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SEVEN 初战 [1] 丑陋的动员

百合浪子 收藏 4 31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SEVEN 初战 [1] 丑陋的动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南加州的荒漠上,一只蜥蜴正在无聊地爬行。爬到一块石头旁边,它停下来,吐着舌头——它嗅到了昆虫的味道。它考虑着该怎么样用自己相对巨大的身躯和坚硬的利爪破坏猎物的洞穴,从而逮到那可怜的小家伙。个子大就是很占优势,它窃喜。突然,它停止了思考和任何动作。大地在震动,一团沙尘从远处飞快地向它所在的位置靠近。就在它被沙尘淹没的一刹那,它看到了,那是几个比它大得多,而且能飞的家伙从它的头上掠过……

在CH80“大鹏”突击直升机上,杨锐依旧没有停止他从上飞机时就开始的颤抖。他抬头,看见了坐在驾驶舱边上的霍克,后者对他点头微笑,眼神中透出镇定。杨锐会意地挑了一下嘴角,深呼一口气,稍微稳定了自己的情绪。为了进一步让自己冷静下来,他仔细地把舱内观察了一遍:跟霍克一起坐在舱口双人座上的是轻机枪手托伊,杨锐对面从舱门口开始依次是杰弗逊、中村、鲨鱼、克拉斯托维其、爱尔斯宾,他这排,他坐在离舱门口第二个,他左边是格兰特,右边依次是劳思维尔、杨克尔和卡森,除了格兰特以及狙击、火支和机枪班的人外,剩下的都是三班的。

包括杨锐乘坐的这架飞机,联合国空勤部队总共出动了15架“大鹏”用于运载“猎狗”的全部170名战斗人员,另外美国第三空骑旅派出了30架AH23“雏鹰”武装直升机来为CH80编队护航。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在十米以下的高度航行,并安全地把“猎狗”空投至敌后指定的地区,然后按预定路线返航。而“猎狗”的任务就不那么轻松了,盟军最高指挥部命令他们要在空降之后迅速占领并控制地上人加州124师的师部,打乱124师的指挥,从而让北美第三集团军能从124师这个缺口顺利地突破敌防线。这是盟军在北美的一次大规模行动,代号“除刺行动”。七个月前,就是在124师的所在地,联合国混编第84步兵师全军覆没,而这个124师也参与了围歼84师的行动。可以说,此次战役是盟军在北美挽回面子的一仗,事关重要;而对猎狗,此役更是只能赢不能输——这是猎狗组建后的第一仗。

2105年5月23日,猎狗的历史将铭记这一天。

********

四个小时前,“猎狗”还在墨西哥普斯卡军营作战斗准备。为了这次行动,他们已在一个月前从哥伦比亚的西塞德军营转移至此,针对124师的部署,进行模拟实战训练。

集合令下达之后,全副武装的官兵按排的编制在一辆卡车旁站成了三个方队。士兵们很奇怪,也很焦急——多数人包括没上过战场新兵和打过仗的老兵,在接到作战命令之后就迫不及待地要去收拾被他们叫做“杂种”的地上人,可现在,他们却在即将登机上战场的时候,被莫名其妙地带到这鬼卡车边上。当官的想干什么?战前动员不是已经做完了吗?

一队军用吉普开进了军营,在卡车边停下。温特斯上校陪同着两个中将和将近十个校官上了卡车,把本来不大的卡车站得满满的。温特斯向全体官兵介绍这两个来摆谱的将军,其实不用别人告诉,“猎狗”所有的人都认识其中的一个——混编部队副司令乔治·多米尼克中将,至于另一个,温特斯介绍说是北美第三集团军司令本·肖恩中将。然后,两个将军在卡车上开始了让车下面所有人感到作呕的互相吹捧,时不时地还向车下的士兵表示,他们是如何地对眼前这些人寄予厚望,只要每个人都能成功地完成自己的任务,那北美的胜利指日可待……只要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这种所谓的动员只会对那些没有任何从军经验的毛头小子产生三分钟的热度,而对这些曾经经历过残酷战争和严格训练的特种兵没有任何激励的作用。其实两个将军是在把沉重的包袱往这些准备去送命的士兵身上扔,为的只是让士兵们痛快地去跟死神玩捉迷藏,从而把他们肩上的将星擦得更亮,有可能的话,还会再添一颗。然而,士兵们没有理会,扔包袱是当官的事,自己接不接就由不得他们了。

“狗屎,他竟然在那。”在两个将军说着废话的时候,杰弗逊突然嘟囔了一句。

“谁啊?”旁边的杨克尔问。

“那个白痴,你没看到?”

周围的几个人往卡车上看,在肖恩将军身后的校官中间站着的竟然是迪克·肖恩。一个中尉站在一群校官之间,士兵们感到十分的不顺眼。

“见鬼,那蠢货有什么资格站在那里?”

“他算什么?一个担着两条人命的排长竟然站在一群校官中间!”

“幸亏,他滚蛋了,否则今天过后,我们排不会剩几个人了。”

……

正在夸夸其谈的肖恩中将似乎听见了士兵中有声音,他往后摆摆手,把迪克唤到跟前。

“相信你们都还记得你们的这个排长,”中将拍拍迪克的肩膀,向车下的官兵说。“我感谢‘猎狗’能让我拥有这样出色的儿子。”

“噢,天呐,那白痴是肖恩中将的儿子。”杰弗逊叹道。

“你早就知道肖恩的身世,是吧?”杨锐小声问霍克。

“当然知道,只是我现在才明白,原来迪克这么让人恶心是有遗传的。”霍克回答。

杨锐一笑,不再说话。

肖恩中将没有听到下面的议论,他认为他的儿子是把自己和“猎狗”乃至混编部队套近乎的说辞,于是开始大夸他的宝贝儿子是以多么优秀的成绩从军校毕业,然后又是以多大的决心进入“猎狗”锻炼自己,混编特种部队又给了他多么好的条件让他成长,等等等等。每说到混编特种部队的时候,肖恩总能用一些天花乱坠的词汇来赞美这支部队,说得一旁的多米尼克一直笑容不断。最后,他用一句足以让车下所有人感到反感和愤怒的话结束了他的演讲:“我为迪克能在‘猎狗’这支优秀的队伍里成长而感到荣幸,更为他的成绩感到骄傲。”

“猎狗”的每个人都恶狠狠地瞪着眼睛,恨不得冲上去把这对恬不知耻的父子给痛打一顿。明明是为了推卸责任而逃出“猎狗”,现在却成了载誉而归;明明没做任何事,现在却成了功臣。

两个将军在带着怒火的眼神的注视下下了卡车,上车走了。温特斯目送走了车队之后,叹了口气,很明显,先前他的战前动员被两个将军一搅和已经功亏一篑。他重新登上了卡车,用略有伤感的眼神看着下面。“孩子们,”他的声音有点哑。“忘了刚才的事吧。我希望你们能记住我的话,为了你们的亲人,为了你们的朋友,为了在家里时刻牵挂你们的老母亲,好好地去收拾那些地上的杂种,并且,要好好地活下来,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默菲,这里交给你了。”

“是,长官。”默菲敬礼,随后转身。“各排注意,登机。”

杨锐随队向停机坪走去,他看到温特斯的脸上似乎挂有泪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