站在面前的是柳毅。

然而,柳毅却总是赤脚的。

才出虎口,又入狼窝,聂隐娘自嘲地摇了摇头。既然已经无力抵抗,不如坦然接受事实。她索性扶着一旁的米袋坐了起来,将双臂弯到脑后,整理湿漉漉的头发,一面用眼角余光窥视着眼前这个人。

他看去不过二十出头,容貌可以说非常清俊,肤色白皙丰润,宛如美玉雕琢一般,但更为引人注目的是他一身行头。一件及地品红长袍,上面用各色丝线极为细致地绣着九百余朵牡丹,每一朵又用金丝层层渲染,走动之时,更是千姿百态,澹荡虬缦,竟有越看越多之感。而腰间一条四指宽的金色带子,镶着数十枚极品南珠,宝光璀璨,腰带下边系着长长的流苏,再扣上一块翠色欲滴的双龙佩。真是朱紫藻绣,华丽之极。

聂隐娘一皱眉,很少有刺客穿得如此张扬。但是,传奇中的人多少有点怪癖,相比裴航阴阳怪气,柳毅不仙不道,红线疯疯癫癫,这个至少更像一个人。

那人一言不发,也呆呆地注视着她。他眉头紧皱,似乎遇到了一件极其困扰的事情。

聂隐娘一面整理头发,一面暗中调整内息,无奈红线剑气太为凌厉,气息一旦运行至胸前就完全凝滞,痛彻肺腑,只得作罢。她无力地抬头,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个人,看他什么时候来取自己的性命。

然而,那人只是满面愁苦地看着她,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两人就隔着一堆米袋,久久对峙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人终于开口道:“你,见过小娥么?”

聂隐娘一怔:“小娥?谁是小娥?”

那人长叹一声:“我的孪生妹妹。”

看来,对方并不想立即杀死她。聂隐娘脸上渐渐有了血色,道:“你妹妹?她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那人目光更加忧愁:“为了我们的任务。我拿到她的名卷的时候,才知道她还活着。”

聂隐娘有些惊讶:“你拿到的名卷是她的?”

那人突然痛苦地垂下头,道:“谢小娥,她现在叫谢小娥。太巧了,为什么偏偏是她!”

聂隐娘目光转动,摇头道:“每一份名卷都语焉不详,你怎么肯定这个小娥就是你的妹妹?”

那人摇头道:“不会错的,我们出生的时候,身上都留下了特殊的记号。”

“原来这样……”聂隐娘顿了顿,脸上又现出那种魅惑的笑容,将湿淋淋的裙子展开,尽量舒服地倚着米袋坐在地上:“不如,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记号,我帮你找她?”

那人的脸陡然扭曲,猛扑过来,摇着聂隐娘的双肩,怒吼道:“你想杀她?!”

聂隐娘禁不住变色。没想到此人看去疯癫之极,却对别人的杀意有特殊的感应。她心中刚刚一动念头,就已被对方察觉。

聂隐娘重伤在身,被他这一摇更是剧痛难忍,只得勉强分辩道:“我已经是半死的人,怎么可能去杀她!”

那人迟疑了片刻,松开了手,脸上又已恢复以前那种凄苦的神色:“我们同一天出生,我以为只有我活了下来,没想到她也被主人收养,也成了传奇之一……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欠她的太多,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弥补。这几天来,我一直在找她,却始终没有消息。我怕她已经被别人杀死了!”他的眼中突然又露出一丝凶光,再次扑了上来,狠狠卡住聂隐娘的脖子,恶声道:“你,你以前杀过人没有?有没有杀她!”

聂隐娘强行忍住痛,道:“住手……我杀的都是男人。”

那人怔怔注视了她一会,似乎在分辨她的话的真假。突然一把将聂隐娘推开,又抱住头痛苦地道:“你没有,可是别人呢?今天没有,可是明天呢?我再找不到她,她迟早会死!”

聂隐娘扶住脖子,摇了摇头,只觉这个人疯疯癫癫,不可理喻。

突然,那人纵身而起,双眼死死盯着门外,道:“有人!”

聂隐娘也不禁变色:“谁?”

那人咬牙切齿道:“那个疯女人!”

聂隐娘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红线?”

那人点头道:“就是她!”

聂隐娘道:“你和她交过手了?”

那人叹息一声,将身上红袍撩开。就见他胸前缠着厚厚的绷带,上面血迹斑斑,似乎已经凝结。

“三天前我刚赶到云雾山,正要从南面进入修罗镇,却在栈道上遇见了她,向她打听小娥的消息,没想到她拔剑就刺!”他摇了摇头:“若不是我看透了她的心意,向左闪开了一寸,这一剑就已透胸而过……而后我故意跌落山涧,幸好我熟知水性,她也没有追来。”

聂隐娘苦笑道:“遇上她,不死已经是万幸了。”

那人恨恨道:“连我价值数万金的无双宝剑也被她斩成两截,可惜,可恨!”他伸出手,在空中重重地捶了捶,看去惋惜非常。

聂隐娘凝视着他:“无双宝剑?你是王仙客?”

那人似乎有些讶然:“你怎么知道?”

聂隐娘的目光渐渐冰冷,淡淡道:“我曾看过一眼你的名卷,但还没看完,就被红线打断。而且我还明白了一样——”她冷笑一声:“我们都被柳毅出卖了!”

王仙客愕然道:“柳毅是谁?”

聂隐娘冷笑道:“一个骗子!和红线一伙的骗子……”正要说下去,王仙客突然失声道:“不好!”纵起身来,往聂隐娘身上一扑。

聂隐娘猝然无防,和他一起重重跌入米堆之中,全身关节一阵剧痛,差点喘不过气来。聂隐娘挣扎起来,正要发怒,脸色却突然一变——她也感到一股无比森寒的剑气,宛如潮水一般从仓库外漫入,正无声无息地从库中每一件事物上透过!

传奇中能发出这样剑气的人,只有一个。

红线!

无所不在的剑气瞬间将仓库的大半布满,而且还在迅速向两人藏身之处寸寸推移。四周如被冰封,寂静无声,只要有一点活物的内息存在,都会立刻触动罗网!

突然,空气啵的一声轻颤,冰冷的剑气宛如幽潭涟漪一般,猛地震起。接着是三声爆裂的巨响,数团猩红的血肉立刻在空中爆散,又纷扬落下,洒了一地暗花。——却是一窝正在酣睡的仓鼠,触上了不断推进的剑气边缘!

剑气越来越近,聂隐娘咬住牙关,正要从米堆中跃起。突然间手腕一紧,却已被王仙客握住,随即一股怪异的气息从他手上源源透来。那气息起初很快,仿佛要强行控制住她的脉搏,以它的节奏共振,而后却是越来越慢,仿佛随时要将人的心跳一起抑止住。

聂隐娘瞬间已明白了他的用意,于是将脉息完全放开,心无杂念,随着他的节奏振动,两人的脉搏越来越慢,渐渐归于停滞。

就在这一刻,剑气已从两人身上横扫而过。

剑波没有丝毫颤动,他们的身体,却已和周围的米袋毫无区别。

仓门外,红线站在一株高高的青竹竹梢之上,微风一起,她的身体就随着竹枝上下起伏,紫衫上缨络飞扬,似乎随时要凌空飞去,然而她脚下那单薄的竹枝,却仿佛和她融为一体,无论怎样起伏,都不会有丝毫偏离。

她脸上毫无表情,凝视着手中的长剑。头顶的阳光极盛,在她的脸上反照出一片刺目的剑影,照得她的骨骼筋脉都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姿态。

红线伫立片刻,回剑入袖,踏着漫天竹枝,向远处走去。


过了良久,聂隐娘的内息才渐渐恢复。她长长松了口气,道:“没想到,你的龟息术这么好。”

王仙客摇了摇头:“这只能骗得了一时,她一定还会回来的。”他突然一把拉起聂隐娘的手:“这里不能住了,跟我走。”

聂隐娘被他吓了一跳,也只有跟着。只见他跳到一堆米袋中,三下五除二,将最下边的几袋米抽了个空,露出潮湿的木板来。木板四周的粉尘有些异样,仿佛不久前才有人掘动过。王仙客将木板掀开,下面水声幽幽,竟然是一条弯曲的水道,直通客栈西面的小河。

水道的前方停泊着一只小小的乌篷船,王仙客跳上船去,将舱门上厚厚的布帘挑起,兴奋地对聂隐娘道:“快点上来。”

聂隐娘犹豫了一会,还是钻了进去。

一阵金紫璀璨的光芒,足能晃花人的眼睛。

没想到这只外边看来再普通不过的乌篷船舱里,竟然摆放着如此多的奢侈品。

船舱中间铺着一张波斯坐毯,虽然不大,但却织得精致无比,站上去能陷没人的脚踝,坐毯上方是一个极大的白玉托盘,初看上去一体浑成,毫无瑕疵,再一看却装着四枚同色转轴,竟似能从中十字折叠起来。托盘上放一座半尺高的博山炉,炉火隐微,一只通体云英镂雕而成的三足圆鼎中,香汤蟹沸,似乎还在煮着什么美味。

其他夜光之杯,琉璃之盏,牙箸珠盘,锦屏绣障一应俱全,虽然华贵奢豪,却也小巧精致,一些还是为适合旅行之需特制而成。看得出主人虽然时常漂泊无定,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忘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聂隐娘有些惊讶:“这些都是你带来的?”

王仙客摇头道:“本来还有许多,只是千里跋涉,来这种不毛之地,东西多了反是累赘,只好选了又选,才挑出些实在不能少的。怪只怪背包太小,我的好几件心爱之物没法随身,不得不都砸碎了,葬在名山之中。”说着又叹息几声,大有不忍之意。

聂隐娘却禁不住摇了摇头,此来修罗镇,任务何等凶险,境遇何等紧迫,他却宛如游山玩水一般,带了这些毫无用处的玩件。又想他穿着千金之衣,配着万金之剑,又背着这样一只硕大的包裹,爬上高绝百丈的云雾山栈道,聂隐娘就忍不住想笑。

王仙客似乎能看透她的心思:“你觉得我很可笑么?”

聂隐娘道:“我只是奇怪,你遇到红线后,是怎么带着这些东西逃命的?”

王仙客道:“有什么奇怪,人在包在,人亡包亡,只可惜,那柄价值数万的无双宝剑却毁在那疯女人手上……唉唉,早知道,我就不向她出剑了。”他挥拳敲了敲自己的额头,显然后悔已极。

聂隐娘忍不住皱眉,倒不是因为他是个要钱不要命的守财奴,而是因为他心痛这柄剑的时候,完全是因为它的价值,而不是剑本身。她有些鄙薄地冷哼了一声:“你根本不适合做一个刺客。”

王仙客摇头道:“我根本不想做一个刺客,我只想找到小娥,和她一起过一段快乐的日子,等她有了如意郎君,我就把这些都送给她,让她带着一车车嫁妆出嫁……”他脸上透出幸福的憧憬,仿佛真的看到自己那素未谋面的妹妹,有朝一日凤冠霞帔,得配佳偶的日子。可惜他的笑容不久又被深深的阴霾笼罩,王仙客叹息了一声,一面解开绳索,让小船顺流而下。

小船渐渐驶出水道,进入若耶河,又再往东行了一阵,过了合江亭,眼前水势顿时一阔,再往下行,就已是鹿头江了。

看着远方江面辽阔,水气氤氲,聂隐娘不由担心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王仙客舒舒服服地坐在炉火前,仿佛已经忘了刚才的事。他从鼎中盛出一碗热汤,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神情甚是陶醉,过了良久才将那口气呼出,道:“哪里也不去。船上有足够的食物,我们只用在这江上吃好穿好,再睡上几天大头觉,那疯婆子找不着我们,自然会找别人去杀,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某个更厉害的角色解决掉了。”

聂隐娘微微冷哼,道:“好个如意算盘。只不过主人的期限只有一个月。过期之后,我们个个都要死。”

王仙客悠闲地拿起玉勺,在汤中搅动:“多躲一天,总是多好一天。等月底我们上岸的时候,说不定其他人都自相残杀了个精光——这就叫不战而胜。”

聂隐娘笑而不语。一则他说得也有些道理,二则她也乐得在此处养伤。如今她的气息已经略能运转,估计不出三天,就能大致复原,那个时候要去要留,就全在自己一念之间了。

王仙客得意之极,将碗高高举起,递到嘴边,大大的喝了一口,刚刚入喉,却又立即喷了出来。苦着脸大声道:“不好!”

聂隐娘愕然道:“怎么了?汤里有毒?”

王仙客将汤碗随手往坐毯上一扔,不住敲着自己的头:“不好,不好,我突然想到,这几天那疯婆子的确可能被人干掉,但小娥呢?她也在修罗镇中,岂不是一样危险?小娥是我孪生妹妹,武功理应比我更低才对,那她被那疯婆子或者别人杀死的可能岂非更大?我真糊涂,怎么把这件事都忘了呢?”他懊恼地抱着头,在船中走来走去,不住念叨:“她被别人杀死我岂能见死不救?不行,我一定要回去找她!”说着向篷外甲板冲去。

江上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暮雨纷纷,落日横斜,远处江树离离,阴云垂布,衬得光景甚是凄凉。

王仙客正要去取船舷边的竹竿,却被聂隐娘一步抢上,夺在手中:“做什么?”

王仙客脸上一片狂热,道:“快,掉转船头,回去救小娥!”

聂隐娘断然道:“不行!这个时候我们都重伤在身,重回修罗镇正是自投罗网!”

王仙客癫狂的脸上立即露出狰狞之象:“你敢阻拦我?”

聂隐娘点了点头。

“我一定要救出小娥,谁敢阻拦我就杀了谁!”王仙客一声怒吼,宽大的红袍被真气鼓荡,在风中猎猎飞扬,看去整个宛如一头狂怒的狮子——一旦从沉睡中醒来,立刻恢复了杀戮者的本来面目。

聂隐娘微微一笑,寸步不让:“我倒很想看看,传奇中第一等的守财奴刺客,到底是怎么杀人的。”

王仙客更怒,骈指当胸一划,一道凌厉的剑气顿时向聂隐娘恶扑而来。

聂隐娘将手中的竹竿在水面轻轻一点,身子如落花一般向后腾起,轻轻落在船篷上。王仙客追上一步,身形一动,顿时剑气纵横,向聂隐娘攻去百余下。

聂隐娘居高临下,运竿为枪,却是以快制快,瞬间也还击了百余回,足有丈余的青竹竿,宛如腾空蛟龙一般,将蒙蒙细雨舞成大片水雾,在两人间筑起一道牢牢的屏障。

王仙客有些烦躁,将剑气催到极致,就见无数道狂猛的剑气分上、下、前、后、左、右六路,向那团屏障一阵猛攻,风声嘶吼,那道水屏被撕扯得扭曲变形,但又渐渐恢复,终究没被洞穿。

两人重伤之下,都已是强弩之末,王仙客少了无双剑而以剑气伤人,聂隐娘不用飞血针而以竹竿御敌,又再打了个不小的折扣。论伤势是聂隐娘重些,但她居高临下,占了地势之利,配合丈二竹竿施展开来,真是寸长寸强;而王仙客伤及心脉,内力大损,剑气便很难运到一丈之外,加上聂隐娘只守不攻,一时倒也打了个平手。

日光渐隐,雨却渐渐下得大了起来。江面广袤,凄风冷雨,云脚低垂,看去甚是萧瑟。

聂隐娘握着竹枪,微微有些喘息,却依旧笑道:“你再不出绝招,只怕再打两个时辰,也不会有胜负!”

王仙客怒道:“什么绝招?”

聂隐娘笑道:“名为无双,实则有偶。你使的本为双手之剑。所谓无双剑,也是一雄一雌,一长一短,雄剑你时时配在身上,雌剑藏在袖底,却绝少出手。双剑合璧,正是你的必杀绝技。想来红线就是不知道这个秘密,才让你有了跳涧逃跑的机会。只可惜,这个秘密被写在了你的名卷上,又恰好被我看到了。”

王仙客一面抢攻,一面怒道:“你看到了又怎样?”

聂隐娘道:“如今你双剑都已失去,但剑招却还记得。你既然能以指为剑,也一定能空手用出这招必杀绝技来。要想胜我,就别再藏私,否则这满船珠玉,就都是你的陪葬!”

王仙客全身尽湿,江上晚风凌厉,更是奇寒彻骨,但他挂念小娥的安危,心中宛如火烧,再也不想跟她纠缠下去,于是爆喝道:“好,是你自己找死!”

双手当胸一并,两道剑气破空而出,合而为一,威力登时暴涨,龙吟之声响彻云霄,夹着漫天雨气,向聂隐娘疾刺而来!

整个江面都卷起重重浪涛,暴雨倾盆而下,仿佛整个天地,都在为这一招的威力瑟瑟颤抖。

这一剑,是必杀之剑!

聂隐娘眼中透出一丝难以察觉的隐光,突然收势不动。

她的目光瞬间凝结,仿佛看到了某种极其惊怖之物,她怔怔地将竹竿抛开,全身门户大开,向着那道极盛的剑气上迎了上去!

王仙客愕然望着聂隐娘。而他的目光一旦与聂隐娘交接,无尽的杀意顿时散了个干干净净,化为莫名的狂热!大喜之下,竟全然不顾发出一半的招式,猛地转过身来!

漫天剑气失去了控制,顿时化为无数冷雨,洒落江面,在他身后激起道道水柱。水花乱落中,他向聂隐娘目光的方向大叫道:“小娥?!”

江面空寂,却哪里有人?

就在那一刻,聂隐娘的身形已宛如鬼魅一般附了上来,王仙客只觉得背心一凉,一枚五寸长的飞血针已然完全没入体内!

王仙客大惊,正要提气,全身却是一阵酥麻,软软地倒了下去。

聂隐娘也支撑不住,靠着船篷滑了下来,瘫坐在船帘内,也顾不得抬手去挡住如注的雨水,胸膛不住起伏。

王仙客四肢僵硬,倒在雨中动弹不得,只得怒骂道:“卑鄙无耻!”

聂隐娘满脸倦意,举袖拭着脸上的雨水:“不卑鄙无耻,怎么做刺客?”她拧着散乱的头发,一面微微喘息,一面笑道:“我早知道你能洞彻对手的心意,所以,不惜连自己都骗了。你出招的一刹那,我故意做出惊讶的神色,心中却不停告诉自己,江上还有一艘小船,小娥就在对面的船上,结果你果然感应到了……”

王仙客勉力挣扎道:“要是我不上当呢?”

聂隐娘默然了片刻,又轻轻笑道:“你不上当,我就死。”她的笑意中透出些许凄凉:“刺客的赌局,总是很公平的。”

聂隐娘叹息一声,扶着船篷站了起来,顺手拾起扔在一旁的竹竿。

王仙客愕然道:“你做什么?”

聂隐娘掂着竹竿,微笑道:“把你打昏。”话音未落,劈头一棍。

王仙客还未来得及挣扎,就已扑通一声,倒在积水里。

聂隐娘艰难地将他拖回船舱,扔在火炉边的坐毯上。他轻哼了一声,翻了个身又睡熟了。聂隐娘看着他,却是自己那一棍打得重了,鲜血沿着他额角淌下,打湿了他的衣领。他颈上的皮肤十分细腻,宛如女子。

血流蜿蜒,白玉般的肌肤上竟暗暗透出青色的一角。

聂隐娘心中一动——这就是他的刺青!她情不自禁地四下张望,不远处的漆案上,正好放着一只匕首。

这枚刺青在幽微的火光下,发出魔魇般的诱惑,聂隐娘忍不住将匕首拿起。只要往他喉间一刺,第二枚刺青就到手了!

然而,在米仓中,凌厉剑气袭来之时,正是他一跃将自己按倒,又用龟息之术,帮自己躲过红线的追杀;也是他,将重伤的自己领入这艘舒适温暖的小船,又如好客的主人一样,煮起香汤美味……

想到这些,这一剑多少有些刺不下去。

十年了,聂隐娘从来只是杀人,不曾救人,所以,也从未被别人救过。

她叹息一声,终于将匕首丢开,无力地坐在船舱中。外面大雨瓢泼,船舱中却十分安宁,温暖,她突然感到很累很累。于是她拉过坐毯一角,轻轻躺了下去,她决定什么也不再想,好好睡上一觉。

明天,或许就已雨过天晴。

她从十三岁开始杀人,多少个阴冷恐怖的雨夜,她躲在无人所知的角落,一如受伤的小兽,慢慢舔舐自己的累累伤痕。就是靠着这样的希冀,才能勉强睡去。明天,依旧是杀戮,鲜血,刀光剑影,但总算有了阳光。

于是,伤痕总会在烈日下结痂,她也会带着这些属于刺客的勋章,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更为冷酷,狠辣。

这些,难道不是早已习以为常的么?

聂隐娘微微苦笑,刚要合眼,船舱却剧烈一荡,仿佛撞上了一大块礁石!

然而江面茫茫,又哪来的礁石?

聂隐娘立即跳了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舱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