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峡归来:印象三峡

毛主席的警卫员 收藏 129 2443
导读:[原创]三峡归来:印象三峡

拍摄时间:2006年4月6日、2006年5月6日

拍摄地点:宜昌三峡景区

拍摄器材:Digimax i50 MP3,Samsung #1 MP3(4月6日)

6MP-9T6(5月6日)



引言:

巴楚文化,顾名思义,显然不是一元的,而且不在线性的常规中演讲。即使只求定性,三言两语也断然无济于事,而非做多层面、全方位的解析不可。


(一)我们所讲的巴楚文化,既有考古学文化——主要是秦汉以前的,也有历史性文化兼地域性文化——主要是魏晋以后的。总而言之,它是从古到今存在于巴楚交错地段的人类学文化,泛称人类学,当然是把体质人类学、考古人类学、语言类学和文化人类学或社会人类学囊括无遗 。


(二)就考古学文化来说,巴文化是巴文化,楚文化是楚文化,彼此的内涵和外延都不相同,无疑是两种文化。而且,巴文化是蛮夷文化的一支,楚文化是华夏文化的一支,彼此属于不同的文化体系。在考古学范畴内,对巴楚文化可以理解为在某个时空框架中既有巴文化、也有楚文化。无论巴文化和楚文化,都不能上溯到新石器时代,更不应上溯到旧石器时代。


无论城背溪类型文化、大溪文化、屈家岭文化、石家河文化和窨井沟类型文化,都不是巴文化的前身或楚文化的前身。


从语言系属上看,巴人是藏缅语族先民的一支或数支。他们来自汉水上游至黄河上游,辗转流徒,迁至长江上游的东部和长江中游的西部。清江流域只是廪君蛮的发祥地,不是包括廪君蛮在内的巴人的发源地。至于楚人,则有芊姓与杂姓之别,前者是来自中原的祝融遗裔,后者是长江中游土著三苗的后人。


清江流域有早期巴文化遗存,但早期巴文化遗存不限于清江流域。正像沮漳河流域有早期楚文化遗存,但早期楚 文化遗存并不限于沮漳河流域。


(三)巴民族与楚民族的交往,以及巴文化与楚文化的交流,历史悠久,影响深远。因此,无论民族和文化,都是楚中有巴而巴中有楚。


最迟从楚君熊渠在位时起,巴与楚就有文化交流关系了。

最迟从楚武王在位时起,巴与楚就有通使行聘关系了。

最迟从楚共王在位时起,巴公族就与楚公族通婚了。


巴地有楚国的移民和戌兵,移民如夔国的公族,戌兵即驻守巴郡(巫郡)的楚军战士。楚地则有巴人与楚人错居杂处,江陵陀江寺曾发现东周时期的巴人聚落,荆门车桥曾发现与楚墓同地的巴墓。


巴墓中偶或有楚器出土,而楚墓中也偶或有巴器出土。


可以断言,巴文化与楚文化的关系不是板块结构,而且不是双鱼形太极图结构。它们交错、交缠、互渗、互补,难解难分。


(四)巴文化和楚文化都是多源的文化,本来就赋有融合遗传的优势。彼此交流,容易产生非此非彼、亦此亦彼的文化事象,融合遗传的优势就更加明显了。


楚式的虎纹,在离巴人近的地方已见惯不怪了。在离巴人远的地方则殊为罕见,无疑脱胎于巴式的虎纹。巴式的钟和钲,无疑取法于楚式的钟和钲,只是年代较晚、工艺较粗、形制产简罢了。


巴人以干栏为居室,今称“吊脚楼”。芊姓楚人来自中原,起初与干栏无缘。后来发展了“层台累榭”,想必是仿照干栏营造 的,但有踵事增华之妙。巴人的干栏大概是向越人学来的,但有出于蓝而青于蓝之妙。巴人遗裔的“吊脚楼”,在鄂西南、湘西北、川东南、黔东北都有,而以鄂西南的最为出众,缘由应是其地离故楚郢都最近,或多或少都带有层台累榭的遗风。建筑方面,巴与楚的影响是双向的。


荆门车桥出土的铜戚铸有奇异的神像,殊难索解。巴地有形制相似的铜戚出土,然而上面没有类似的神像。由此,对于车桥铜戚的神像究竟是源于巴人的信仰还是源于楚人的信仰,抑或源于巴人与楚人共有的信仰,至今还不能论定。


战国时代,郢都有流行歌曲《下里》和《巴人》。学者大抵认为《下里》是楚歌,《巴人》是巴歌。然而,楚歌与巴歌流行在同时、同地,彼此难免相互影响,即楚歌有巴风,而巴歌有楚风,这也是至今还不能论定的。


有些文化事象,巴人的与楚人的相似,早晚难分,源流难辨。例如,巴人传说有盐水(清江)神女,楚人传说有巫山神女,彼此不乏相似之处,某些方面颇有扑朔迷离之状,究竟是巴人传播给楚人的还是楚人传播给巴人,抑或纯属巧合,也因线索不清、证据不足而至今仍是悬案。


无论在巴文化和楚文化 中,用人类学的术语来说,都有cross culture即杂交型文化或混融型文化的成分,其遗传优势即由此而来。


(五)作为历史性文化兼地域性文化,巴楚文化从来是巴楚二元复合的文化实体。复合,始则耦合,继而融合。


竹枝词就是巴楚文化融合遗传的产物,有雅俗共赏的优势。


近代和现代鄂西南的民间歌舞也是巴楚文化融合遗传的产物,有古朴与奇巧兼备的优势。


(六)“巴楚文化”这个术语,不仅涵盖了历史和现实,而且显示出兼容并包的恢宏气度和开放精神。

“中国的地形,从西到东,从高到低,大致可分为三级阶梯。长江上游与长江中游的交接地区,位于第二阶梯中段的东缘和第三阶梯中段的西缘。这里是连山叠岭的险峡急流,地僻民贫,易守难攻,历史的节拍比东面的大平原和西面的大盆地舒缓得多。若在深山最深处,此中人乃如桃花源中人,说文化文化精品,为中华文化史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页。”


说到这里,或许有人会询问巴楚文化的成因,若据谭维四先生的看法,其“主要成因”有如下几点:

“1、民族融合的结果;2、文化交流的结晶;3、国家征战与结盟促成;4、自然地理条件与生态环境使然。”可谓一语中的。但若从民俗文化的角度看来,似还可续貂二条:一是秦汉以降的历代封建统治者对湘鄂川黔地区巴人后裔所采取的“羁縻”政策;二是在此封闭环境中巴人后裔——土家族民众承续了巴楚文化。使得源远流长的巴楚文化得以不曾中断、消失而成为一种历史文化。当然,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活的巴楚文化主要存在于土家族(及其与故楚这地接壤地区的)民俗文化之中。


总之,巴楚文化是一种地域性的历史文化,它主要分布于川、陕、鄂、湘、黔五省交界区域,以长江三峡为其活动中心。按《光明日报》上《三峡宜昌地带的巴楚文化》一文分析,巴楚文化主要有以下特征:一是地域内的重合交叉,二是内核中的深层融合,三是民族间的联姻通婚,四是习俗上的涵化混同。


愚意以为:巴楚文化研究应该“立足一城(宜昌),挟带二水(沮漳河、清江——分别为楚、巴文化的发祥、勃兴之地),依托三峡,辐射四方”。宜昌既是巴、楚文化的交汇之地,又处在古文化沉积带与长江经济开发带的交叉点,縻带巴楚文化腹地。经济发达,交通便利,人才汇聚,研究巴楚文化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便何况我们在巴楚文化资源的开发方面已进行了有益的尝试:根据土家族婚俗编创的《土里巴人》舞蹈剧,已获文化部“文华大奖”和是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以仿制出土的巴楚音乐文物为主体的“巴楚乐宫”,每年接待游客数十万人;长阳土家民俗歌舞饮誉海外;《三峡民间文学集粹〈歌谣、故事、谚语〉》好评如潮……


以上种种有利的本土条件,加上湘、鄂、川三省专家、学者的支持和指教,使得我们在较短的时间内实现了巴楚文化立项,进行学术研究并结集成书的夙愿。在此,谨向支持、帮助过我们的专家、学者表示诚挚的谢意。


万事开头难,尤其是学术上的第一步迈出更难。因为是第一步,所以没有现成的经验、教训以资借鉴,便决不能因此而裹足不前。路是人走出来的,至于行进的质量如何就只有“旁观者清”了。得到社会的肯定自然令人高然是枯萎或干涸。


又在文化沉积带的腰部,又在经济开发带的腰部,宜昌面临着独特的挑战和机遇。挑战也罢,机遇也罢,都是幸运。


那些尚有遗踪可寻的文化事象都是宝贵的文化资源,一要抢救,二要利用。抢救是从调查经整理得到研究的一项系统工程,从中可以培养出宜昌自己的一批学术名家来。利用是在抢救的基础上开发,这就不能像抢救那样一切都讲求原汁原味了,而是又要继承、又要创造,以求化腐朽为神奇,制作出宜昌自己的一批文化精品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