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十二、

雪亮军刀 收藏 7 133
导读: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绑架张四宝的人提出,一个星期内准备十万块,交钱地点等待通知。有人告诉小四眼,那天张四宝在十几个兄弟的保护下正准备去他丈母娘家祝寿,结果到了门口就被一辆卡车堵住了退路。

卡车上跳下来三个人,都带着冬天的毛线帽子,脸上戴着环卫工人的大口罩。一个拿手枪,另外两个端着五连发。说话的那人据说身材像张伟,但面孔看不到,声音也听不出来。

“都别动,四宝,你慢慢走过来,我找你有点事。”

“大勇,多少年的交情了,我认栽,你放了我。”

说话那人把枪一举,“再不过来,你这辈子就别想走路了。”五连发对准了张四宝的腿部。张四宝只好咬咬牙过去了。那人一手扣住张四宝的脖领子,另一只手将枪口对准天空,砰一声枪响,张四宝的兄弟们都惊呆了。

“有枪还不跑。”那人威风凛凛地问。

如同大厦轰然倒塌,众人作鸟兽散。

小四眼没让报警,他决心找出绑架张四宝的人,然后一举捣毁。他几乎肯定是孙勇干的了,因为除了孙勇,他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干出这种事。

尽管如此,公安还是很快知道了此事。但因为张四宝也不是个什么好人,公安方面乐得看热闹。

“哈哈,孙勇这次看来比较牛比。”老顾分析。

“也不一定,他们已经和小四眼、云云他们开战了,估计这次得死人。”辫子其实很希望孙勇他们和张四宝拼的越热闹越好。

“死人是跑不掉了,小四眼上次吃了亏,孙勇再牛比,他的人少,真硬干起来,不一定是小四眼的菜。”老顾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对小四眼心有余悸。

“人多有个吊用,这次孙勇绑张四宝,好像就三个人。”

“辫子,孙勇这种玩法是亡命,这是和政府对抗,玩不下去的。”老顾觉得辫子和孙勇是同一种人,只不过辫子更加仇视社会罢了。

“你带几个人,到张四宝的兄弟玩的那片,看有小贼动手偷,你就点炮。”老顾安排了一个以前的惯偷,这个惯偷外号土炮,最近刚放出来。

“嗯,他的那些小贼应该都不认识我。”土炮长的精瘦,脖子比一般人长,像公鸭脖子。

“你和辫子一起去,出了事好照应。”

辫子眉毛一挑,脸上横肉拧到了一起,他最烦点炮。“大哥,我打架没问题,别让我点炮,我不是点炮的人。”

“辫子,出来混也要动脑子,你跟土炮后面学学。”

辫子没脾气了,他是在刚来B市最潦倒的时候跟的老顾,他要知恩图报。其实老顾收留他是看中他的身手,那天和老顾手下人发生冲突,辫子一个人打翻了三个。辫子体格精瘦而结实,身手敏捷,正面看上去像个武打演员。

两个人到了大街上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土炮穿着灰色羽绒袄子,辫子穿着皮夹克。他喜欢穿皮衣,他的身板穿上皮衣显得凶悍无比。

两个人刚转了两圈就看到脖子上戴着纱布的小四眼、云云、飞机。前段时间飞机弟弟的饭店被李明亮投兽药折腾的关门了,他又开始浪迹江湖。云云收留了他,飞机急于表现自己,他也想学着偷了。

云云一眼就认出了辫子,上次他被辫子打了,这个仇一直没报。

一群人开始狂追辫子和土炮,最后小四眼打了辆出租,撵到前头。他钻出出租车,手里攥着一杆小口径。

“还跑不跑了。”小四眼问气喘吁吁的辫子。

辫子瞪着三角眼,手在往怀里摸。

“把刀子收了,跟我面前玩刀只有死。”小四眼突然想杀人了,这次他被刚出道的张伟打了,他觉得自己在道上的地位在下降。

云云领着人跑了过来,飞机跑在最前面。他抬手将钢管打在辫子的胳膊,紧跟着一群人抡起棍棒将辫子和土炮打翻在地。辫子捂着头来回翻滚,土炮一个劲求饶。等到都打累了,云云揪着辫子的脖领子拽了起来,锋利的日本刀顶在辫子的脖子上。辫子被打得满脸是血,眼睛里像是能喷出火来,他胳膊打断了,汗混着血从额头往下流。

“叫声爷爷就放了你们两个。”云云的表情很得意,他一直在等今天。

土炮跪着爬到云云边上,抱着云云的腿,“大哥,真没我事啊,我没打算来你们这干活。”

云云松开手,辫子无力地栽倒在地。

“叫声爷爷,就放了你。”云云用刀面拍了拍土炮的脸。

“爷爷。”土炮擦了擦鼻子下面的血,低声喊了出来。

“操,早上没吃啊,大声点。”

“爷爷。”土炮快要哭出来了。

“哈哈,小孙子真怪,下次别到体育场这边玩了,这边混混多。”云云掏出几张钱塞到土炮。土炮擦擦鼻涕起身飞快跑了。一边跑一边在心里骂,“云云,你个王八蛋,老子饶不了你。”

辫子从嘴里吐出一颗牙,他满嘴都是血,鼻梁也断了。辫子脸上最帅的就是鼻梁,断了鼻梁的脸看上去像个踩了两脚的烂柿子,云云看着这张脸很得意。

“孙子,赶紧喊,喊完了我就放了你。”

辫子运着气,从喉咙里面喊了出来:“操你妈!”

“有性格!”

云云脸色一变,哈哈大笑起来。他笑起来声音很尖利,感觉像个疯子一样。听得边上的兄弟毛骨悚然。

“云云,要打赶紧打,待会儿公安过来。”小四眼觉得云云今天有点不正常。

云云想杀人了。

“兄弟,你是条汉子,有性格,我云云佩服你。”云云不笑了,很严肃的说,他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具尸体说话一样。

刀光寒,云云扑到地上朝辫子身上狂桶。

小四眼看着急了,今天估计皇历不是好日子,要出人命了。他过去一脚把云云踢开,“公安过来了,快跑。”

云云四处张望了一下,这个时候他已经陷入了癫狂。

“还不跑,你出人命了,晚上来我家找我。”

云云把刀一扔,扭头就跑。小四眼招呼了一下,一帮小贼都跑了。躺在地上的辫子浑身是血,他几次想挣扎着站起来,但都倒了下去。他仰面看着天空,第一次觉得这个天空真蓝。但那天明明是阴天,辫子出现了垂死的幻觉。

从路边快步走过来两个人,都穿着咔叽布的袄子,看上去和普通的老百姓没什么区别。其中一个人手上提着黑色的乐器匣子,另一个人空着手,他走过去把辫子从地上拽起来。

“是辫子,我认识他,跟老顾混的。咱们走,别惹事。”空着手的那人说。

“亮子哥,救他吧,我怎么突然想救他,可能是有缘吧。”提着乐器匣子的说。

“靠,那救他吧,就当是帮他一把,真死了也由他命了。”

两个人拦了辆车把辫子送到医院急救,当时好几辆车都不肯停,好不容易拦下来一辆。空着手的那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把我们拉医院,这些钱都是你的。”

送到医院后两个人消失了,李明亮垫付了住院费,然后两个人赶在公安来之前遛出医院。这样严重的外伤他们怕医院报警,李明亮临走的时候跟护士说,“这是我弟弟,我叫李明亮。”

公安赶到后,辫子正在急救。他的肺部和腹部被捅了六刀,光输血就输了八百多毫升。

“这个人估计不是好人,你看他身上的旧伤。”一个公安说。

“嗯,我觉得也是,听护士说,他是李明亮送过来的。”

“我操,热闹,哈哈,等他伤好了审查这个傻比。”

伤好了之后辫子被拘留,进行了半个月的审查。他一口咬定自己在路上被几个小偷偷了,然后和小偷打了起来,小偷为了摆脱他就掏了刀子。他没有说出自己原出生地,因为身上背着命案。

“谁信啊,李明亮送你去的医院你知道吗。”

“政府,我真不认识啥李明亮。”

在看守所里辫子受尽凌辱,叠被子,天天晚上要报站名,爬在地上背着号长,绕着号里爬。号长问到哪儿了,辫子要报出站名,如果报错了就是一顿毒打。这是公安暗示号长这么整辫子,他们始终想让辫子吐口。后来这个号长出狱之后被人乱刀砍死,江湖上传闻是辫子干的。有人在多年后问辫子,得到的只是哈哈大笑。

关了半年以后辫子还是被放了,因为不能因为一个人身上有旧伤就关押他。孙勇通过卷毛花了笔钱,把辫子弄了出来。临走的时候公安对他说:“别看你嘴硬,下次再让我抓到你。”

辫子出来后就跟着孙勇他们混了,因为辫子拘留之后,老顾一直没管他。老顾觉得辫子就是个祸害,太爱惹事了。

“知道我为啥救你吗。”孙勇为辫子洗尘。

“为啥。”

“呵呵,谢谢张伟吧,他帮你求情的。”孙勇指着张伟说。张伟笑眯眯地端着酒杯并不在意。

“谢谢张哥。”辫子站起来双手端杯敬酒。从此辫子成了张伟铁杆的兄弟,帮助张伟成就了一番大事。

辫子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春天了。在他被关押的这段时间城北的道上接连发生了好几件大事,而这些事件的起点还必须从那天他被送到医院说起。

那天李明亮和张伟两人从医院出来后,给小四眼打了个传呼。那时小四眼已经用上了汉字传呼,传呼上面留言:“想让你张哥回家,就回电XX号码。”小四眼飞奔找到了电话亭。

“小四眼,最近怎样?”电话里面是李明亮。

“亮子,四宝哥是不是在你手上。”

“嗯,钱准备好了吗。”

“钱准备好了。”

“那行,你听好了,我就说一遍交钱的方式。你现在去买张下午三点二十分去T市的特快火车票,然后带着钱。你上了火车之后,找三车厢的列车员,你给他二十块钱,就说你是张四宝的亲戚,他会给你个东西,上面告诉你交钱地址。”

“几点的火车?”

“三点二十分,你还有两个小时,来得及吗?”

“来得及,在T市交钱?”

“你见到列车员就知道了,记住给他二十块,不然他不给你东西。”

小四眼还想问,对面挂上了电话。

“靠,组织兄弟们,到T市救四宝哥去。”

张四宝团伙紧急动员,打算派出最骨干的人马到T市来一场大火拼。一时间道上得到消息的都开始关注此事,有人估计孙勇这次可能要栽了。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