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三十七

七夕214 收藏 3 48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三十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毛彬再看了看,只有几名战士还在两边土坡上寻找落在地上的5.8mm弹壳,李锦江承诺过的,只要把5.8mm的弹壳带回去,带回去多少就给补充多少5.8mm子弹或者十倍补充7.62mm子弹,因此,那些弹壳是全部要找回来的。当然找弹壳的不会是老战士,全部都是新战士。

老战士有一人还带着几个灵醒的新战士进行警戒,一人去押送俘虏了,毛彬必须留下来主持全局,余下的四人包括樊鹏在内,全都去对伤员进行急救和作一些伤势的处理、包扎。

新战士没有接受过战场紧急救援的知识,让他们去救人,往往会先去救那些叫唤得十分厉害的伤员。那些真正处于死亡边缘,急需救治的重伤员是不会叫唤的,因为他们已经连叫唤的力量都没有了。而新战士由于没有经验,把那些叫唤的当成了急救对象,反而让一些重伤员白白死去。

老战士发现这个情况之后,只得放下自己手上的事,去开展急救并顺便教新战士,怎么挑选救治对象以及怎么开展急救。随后民兵把伤员抬了回去,老战士也就只能跟着伤员回去。不然,这些游击队的未来兵员,以及游击队的政治攻势道具没死在战场上,倒有可能死在毛手毛脚的民兵手里。

战场只剩下一大堆枪支没有拿回去,里面还有一挺有些损坏的轻机枪。毛彬看着这些武器,有些在梦中的感觉。45个人,干掉了敌人300多,而自己一个伤员都没有,连预计中消耗的弹药都没有到一半。这是什么敌人啊!毛彬心中涌起了一股非常不开心的感觉,忙了半天自己不过就是打了一个小孩罢了!

胜利的喜讯被民兵有些夸张的传了回来,顿时,夏家村沸腾了。村民们把一直压抑着不敢爆发的热情,一下子全部发作了出来。游击队、武工队的战士成了村民的抢手货,都抢着去把过去自己不敢接近的战士往自己家里拉,要战士一定过去做客。

晚上,游击队趁热打铁,当即召开了庆祝暨征兵大会。这次,村民空前的热情,会场的火把刚燃起,不用夏招福去一家家的通知,村民们就拖儿带女的站到了会场下,一个个议论纷纷的等着开会。

会议由樊鹏主持,当樊鹏在大会上宣告,夏家的最后一名漏网之鱼已经击毙后,村民的兴奋达到了顶点,一些年老的村民相拥而泣,更多则是议论纷纷。最后,在夏招福带头下,村民喊了起来:“游击队万岁!中华GC党万岁!……”

起初,只是夏招福身边的几个村民喊,后来就汇集到了一起,全村的人都喊了起来,渐渐的喊成了节奏,越喊越大声,仿佛要把过去数十年的压抑一次全喊出来一样。

樊鹏举起手来,示意大家停下,好一阵,村民的欢呼声才停了下来,樊鹏清了清嗓门,大声道:“村民们,大家静一静。夏书伟(夏家二少爷)带的300多人虽然被消灭了,但南江县城还有一千多民团,还有GM党部队。我们还要当心,如果他们打过来,我们今天分下去的土地,就会被他们全收回去。”

此时,台下却传来了一个声音:“游击队45个就能消灭300个,我们夏家村现在还有上千号人,县城那千把人算得什么!”

盲目乐观,樊鹏心中冒出了这个词。樊鹏没有去浇上一盆水,而是引导道:“明天游击队就要开走一部分了,剩下的游击队只有不到20个。对付上千的民团,还有正规军,游击队别说只剩下了20个,就是45个全都在都不可能应付得下来。”

夏招福再次煽了一把风:“我们也参加游击队,拿起枪来,谁敢来再夺我们的地去,敢再来欺负我们,我们就和他拼了!”

“对!和他拼了!”

“谁也不能再夺我们地去!”

……

下面的村民当即爆发出了一阵阵的怒吼声,情绪已经调动起来了。樊鹏不失时机的举手示意大家静下来,而后说道:“对!只有我们自己起来保卫自己的家园,才能真正过上好日子!现在,愿意参加游击队的,请站到前面来!”

……

当场,就有许多村民志愿报名参军,登记姓名的时候排成了长长的两列。工作一直忙到深夜,志愿参加游击队的村民登记了有200多人。后来加上临近村子村民陆续加入,即使经过筛选,淘汰了许多到民兵队去,游击队也得到了一百多的兵员,武工队和游击队都扩展成了一个连。

毛彬没有参加晚上的大会,他连夜对俘虏进行审讯,问清楚了南江县城兵力——正规军和民团加起来也就一个不满编的团500多人,自己下午干掉的300多人已经差不多是一半了。周围的地区,有驻军的就是另一个县城,可也只有一个连的正规军和地方民团,共计600多人,离得很远的一个县有很多正规军队,可却在一百多公里以外。也就是说,游击队面临的敌人,实力不是很强。

当大会结束的时候,看到樊鹏拿来的名单,毛彬这才定下心来,仅在夏家村,第一个晚上就已经招收到了这么多的兵员,民兵队也组织起了100多人,随着明天附近的那些小村子知道了消息,游击队获得的兵员还会更多。这说明游击队已经在南江真正的立稳了脚跟。

当晚,十七军军部接到了南江游击队已经站稳脚跟的电报。值班参谋李志强拿过红笔,在地图上川陕边界的南江、汉中、广元一带粗略的做好标记,标注上日期。

此时,地图上已经有了二十多处标记,按日期来看,川陕边界这个根据地是附近的标记中最后一个,外圈的陕西、河北、山东、广西都有作了标记,更外圈的海南、云南、西藏、新疆、内蒙等则还没有动静。

第二天,李锦江站在地图前听完了李志强的汇报,默默的在心中记下了地图的模样。现在已经是1928年2月7日了,此时的左倾盲动虽然给革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但不经意间,全国的革命热潮正在兴起。地图上有标示的地方附近,很快也将会有中华GC党领导的武装起义爆发开来。

只要游击队都扎稳了脚跟,那么待各地的工农武装起义一开展,就能够顺利的开展指导,培训中华GC党的第一批武装力量。这就是李锦江派出游击队的目的。

历史上,很多的中华GC党的工农武装起义,都是勇往直前的向大城市进攻。这些进攻都无一例外的遭受了失败。在遭受挫折之后,力量削弱不大的起义力量,才会在敌人力量薄弱的山区建立稳固的根据地,力量削弱得厉害的,往往沦落为游击区甚至转为地下党组织的形式。

这种左倾盲动,不是李锦江和张卫能够阻止的。现在的李锦江、张卫,在中华GC党内,还不算哪根葱,根本就没轮到他们说话。即使说了,恐怕也没几个人会听他们的。因此,李锦江并不对改正左倾盲动抱有幻想。他只能尽自己的所能,尽量给革命挽回损失。

游击队现在主要是在山区建立一个稳固的根据地,待得工农武装起义向大城市的进攻失败后,能够接应回这些失败的工农革命军。对于一支溃军,只要在他们对革命的前途感到迷惘的时候,有一面旗帜能够聚拢他们,有一个根据地可以安身立命,可以延续革命,那么他们就不会散,在很大的程度上保留下对革命信心。

只要他们有信心,没有散掉,那么左倾盲动带来的危害就会极大的降低,随之革命形势就会完全不同。游击队建立根据地或许还是一个个小小的火苗,而红麻根据地就是一个难以扑灭的火焰,各个游击队建立的根据地,都会在心理上获得一个稳固的靠山。

而后,待张卫领导的太行工业基地初步完成规模,各游击队将培训好的兵员输送过去,张卫所率的十九军就能够迅速扩编,短时间内就能集聚起一支庞大的力量。

此时,应该正是冯阎桂与蒋中原大战的时候。按照李锦江和张卫的初步计划,中华GC党领导的部队将成为另外一个势力。利用冯阎桂与蒋结石相斗无暇分身的时候,抢占他们力量难以达到地方,或者直接通过扶弱击强,把强势一方打压为弱势后,占其地盘再扶其对抗已经由弱势转为强势的另一方。

这种谋略,对于冯阎桂或蒋结石任何一方,绝对都可以一眼看出。但李锦江和张卫毫不担心。只要一方处于弱势,那么即使他能够看出李锦江和张卫的计策,他也只能把这口香喷喷的诱饵吞下去。

关键在于时机,中华GC党不能过早的暴露自己的实力,不能在冯阎桂没有开打前暴露出来,更不能在胜负已分、尘埃落定后才跳出来。

这个时机的掌握,说难不难,要说容易却更是不容易。自己这边必须要经受住几个考验:李宗人北伐前对两湖的清乡;北伐;北伐胜利后中原混战前,那一段GM党各派的新婚时期。

利用唐江昘和吴义彬这两个师的掩护,李宗人的清乡或许还可以蒙混过去。但北伐战争时期,及北伐胜利后,GM党各派的新婚时期中,自己就不知道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的实力挺过去了。

想到这里,李锦江叹了一口气,为什么自己就这么倒霉!如果自己这边也有张卫那边的根据地那么好的命水,日子就好过了!

1927年12月28日宣布起义后,张卫就一直在提防阎西山与武汉当局的夹攻,部队一直处于戒备状态。随后,令张卫奇怪的,不但武汉GM党当局不对自己有一点表示,就连阎西山似乎也没有看上自己一眼!

这怎么回事?黎明前的黑暗?暴风雨来临前的风平浪静?张卫感到大惑不解。在深深的危机感之下,张卫一面让部队处于高度警戒当中,一面迅速的发展根据地的谍报工作。

太行根据地经过一系列的土地运动,已经获得了大量的黄白之物,资金上已经没有问题;谍报人员的选择上,张卫作为一名政工干部,比起李锦江更为熟悉谍报与反谍的工作,就并没有按照李锦江一刀切的作法,而是更为科学的进行的划分,并在科学的框架下搭配合适的人员。

侦察连的战士转了过来还是负责军事侦察工作,秦一鸣提升为了处长,却仅仅是军事情报处处长。除此之外,还有对外特工部门与对内特工部门,分别是情报处与安全处。人员就从十九军战士中,挑选原来进行过反谍训练的战士,以及那些对间谍工作有些熟悉,或有志于此项工作的战士。

这样,一个完整的谍报与反谍网络就建立了起来。早期虽然战士们的经验并不足,但随着工作的逐步开展,最后张卫布置组建的这一套情报系统卓有成效运作起来,成为了一个综合英国五处六处、苏俄联克格勃、以色列莫萨德、小美的中情军情局等之长的情报体系。

当然,这是后话,此刻的太行山根据地的情报体系还是一塌糊涂的。由于现阶段以军事情报摄取为主,情报处与军事情报处并没有严格的区分各自工作,情报处的新战士由于侦察经验不足,就只能跟着军事情报处的老战士先实习。根据地第一批派出去进行情报收集工作的,还是由原来侦察连的战士进行带队。

第一批所要进行的情报收集工作主要从两个方面开展,其一是对阎西山及GM党当局的部队调动侦察;其二要在阎西山、GM党当局的地盘设置情报站,布设情报网,发展特工人员。

这是需要一个极为庞大的情报网络,在没有和此刻的中华GC党地下组织联系上以前,全部都得自己建立。张卫也知道,这需要大量的时间、金钱和优秀的人员,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初期的部队警戒,也只能依靠部队的先进科技手段,把无人侦察机放出去进行大纵深的侦察。

唯一可以让张卫觉得欣慰的,就是部队原来经受过反谍训练的战士迅速的发挥了作用。安全处的负责人,是原来部队负责反谍工作的邓宽祥,他本来就受过专门培训,也有着一定的经验。

安全处一成立,邓宽祥就针对太行地区间谍人员所可能遭遇的实际情况,来设计部署安全处的工作,同时结合太行根据地的实际条件,有针对性的进行了布置。很快,太行山根据地的对外封锁就彻底撤除了,取而代之的是已经隐秘开展工作的安全处人员。

安全处主要从收集情报、估价情报、科学研究等三个方面开展活动。收集情报,通过安全处人员以普通战士的身份隐秘开展调查,通过发展各村各乡镇信息员、耳目的方式布设反谍网络,通过战士与群众密切联系中了解到不寻常的情况等;估价情报,安全处挑选在政治上成熟,具有一定经验的人员对收集上来的情报,专门进行分析、评估工作;科学研究,请战士当中的各方面行家,针对性的对某些领域进行纯调查研究,而且是非常客观地进行调查研究,事先不会把政治情报活动地意图和目标告诉他们。

成立不过半个月,安全处就上交了一份“答卷”:一伙阎西山派出的间谍被安全处顺利破获。从他们口中,张卫获得了重要的情报,那就是阎西山对太行山根据地的态度。

这些间谍,阎西山主要是派来刺探十九军的实力。首领是阎西山的第六副官苏云山。他们以不同的身份为掩护,分批从不同的地方,以不同的名义进入太行山根据地。

计划本来较为严密,但还没见识过GC党的群众工作威力的他们,竟把从部队驻地附近的茶馆酒肆中,探听部队的情况列为情报来源之一。这加速了他们的暴露。

很快,情况就被安全处发展的信息员汇报了上去。安全处发现有这么三五个人在探听部队情况后,没有立即采取逮捕行动,而是非常老道的迅速对他们开展了监控。通过监控,很快就找到了他们的接头人,顺藤摸瓜把整个刺探情报的网络一一查明。

在发现整个情报网络经过层层汇总,都是指向一人(阎西山第六副官),安全处对此人进行了严密布控。并向张卫汇报后,调动了侦察连的战士,在阎西山第六副官离开根据地前逮捕了他,同一时间里对所有监控人员进行了秘密抓捕,同时连夜开展审讯。

审讯后,从他们的间谍目的等方面,张卫有效的掌握了阎西山对太行山根据地的态度:如果中华工农红军有足够的实力,则利用中华工农红军第十九军来警戒武汉GM党当局,给山西政权与武汉当局之间提供一个缓冲;如果中华工农红军实力不够,或者中华工农红军有扩张企图(向山西别的地区扩张),那么就迅速围剿。

同时,通过对这些人的审讯,也发现阎西山并不是和武汉GM党当局穿同一条裤子,双方之间还是有着很大的分歧与细微的隙缝等。这些,只能怪阎西山的特工培训实在不够专业,一旦面对太行根据地那几个曾经过专门反谍培训的战士,高下立判,想获取情报反而给张卫及时的送来了需要的情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