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得知联军摧毁北部运河上的大桥并在沿河南岸地区建立起了防御线的时候,贺平大校的心中一阵的涩苦,这意味着增援来的友军将要面对两个联军重装甲师的阻击,只有突破联军的运河防线后,兄弟部队才能够解除目前县城危在旦夕的局面,而在此期间他手中早就因为伤亡巨大而残破不全的三个师的防守部队还要继续的坚持下去,牢牢的钉死在每一个街区、每一栋建筑、每一寸的土地上,大校现在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手中有限的兵力显得有些单薄,唯一的预备队一直担任着救火队的角色,不断的在填补着被联军突破了的一个个的窟窿,他都不敢想象,如果联军更大规模的突击后,他手里这仅有的微薄的机动力量还能有多大的能力前去填补多少段崩溃的外围防线,一旦外围防线崩溃,那进入街区后敌我双方都将直接面对着的是混乱的巷战,或许那将是一场斯大林格勒,也或许是场糟糕的顺化战役。

“给我接装甲一团” 贺平沉思了一番,对年轻的密电员说。

那条遮蔽在城市西郊的一片葱郁之中的早就干涸了的河道已经彻底的成为一个巨大的隐蔽所,连绵布置在枝叶间的防红外线薄膜以及各种工兵设立起的技术掩护混合在枝繁叶茂的树冠之间巧妙的遮掩起下面的战车隐蔽场,尽管头顶上不断传来联军战机的喷气发动机嘶打着空气的轰鸣,但这里还是显得十分的安宁,号称侦察技术世界第一的联军根本无法探测到这颗隐蔽镶嵌在他们柔软的下腹之上的尖牙。

萧扬无聊的躺在他那心爱的‘99式’主战坦克尖锐的楔形炮塔边,密集的树叶和防红外薄膜遮挡住了天空,这让百般无聊的萧扬显得更加的郁闷,严格实行着灯火管制,让隐蔽场内显得一片的乌黑,静静的夜里,萧扬只能够这样的躺在这里,听联军战机呼啸着掠过扑向战斗中的城市,听县城里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在那里有无数的兄弟战友、有无数的炎黄子孙在流血战斗着,他们是在为了共和国的生死存亡、更是为了中国军人神圣的荣誉而在竭尽全力的抵御着执坚披锐的侵略者,哪怕付出着生命的代价。渴望战斗的激情一次次的燃烧着萧扬的血液,让他更是希望能够再次的驾着自己的战车,冲向联军的战车群,用战斗来焚烧着自己的激情,成就起自己的装甲王牌之梦,就如同二战中的魏特曼一样。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让萧扬一骨碌的从坦克上爬起来

“司徒,有什么情况”对于自己指导员的脚步声,萧扬从不陌生。

“呵,老萧,原来你躲在这里啊,我就知道到你的宝贝‘儿子’这里准能够找到你”司徒涛笑着说。

“别废话了,快点,是不是有什么战斗任务” 萧扬急切的问到。

“有点礼貌好吧” 司徒不满的顶上一句“是有战斗任务下来了”

听到有任务,萧扬立刻的打起了哈哈“OK,OK,那是我态度不够好,是我缺乏礼貌,这里呢,先个咱们司徒指导员陪个不是”把指导员拉到一边的军用帐篷内,萧扬迫不及待的询问到“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任务了吗?”

“说实话,我也不是太清楚,团里让明天早上到团部召开会议,不过上面透露出的消息好象是跟反击有关” 司徒涛耸耸肩,无奈的摊开双手。

“反击,难道援军到了” 萧扬满是疑惑的猜测起来。

司徒笑了笑“这倒是一个方面,增援的三个集团军的部队已经到了北部,但展开防空队型前进的部队速度应该不会很快,而且刚从团部传来的消息说,联军的装甲部队已经攻占了北部运河上的大桥,并且沿河建立起了防御线,那么这样一来,增援的到达将会推迟。”

“那么这所谓的反击会和什么有关呢?” 萧扬若有所思的摩挲着下颌久未刮理而显得刺硬的胡须。

“反击?反击?联军装甲部队?总不会让我们从背后去攻击联军的装甲部队的防线来接应增援吧,一个团对联军的一个师,那可是有点送死的味道了?” 久思不得的萧扬撇撇嘴。

“好了,这个问题呢在明天将能够得到解答”见萧扬在一个劲的苦思冥想着,司徒涛淡笑着说“怎么可能呢,要知道鬼子的第7装甲师团和美国佬的第1骑兵师可都布防到了北线啊,两个重装师啊,就咱们剩下的这些坦克还不够人家塞牙缝呢,还接应增援。”

“你是说联军的两个装甲师都去北线运河了” 萧扬顿时有了灵台澄明的感觉。

“是啊,怎么了?” 司徒涛问到,接而又恍然大悟的带着疑问说“你不会是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