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味道


白头吟


汉乐府民歌


皑如山上雪,蛟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徒徒。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很多年后,当那个与她携手一生的人死前,念的是多年以前她写给他的词——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他一直耿耿的是当年,那件伤她至深的事。


突然之间,她早已经枯涸的眼眸里,又荡漾起水意,因确知他的死,而日渐荒芜的心,如梦方惊。


——他仍记着,那是多年前的事了……


她泪眼盈盈。这眼依稀还是初遇时,那一双横波目,隔着湘帘,望过来。


霎那之间,绿绮琴的琴心变了——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他仿佛真见着古人歌咏的女子,素色衣裙,幽立水边。风拂过,湘帘轻摆,悠悠荡荡,如女子乘舟涉水而来, 轻微的响声,在他的心里变得清晰剧烈。


绿草苍苍,白露茫茫。他看见命中注定的女人等待着他,因为她映在水里的倒影,正是他。


扬眉轻瞥,他不动声色地窥望。他的才名,或者单单是这把梁王所赠的绿绮琴,就足以使身边这些附庸风雅的人装模做样地闭目欣赏了。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他在意的,是帘后隐而不露的知音。她的身影虽然隐没在帘后,仍可窥见伊人眉似远山,面若芙蓉,远远近近,像一幅清丽的画——蜀山蜀水中盛开的一蕖芙蓉。只是,他在水边徘徊四顾,仍是不得亲近。


他相信自己再高超的琴艺,在她的面前亦不艰深,一曲《凤求凰》在别人听来如聆仙乐,于她却是寻常。不过是两人对坐交谈,娓娓道来。他们是彼此心有灵犀的两个人。如同这天地间只剩下两个人的清绝,一切的手段方法都用不着。由你心入我心的自在无碍。


帘风后面,鬓影钗光,桃花旖旎,她的身躯轻轻颤动,闻弦歌而知雅意。


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夕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兰堂,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相颉颃兮共翱翔。


凤兮凤兮从凰栖,得托子尾永为妃。


交情通体必和谐,中夜相从别有谁?


……


——司马相如《凤求凰》


他赞她高贵如凰。是的,他在示爱,他要“求”她!她砰然心悸!这一曲毕,她推说热,回到内堂,她需要凝神。没有人知道,在刚刚的几分钟之内,她萋萋的芳心已被打动。17岁时嫁了人,那时只是年少夫妻,并不深知爱的欢娱和哀痛,还没来得及学会爱,不足一年,他死去,她回到娘家。


对那个人的思念,后来想起来,更多地是对自己的怜悯,将所有的青春美貌放诸他身上的一场豪赌,结果还没开局就被死亡OUT。一切还没开始,不应该就此结束。野心而放任的文君并不甘心。或许,每一个失败的女人都会不甘心,但是卓文君,无疑多了几分勇气,几分眼光。


回家后她一直这样寂寂地,父亲以为她是为情所伤,因此并不愿拘禁她。没有一个慈爱的父亲愿意拘禁自己的女儿,何况,在他眼中的女儿是如此的温柔,美丽,忧伤。


他好像并不知道女儿的多情。所以后来,她才能如此轻易地和司马相如夜奔。


岂只是多情,其实文君的心内一直如蔷薇盛放。只是她不打算让父亲走近她的花园,窥见她心底的秘密。不过,多情不等于放荡,如果遇不上让她阳光丰盛的男子,那么文君宁可一生寂寂。


他来了,这个说话略有口吃的俊雅男人,巧妙地避过了自己的弱点。他用绿绮传情。琴音如诉,她心动神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