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六、

雪亮军刀 收藏 6 57
导读: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哈哈,四宝,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那人左手抓着报纸挡住了右手,他飞快地把报纸掀起来一下。张四宝看到报纸下面是一支乌黑的五四式手枪。

“大勇啊,啥时候回来的,咋不告诉我一声。”

孙勇笑得很爽朗灿烂,“哈哈,这不是来找兄弟了吗,来,兄弟,咱们去那边喝点茶。”

张四宝在脑子里快速权衡了一下,自己带过来的那几个小贼离得还有几步,而自己在孙勇面前根本不是个,更何况孙勇手上还有支枪。但孙勇还不至于杀了自己,关键是他要是想动手的话,机会多的是。

“好啊,好久没见兄弟了,过去坐坐。”

“你带过来的几个兄弟也一起过去坐坐吧,嘿,你们几个,过来。”孙勇和那几个小贼好像熟得像多年的亲戚一样。如果不知情的人看过去,肯定以为是几个老朋友在路上遇到了。

那几个小贼一头雾水地走过来,等认出是孙勇,个个脸上都吓得变了色。张四宝看在眼里暗自感叹,自己下面的兄弟像小四眼那么带种的太少了。

“还不叫大勇哥。”张四宝招呼着。

“客气客气,大热的天,哥几个,跟我去喝杯茶吧。”

张四宝和那几个小贼走在前面,孙勇走在后面,一边走孙勇一边哼着曲,他最喜欢《上海滩》的主题歌,多年以后依旧不改。

“妹子,给找个僻静点的地方,我和朋友谈点事。”孙勇客气地跟服务员说。一般人去茶楼、饭馆吃饭对服务员都是吆五喝六的,但孙勇从来不是。“只有没本事的人才朝服务员撒气。”孙勇经常跟自己的兄弟这么说。

几个人坐到了里面,这是拿竹帘子挡着的两排座位。孙勇让张四宝跟他坐在里面,然后让张四宝的人坐在外面,这样透过竹帘子也能看到外面。

“兄弟,要是你的人跑出去上厕所或者买报纸,我就可能没办法控制自己了。”孙勇笑嘻嘻地说,他把报纸盖在桌子上,手枪放在报纸下面,枪口对准张四宝,然后手压在报纸上。

“你们几个,老实坐着,我和大勇哥谈点事。”

那几个小贼唯唯诺诺着。

服务员拿着茶单子过来问:“哪位先生点。”

“四宝,你来吧。”

“大勇,你来你来。”

“哈哈,我来就我来,妹子,你这什么茶最好。”

“先生,特级的龙井。”

“哦,多少钱一两啊。”

“四百八。”

“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先生,这个就是最好的了,我们也就只进了两斤多点,这个和人民大会堂一个档次的。

“哦,里外两个桌,一桌各来一两。”

张四宝心里在骂娘。

“四宝,听说你在找李明亮?”

“大勇,我不瞒你,李明亮上次把我捅了,还有二拐、扁头,还有个我不认识的,抢救了一宿。”

“这个他们做的不对,我替他们给你赔礼。”孙勇的表情看上去很真诚。

“算了算了,你回来就好,咱俩一起甩开膀子干吧。”

“别算啊,我不喜欢欠人家的,今天干脆直接说吧,你是先打的李明亮,没错吧。”

“他也打我了,在红粉佳人黑我。”

“四宝,是我兄弟的事,我绝对敢认,我问了李明亮,红粉佳人的事情跟他没关系,你被别人黑了。”

“靠,喝茶。”张四宝端起茶盅,他在孙勇面前有压力。

“这茶不错,挺香的。”

两个人点着烟,张四宝本能地颠着腿,他有点紧张,孙勇属于那种人,哪怕是他笑眯眯地坐在一个人面前,都能让别人紧张。

“这么着吧,红粉佳人的事情,确实不是李明亮干的,我觉得有人存心找你麻烦,也想找我麻烦。还有,你下面的兄弟,先打我妹妹的主意,然后有个小子送我妹妹,被你的人打了。那是你的兄弟不对。”孙勇吐出个烟圈,他眼睛眯眯着品茶。

“大勇,我也要个面子,不然这边我没法混。”

“不过李明亮也不对,把你捅得很重。”

“不是李明亮捅的,是他身边的一个兄弟,我不认识。”

“我知道谁了。”孙勇其实早知道是张伟干的,但他没有直接说。

“大勇,你说吧,这件事情怎么了。”

孙勇沾着茶水在桌子上乱写着字,“我看这么着,我帮你个忙,我把老顾办了怎么样,然后我让出这片,我俩的事情一笔勾销。不过这个事你得帮我,到时候借我几个人用用。”

“老顾前两天找过我,他新来的兄弟把云云打了。”

“我听道上说过,你想怎么办。”

“他拿了一笔钱,让我给云云,把事情了了。”

孙勇听出来了,张四宝还不想和老顾起冲突,他们两个都是同一种人,主要是搞钱。他觉得有必要敲打敲打张四宝,“四宝,你知道,我和李明亮都不喜欢黑人,他要是想打你,绝对明着来,红粉佳人上次打你的可能是老顾,你好好想想看。”

张四宝在动摇,他心里盘算着。

“这样吧,你要是想收拾老顾,我帮你收拾,完了我们两清,你看怎么样。”

“好吧,我想想。”

“这是我传呼号,你想好了给我留言。”孙勇从桌子上茶单子写了一组数字递给张四宝,“我先走了,谢谢兄弟请我喝茶。”

张四宝结帐的时候气得想骂娘,边上的小贼过去把帐单撕了个粉碎,但张四宝还是把帐结了。

孙勇半夜的时候才回到李明亮他们藏身的住处,他穿着把T恤衫脱了,一身的腱子肉,胸前的刀疤触目。

“大哥,张四宝那个傻比怎么说的。”

“他有点松动。”

李明亮想了想,“他是不想得罪忠哥。”

“哈哈,没关系,你想的办法我看行,把他们两家挑起来,然后让他们打去。”孙勇从后腰把五四式手枪拔出来,然后抽出弹夹退出子弹,又取出个弹夹把子弹压上。五四式弹夹弹簧容易老化,经常要轮换着用。

“操,就怕张四宝不上当。”

“那没关系,那就打他,反正体育场这边我是要定了。”

今天去找张四宝的主意是李明亮出的。但李明亮有个地方想不明白,“大哥,你想把体育场这边占了,可我们几个都不会偷啊,占过来也没用。”

孙勇看了看扁头和张伟,他在犹豫该不该说,但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计划:“我一直想着,老是这么帮人家打架要账不是个事,得找个长久的事情干干。这段时间我在琢磨,体育场这边服装市场这么多,他们进货都是从南方进的,我们在服装市场这边搞个托运站,以后火车站的货,必须我们来运,这样一来,咱从里面随便抽一成,那也肥死了。”

“大哥,这是收保护费,香港电影里面演过,就怕公安不让干。”

“公安那边你去想办法,实在不行拉他们下水,找一下魏老六,他不是跟公安熟吗,然后我们盯着公安分局的人,他们去嫖娼的时候进去抓他们,不跟我们一起干,就让他身败名裂。”

“大哥,我觉得玄,这事折腾动静太大。”

“兄弟,你听我的,这次我去南方,看到那边都这么干,好多道上走私电器、轿车的,都开了托运站。咱们不是开放搞活吗,就要学习人家的先进经验。”

“就怕张四宝找咱的麻烦。”

“哈哈,我就知道他那个猪脑子想不出这个招,现在要想办法让他跟老顾干上,等把他轰出体育场,那就是咱们的天下了。”

“那干脆把他杀了,这样一了百了。”李明亮说。

“错了,杀了张四宝对我们没好处,杀了他还得逃亡,再说,杀了他也没什么用,他下面的那帮小贼还是会在体育场这边混,回头又冒一个李四宝、王四宝出来,咱们还得麻烦。你想个办法,要一口气把他的人打懵了,以后不敢找咱的麻烦。”

“行,大哥,我想想办法。”

结果办法不用想,自己找上门了。没过几天,张四宝打传呼留言给孙勇:大勇,帮我把老顾的一只手给砍了,李明亮的事情就一笔勾销。当天晚上,孙勇给张四宝打传呼,没过一会儿张四宝回了电话。

“四宝,你是要老顾的左手还是右手。”

“你看着办,不过别给我惹麻烦。”

“行,我这几天就下手,你想办法把老顾的下落打听清楚。”孙勇通完了电话,按掉免提键,吊着眼睛看着身边的老顾。“老顾,你看着办吧,这次是张四宝找你麻烦,他说了,我把你收拾了,李明亮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