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狙击手 9.反狙击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4/


深夜四更,丛林里布上灰蒙蒙的颜色,被腐植层覆盖的土地上渐渐湿润了起来,脚开始往下陷,一个越军走在前面,慢慢移动着,他身后是越装打扮的田胜利,那越军正走着,突然身子又往下陷了起来,田胜利骇然一惊,正要上前拉住前面的越军,但那人半个身子已陷入腐植层内。

“糟糕!是沼泽地!”田胜利惊叫道,前面的越军上半个身子也开始下沉,腐植层淹没了他的胸口,又将他的脖子覆盖下去,接着是头部,最后是他高高举起的双手,终于整个人不见在腐植层表面。

田胜利不敢往前走了,他已察觉到自己脚下也有种悬浮的感觉,前面的腐植层还有几十米,再往前走肯定下场跟越军一样,他缓缓退了出来,蹲下身子用手在一处泥土上捏摸着,泥土里含有水分,这说明那条河就在附近,可暗道应该在河的哪里呢?一般的人是不可能在河旁挖地道的,因为可能会挖进河床,把河水灌进来,唯一的可能就是河的一百米之外,而且暗道不会顺着河挖,而是逆着河挖,挖暗道的目的是为了在敌人无法察觉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目的地,所以暗道有可能是顺着丛林往山上的路,也就是顺着关卡一直挖下去,只要找到那条河,观察下地形,就能知道第二道关卡会设在什么地方。

刚才那个越军供出赵前进和一个女的被关在二道关,而二道关也是一个土丘,在丛林里找土丘十分容易,不容易的是那道关卡是否被丛林植物遮掩,他向北方向直走出近百米,脚下的泥土仍是湿润的,但这里已经没有腐植层了,而是丰沃的土地,田胜利延着湿润的泥土一直走下去,前面隐隐有白光泛出,显然是月光照在河面的反光。

田胜利大喜正要快步走上前去,突然发现一个白影子向一株树后闪去,他心里狐疑起来,缓缓走上前去,手中的突击步枪指向那边的树木,那个白影又一闪,躲到又一株树后面,田胜利认定是个越军的侦察兵装扮的白衣人,突击步枪对准那边的树木砰的就是一枪,那“白影子”显然是受惊了,向灌木丛内移去。

恍惚中,田胜利望到了那白影子的一头乌黑的长发,白影子一躲进灌木丛就立刻没了动静。田胜利心头一悸,突然想到传闻中那个白衣女鬼,难道是她?不可能,这世上根本不可能有鬼,当才她躲的那么匆忙很显然是害怕,这么说她是人装的,但她为什么要装鬼吓人呢?难道是越军的特务?不会的,传闻是越军搞出来的,她吓唬的目标是越军,她为什么这么做呢?她是越南人还是中国人?

刚才那头乌黑的长发证明她是个亚洲黄种人,但她闪避的速度又证明她身份与众不同,可能是受过什么训练,难道是女兵?越南女兵参战的有很多,甚至比男兵更能用到用场。

田胜利缓缓走向灌木丛,他刚才看到那白影子的时候不像是拿着武器,所以他并不担心她会突然对他袭击,他知道她一定不会躲在一个方位,而是在灌木丛深处缓缓行动,但她身穿的白衣服与灰蒙蒙的夜色相对,却极易被人发现,他钻进灌木丛,突然闻到一股香味,一股女人身上的幽香,因为在灌木丛中蹲的久了丛林内浑浊的空气加上腐植层的恶臭形成的那种气味令人时刻难以忍受,因此那股幽香的气味成了丛林内特殊的空气,他循着空气向前摸去,脚下突然觉得湿拉拉的,低头一看,鞋子已经湿了,脚下踩着一片清水,他大喜知道灌木丛外就是那条河,他快步追了上去,那股幽香的气味越来越浓,果然前面猛的出现那条白影子,只一闪又不见了。

田胜利心道这“女鬼”的躲避身法倒像是狙击术,他继续追上去,在灌木丛内坐拐又转,那股幽香气息始终牵引着他,他行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而那股香气又越来越近,仿佛就在身前,他猛的向前一扑,豁然看到一条白裙子,他单手一抓,同时抬头,不料那裙子一飘,他只看到裙内黑漆漆的一片,那裙子突然扯烂,接着听到扑通一声,再接着是游水的声音。

田胜利猛然站起,发现手中托着半条白裙子,而自己已在灌木丛外,外面就是一条河,河水泛着白光,河面弯弯曲曲的直向外延伸,河水远处一缕黑头发微微露出在水面,他在思筹是不是还要追上去,心中已认定那“女鬼”是一个女人装扮的,只可惜没有看到她的脸。

田胜利心道那个暗道应该就在这边附近,只要在周围百米处寻找一定可以找得到,他沿着河边前进,突然前面一个人影一晃,接着是一声枪响,一声惨叫传了过来。田胜利一惊急忙向灌木丛内跃入,透过密丛只见一个解放军战士倒在草丛中,身上血迹一片,已经中弹身亡,他骇然大惊,想起那个越军俘虏所说的越南狙击手已经出动,在丛林的各个角落狙击中国潜入丛林的游击队,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在暗中与狙击手作对,保护我方游击队。他想先找到敌人的暗道,封锁敌人的去路,自己可以先占领敌人的暗道,引中国游击队进入与敌人进行游击战术,这暗道是通往丛林深处以及敌方根据地的通道,对我方来说是个直插入敌人心腹的好地方。

田胜利暗中防着越军狙击手的突然攻击,他猫着身子在灌木丛深处移动着,突然砰的一声就在他的脚下一个子弹壳翻了上来,他猛的退后,蹲下身子,透过下面的灌木看到一个越军正匍匐着身子前进,他趴下身子枪口对着那人的脖子猛的扣动扳机,一声枪响,那人一阵翻滚突然不见了。田胜利一惊,也匍匐着身子追了上去,只见前面的灌木丛有人爬行过的痕迹,他从这个方向爬过去,突然一声枪响,险些打中他往前伸的手,他猛的翻滚身子,砰,敌人又发射了一枪。

田胜利心道要躲避敌人的暗中射击的最好办法就是不住移动,要做到在移动的时候敌人发现目标之前你能突然消失在敌人的视线内,你要躲在敌人根本注意不到的地方,同时去发现敌人,然后再进行反击。

田胜利在灌木丛中不住滚动着,爬起身子向远处缓缓移动,同时注视着四周,他知道敌人也是在灌木丛中对他射击,两个都在灌木丛中的人,近身搏斗的机会可能会很大,而枪弹更会百发百中,他手中的突击步枪子弹只用了一小半,他才杀了几个敌人,现在那枪口黑乎乎的随时准备向敌人的心脏位置发射。

田胜利爬动了一小会,敌人始终没有放枪,他趴在灌木丛下将脸贴在泥土上,周围也没有什么风吹草动,他认定敌人也躲在灌木丛中未动,对方是一个狙击手,而自己现在还算不上是狙击手,要对付敌人最好从敌人那学到点什么。于是那人不动,他也干脆不动,两人就这么耗着。

趴了不一会,灌木丛外突然有了动静,而且不只一人,而是两人,不,是三个人,三人的脚步声缓缓的正向灌木丛内走来,田胜利趴在灌木丛下面,灌木等植物太密,他丝毫看不到外面,但他知道来着不是中国游击队,就是越军,不可能是狙击手,因为狙击手不会明目张胆在外面这样行走,自己先前就犯了这样的错误,不被敌人发现目标暗杀死,那是狙击手还未到,或者说纯属侥幸,现在敌人的狙击手既然已经出动了,那就要从现在开始训练自己的狙击术,与敌人一决高低。

外面的那三个人已经进入灌木丛内,田胜利缓缓抬高身体,却不敢拨动灌木丛,但茂密的丛叶没有缝隙,他只能用耳朵去听,突然灌木丛内一个人的声音道:“是自己人!”接着砰的一声枪响,灌木丛大力的晃动起来,砰的又是一声枪响,一连两声惨叫,显然已有两人被杀死。

田胜利一听到那声“是自己人”就知道灌木丛内的是中国的解放军战士,因为那人说的是中国话,他没有想那人为什么说“自己人”,而是突然露出了脑袋,只见最后一个解放军正向自己这边跑来,而不远处的灌木丛一把枪的头露出一点在外面正对准着这人的后心,田胜利骇然下急忙将自己枪口对准远处的那人,正想开枪,那个解放军突然发现了自己,托起枪对准自己,田胜利一惊,那解放军已突然扣动扳机,田胜利一滚身,砰的一声枪响,子弹打穿了一处灌叶,几乎同时那解放军后心中了远处敌人的一枪,直直扑倒在地上,垂头死了。

田胜利心中一阵难过,他猛的移动身子,在灌木丛内穿梭,但远处的敌人已经发现了自己,砰,一颗子弹从田胜利头顶穿过,只差丝毫就必丧命。田胜利猛的扑倒,骇然起来,对方连续杀死三个解放军,看来必是狙击手无疑,自己暴露了目标,已处于下风,目前只有先防御,保存自己。他趴在那里不动,对方的狙击手就不再放枪。

过了老会儿,田胜利缓缓抬高了头,透过丛叶看到外面已是白蒙蒙的,显然天已经快亮了,他仍然不敢动,突然看到几个越军向这边走了过来,他猛然低头,只见那几个越军朝灌木丛内一指道:“那有个敌人!”

田胜利心悸道:“怎么又出来一个解放军,难道我方游击队聚向了二道关来?”正想着,外面砰的一声枪响,一名越军倒地身亡,接着是一句越南骂人的话,意思是“瞎了你的狗眼,我是上面派下的狙击手!”那狙击手怕自己人暴露了他的目标,故开枪杀死了一个越军。

田胜利砰然心动,这时候不动手再等何时,他抬高头,那几个越军已远远走开,只见一处灌木丛中一个中国解放军打扮的人缩回了脑袋,田胜利恍然大悟,原来这个越南狙击手跟自己一样打扮成敌人的模样,怪不得那个解放军说“是自己人”,而另一个解放军却向自己开枪,原来他以为自己是越南人。

那个越南狙击手真是狡猾,但他既然暴露了目标,田胜利就有向他开枪的机会,但当田胜利向那边的灌木丛再一望时,那人却突然不见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