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 墓 楔子 第四章、孤注一掷

华文庸 收藏 4 35
导读:神 墓 楔子 第四章、孤注一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4/





“Oh,马拉决定了,我看见那些兵在上炮弹!”麦阿奇举起了手中的望远镜,他清清楚楚地看见马拉的兵们把炮弹塞进了炮膛,士兵们正拉开枪栓。“司令,不用再浪费时间了,殿下的意思很明白,只要他们进了套子,就绝不能再溜走一个!”一个将军站在旁边说。


麦阿奇看了他一眼,放下了望远镜,“将军,知道我为什么没有下令开火吗?马拉是个值得敬重的人,他是个对手,我欣赏他,也欣赏他这份不怕死的勇气!”麦阿奇叹了口气,“可惜啊,马拉是只鹰,却被拉德勒斯牵住了翅膀,传令下去,开火吧!”


“是,司令!”


马拉的炮手们射出了第一颗炮弹,炮弹在麦阿奇的阵地前方爆炸,托拉克蒂岗上的交锋终于开始了。


麦阿奇的四千五百辆轻型坦克勇往无前地冲上阵地,以密集形编队猛冲向前,希望借此打开一道缺口,事实证明这是正确的,坦克履带在泥土地上轧出一排排轨迹,迅速地奔向马拉的大军,这些坦克重量较性,在山地上行驶速度非常快,但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了它的战术失误,这些轻型坦克的防御能力大大降低,有不少坦克被炮弹炸坏了履带,有的坦克装甲板上被轰出了一个个凹坑,但它们依然勇往直前,闷头冲进了马拉的大部队。


队形被冲散,麦阿奇的空中战机在马拉的军队头顶上盘旋,把一颗颗炸弹丢在那些士兵的头上,一颗接一颗炮弹爆炸,硝烟滚滚,断肢残腿在烟雾中炸得乱飞,士兵们的惨叫声不绝于耳,马拉将军亲自指挥做战,他命令部队避开坦克的正面进攻,从侧翼包抄过去,直接攻击麦阿奇的阵地,待到那些坦克掉转头的时候,它们要想在炮坑累累的地面上迅速前进将不再可能,马拉将利用这短暂的时机来夺取胜利,他希望能夺取胜利。


坦克迅速地开进,马拉的军队开始向侧翼偏移,士兵们弯腰躲避着半空中投掷下的炸弹,一面向前方射击,他们在满是炮弹坑的地面上奔跑,许多兵并不是直接被炮弹炸死,而是被炸飞的弹片夺去了生命,马拉的军队还没有绕过坦克战线,麦阿奇的军队已经发起了冲锋,两个阵地上的兵撞了面,谁也不想死,那就只有干掉对方,为了节约并不多的弹药,马拉的兵们都上了刺刀,当两方士兵撞面的时候,马拉的兵举起枪杆子猛刺一刀,对方被刺死,但他自己也被旁边的人一枪托砸破了脑袋。


“fuck!fuck!杀啊!”士兵们已经失去了理智,爆炸、血腥和死神的威胁令他们精神失常,他们明知道冲上去是死,却还是端着枪拼命往前冲,死就死吧,反正不冲也是死!


马拉的士兵们训练有素,看来马拉是个实干家,他的兵们知道怎样一枪干掉对方,并知道借助对方的尸体来掩护前进,并在弹药不足的时候,从死尸身上剥下一切可以拿来攻击的物品,不管是弹药还是什么东西。


训练再有素的兵也不能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战斗,何况是以二十余万对四十万,以四肢肉体来对抗炸弹和火炮,以较少的子弹来对抗敌方的弹雨,马拉的兵倒下了一排又一排,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扔掉手中的空枪,拿过死人的枪接着往前冲。凯维其一面射击一面向马拉的方向靠近,他背着个单兵通讯电台,通讯兵被一个火箭弹插中了背部,还有两个通讯兵失散。


“将军,”凯维其大叫着,艰难地伏低身子,在炮火和烟雾中向前挪动,他刚凑近马拉站的地方,一颗炮弹飞过来,拦腰撞上了凯维其,轰地一声巨响,单兵电台被炸得粉碎,凯维其也随着炮火升了天,他解脱了,再也不用面对这可恶的战争了。


拉德勒斯的算盘落空,他遇上了对手,在美勒普斯的手里栽了个大跟头,七十万主力部队原计划分两翼侧面包围美勒普斯的大营,现在却被反包围了,三十四万被围困在玛祖山脉北部的康迪大峡谷,另三十六万被围困在南部的康迈斯山谷中,原本正面进攻的马拉将军的大部队被围堵在中部托拉克蒂岗,美勒普斯的军队正在将他们分割包围并逐步消化。


康迪大峡谷中的军队几乎全军覆没,有一小部分人从峡谷的缺口处逃出,与托拉克蒂岗上马拉的军队汇合,在南部康迈斯山谷中,美勒普斯下令轰炸机一刻不停地进行空中轰炸,坦克炮、榴弹炮、火箭炮,一炮接一炮地发,命令被不折不扣地执行,山谷成了噬人的地狱,人类的生命在军事武器面前变得一文不值,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片刻间变得就像一片落叶一坨屎,任何一个活物都可以践踏它,甚至连践踏也不屑,美勒普斯的军队直接从上面跨过去了,跨着那些尸体过去了。


消息传到了拉德勒斯的耳朵里,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完美的做战计划竟然在一瞬间被打破了,那就像一层薄薄的窗户纸,轻轻地一戳,烂了一个大洞,这大洞令他暴露于阳光下,被世人耻笑和不屑,拉德勒斯气疯了,人在受到最强大的打击和刺激下,往往会做不出正确地判断或是举动,他现在要报复,不惜一切代价的报复,报复,报复!


奥斯特看见拉德勒斯连外套也来不及穿,就直接奔进了核弹操控室,奥斯特的脸像被谁踹了一脚,鼻子嘴巴全错了位,他扑进核弹操控室,大叫着,“不!不!你不能启动他,这些武器根本就不可以动,我们只能拿它来威胁别人,但我们不可以真正地去使用它!不要忘了,美勒普斯的核弹操控室比我们的还要大!”


拉德勒斯咧开大嘴,脸上露出恐怖的笑容,反手就要去拧操纵开关,奥斯特扑上去,一把抱住了拉德勒斯,他吓坏了,惨白着脸,嘶声大叫,“你疯了!只要你拧动这个开关,所有人都要升天!这不是解决的办法,你这个疯狗!我宁愿不要一切利益,我也要保全我的性命!”奥斯特扭不过牛高马大的拉德勒斯,他急了,扑上去抱住拉德勒斯的腿乱咬。


拉德勒斯狂笑着,用脚把奥斯特的脸踢得稀烂,他自己的腿也被奥斯特咬得鲜血淋淋,拉德勒斯现在已经走上了绝路,他就是死,也要让美勒普斯先死,他知道部队已经溃败,他现在唯一的法码就是核弹架上的那些核武器,他要趁美勒普斯没有向他下手之前,先发射这些魔鬼,死吧,要死一起死,我死了,你也别想活着,所有人都别想活着!


美勒普斯站在907高地上,他拿着望远镜向山头下看,在他的背后就是隐蔽的核弹发射基地,这是他最大的法码,也是他狠下心来要干掉几个兄弟的强大推动力,成大事者得天下,那几个不成器的东西,怎么有资格来与我划分疆域?美勒普斯远远地看着山头下被炸得通红的谷地,惨叫声和爆炸声连绵不断,一切死亡的声音在他的耳中听来都有说不出的美妙,只要干掉老二拉德勒斯,我就后顾无忧了,老六奥斯特是个哈巴狗,只要给他一根骨头,他就会冲你摇尾巴,而拉美西斯……美勒普斯放下望远镜,摸了摸下巴。


拉美西斯在哪儿?战争开始了,而拉美西斯却没有出现,也没有站在他应该站在的第二集团军的将军位置上,他只是向美勒普斯转交了他的军队指挥权,他不稀罕这些领土和权利,他宁愿自己失去一切,也不愿再发动一场战争,但是,现在他为了他的母亲,养育了十个儿子的母亲——玛利雅女神,他放弃了。


美勒普斯软禁了他的母亲玛利雅,那是他借以发动战争的最完美的借口,他要保护他的母亲不受任何兄弟的伤害,那些兄弟都是战争的挑拔者,而只有他,最伟大的美勒普斯,才是正义的化身,他要消灭这些想伤害母亲的不成器的兄弟,所以,他必须要干掉他们,于是,战争就成了必要的可行的办法。


拉美西斯放弃了一切,他知道战争已经无法避免了,他只有尽最大的力量来保护母亲,可怜的玛利雅,人们最可亲可敬的玛利雅,是她创造了人类的文明,是她把爱和光明撒播人间,而现在,她的几个儿子却要为了这些文明的产物而争个你死我活。


“战争,什么时候可以停止?”拉美西斯站在玛利雅女神庙的地室里,在庙外是一片树林,那里有一片墓地,新建的墓地,在玛利雅女神被美勒普斯软禁之前,她要求建这些坟墓,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也许那只是死亡的象征。


“战争一旦爆发,就永没有休止,”玛利雅女神转过身来,女神庙的地室里空旷而且寒冷,粗大的石雕柱子竖立着,玛利雅伸手抚摸石柱,目光中含着泪光,她转过身,轻轻抚摸拉美西斯的脸庞,“孩子,你听到死亡的呼唤了吗?死亡并不可怕,它摧毁一切陈旧的东西,而让新生命得到生长的空间,孩子,不要恨母亲。”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