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0/


第三十八章梅拉会战(上)


我陪同着黑暗之神站立在梅拉镇外五里的一块高地上,看着下面聚集的无数死灵我感到热血沸腾。


队伍前面是由五个方阵共计五千骷髅兵组成的近身攻击兵团,他们主要负责快速接近敌人,为身后的高级死灵争取更多的攻击机会。后面是稀落的两百多个僵尸和一百多个骷髅法师,看样子这些稍微高级一些的死灵要借助前面骷髅兵的掩护接近敌人,给他们沉重的打击。在稍往后是狩猎者队伍,他们排成一排,手中的短刀已经握紧,他们的任务不但要近身搏斗,还需要不停的在人类尸体上召唤起新的骷髅兵,他们就是这次战斗的火种,前线兵力能不能支持住人类的攻击就看他们这些狩猎者的表现了。


在最后面是奥斯领军的暗之法师,看着他们整齐划一的装备,和手中一根根闪闪发光的法杖就能发现这些高级死灵与那些低级死灵的不同,在暗之法师身边的是数百个死亡弓箭手和魔导士组成的远程兵团,在这些远程死灵的打击下,看来人类的城防要面临极大的挑战了。保护这些远程部队的则是由嗜血武灵和血饮狂刀等高级死灵组成的近身兵团。奇怪的是沙洛的黑夜罗刹和死灵骑士这些部队却不在其中,而且听卡琳说这次的骷髅兵一共有两万左右,为什么这一战只派出五千的阵容呢?


看着前阵这些骷髅兵手中的破旧兵器和大小不一的盾牌,我不禁为这些死灵担心,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避过正面人类的强烈的炮火。不过站在队伍最前面的一个骷髅兵引起了我的注意,与其他骷髅兵不同的是他全身的骨骼已经变化形成了一层厚厚的铠甲,高大的身材手握一把刻有奇怪花纹的大斧,这个骷髅兵的古怪外形是如此的抢眼,所以我指着那个方向给义父和卡琳看。


“那个是最近才进化成的骷髅斗士,听说是运气极好才在短短的时间里进化成的。”黑暗之神向我们讲解着。骷髅斗士是骷髅兵一系中比较高级的种族,在它之上就是骷髅君主了,听说想进化成骷髅斗士十分不容易,必须在被召唤的那一天同时杀死生前的死敌和爱人,并且要喝下他们结合后代的鲜血才可以进化成功。


因为每一个骷髅兵在刚刚被召唤起来的时候,都会短暂的保留生前的记忆,当时的所有痛苦和快乐是阻止他们进化的唯一障碍,如果时间稍长生前记忆完全消失的话,那个骷髅兵将丧失进化的主动性,只有通过不断的战斗才能慢慢寻求进化之法,而仇人和爱人后代的鲜血正是这种速成进化的推动剂,可以让一个刚刚被唤醒的骷髅兵迅速升级为高级死灵,那样他便可以保留生前一部分记忆,智力也会比其他骷髅兵高上许多。


我们死灵一族从来不反对这种速成的进化,所以每当召唤起一批骷髅都要让他们去袭击曾经居住过的村庄,如果万幸的话或许会有哪个骷髅会通过催化剂迅速升级。不过这种几率实在是太小了,虽然放牧仍然在进行,但是像这种骷髅斗士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怪不得义父说这是运气极好才得来的结果,如果了解这种进化所需要的条件,恐怕所有人都要为这个骷髅斗士庆幸了,因为无论其他骷髅兵再怎样努力,他们的出路无非就只有僵尸和骷髅法师这两条而已,绝对不会跳级成为骷髅斗士,而骷髅斗士却可以通过另一种催化剂升级成最高级死灵——骷髅君主。


“可是父亲大人,为什么我们让那个得来不易的骷髅斗士打头阵呢?他可是我们绝无仅有高级死灵啊。”卡琳在我身边恭敬的向义父询问着,看着她已经收敛的脾性我深深地为她感到骄傲,因为现在的卡琳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满嘴胡话的小丫头了,她这个问题正好是我想问的,看来这段时间妹妹也进步了啊。


不过接下来卡琳在旁边暗自嘀咕的声音还是让我不得不收回刚才对她的赞美之词,“让它过来给我们讲讲以前的故事多好玩啊,它竟然那么幸运可以同时找到生前的仇人和爱人,并且还能够喝下他们孩子的鲜血,这里面得有多少曲折啊,让它就这么上前线死了多不值得……”


黑暗之神不理会卡琳在身边暗自唠叨,冲着我说:“不要因为它是骷髅就小看它,它身上的白骨铠甲是我们死灵族里面最坚硬的,恐怕你的灵气弹都无法将之射穿,更何况人类那些武器呢?我让它冲在前面是想看看它到底有多少实力,如果战斗力一流的话我想把它带在身边,顺便帮助它寻找下一次进化的催化剂,因为我已经七百多年没有看过这种死灵了,既然它这么幸运,我不妨再帮他一把让它进化成完全状态帮助我们也好。”


正当我们议论的时候,从梅拉镇中突然冲出五千多骑兵,看着这些人骑马迅速向我们前阵逼近就知道他们有决心要消灭掉我们这些死灵,不过我却为这个领导者惋惜,像他这种轻视敌人贪功冒进的人只会白白牺牲手下而已,况且下面这么多高级死灵,这区区五千多人我们还是不看在眼里的。


这些人显然都是经过专门训练过的国王军,看着他们在马匹上不断的用远程兵器袭击骷髅兵前阵就知道他们确实实力不错,我看着义父平和的面容知道他在等待进攻的时机,如果不能全部消灭掉这些人类,等他们返回梅拉镇中,在高大城墙和建筑物的保护下他们将变得更加难以消灭。


“安耶,你说他们镇中三万士兵真正具有战斗实力的有多少人。”黑暗之神好像并不关心战场上的战局,反而向我询问起这个问题来。在我到梅拉镇的途中见过不少前来增援的队伍,看着当时的情况我想这批冲出来的骑兵恐怕就是这三万人中的真正攻击力量,如果那名指挥官需要留下一些人去监管那些农民的话,我想数量也不会太多。听着我的想法义父点了点头说道:“那么说消灭了这只骑兵部队就等于是占领了梅拉镇了。”按道理来说应该是这样的。


五千多匹马在地上扬起厚厚的一层灰尘,使得梅拉镇和死灵军团之间出现了一条黄色的隔离带,而这些国王军正在越过这层隔离带向骷髅兵前阵越跑越近,随着阵前骷髅士兵不断的被能量弹和弓箭打得粉碎,马上的骑士显得也非常兴奋,在他们眼中死灵一族竟然如此软弱不堪,自己功成名就似乎在一挥手之间就可以轻易取得。马匹现在也跑的发了性子,它们身上渐渐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这正是马力发挥的最佳时机,这些骑士们也正是借着马匹的冲力顺利切入骷髅前阵之中。


看着被马匹撞得散了架子的骷髅军团,我不禁心痛的看着义父,希望他可以尽早下命令,这样也可以尽量少些牺牲,不过义父却饶有兴致的看着人类骑士策马在骷髅兵阵型里横冲直撞,要不是有嗜血武灵等高级近身死灵的保护,恐怕他们早已冲进远程部队之中了。


不过骷髅兵虽然实力稍逊,但是他们的韧性和灵敏度还是不错的,看着他们不断的把那些骑士的马匹砍翻在地,不顾一切的扑向那些搏斗的骑士,我竟然为他们惋惜,因为在数量相同的情况下,这些骷髅兵是不会有任何胜算的。


看着下面越来越多的马匹被砍倒,那些被砍断下半身的骷髅兵还在死命的抱着那些站在地上的骑士,黑暗之神终于发动了攻击的信号。咒语在义父的嘴里产生了巨大的威力,整个天空立刻变得黑暗起来,天上一切发光的星体都被乌云所笼罩,整个大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对于人类来说黑暗是可怕的,特别是没有照明法术的战士和骑士,下面这些人类原本还可以凭借自身的实力保护自己不被袭击,可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面对他们的只有死亡,恐惧在这些人中间迅速蔓延,我极力向下看去有些骑士已经不辨东西的策马向四面逃窜了,尽管刚才短短的时间内就有超过两千的骷髅兵被消灭,不过在义父的信号下那些人类又怎么可能逃出骷髅兵和那些高级死灵联手的追击。


狩猎者出手了,他们强壮的身体每一次进攻都可以让骑士们肠穿肚烂,然后他们迅速在尸体上召唤出骷髅士兵,驱使他们对骑士进行围追堵截。虽然暗之法师那些远程部队没有发挥实力,但是光凭借着近战部队已经足以给这些人类毁灭性的打击了。马匹在嘶叫,人类临死前所发出的哀号声此起彼伏,整个梅拉镇都为之颤抖。


在战场上我终于找到了那个骷髅斗士,它的大斧挥舞得呼呼作响,每一次将人类劈翻都会在斧子中喷出一团火焰将那人烤成焦炭。没想到那个骷髅斗士的实力竟也如此高超,义父显然也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看着义父满脸喜悦我知道他对那个骷髅斗士的实力也是大加赞赏的。


战斗在此消彼长中迅速结束了,天空开始放晴地上只留下无数碎裂的骨头和一地的鲜血,还有几匹战马一时没有死绝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前阵已经又恢复了平静,在我面前那个骷髅斗士所领军的大阵增加到了七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