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9/


“还有一件事情很奇怪,请布雷给我参详一下。”

“委座请讲。”

“北平的傅做义来电,说中g的刘云自请带兵到日本,还说不是中g的要求,而是刘云个人的要求。你说这件事情里面有没有什么蹊跷?”

“确实很奇怪,傅做义有没有说带什么部队到日本?”

“他说是联军中的部分新军。”

“若是八路军,倒有可能是中g的阴谋,企图扩大政治影响。不是八路军,那就奇怪了!日本战败,被MS瓜分,虽然M国也邀请我国出兵,但也不过是战胜国的面子而已,可能东京审判结束后就会撤回,反倒浪费我几个M械师的兵力。八年血战,中R已结下血海深仇,刘云想长期占领R本,恐怕是痴心妄想,更别说MS两强都不会允许。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刘云想效仿当年张国涛故事!”

蒋丘石正要说话,卫士敲门“报告!戴局长求见。”

“他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他,让他进来吧。”蒋丘石又对陈布雷道:“可能有消息了。我接到傅做义来电,就严令雨农查察刘云的情报,可能会有收获。”

戴笠进来了,腰竿挺的笔直,给蒋丘石敬了礼,急忙道:“委座,好消息!据内线报,中g内部已下令撤消了刘云一切职务,并给予留党查看之处分。最近刘云和傅做义走的很近,两人简直出双入对。另据中统军统在北平的监视刘云的人马报告:数夜都有不同的人翻墙进入刘云的房子,直到清晨才离开,事后跟踪,发觉这些人都操绥远口音。”

“如此说来,那刘云的举动就好解释了:刘云发觉中g对他不利,他又不想甘心就缚,所以联络旧部,欲图拉走人马,远走日本。如果国g谈判成立联合政府,那他也就逃脱了中g的清洗;如果国g大战,g匪被灭,刘云再出来投靠国家,这如意算盘打的好啊!”

戴笠在傍边献计:“那我们大造舆论,说中g投S联主子所好,陷害抗S英雄......”

蒋丘石挥手打断“现在不行!要大造舆论,也得等到刘云过来后才行。雨农,你马上选得力人手加紧监视,并派人与他接触一下,旁敲侧击,探探他的意图。要打击中g,分化刘云,我自有别的办法。雨农,千万要谨慎!”

“是,委座。”

被算计的刘云此时却在北平享清福,无官一身轻,整天跟着傅做义出席各种场合,大吃大喝。但这只是表面,到了晚上,刘云还要演戏到半夜,白天又要出来活动,睡眠严重不足,于是人就显得很憔悴,但是这幅憔悴的模样看在傅做义眼中却是另外一种含义。

这天,燕京大学复校(抗战期间北平一部分大学搬到西南,抗战胜利后这些学校再搬回北平)。前燕京大学校长现任M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灯亲自主持,平津各大党政要员,人民团体,齐聚燕大校园庆祝。讲完贺词,刘云见司徒雷灯身边人太多,不好接触,只能等下次机会。只得溜了出来,猛一想起在北平待了许久,竟然没有去过未名湖,这次正好是个机会,于是带着李向阳到未名湖看看风景。

天已入秋。一阵清风吹来,湖面上泛起阵阵涟漪。刘云坐在湖边凉亭里,打算趁着清静,想想心事。

“哥,我觉得自从陈姐姐走后,你老是发呆。是不是你们吵架了?陈姐姐就上次到医院看了你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了。”李向阳道。

刘云微笑不语。

李向阳不知死活,又道:“哥,你是不是喜欢那个黄大记者呀?”

“嘿,我说你是不是皮痒痒,欠揍啊?”刘云本想给李向阳点颜色看看,但看到李向阳关心的面容,决定不再瞒他,于是正色对他说到:“向阳,我跟你直说吧,上次你陈姐姐到医院看我时,就和我说清楚了,她和我不合适,在很多问题上她和我都有不同的看法,就算勉强在一起,将来也是不会幸福的!你真的关心你陈姐姐的话,就希望她找一个比我更适合她的人。现在我和她只是一般同志关系。至于你说的那个黄大记者,更是没影的事。再说了,我不喜欢多话的女人。”李向阳还是不明白,刘云只好道:“你以后慢慢就会明白的!你还是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我有多少大事要想啊?去吧去吧。”李向阳依言走开了。

报上已登出蒋夫人将访M,并与M国洽谈多项合作事宜的消息。如果说在中国搞外交只有一个人能与中g的周翔宇匹敌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蒋夫人。看来老蒋是想游说M国,使M国支持他打内战。昨天那个什么特派员又来拉拢自己,自己费尽心思与他虚与委蛇,真是累呀!

“刘司令!”

一个女人声音打断了刘云的思绪!刘云转过头来瞅了半天,失声叫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