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道日损(首发)

龙王天下 收藏 1 104
导读:[原创]为道日损(首发)

为道日损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

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

无为而无不为。

故取天下常以无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为学日益。

何谓“为学”?窃以为“为学”就是求知,即对未知事物和陌生世界的了解和探索,它既包含对感性知识的积累,也包含对理性规律的把握。《说文》中说“学,觉悟也,从教;从,,尚朦也。”简单地说,“学”就是使人摆脱愚昧状态。有人认为此处的“学”仅指学习“礼”、“乐”,或者说“学”的范围仅限于感性知识的积累,这恐怕难以服人。如果“学”的内容不包括理性认识范畴,那么由前人创造的博大精深的文明体系,我们是无法继承的,现在也就没有所谓的天文学、物理学、数学、哲学等众多的学科划分了。


日,用作状语,可翻译为“越来越”。益,增益、丰富。不断地学习可以使人逐渐摆脱愚昧状态,随着各种知识、学问越来越丰富,人的智力也将得到很大发展。


日益,主要用来说明“学”对拓展人类主观认识领域的作用,也是“学”的最直接效果,而不能把它理解为各种欲望的增加。诚然,智力的增益的确会让一部分人的欲望膨胀,刺激他们通过种种手段为自己捞取好处,进而危害到整个和谐的社会秩序,这也是老子主张“弃智”的原因所在。但是思想认识的丰富并不必然带来欲望的增长,大家不妨想一想,那些掌握了“道”的圣人,他们的智慧难道还比不上名利之徒?但是圣人就没有名利之徒那样的形形色色的欲望,所以把“日益”理解为各种情欲的增长是不妥当的。名利之欲是否会随着主观意识领域的拓展而增长,还要看“学”的内容和“学”的层次性。如果一个人能达到“绝学”也就是“道”的境界,相信他是不会为各种名利欲望困扰的。


为道日损。

“为道日损”的意思是,按照规律办事就要逐渐减少那些不符合“道”的东西,其中不但包括个人的名利、欲望、得失,还包括人们处理人际关系、解决社会和其他问题的过程中与“道”背离的行为方式,比如我们今天常说的“政绩工程”“面子工程”等都属于这种不按规律办事的典型表现。

既然提到按照规律办事,那么前提就应当是对规律的了解和把握。如果连规律为何物都不知道,还谈什么“为道日损”呢?然而人并不是“生而知之者”,“道”和其他知识一样也是人们通过不断学习、思考、实践、总结得来的。所以说“为学”和“为道”并不矛盾,前者是后者的基础,后者是前者的延续和升华,两者的关系类似与我们今天说的认识和实践的关系,而且是最理想和最完美的认识与实践,其核心内容就是对“道”的认识和实践。


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

减少再减少,最终达到“道”的境界,符合“道”的要求。

人的认识活动是一个逐步深入的过程,因此对于“道”的把握也不可能一步到位,而是一点一点地向“道”靠拢,与此对应的是行为方式的逐步完善,“损之又损”是其具体表现,而“无为”则是这种完善的评价标准,换句话说“无为”正是“为道日损”所要达到的效果。“无为”是什么?就是按照规律办事,不是什么事情都不做,对于这一点我们已经详细讲过多次,这里不再赘述。


无为而无不为。

按照规律办事,还能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呢?


故取天下常以无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所以那些身居高位、承担管理国家公共事务和调整各种社会关系责任的统治者应当按照“无为”的原则行事,不能根据自己的好恶、欲望、主观意志为所欲为,从而破坏各种社会活动的正常进行。


无事,意思是指居位者对正常的社会关系不加干涉的态度。有事,和“无事”的含义相反,表明居位者的意志力量异常强大,使正常的社会活动严重偏离了既有轨道。


老子这句话讲得非常耐人寻味。其实同自然因素相比,人为因素对社会进步的阻碍作用可能更大。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社会生活的和谐与安宁诚然也离不开必要的“规矩”、行为规范的约束,但是如果条条框框过多或者不当的话,人自己的活动空间也会大大缩小,自由、活力、创造性都将遭到扼杀。人们为了生存和发展,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必然与既有规则做斗争,而规则的制订者也会炮制出更多的东西来保护既有的规则,于是人类社会便陷入相互斗争的旋涡中不能自拔,前进的步伐变得异常艰难,老子说“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法令滋章,盗贼多有”就是这个意思。


萧规曹随

西汉初年的丰富社会实践,为老子的“无为而治”思想提供了有力的佐证,“萧规曹随”就是个典型事例。话说惠帝(刘邦的儿子刘盈的谥号)二年,相国萧何病故,曹参被任命为大汉相国,出掌国政。然而曹参到任以后并没有象常人那样把“三把火”烧得旺旺的,而是一切照旧,《史记》上说他是“举事无所变更,一遵萧何约束。”而他自己却整日饮酒作乐,几乎无所事事。许多大臣以及曹参的门客实在看不过眼,都打算劝谏一番,可是他们往往还来不及开口,便被灌得酩酊大醉了。堂堂大汉朝廷的首席执行官如此做派,终于引发了老板——惠帝刘盈的不满,《史记》上说“惠帝怪相国不治事,以为‘岂少朕与’?”太史公这句话很有意思,“怪”有两种含义,一是奇怪二是见怪,惠帝的“怪”可能两者都有吧;而“少”则有不恭敬的意思,“怪”和“少”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足以表现出皇帝的不满。然而刘盈毕竟是位比较忠厚的君主,尽管自己有所不满,但是并没有拿出帝王的威严直接向一位父辈老臣兴师问罪,而是让曹窋(曹参子,时为中大夫,侍奉皇帝左右,窋[zhuó])以一个儿子的身份从侧面了解和劝说一下。


曹窋回到家中,趁着侍奉父亲的当口,不紧不慢地讲了一番话。他说先帝驾崩不久,当今天子年轻有为,正是做出一番事业的大好时机,可是父亲您身居相位,却天天饮酒,正事不干,难道不为天下大事忧心么?曹参一听非常生气,狠狠地揍了曹窋两百鞭子,并呵斥道,“赶紧回宫侍奉皇帝要紧,国家大事岂是你这个毛头小子应该问的?”


曹窋碰了一个大钉子,看来迂回战术是不能奏效了,惠帝便决定正面交锋。于是在朝会的时候,曹参便受到了皇帝的直面责问。惠帝说:“相国为什么要责罚曹窋呢?是我命他去劝谏相国的,(您责打曹窋就等于用同样的态度对待我么)。”曹参是如何应对的呢?


“参免冠谢曰:‘陛下自察圣武孰与高帝?’”曹参先是免冠谢罪,这是题中应有之意,然后并不正面回应皇帝的责问,而是反问了一个问题:陛下和先帝相比谁更高明?作为儿子的刘盈当然不能说出比自己老子高明的话来,何况事实也是如此。于是曹参紧跟着又问了一句:那么陛下以为臣与萧何哪个更贤明呢?惠帝说“君似不及也。”这样的回答正好落入曹参的圈套之中,只见他不慌不忙继续说道:陛下的话非常正确。先帝与萧何等平定天下,各种法令制度均已完备,而今只需陛下垂衣拱手,臣等各司其职,勿使各项规章制度运行有失即可,是不是这样呢?刘盈被问地无言以对,只好说,相国的话非常有道理,那您就下班回家休息去吧。


惠帝与曹参君臣二人的斗智以惠帝的失败告终,惠帝的实际表现证明了他在政治上仍不成熟,而治理一个国家仅凭年轻人的热情显然远远不够,更多情况下需要的是老成谋国。所以当曹窋出面劝谏自己,曹参对儿子行为背后的含义应当是一清二楚的,正因为如此,而且在思想上作了准备,所以当他直接面对皇帝的责问时,方显得从容不迫胸有成竹。面对皇帝的责问,曹参把过世的刘邦和萧何抬出来,想必有其不得已的苦衷,如果当时他向皇帝直接解释自己的施政理念,不但要大费口舌,而且未必能够让皇帝接受。一旦皇帝不同意自己的政治主张,进而另起炉灶的话,那么按照年轻人好动的本性,也许整个政局便会陷入变换不定的状态,这对于巩固为时不久的西汉政权而言十分不利。陈胜吴广为什么敢于铤而走险?“天下苦秦久矣。”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并没有与民休息,而是继续实施他的暴政,搞得民不聊生。结果始皇方死,山东已乱。在经历了秦末农民战争、楚汉相争以及西汉初年的地方叛乱等一次又一次的战火洗礼之后,国家虚弱百姓困苦,实在太需要休养生息了。此时再好的政策也比不上清净无为,让百姓们致力于恢复和发展生产来得重要,怕就怕东一个主意西一个想法,国家政策朝令夕改让百姓无所适从。只要居位者不去瞎折腾,农民就能把地种好,商人就能把商业搞活,果真如此,则百姓之福社稷之幸。曹参之后,“无为”的治国理念并没有遭到废弃,而是被一直遵循下来,到文景之时,大汉王朝已经蓄养得相当强盛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