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九篇 运筹帷幄 第十三章 真实谎言

yuertou 收藏 19 22
导读:华夏春秋 第四十九篇 运筹帷幄 第十三章 真实谎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军情局,特别护理医院,其实这里算不上是一座正规的医院,因为这里从不接收普通的病人,但是这里仍然接待很特殊的病人,而且还有着比全国任何一家医院都要完善的医疗设施,而且能够在这里工作的医生都相当出色,其中至少有5名在创伤,化学,以及放射性医学方面排名全国前列的医师。当然,这是一座医院,任何来到这里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座医院,它有着所有医院的必备条件,除了警卫特别森严之外,也有着一切医院的共同特征,浓烈的药水味,以及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

“将军的病情怎么样了?”鲁毅早就知道这所医院的存在,因为当年他第二次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时候,就是在这里度过康复期的,所以对这里的人,他还比较熟悉,至少对那几名教授还很熟悉。

“已经稳定了,我们检查了三次,才知道是什么原因!”负责为卡提拉提供医疗的是一位放射病理学教授,也是北大医学院的教授,同时还是白求恩医学奖,以及诺贝尔医学奖的获得者,中国在这一方面最为出色的医学家。

当这名60多岁的老教授在将军耳边低声耳语了一阵之后,鲁毅的神色变化了一点,然后停下了脚步:“可以肯定吗?”

“绝对可以肯定,你可以怀疑别的,但是绝对不能够怀疑我在这方面的判断能力,我已经做了40多年这方面的工作了!”教授显得有点激动,如同每一位学者一样,他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能力,绝不允许有人怀疑他的能力以及他的判断,这比打击他的人格还要过分。

“教授,我相信你的判断,但是,你也应该知道,这个病人的特殊性,如果他有个什么按长两短,那么我们也许要付出十万名士兵的生命作为补偿的代价。所以,我只是想更确定一点,还有希望吗?”鲁毅在主持战略处工作的时候,最有点受不了的就是科学家与学者的那副脾气,说白了,与军人相处还要容易得多,因为你只需要发号施令或者是听从命令,而不需要考虑到别的问题。

“当然,我知道这人的重要性,将军,你是第四个来叮嘱这件事的人了,当然,我敢保证,如果我们这里都拿他的病情没有办法的话,那么恐怕全世界没有任何一家医院敢接收这个病人!”教授点了点头,学者一惯的骄傲又显现了出来。

“好吧,教授,我现在可以去见见病人吗?”

“可以,但是最好不要进去,现在采取的是完全隔离式护理,我们不能让病人接触到外面的空气,所以,最好是在外面,如果要进去的话,就要换衣服,还要……”

“教授,我看在外面看一下就可以了,我只是想确认一下病人的状况!”鲁毅笑了一下,说白了,更学者打交道本来就不容易了,而跟医生打交道也不容易,现在这人一下两个都占了,确实让人觉得有点头痛。

教授点了点头,带着将军很快就到了病房的外面。病房看起来有点像是蔬菜生产工厂的加工车间,但是更像是宇宙飞行器的飞行员生活舱一样,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电子仪器,而且很多电子仪器的一端都接到了病人的身上。病人仍然处于昏迷状态之中,虽然仪器上显示他的心跳,还有脑电波的读书,但是看不出来病人仍然有生命的特征,也许这就是教授开始说的什么特殊疗法吧!

“教授,你有多大的把握让病人痊愈?”鲁毅皱了下眉毛,他没有想到情况有这么严重,看来整个计划得改变一下了。

“不超过50%,这已经是最乐观的估计了,也许只有40%,不35%就很好了,当然我们会努力的,尽到我们的全力!”虽然教授的态度有点傲慢,但是作为医生,他仍然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

“好吧,教授,这边就拜托你了,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立即通知我!”将军转过了身来,已经差不多了,如果连这人都没有办法的话,那确实是没办法了。当然,将军不会抱多大的希望,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而且也不可能把未来寄托在希望渺茫的事情上,将军已经开始在考虑采取备用方案了,只是现在备用方案还没有制订出来!

离开医院之后,将军直接去了元首府。他来医院的目的就是要亲自了解一下情况,为等下的会议做好准备,而在路上的半个多小时,将军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比较完整的想法,虽然那名巴基斯坦的将军的病情看来是一时半会好不了了,那么就应该采取别的办法来达到同样的目的!

将军是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的,如同上次一样,因为这是一次秘密行动,所以参加会议的人只限于最高级别的领导人,一间小型的会议室就足够了。

“鲁老,有什么新的情况了吗?”李禹民显然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虽然他贵为国家元首,但是工作量绝对超过了普通的政府职员,毕竟他也是人,而不是神!

“没有多大进展,卡提拉的病情仍然在恶化,我们不应该抱多大的希望,虽然医生保证有30%的可能会痊愈,但是我们不应该把希望全寄托在这上面!”鲁毅顿了下,整理了一下思路,“根据初步的检查,应该是放射形元素中毒,这是我们最好的医生给出的检查结果,当然,他们正在采取相应的医疗措施拯救这位病人。而根据现在情报部门的调查结果,应该是巴基斯坦政府,或者说是拉瓦尔早就预谋好,并且在好几年前就开始给卡提拉下毒了。并且是慢性的,引起了大面积的癌变,虽然我们的医疗科技可以为卡提拉换上新的器官,但是绝对无法更换他的大脑,所以,关键是看卡提拉的大脑有没有受到影响,如果没有的话,那还好办一点,当然,如果他的大脑已经受到了影响,那么就没有任何挽救的意义了。这点医院方面还在检查之中,过几天就应该有结果了,但是我们肯定需要在现在做出新的计划来,不要把希望放得太高!”

李禹民点了点头,虽然他对这番有着很多修饰的话语没有完全明白,但是已经听懂了最后一句话的意思。“那么,可以确定是拉瓦尔存心要除掉卡提拉吗?”

“绝对有这个可能,但是我想这事还是让军情局的同志来解释吧,他们比我更清楚!”

李禹民的目光转到了军情局局长的身上,这时候在发现这位局长的身后还坐着一个年轻人,看来是带来介绍这些事情的特工,也就是参与这次行动的特工。

“这位是我们这次直接参与这次行动的特工,代号12,当然,按照规矩我们无法透露他的真实姓名,就算在这里也不能!”军情局局长做了个抱歉的手势,“他是这次唯一全程参加这次行动的特别情报人员,而且当初也是他主动与卡提拉进行联系的,是他的情报让我们决定在卡提拉的身上采取行动,并且是与卡提拉接触时间最长的人。而回来之后,他还与部分卡提拉的卫兵进行过接触,所以他对情况的了解比较详实,所以由12号来为大家做这次的报告吧!”

万逸夫看到国家元首在盯着他,他并不感到害怕,因为干了这么多年的外勤,国家元首他没有手见,甚至还有几位南亚地区的国家元首直接接触过,即使那都是些小国家的元首,与现在对面的那位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当然,万逸夫觉得最不舒服的还是在任何场合都要用代号来称呼自己的这件事情,他有名有姓,但是却不能使用,似乎12号才是他的真实姓名一样。

“在我们的印象中,卡提拉是主动辞去了参谋长职务,而选择引退的,其实,事情并不完全是这样!”从众人的表情上,万逸夫知道自己做了个好的开头,至少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来,但是他不知道这么做对自己有没有好处。“其实,早在卡提拉与拉瓦尔在核武器的问题上爆发矛盾之前,两人的关系就开始恶化了。我们都知道,拉瓦尔其实是一个疑心病很重的总统,任何一位管理了一个国家超过了15年的人都会怀疑身边的每一个人,即使是他最亲密的朋友,也不例外。而就是在拉瓦尔第四次赢得了总统大选的时候,他与卡提拉的关系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拉瓦尔认为卡提拉不支持他继续担任总统,虽然巴基斯坦没有明文规定只能够连任两界,但是这已经是一个惯例了,而拉瓦尔则是打破这个惯例的人。而此时,卡提拉是巴基斯坦军队的灵魂任务,对一位总统来说,当军队掌握在他不信任的人的手中的时候,他不会觉得自己是坐在总统宝座上的,而是坐在了一堆炸药上!所以,从这个时候开始,拉瓦尔就应该在密谋要除掉卡提拉的行动了。当然,他不可能采取极端的,迅速的办法来除掉卡提拉,即使是制造一起车祸,或者是别的什么事故都不可能,因为卡提拉有自己的卫队,也有自己的固定的,而且绝对不会背叛他的警卫员,拉瓦尔这么做根本就行不通。所以,他选择了使用慢性毒药的办法,这样一来,即使卡提拉即使哪一天突然死亡,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而下毒者就是卡提拉的一名私人厨师,一个卡提拉从来就没有怀疑过的人!而使用的是一种含有微量的,根本就无法通过他们的仪器检查出来的含有镎元素的毒药。这种放射性元素很容易衰变,而且不易被人体排出,这样日积月累下来,服用这种毒药的人肯定会因为癌症而死。如果不是卡提拉提前退役,选择了隐居甚或的话,恐怕他在半年前就已经死了。而正是这半年的时间,让他坚持了过来,只不过现在看来他还没有完全成功。所以,根据我们获得的这些线索,这应该是拉瓦尔一手安排的,当然,我们没办法找到证据与证人,那名厨师在卡提拉辞去总参谋长的职务之后就在一次意外车祸中完蛋了!”

当时卡提拉还给这名厨师的妻子汇了10万元钱去,真是天大的笑话!万逸夫没有说出这句话来,也没有必要说出来,因为这对上级领导做出判断没有任何的帮助。其实这世界就是这个样子,也许哪一天就被身边最亲近的人给出卖了!

像是在听小说里的故事一样,当大家听完了这名特工的汇报之后,都觉得这太不可想象了,当然,这更加坚定了所有人对这次秘密行动的支持态度,拉瓦尔确实不算个好领袖,早就应该把他换掉了。

“鲁将军,你的备用计划呢?”李禹民首先回过了神来,看他目光中的变化,看来他要准备仔细的清查一下身边的人员了。

“我们大概有一周的准备时间,这是最长的期限,也许我们没有这么长的时间可以利用了,而我们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卡提拉在一周之内是无法复元的,所以我们必须要想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鲁毅先阐明了自己的理由,“现在,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以及从卡提拉那些卫兵口中获取到的资料,我们至少可以掌握卡提拉40%左右的人格特征,以及他的经历。这虽然太少了一点,但是要应付一下眼前的情况,也差不多够用了。所以,我想,我们应该找出一个能够替代卡提拉的人出来,当然,这只能从我们的秘密战线上的同志中挑选,让他来扮演卡提拉。本来我们的计划中,卡提拉就只是为我们树立形象,并且具有号召能力的代言人,所以找人替代,或者说扮演他也不算超出了计划的范围。当然,一周的时间还是太紧张了一点,我们只能够尽量的抓紧时间来安排了!”

“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总理很关心的问出了这个问题,因为他必须要考虑到失败带来的严重后果。

鲁毅耸了下肩膀:“这事还是让杨局长为我们解释一下吧!”

“大概有50%的成功把握!”军情局局长点了点头,“当然,我们可以采取隔离近距离接触,以及成称卡提拉身体有问题等等理由来提高把握!”

“很好,那么拉瓦尔那边的行动准备得怎么样了?”李禹民点了点头,认可了这个计划,对一次秘密行动来讲,能够达到一半的成功率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

“参加行动的人员都已经到位,但是还有几个小步骤需要时间进行调整,而且在行动的时间表上不好控制,但是我们会尽力的,保证能够与主任务同步进行!”

鲁毅朝国安部部长看了一眼,本来这事与国安部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在上次行动的时候,因为要申请国安部为他们提供电子支援,所以把风声透漏给了国安部。而这位国安部部长是李禹民眼前的大红人,他可不会放过这次建功立业的好机会,大概是在元首身上花了不少的口舌,让国安部参与了进来。当然,要参加主体行动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国安部没有这个能力,再准备也赶不上时间安排。所以,只能够参加暗杀拉瓦尔的辅助行动。将军并不赞成这种依靠关系,或者跟直接一点说是为了争功而使用的蛮横做法,但是他没有办法改变这一事实,因为国家元首是李禹民,而不是他,当然,将军做为一名军人,也只有听从军队最高统帅的命令了。

“很好,看来,现在我们唯一应该担心的就是欧美那边的反应了!”李禹民对这位国安部长的关切之情是看得出来的,当然,作为国家元首,他肯定要想办法控制住一个情报机构,这是保证他职权的一个最重要的砝码。

鲁毅在椅子上挪动了一下,好让手肘放在扶手这,这样能够让身体轻松一点。说白了,他不认为这次行动有100%的把握获得成功!干了十几年的情报工作,鲁毅最先学到的一点就是在情报这一行里,绝对没有肯定的事情,也没有不肯定的事情!当年,他指挥的好几次行动就是在最后关头给搞砸了,也有好几次眼看所有希望都破灭了,但是最后却成功了。这样的情报案例举不胜举。所以,鲁毅后来在处理每一次情报行动的时候,都会异常的小心,他知道,在没有拿到最后的结果之前,就有失败的可能,而只有提高警惕,用全部的精力去对付,这样才有可能获得最后的成功!说白了,这次的行动也是一次情报战,虽然搀杂了不少其他的成分,但是大体上是一次情报战,那就脱不了情报战的这个规律。而李禹民所表现出来的这种自信,让将军看到的只是危险信号。还好,国家元首并没有直接指挥情报行动的权力,即使他想这么做,也不可能。所以,一切的行动大权还是掌握在鲁毅手中的,只不过他不知道李禹民的这种态度会对这次的行动产生多大的负面影响。

“欧洲人的态度还不清楚,但是可以想见,他们现在肯定在制订新的计划,失败对他们来说,只有害处,没有好处!”杨局长对国安部插手这次行动也很不满,其实他是个心态很平和的人,因为他知道,军情局永远都是二号情报机构,国安部是老大,他气愤的不是功劳被分掉了,而是觉得这么做会增加行动的难度,而且还会增加失败的可能性,这对任何一位负责的情报官员来讲,都不是容易接受的事情。

“确实如此,恐怕现在最急的就是欧洲那边了!”这时候,鲁毅开口了,“不管结果怎么样,其实对欧洲都没有一点好处,这次的情报战,欧洲是被美国利用了。而现在,美国答应增派的4个师的兵力被削减到了2个,而且还不一定能够通过国会那一关。美国总统虽然极力促成增兵行动,甚至在一些重大的国内问题上向几位反对党的参议员做出了巨大的让步,但是这并不能够改变参议院反对增兵这一事实。这是让欧洲人最为气愤的地方,他们损失了一批最优秀的特种兵,还有外勤特工,同时却没有拿到相应的好处。我看,现在欧美两个国家正在下面商量巴基斯坦战争未来的走向问题呢!”

“什么意思?”总理皱了下眉头,虽然大家都知道中美两国的政治制度是不一样的,很多中国人都无法理解美国总统在国内遇到的麻烦,当然反过来也是一样的。但是,大家都知道,美国的国会两院的权力是相当巨大的,对总统的权力进行了很大的限制。但是,在战争时期出这样的问题,确实不那么好理解,因为现在欧美在战场上还占着优势,就这么撤军的话,那是不是太愚蠢了一点?

“美国人也许不想再继续战斗下去了!”鲁毅冷笑了一下,“这几天内参上都刊登了的,美国国内的反战情绪高涨,总统压不住了。现在摆在美国面前的道路只有两条,要么坚持下去,通过更多的投入来获取最后的胜利,要么就撤军!这两条路其实都不好走,因为这肯定会在国内或者国外造成严重的影响。当然,美国总统怎么决定,就要看他到底是在乎自己的政治前途,还是在乎国家的前途了!”

李禹民也冷笑了一下,他知道美国人会怎么选择,但是他不认同鲁毅的分析,因为美国人其实没有选择的余地,现在要撤军,有那么容易吗?

“依我看,现在欧美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增兵这个问题上,他们的行动失败了,而且不可能到我们国内来展开一次新的行动,所以他们肯定会先理清双方合作上的麻烦。因此,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欧美对我们的威胁不大,但是我们应该做好相关方面的准备工作!”

“这方面的工作早就展开了,虽然我们损失了一部分在美国内部的线索,但是对下面的行动没有多大的影响。如果欧美要对我们的行动进行干扰与破坏的话,他们不会尝到好滋味的!”

“很好,那就这么办吧!”李禹民看了下时间,会议差不多开了3个小时,“现在我给你们正式授权,尽量获得对巴基斯坦局势的控制权,当然,行动仍然要小心,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鲁毅还想说点什么,但是见到国家元首已经起身离开了,也就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哪有肯定成功的情报行动呢?将军自己知道,但是他不知道上面的人懂不懂这个道理!

美国,白宫。

当了3年的总统,让罗克林感觉到像是坐了三年的牢一样,当总统有什么好的?每天要工作14个小时,而且走到哪,身边都有至少一个班的保镖,而且在他的办公室,书房,甚至连卧室里面,都装满了监视设备,因为那些总统特勤队的人不放心总统从他们的眼前消失!这让总统没有了一点的隐私。而为了维持总统的形象,他还必须要跟双手沾满了油污的工人拥抱,去亲吻得了AIDS的儿童,扶80岁的老人过马路,在任何公共场合都要保持着微笑,在任何的演讲上都要做出一副为国为民的伟大形象来!

这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这是罗克林最直接的感受,因为总统这个位置让他失去了所有的自由,简直就是一台被4亿5000万选民遥控着的机器一样,而且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指令,总是在不同的选择之间摇摆!

三年的总统生活颠覆了罗克林对这个美国第一人的理想形象,当然他不会知道当总统给他带来的特权,出门有自己的飞机,就算是去两条街区外,也有一个班的人员保护着他,为他挡住可能射来的子弹。当然,他甚至已经忘记,这是他在头50年人生中的最大追求,是他投身政治之后的所有抱负!

“总统,你考虑清楚了吗?”国务卿的压力其实不比总统少,而得到的待遇多得多,他没有自己的专机,没有自己的卫队,而且每年只有25万的薪水,还必须住在距离办公地点有45分钟车程的家里,这一切都太糟糕了,但是他没有抱怨的对象,因为他是国务卿,而不是总统!

“哈尔,其实我们一开始就做出了选择,是不是?”罗克林的神色显得很平静,但是他内心里面已经如同潮水一般的在翻腾着了,“既然坐到了这里来,那么我们就应该为美国的利益而服务,当然,我们也是人,不是神,但是我们应该做到自己的本质工作!”

“总统,我并不是反对你,这二十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反对过你的意见,只是想再次提醒你一下,如果强行通过这一法案的话,对你,以及我们造成的政治灾难是无法想象的,也许……”

“也许我会遭到弹劾吧?”罗克林冷笑了一下,“如果参议院那帮人看不惯我,或者说想让白宫换个新主人,而且觉得新的主人做得比我还要好的话,那么就让他们弹劾我吧,反正在我们的历史上又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总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为什么不用缓和一点的手段呢?如果我们拖上一年的话,也许就可以避免更多的麻烦了!”

“哈尔,你还是忽视了一个问题,即使拖上一年,情况不会好转,而且会更加糟糕!”罗克林坐到了那架真皮椅子上,“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即使我们在这一年中把所有的军队都从巴基斯坦撤回来,我们也无法获得下次大选的胜利,而白宫换人只是晚一点而已了,但是你应该知道,撤军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所以,我们不可能拖,如果就这么拖下去的话,恐怕会让我们与欧洲的关系再度回到战争的边缘上。所以,我们此时不应该为个人利益考虑,而是应该多考虑一下国家的未来!”

国务卿的嘴唇动了动,他知道总统说的与他想的绝对不一样。他太了解罗克林了,从他竞选市长的时候开始,他们两人就是搭档,二十多年,让罗克林就如同一尊玻璃人一样,没办法隐藏任何一丝的秘密。罗克林现在面临的是一场赌博,如果现在撤军的话,只会输,而不可能赢。如果他打着为国家未来考虑的旗帜强行通过增兵法案,也许他会被参议院弹劾,但是他却有机会赢得胜利,而只要战争获胜,那么他就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中统之一,也许他的头象不会被铭刻到国会山上去,但是美国人永远会记住这位总统。当然,国务卿并不认为这场赌博还有赢的希望!

“总统,我们应该更多的考虑到现在中国在巴基斯坦采取的行动,即使我们增兵,也许只是让更多的美国青年成为战争的牺牲品!”

“哈尔,这点我比你考虑得还要清楚!”罗克林显然已经是油盐不进了,“中国人是获得了上一回合的胜利,但是他们要想在巴基斯坦搞出点名堂来,至少需要1个月的时间,如果我们的动作及时的话,肯定可以抢在他们的前面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当然,欧洲人也已经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们会跟我们联合行动的。而且,我们还可以用点办法,把消息透露给巴基斯坦北面的那个政府,让他们提高警惕,这样一来,恐怕中国人的计划就没有那么容易取得成功了!”

国务卿愣了下,暗暗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个计划是行不通的,欧洲人现在能靠得住吗?既然已经摆了欧洲人一道,现在还要让欧洲与美国通力合作,有那么容易吗?总统本来是个非常老练的政客,当然没有哪个美国总统不是老练的政客,因为在美国的政治体系中,任何有缺点的人都在通往总统宝座的层层关卡中被淘汰出局了。但是,现在总统却显得太天真了一点,是不是压力太大,让罗克林在判断上出现了错误?

不管国务卿怎么劝说,罗克林的态度都没有出现转变,他必须要动用特别总统提案,让增兵行动变为事实,当然,这肯定会在参议院引起悍然大波,有几个参议员已经放出话来,只要有任何一名士兵在没有得到参议院的批准下前往巴基斯坦的话,他们就将找到足够的支持者,启动总统弹劾行动。而要在参议院找到一半的支持者并不难,关键问题落到了众议院,因为众议院必须要有2/3的支持才能够通过弹劾法案。而众议院中的关键有是总统所在的共和党的那些议员的身上,如果他们不倒戈的话,就没有问题,但是现在对罗克林不满的已经不仅仅是民主党,绿党,还有新民党的那些议员了,共和党内部的矛盾也非常巨大,只是还没有爆发出来而已,而弹劾总统的法案肯定就将成为这些矛盾的导火索!

其实,此时大西洋对岸的欧洲总统也在面临着一个艰难的决策,秘密行动的失败让这位欧洲总统发了很大的火,而现在火气也过了,他需要面对的仍然是怎么解决好这场战争的重要问题,当然,他不会让对手那么轻易的获得一场战争的胜利,他要为欧洲争取到这场重要的胜利!

“总统,美国方面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他们会立即派遣4个师的兵力前往巴基斯坦的,而且就在2天之内,我们是不是也要按照协议先……”

“杨克尔,你认为这个美国总统是在真心的支持我们吗?”欧洲总统让自己的顾问坐了下来,“罗克林是被逼到了死角,他没有多余的选择了。如果等到这次危机过去的话,他肯定不会继续听我们的指挥,所以,我们不要这么轻易的上了美国的船,如果换上一位能够跟我们合作,而且在美国那两个议会中更受欢迎一点的人选的话,这是不是对我们更好一点呢?”

“总统,你的意思是……”

“对,不用胡乱的猜测,没有任何根据的猜测是靠不住的!”欧洲总统显然对自己的话很有信心,“罗克林已经不适合与我们合作了,而且我也做好了计划与安排,让他下台再轻松不过,我们的人应该已经把这件事办好了,现在知道该怎么办了吗?”

总统首席顾问杨克尔点了点头,这些事情他全都不知道,看来是一次秘密行动,当然他也不需要知道这么多,他只需要在自己知情的范围之内为总统提供意见。当然,他已经明白了总统的意思,也知道该怎么处理增兵这件事了。但是他仍然担心,欧美这么勾心斗角,还怎么是中国的对手呢?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