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西行漫记 孔子

沃尔夫.弗莱 收藏 4 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看着司柏大叔握着脚面,一幅疼痛难忍的模样,王随略感谦然,忙不迭道:“不好意思,对不起,我没注意……”

“没注意!你看看自己多大个块头,我都这把年纪了,老胳膊老腿儿的,哪经得起你踩!……哎呦……疼死我了……哎哟……我不行了……我要休息了……柴我已经劈完了,晚饭你来做……哎呦……别忘了把水挑了……哎呦……还有地没扫……哎呦……好疼啊……”

王随知道这老小子是在趁机耍赖,觉得有必要教育他一下,于是敛了敛容,正色道:“司柏大叔,得饶人处且饶人,子曰……”

“哎,不肖侄,这次是你先说汉语的,明天家务全部归你干了啊!”司柏大叔猛然来了精神,脚面似乎也不疼了。

王随又好气又好笑,辨道;“这个不算,我是为了你讲道理,子曰……”

“为什么不算!每次我一不小心说一句埃拉西亚语,你小子就死抓着不放,逼着我干这干那的,凭什么轮到了你就不算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司柏大叔难得逮着这么一次机会,自然是不依不饶。

王随实在懒得在纠缠下去,瞪了他一眼:“好好好好好,我干,我干总行了吧,哼!”

司柏大叔这才心满意足,凑到他身边低声道;“不肖侄,这样才是个说到做到的男人样儿……你刚才说什么,‘子曰’?什么是‘子曰’?”

“‘子’是指孔夫子,‘曰’就是曾经这样说过!”王随恨恨地白了他一眼,为明天要干家务而耿耿于怀。

“哦,是这样,孔夫子先生是什么人?”司柏大叔突然来了兴趣,彻底忘记了自己现在应该是个“身负重伤”的“垂死老人”。

王随叹了口气,为这个无知的人提出的无知的问题感到非常郁闷:“他不是名叫孔夫子,夫子是尊称,他姓孔,名丘,字仲尼,是中华儒家之祖,更被称为圣人。夫子聪明睿智,博学多才,礼、乐、射、御、书、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他广开教学,门下弟子三千多个,光是成为贤者的就有七十二人……”

“他的魔法很厉害吧?”

“呃,嗯……那是自然!”王随斜瞟了这老小子一眼,如果说不会的话,岂不是让这个只知道魔法的僻野老儿小觑了夫子圣人?

“他最厉害的是什么魔法?火系的还是水系的?要么是土系……”

“什么都厉害!”王随表情极其坚定。

司柏大叔哂然笑道:“这绝对不可能,不肖侄,几系的魔法相互克制,彼此冲突,怎么可能什么都厉害?”

“他是圣人,当然什么都厉害!”王随强词夺理,心想再这么下去自己非穿帮漏馅了不可。自己倒无所谓,毁了夫子圣人的一世英名可真是罪莫大焉了。他故作不满状,急道:“你到底是想谈魔法呢,还是想听我说圣人之言!”

“好吧,你说,孔夫子先生讲了些什么?”

“子曰……”

“你还是完整点儿说话,什么‘子曰’‘子曰’的,我是埃拉西亚人,你说清楚点儿好不好?如果我突然来个埃拉西亚古英雄‘曰’个什么,你能听得明白么?”

“好好好好好!中华儒家之祖,聪明睿智,博学多才,礼、乐、射、御、书、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孔丘孔仲尼夫子圣人曾经这样说过……”王随忽然间双目圆睁,张口结舌,居然说不下去了。

“他老人家都说了些什么?”司柏大叔耳朵都凑到了王随嘴边,表情极是谦恭虚心。

“忘了!”王随对着司柏大叔的耳朵大叫一声,转身便走。本想引用《论语》中的一句警示格言来教化一下这老小子的,如今被他这么乌七八糟地一搅和,鬼还记得自己想说什么!

司柏大叔捂着耳朵,表情极为痛苦,口中还不依不饶地问道:“你还没告诉我,孔夫子先生最厉害的是什么魔法?“

王随愤怒得不可自抑,真想把这个烦人的家伙按在地上暴打一番。他转过头,强压心头怒火,尽量平静地向这个老小子解释道:“孔夫子他老人家最擅长的是,给大家讲做人的道理,告诉人们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大家都相信他的话,都愿意按他所说的去做。说多了你也搞不明白,自己呆在那儿好好去想吧!”

王随说完回过头就走,脚下加快,生怕这位正在沉思的司柏大叔再追上来问这问那,心中直哀叹怎么自己会碰上这么一个活宝。

“哈,不肖侄,我明白了!”身后传来司柏大叔兴高采烈的欢呼声:“孔夫子先生最厉害的魔法是‘惑心术’!”

“对!真聪明!”王随应了一声,头也不回,脚下生风快步向远方逃去,心中暗暗发誓,从此绝不再在这个西域番邦的野蛮人面前提孔夫子圣人!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