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苏联士兵在苏德战争开始后的日记!

bigstore 收藏 9 14845
导读:一个苏联士兵在苏德战争开始后的日记!

1941年6月22日,德国法西斯对苏联发动全面进攻,伟大的卫国战争由此开始。战争中苏联军民抗击德国侵略者的悲壮故事,将永远是那一特定时代最真实、最鲜活的缩影,也将永远是人类精神宝库中光彩夺目的珍珠……


随着时光的流逝,参加过反法西斯战争的老战士越来越少,再现战壕里的真实的士兵日记已成为无价之宝。这些潦草简洁的文字,大多是1939年紧急应征入伍并被派驻苏联西部边境的大学新生留下的。投笔从戎的“大男孩”后来或者牺牲在战场,或者被德军俘虏。只有3%的幸运儿得以重返家园,尼古拉·帕尼耶夫就是其中一位。“胜利日”到来前,84岁高龄的老战士在《莫斯科新闻》周刊发表了1941年夏天记下的几段文字。


6月22日


法西斯空军轰炸利沃夫。为什么?一周前还读过塔斯社有关边境平静的报道。和战友们在餐馆一直玩到天亮,大家唱了许多歌,也喝了不少酒。远处突然传来炮击和飞机的轰鸣声。参谋部一位军官安慰说这是炮兵在训练。他随口哼唱起“可爱的城市可以平安入睡”,大家也都跟着唱。一枚炸弹落到了近处,人们各奔东西。


早晨我被派到另一个炮兵团任侦察排长,任务是守护城边的炮台。我原来所在的135团怎么样了?同伴们就守在边境线上,是不是已经投入了战斗?都还活着吗?


6月23日


利沃夫医院一个小卫生员牺牲了。她参加了郊外的战斗。敌人从旁边一幢房子的阳台上向她开枪。可爱的小姑娘躺在那里,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跟什么人生气。对面阳台上似乎有人影在晃动,随即又是一梭子子弹。我下令向阳台开火。狙击手大叫一声,倒在一堆木板里。一辆过路的卡车将牺牲的小卫生员送往她生前工作过的医院。


6月24日


我今天差点就没命了,那些一道乘车去监狱抓逃犯的同伴也一样。几架飞机突然从云层里钻了出来,往下扔炸弹。我命令大家赶快跳车,免得成为靶子。我笨手笨脚地钻出驾驶室,将一颗手榴弹掉在了马路上。我发疯地喊到:“卧倒!”眼看着就要炸了,幸运的是手榴弹的销栓因为没装牢弹了出来。我和全排的人上了车继续前进。一个战士指着我的头大声喊道:“白头发,指挥员,您的头发都白了!”


6月27日


利沃夫还在坚守。


我们炮团消灭了敌人多辆坦克。


撤退的路上遇到了135团几位幸存的战友。古尔根·叶加尼扬举着战前我们12个巴库同乡的照片说,另外10个不是牺牲就是被俘。古尔根还说,团长马尊牺牲了,参谋长卢金被俘。


6月29日


对道路如此密集的轰炸前所未有。一队德国轰炸机在头顶上飞,另一队从后面发起进攻。我们的车辆、装备和人员挤成一锅粥。敌人冷酷地轰炸数公里长的车队。一切都在燃烧、爆炸。许多人都牺牲了,公路上血流成河。到处是叫喊、哭泣和叹息声。


轰炸开始前我从卡车上跳了下来。我抓起步枪和行囊跑到路边的墓地。趴在墓碑旁,我想自己竟然找到了一块现成的葬身之地。我从行囊里掏出一块小巧的手表,这是我给妹妹准备的礼物。


轰炸停止了。我走上公路。太可怕了,这里是一个比路边那个墓地大出多少倍的墓地。我费力找到了自己那辆卡车,司机腿上受了伤。团参谋长走过来下了命令:“过一会儿还有新一轮轰炸,赶快到森林里去。林子里有穿着我们军服的敌人,是他们引导飞机轰炸车队的。这些人俄语说得不错,尽可能抓活的。”


抓到的敌人谎称是基辅军司令部的,我下令扒下了他们身上的防水短大衣,这种衣服我们部队压根儿没配发过。团指挥官根本不听他们胡言乱语,把他们带到了森林深处。傍晚,听说这两个敌人在逃跑时被消灭。参谋长向我们表示感谢,让我们穿上敌人的短大衣。司机说穿这种衣服修车方便多了。不过,我们两人谁都没有要。


7月1日


继续撤退,榴弹炮没了,只剩下少量汽车。炮兵变成了步兵。最近一个目标是普罗斯古罗夫,这个城市在1939年以前的老边界。


又一次遇到了135团的人。许多人都受了伤。他们坐车去基辅。大家叫我们上车一起走,可我们有自己的安排。在基辅我们将知道这个没了炮的炮团下一步怎么办。


7月4日


到普罗斯古罗夫的路特别难走。接连不断的袭击和轰炸,粮食和水全没有。太热了。在林子里躲敌机时不得不喝沼泽地里的泥水。不知道周围的战事和整个国家的处境。


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部队严令禁止战士们写日记。帕尼耶夫至此中止了自己的写作。不久,他在普罗斯古罗夫保卫战中光荣负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