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一篇 擎天计划 第四章

yuertou 收藏 108 140
导读:华夏春秋 第一篇 擎天计划 第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王一林一进办公室,就用力的关上了门。外面几为秘书都被巨大的关门声吓了一跳,他们可很少见过总理有这么大火的时候,几个秘书都小心的盯着办公室的大门,没人敢进去问总理为什么发火,这个枪口还是不闯的好。过了两分钟,才看到总理的贴身秘书,汪明筌走了进来,都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他跟着总理去参加了一次会议后,总理回来就发火,他肯定知道原因了。而汪明筌笑着对几个小秘书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要去打扰总理,自己就回到了那间单独的秘书办公室,开始整理起会议记录。汪明筌跟在王一林身边已经快五年了,他非常了解这个年轻总理的脾气,他的火是发不了多久的,过一下自己就会好,根本就不用人去劝,劝也没用。

王一林脱掉外面的大衣,再把暖气关小了点,发火引起的浑身燥热,他也有点受不了。

当王一林坐到办公桌后面的真皮沙发上,端起从来就不会冷的茶杯时,心情才稍微平静了点。这时候他也为自己发火的事情感到好笑了。二十多年来,自己从一名普通的底层政府职员升到了现在的位置,中间没少吃过苦,也没少受过冤枉,什么都忍了过来。而且也只有忍,要在官场上混,就必须要学会忍,好久都没有发过火了,甚至已经淡忘了发火的滋味。想不到的是,现在当上了总理,在政府里面已经没有比他更大的官了,竟然还会发火,而且是很大的火,看来自己也有点混头了,正是官越大,火气越大啊。

一冷静下来,王一林的脑袋又开始高速运转了起来。今天发火的原因也不能怪他,如果不是一些人做得太过分,这个公认好脾气的总理是绝对不会发火的,而能够让他冒这么大火的事情,就更不简单了。

周国辉在两天前就通知了王一林关于老赵提出的军事改革计划,意思很明确也很简单,要王一林在中央常委会议上帮老赵一把。其实周国辉不告诉王一林,他也会帮老赵说话的,从私人感情上来说,老赵给了他不小的帮助,从国家利益上来说,老赵的改革计划完全是为国家在着想,于公于私,他都会尽全力支持老赵的计划。

在去参加会议之前,王一林就考虑到要让老赵的计划成功实现,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在政治觉悟方面,王一林比周国辉要强得多,看到这个计划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难度太大,但是成功之后的好处也很大,非常值得努力。

同时,王一林也明白要实现老赵的军事改革计划,最大的困难是在中央,而不是地方。整个计划是从上至下的进行,如果连中央都摆不平的话,要推广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在中央错综复杂的关系中,要让这个计划不伤害到某些人的利益,而顺利通过的话,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何永兴主席是行政出身,与王一林是同一支脉,而且何永兴当上国家元首的时候只有五十三岁,在中国政界来说,他的年龄确实是小了点,很多资格更老的人当然会不服气,如果不是老赵主持的军方全力支持,恐怕何永兴根本就上不了台。王一林虽然不知道何永兴是用什么办法获得了老赵的支持,也没兴趣知道这些,但是现在问题摆在了面前,他是必须与何永兴站在同一阵营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次的会议上,出了由何永兴一手提拔起来的常务副总理闻海涛表示支持老赵的改革计划外,“老好人”人大委员长耿闽态度含糊,他不想得罪任何一方,所以如同以往一样,站在了中立位置上,而另外的三个常委,国家副主席孟汉清,政协主席李谰,国防部长史冷星都表示了反对意见。这让老赵的改革计划搁浅了下来,最后双放争执不下,只好改到下次中央扩大会议上再进行讨论。

孟汉清与李谰的反对王一林早可考虑到了,但是史冷星竟然也投了反对票,这让王一林有点惊讶。这让他更加认识到在政治斗争中,党派的争斗会带来多大的危害。

李谰与孟汉清是由上一任国家元首亲自安排在中央的代言人,本来应该由李谰接任国家元首,但是半路杀出个何永兴,而且还得到了军方的全力支持,这让李谰的元首梦化做了泡影。而史冷星进入七人常委组就完全是政治妥协了,上任国家元首在明白无法阻止何永兴上台之后,就退后一步,把史冷星安排进了中央常委,作为对何永行的牵制,现在也确实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何永行在担任国家元首两年之后,仍然没有搞出多大的政绩来,这里就起了很大的阻碍作用。

这事情本来在常委就可以得到解决,而现在这么一耽搁下来,交到常委扩大会议上去解决,那变数就更多了。

王一林冷静下来之后,就不再考虑老赵计划没被通过的原因,而开始做起了手里的工作。他这个总理可以说是全国最忙碌的人,也难怪从朱老开始,就没有哪个连续担任过两界总理,每天超过十六个小时的工作量,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消受不起。当总理,完全就是在用生命为国家做贡献!王一林也切身的体会到,开国总理周恩来为什么会被“累死”在了岗位上!

王一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做完手中的事情,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小汪正站在办公桌的旁边,而他手中正端着一杯热差,见到总理放下了手中批示的文件,赶紧把茶放在了办公作上,总理的手边,说道:“总理,喝杯茶,先休息下吧!”

“恩,大家都下班了吧?”王一林看到外面已经快要黑下来的天空,关心的说道,“没事情的话,你就先回去吧,晚上再来接我!”

“呵呵,总理,你每次都是这么客气。我先去让厨师准备两个菜,等下好了再来叫你!”汪明筌就知道总理会这么说,看来他已经习惯了,两人之间看起来根本就不想上下级,而是朋友一样,因为他们的年龄差距也不大,就十来岁。而汪明筌刚转身要离开办公室,又停了下来,补充了一句:“对了,外面有两个上访者,要不要我叫人先送他们回去,让他们明天再来?”

“哦?这么晚了还有人上访?”王一林也有点奇怪了,因为上访办被他安排到了与自己办公室的同一栋大楼内,所以平常经常看到上访的老百姓,他自己还亲自接见过几次上访者,但是这种到政府部门都下班了还不离开的上访者还真是很少见,所以王一林也来了好奇心,说道:“反正我现在也要休息一会,你去把他们两个带来,顺便让厨师多做两个人的饭,再帮他们去安排好晚上的住处!”

汪明筌点点头就马上出去了,他从第一天当当时还是经济发展计划部部长的王一林的秘书开始,就知道他是个热心肠的人,更是那种路见不平就会拔刀相助的人,如果在古代,总理这样的人,肯定是侠客吧!

当王一林端着小汪给他沏好的那杯热茶做到办公室一角的沙发上时,值班秘书已经把那两个上访者带了进来。一男一女,男的大概有五十岁左右,女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头发都已经全白了,而看他们两人简单朴素的穿着,脸上深深的皱纹,黝黑的皮肤,以及长满老茧,被冻得通红的双手,就知道他们应该是农民,而且还是南方人。

“这是……这是总理啊!”那个中年男人看到王一林之后,就变得有点局促起来,对着带他们进来的秘书说道,“通知,你是不是带错了路,我们不是来找总理的!”

“没有啊,就是总理要见你们,快过去吧!”那个小秘书也热情的把他们“请”了进来。

“呵呵,你们是来上访的吧?由我来受理你们的上访请求吧,来,不用害怕,我也是人,而且是个很普通的人,呵呵,可没长什么三头六臂,都坐吧!”王一林热情的迎了上去,把那两个还有点紧张的男女拉到了沙发上,让他们都坐下后,才对送他们进来的那个秘书说道,“小张,去拿点点心来,顺便再泡两杯热茶。”

小张点点头,笑嘻嘻的离开了房间,总理开始那样哪像是国家总理啊,完全一热情的店小二,看来随和很了,也容易被人误解。

很快,小张就端了一盘糕点进来,再给那两个上访者泡好了茶,就自觉的离开了总理办公室。

“你们先吃点东西,喝点热水,暖暖身体吧!”王一林并没有急着问他们的上访原因,而是热情的把茶杯递到了他们的手中,这个简单的动作就温暖到了两人的心里,更让两人有点不安起来,样子更加紧张了。而王一林显然感觉到了,马上插开话题,说道:“你们都是从南方来的吧,现在北京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有没有多带点衣服?住的地方还好吧?”

两人的眼里已经滚动着泪花。看他们的样子,根本就没有准好冬天穿的衣服,手已经被冻得发紫,嘴唇更是变成了乌黑色。他们两人这次上访也吃了不少苦头,到了北京之后,已经是身无分文,白天两人就在上访办外面等着,但是排了好几天的队,都没有能够见到负责的官员,因为没钱,这有晚上出去讨点饭吃,然后找公园或者车站的候车室落脚,还要经常受到那些管理人员的驱赶。本来今天两人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如果再没有人接待的话,就要在政府办公大楼外面来场真人车祸表演,以结束这痛苦的折磨。看着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里面的工作人员也都纷纷下班回家,两人正感到绝望的时候,竟然被人叫了进去,而进来后发觉是总理亲自接待他们,而总理又这么的和蔼热情,怎么能让他们不感动呢?

“总理,我……我们……”那个中年男人先是斯文的吃了几块点心,然后也管不了那么多,就一口个的吃了起来,看来他是饿慌了,当他吃完最后一块后,刚一说话,就被哽住了。

“不要急,先喝口水,有什么事情慢慢说!”王一林赶紧把茶杯递给他,看到这两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饿成这样子,王一林心里也感到一阵酸楚,这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也许一辈子都难得吃到他们平常吃的这些糕点吧。而为了上访,竟然能够穿着单衣忍受寒冷的天气,那他们受的冤屈肯定不小了。

那中年男人喝了两口水,理顺气之后,才说道:“总理,我们是广东梧州人,我叫全金发,她是我姐姐全桂花。我们本来是不想来上访的,知道这是给国家添麻烦,我们心里也不好受,但是……但是……,哎!”虽然总理热情的举动已经让他不再感到局促与紧张,但是一说到上访的事情,他的情绪马上就失去了控制,手肘撑在大腿上,双手捂着脸,抽泣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见到全桂花也在旁边小声的哭泣着,双手不时的抹掉脸上的泪水,他们的样子绝对不是装出来的,王一林就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马上去办公桌上拿过了记事本,同时拿够一袋抽纸,梯给了他们两,很关心的说道:“你们遇到了什么困难?如果不告诉我的话,我怎么帮你们解决呢?”

“总理……”全金发听到总理肯为他们做主,也好了许多,拍了拍他的姐姐,等全桂花停止哭泣后,才说道,“总理,我们本来是……”

王一林一边听,一边迅速的把他们的话记录了下来,以前他也当过秘书,懂得速记法,虽然很久没有用过了,但是熟悉了一下之后,就已经能够跟上全金发的说话速度了。而他也逐渐知道全金发他们为什么会忍受这么多的折磨,仍然要坚持上访。

他们两人都是梧州当地很普通的农民,甚或虽然说不上富裕,但是也并不贫困,一家人过得还算幸福。但是两年前,一家外国企业到他们县上来投资之后,县长就在他们乡上划出了一块农田,准备作合作方,以出地加入到新开办的工厂中去。工厂很快就办起来了,当时他们谁也不知道那家工厂是做什么的,农民都少见识。但是头一年,当地的村民都因为能够到工厂中打点零工,年轻人也能够进去当工人,而得到了不少的好处,但是一年后,村子里的很多人都莫名其妙的得了各中怪病就死了。等到事情扩大之后,省里来了专门的负责人调查这家工厂,才发现这家制药厂生产的全是禁止在国内生产的某些药物。这些药物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附带品都是高毒性的,而全金发他们村的人就是因此染病而亡。全金发的儿子以及两个外甥女都是因此而死。后来全金发与唯一的亲人,也就是他的姐姐全桂花搬到了邻村,等待上面的处理结果。但是这事情就这么搁了下去。省里从派人来调查之后,就再没了下文,工厂照样在生产,而全金发他们没有得到一分的补偿。经过一年的等待,全金发姐弟两的所有积蓄都花光了,在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被迫上访,寻求中央政府的帮助。

“放心吧,这事情我会想办法帮你们解决好!”王一林了解了情况之后,也放下心来,这样的上访者几乎每天都有好几个,而且类似的事情在全国几乎都有,王一林没办法解决所有的弊病,但是这样的个别人,他还是有能力帮助的。而王一林也拿着记事本走到了办公桌边,放好记事本之后,就把小汪叫了进来。

“小汪,你先带他们两个去吃饭,然后把他们安排到招待所居住吧,这件事情也帮我去调查清楚!”王一林把那个记事本交给小汪之后,又走到了全金发姐弟面前,握着全金发的手说道:“我已经给你们安排了住处,在事情解决之前,你们就安心的住下吧,我会把这件事情解决好的!”

“总理,我们……我们……”全金发已经感动得快要哭出声来了,没等王一林反应过来,他们两人已经“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总理,我们没有什么好报答的,就让我们给你磕几个头吧!”

“快起来,快起来!”王一林被他们两人这一下搞得有点手忙脚乱了,当上总理这几年,还真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赶紧一把把全金发扶了起来,小汪也过来扶起了全桂花。王一林帮全金发拉伸了衣服后,才说道:“你们的事也是我的事,我当总理的不管,哪谁去管,这也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你们这么做,就是折杀我了!”

全金发老实巴交的点了点头,一手抹掉了脸上的泪水,还想说什么,而小痒一见到这么缠下去可要耽搁总理工作了,赶紧拉着他们两人出了总理办公室。

王一林叹了口气,坐到了椅子上,又开始迅速的处理起手头那些几乎没完没了的公务。虽然全金发的事情让自己有点悲愤,但是当这样的事情见多了之后,也就变得麻木了起来,也能够迅速的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