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八篇 裁军之战 第十六章 高里行动

yuertou 收藏 17 40
导读:华夏春秋 第四十八篇 裁军之战 第十六章 高里行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穆罕默德•高里,是一位阿富汗军阀,12世纪时曾帅军入侵印度。而这也成为了巴基斯坦历史上的英雄人物。自从巴基斯坦将其第一枚中程弹道导弹以“高里”命名之后,巴基斯坦就从来没有放弃过要获得独立自主的发展权的努力。而这次,巴基斯坦总统拉瓦尔将鲁毅制订的反击计划以“高里”命名,虽然没有多少直接的关系,但是可以看出来,巴基斯坦仍然在努力的寻找着战胜敌人的办法,并且以此来激励国民与军队的抵抗意志!

鲁毅对巴基斯坦的历史并不是很了解,如果他要是知道“高里”这个含义的话,恐怕就不会那么愉快了。总体来说,反击的准备工作还是做得比较好的,至少所有的军队都按照预定时间进入了反击阵地,而现在,鲁毅只需要最后一个机会,即能够让他发动这次反击的一个契机。

“将军,欧洲军团已经开始从港口分散了,正在讲码头空出来,等待美国军团到达!”负责情报的上校参谋是这段时间内最忙碌的一个人,他需要随时与国内的情报机构保持联系,将最新的情况反应给总指挥官。

“现在我们可以行动了吗?”

“不,再等一等吧!”鲁毅朝新到来的白栖凤少将摇了摇头,他是才从国内调过来的,任务就是帮助鲁毅指挥这场战役,毕竟需要有个年轻的将领帮助鲁毅来管理参谋部内的年轻校官。“现在我们可以再看一看,其实,这就像是一场轮盘赌一样,我们已经下了注,但是欧美现在却不知道我们的筹码有多少,所以不敢贸然的下注。他们现在也在等待,他们需要的是情报,如果我们贸然行动的话,必然遭受失败!”

少将点了点头,虽然鲁毅的威名他是早就知道了,但是从内心来讲,他不认为一个老将领能够比年轻的将领更优秀,总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吧,总不可能让这些老将领一直在最高指挥官的位置上呆着,不然的话,他们这些年轻一代的将领哪还有发挥的空降呢?当然,反过来说,少将也知道鲁毅不是靠吹牛成为共和国第一大将的,这都是靠他一次次的战斗打出来的,这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欧美好象确实察觉到了我们的异动!”少将虽然不认为自己就比这名老将领差,但是在军队这个等级森严的集体里,他必须要遵从上级指挥官的决定与意见。“现在,欧洲的第12步兵师已经撤出了卡拉奇附近的战斗,虽然没有立即北上,但是以该部队的机动能力,只要北面发生战斗,他们能够在数个小时之内向美军提供支援。这就是我们所担心的。如果我们只是要打美第3机步师的话,就必须要考虑到这支欧洲部队带来的威胁,不能被他反咬一口!”

“对,现在欧美军团的阵线看上去是很松散的,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章法,但是这与我们当年打俄罗斯的时候是不是一样的呢?新战术,新装备的大量利用,已经让陆军的战斗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往,巴基斯坦的将领就是在这里吃了亏的。看上去,这是一条非常脆弱的防线,但是实质上,这却是在利用欧美军团机动能力更强大,打击力更强大的优势,这条防线根本就不像所表现的那样!”老将军的目光从地图三转移了过来,对旁边的情报参谋问到,“已经搞清楚了欧美军队之间的配合是采用的什么办法了吗?”

“根据我们的初步分析,欧美军队之间的通信联络与配合都是依靠通信卫星系统进行的!”这名参谋一直保持着高度紧张的神经,现在显得有点激动。“因为欧美的基层部队采用的是无法兼容的通信设备,所以,他们只能够依靠更高层次的方式来进行基层通信。这为他们增添了不少的麻烦,但是对欧美强大的信息处理能力来讲,这也算不了什么。而根据这些天的监测,欧美军队的通信信号都是在海得巴拉,也就是他们的前线总指挥部进行中转的。对于他们为什么不把中转中心设到迪戈加西亚等更靠后一点的地方去,现在还没有搞明白,大概是他们的高层通信网络还没有架设好,只能够进行前线一级的临时沟通吧!”

老将军点了点头,虽然很多术语他都搞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所了解到的这些内容就已经足够了。“那么,已经搞清楚了他们的中转中心的确切位置了吗?”

上校点了点头,从手中的文件夹里抽了一张地图出来,显然这已经涉及到了高度机密的内容,在计算机系统中并没有进行备份。“就在这里,战前,这是巴基斯坦最重要的导弹与核武器研制基地,而从我们的测定到的数据上来看,这座通信中心就设在巴基斯坦原导弹实验室内。地下建筑,距离地面大概有50多米,全由钢筋加固,现在我们手中的钻地炸弹根本就拿它没办法!”

“也就是说,无法使用硬摧毁的方式了?”少将皱了下眉毛,这不算是好消息。

“空军的技术员分析过了,除非我们直接命中他们的通风设施,不然的话,甚至无法对里面的人产生一点伤害。当然,这里至少有4处通风口,我们必须保证4枚炸弹全部准确命中,而且间隔时间不超过1秒,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我们应该考虑别的办法!”

鲁毅看着地图,他知道这是整个行动的关键,如果不能够破坏欧美军队之间的通信的话,那么整场战役就将处于非常危险的情况之下。而摧毁这座通信交换中心,就成为了最重要的开始。过了一会,老将军的目光才从地图上移开了。“如果使用强制性电子压制的话,能够收到什么样的效果?”

“几乎没有什么用,他们应该还有备用的有线通信线路,虽然容量不会很大,因为当地的游击队没有发现美军在这里架设过光纤通信设备,但是,至少能够保证他们传递重要的信息。而且,强制电磁压制持续的时间不可能很久,我们也无法保证能够长期控制制电磁权!”

难题出来了,现在是软硬都不行,两位将领,以及参与了这次计划的几名参谋都陷入了沉默之中。不可能让巴基斯坦军队去冒险进行反击,这次反击必须获得胜利!而这时候,鲁毅也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这是他担任高级指挥官以来感受到的最大的压力了。以往,他都是在具备有优势条件下指挥战斗,至少是在有主动权的情况下指挥战斗。而此时,不但没有优势条件,也失去了主动权,那么这场战斗会打成什么样子呢?

“看来,我们只有使用三号备用方案了!”白栖凤少将先开口了,这是最后的一套备用方案,而鲁毅也一直在避免使用这最后的一招。

鲁毅看了一眼这位从20军调来的少将参谋长,他太年轻了一点,在考虑问题的时候,多半是从军事角度出发,甚至根本就没有照顾到政治上的需要。如果仅仅以军事才能来评价的话,他是一位不错的将军,在军队中的前途很光明。但是,这是一次政治上的战争,至少对中国军人来讲,这是一场政治战争,那么就不能不考虑到政治上的问题了。他太缺少锻炼了,至少缺乏在这种情况下指挥战斗的政治经验!但是,除了这个办法,还有别的可行办法了吗?

“好吧,大概需要多长的准备时间?”

“2个小时足够了,都已经进入了待命状态,随时可以出动!”一名负责这方面的参谋员很快做出了回答。

“通知巴基斯坦方面,4个小时之后,战役正式开始,希望他们的人也做好了准备!”说完,老将军就离开了指挥中心,他需要时间来清理一下自己有点混乱的思路,对老将军来说,现在的工作压力确实大了一点。

卡拉奇,经过了10多天的残酷战斗,欧美军团已经控制了一半的主城区,而且港口已经在控制之中了。现在,大量的部队正在通过这座港口到来,当然,还有那些已经投入战斗的部队所需要的补给物资。

德潘少校是欧洲第10步兵师E营的营长,在完成了陆军改革之后,营已经是师下面的最大的直属作战单位了,以往的团一级建制已经被取消,而营成为了最低的独立战术单位。当然,这让少校手中的权力大了很多,责任也就重了很多。

“少校,师长叫你马上过去一下!”一名来自师部的参谋带来了最新的命令。

“好的,我十五分钟后到,该死的通信兵,动作快点!”少校现在的火气不是一般的小,部队上岸之后就乱成了一团,最先是军官找士兵,而现在,他们仍然没有能够将战术通信系统恢复起来。虽然,码头上除去了来往的军车,以及穿着欧洲与美国军服的军人之外,看上去与一座繁忙的商业码头没有什么分别,实际上却是糟糕透顶,至少,现在少校他们的战术通信系统就还没有能够正常使用!

“长官,我们已经尽力了,妈的,现在全频段都是呼叫信号,看来大家都乱套了!”营里负责通信的是一名技术士官,他也对现在的情况很恼火,因为这是他负责的事情。“如果这时候掉一枚电磁炸弹下来的话,那我们可都抛锚了!”

“上士,干好你自己的工作,少评论几句吧!还要多久,我们才能够与下面的人联系上?”少校虽然火气很大,但是他不知道朝谁发火,现在他们营的300多号人都已经被分散开了,营长需要找到自己的人,不然他就只是个光杆司令。

“也许半个小时,也许要一天,该死,我也不知道到底要多久,说不定还要师部的通信军官来负责处理这事!”上士虽然嘴上还在发着牢骚,但是手上已经开始动了起来,并且在尽力的恢复与各连的通信联络。

“好吧,希望我从师部回来之后,能够得到好消息!”少校戴上了帽子,“如果10分钟后还联系不上的话,就立即派人去找,一定要尽快把他们找到,我想,这次师长让我们去,并不会是请我去喝咖啡的!”

10分钟之后,少校乘坐的那辆标志公司生产的军用吉普车到达了师部的外面,与各部队的情况差不多,师部现在也差不多乱成一团糟了,到处都是忙碌的参谋,而师长约瑟准将却不知道到哪去了。

“少校,跟我来,师长正在等你!”一名负责接待客人的参谋一眼就看出了这位E营的营长,立即带着他朝师长单独的房间走去。

“德潘,坐吧,自己去倒杯咖啡,现在我忙不过来!”师长正在处理一批文件,应该是后勤方面的事情,负责后勤工作的副师长因为拉肚子,要比他们晚两天到,而参谋长已经去基层部队了解情况了,所以大部分的工作都落到了这位可怜的准将身上。

少校很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一满杯咖啡,然后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师长忙碌。他知道,师部的咖啡是最好喝的,虽然他没有多少机会能够经常来品尝,但是有了机会,就绝对不会放过。

十分钟之后,准将抬起了头来,先给自己点上了根烟,然后拿起了自己的咖啡杯,倒满了一杯咖啡,从昨天晚上8点起,到现在已经14个小时了,师长应该没有休息过一分钟。

“你们的人情况怎么样了?该死的,现在都乱套了,我们找不到我们的营长!”师长的牢骚也不小,这全是通信上出的问题,几十年没有打过大仗的欧洲军人们发现了新的问题。

“都还不错,我的通信兵正在努力的找我的连长,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少校的怒火已经消失得无影了,连师部都是这个情况,他们基层部队也就好不到哪去。

“看来,我们得更后勤部门的人商量一下,让他们搞好这该死的通信系统!”准将的火也发完了,欠了欠身,很严肃的说到,“少校,现在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们去完成!”

少校点了点头,虽然心存疑惑,但是并没有立即表达出来。在昨天晚上离开海上余预置舰的时候,少校得到的任务是将有一场恶战等着他们,因为他们可能要参与夺取港口的战斗。但是,巴基斯坦守军太脆弱了,从北面压来的部队就摧毁了他们在港口上的防御阵地,而增援部队到达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而在上岸之后,少校他们的任务就是负责协同进攻部队,扫清市区内的残敌。当然,这得要先让他们恢复与部队的联系。而现在,师长说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显然就不是在市区内的战斗了,哪会是在什么地方呢?少校感觉到,现在的指挥系统简直与他们的通信系统一样,都乱了。一下来了几万人,还有这几万人需要的更多的武器装备,而在一个陌生的,几乎没有一点熟悉可言的地方让这些部队进入战斗状态,不,仅仅是恢复建制的指挥,就让他们乱了套!

“市区内的战斗,你不用操心了,半小时前,我收到了联合指挥部的一条命令,我们必须要向北移动,北面的情况有点不对劲!”准将知道这位E营的营长平时并不爱多说话,也就先把情况做了个大概的介绍。“联合指挥部判断,巴基斯坦方面正在准备一场反击,而且很有可能,是由中国的将领来指挥的。当然,这都不关我们的事,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将部队向北推一点,而我需要一名前锋!”

“将军,我知道该怎么办了,但是我需要时间!”

“对,我们都需要时间,现在所有人都需要时间,但是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命令必须得立即执行,2个小时够了吗?”准将笑着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位得力下属,他知道,如果连E营都无法完成任务的话,那就不要指望别的营了。

“够了,但是我必须得立即回去准备!”

2个小时之后,德潘少校的营终于出发了,最后一个排是在出发前5分钟归队的,虽然他们只拿上了一半的补给,并且只有不到1/3的装甲战车,但是他们仍然出发了。德潘相信,他们这支精锐部队不会遇到大问题的。在最北面,是美国的第3机步师,然后还有第12步兵师的一部分。当然,最主要的是,现在巴基斯坦苏库尔以南的地区都已经在他们的控制之中了,虽然还有不少的巴基斯坦游击队在活动,但是那些游击队算得了什么?

当然,少校并不知道的是,他们第一次参加战争,也是他们的最后一次战斗。北面不会是个风平浪静的地方,一场暴风雨就将来临,而德潘少校并不知道这一切。当然,他也不知道,下面的那场战斗,将为他带来国会奖章,他也是第一个在这场战争中赢得欧洲的最高勋章的军官,也是陆军得到该勋章的唯一的一名军官。如果还有一次选择机会的话,少校根本就不会为了一枚勋章去战斗吧!

贾朗达尔西部,某军事基地。

虽然这里已经不是中国的领土,但是自从前面的两次南亚战争之后,这里就已经成为了中国军队驻扎的地方。而这也是中国在南亚地区最完善的军事基地之一,虽然中国印度洋战区司令部,或者是陆军司令部并没有设在这里,但是这里的设备却是中国在整个南亚次大陆上最完善的一处陆军基地。这里驻扎了2个兵力投送单位,大概5000人的部队,当然,这只是在和平时期。而现在,这里驻扎了至少2万人的地面部队,其中超过一半的是后勤部队的官兵,另外还储备了至少200万吨的战争物资,而这些物资将源源不断的运往巴基斯坦,送到巴基斯坦军人的手中。出了后勤部队之外,这里也是中国在该地区的情报控制中心,所有需要发送往巴基斯坦的情报都在这里中转。一面巨大的抛物面天线将卫星发送来的信号接收之后,经过中央电脑的处理,然后通过埋在地下20多米深处的光纤通信线路传输到巴基斯坦设在拉合尔的联合指挥中心。而仅仅为这些情报而工作的人员就超过了500人!另外,这里其实也是一处空军基地,但是一般情况下,这里并不驻扎作战飞机,即使是现在,也没有作战飞机在这里降落,因为这里缺乏为作战飞机提供支持的设备与人员。而机场是为运输机设置的,一条2500米的水泥跑道,已经能够让任何一架战略运输机满载起飞了。

按照职能的不同,该基地分为了12个区,其中前三个区是为人员提供生活与休息的场所的,而4到8区为物资储备仓库,9区是情报中心,10区与11区是运输机中转中心。而这其中,最神秘的就是第12区,因为这个区的周围有至少一个营的宪兵把守,一般的人根本无法靠近到200米的范围之内。另外,进入该区的人员都需要使用一张特殊的身份卡,另外还要经过至少5道安全检查与关卡。当然,能够进入到该区的人员一般也不与基地另外的官兵一起活动,好象这就是一处独立出来的基地一样,而且,全基地3万多人,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区的存在,就算是负责该基地的指挥官也不知道这个区里面的人到底在干什么,因为他们还没有这个权力!

其实,在第12区生活与工作的也都是一些军人,他们与外面的那些军人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至少,在玉林少校的眼中——除了所执行的任务之外——他们确实与外面的那些人没有什么区别。

玉林少校并不是军人,少校军衔也是临时加上去的,他的真实身份是中国军事情报局行动处的一名外勤特工。而这个少校身份只是能够让他在这里行动更为顺利一点,而且让别的军官不用小看了他。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要借这个少校军官的身份来掩护自己的真实身份,因为对一名执行外勤任务的特工来讲,身份的保密性排在了首位!

少校的父亲就是一名特工,只是在他才3岁的时候,就已经殉职了,当时他母亲拿到了一份丰厚的抚恤金,这才把玉林培养成才。但是,这位中年丧夫的女人并没有想到,她的儿子——也许是受到了父亲遗传基因的影响——也选择了同样的人生道路。而三年前,年仅65岁的母亲因为拒绝移植器官,最终因为恶性肿瘤去世之后,少校就完全的成为了一名谍报员。而在他了解到了父亲生前的事迹之后,他没有一点激动,因为他知道,他不是个好父亲,而他也不想成为父亲那样的人,将自己幼年时的痛苦再“遗传”给下一代,所以,到现在,玉林仍然是一名单身贵族,在他看来,结婚与不结婚有什么区别吗?而且,这世界上并不缺少需要结婚才能够享受到的待遇的办法吧!

“少校,将军让你过去一趟,说是有要事,让你马上过去!”一名25岁左右的女少尉叫起了因为疲惫还在睡觉的少校,她并没有对少校裸露的身体感到一丝的惊讶。

“好的,妈上!”随时都是马上!少校没有把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只有快速的穿好衣服,“对不起,能否回避一下?”看到那名女军官仍然没有要离开的样子,少校觉得很恼火。

“好吧,将军让你5分钟之内过去,你最好抓紧一点!”少女做了个刮胡子的动作,示意少校的胡子该刮一下了。

玉林还是没有刮胡子,在5分钟之后准时的到达了少将的办公室。这位从特种部队调来的少将是第12区的真正负责人。说白了,这里是一个秘密基地,主要为执行秘密任务的特种部队提供支持,为此,还配备了不少的专用特种飞机,另外还有一支200人的特种分队驻扎在这里,但是这几天,少校发现这里的特种部队不止200人,甚至可能有500人。但是谁会管那么多呢?他只是一名执行外勤的特工,而他到这里来,也只是局里分下来的任务,昨天,少校才搞清楚了自己的任务!

“少校,很感谢你昨天为我们的人做的报告,非常精彩!”少将很客气,这与大部分的特种部队的司令官都不一样,当然,这只是他在外人面前的态度而已。

“那是我的工作,将军,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少校不喜欢与自己人浪费时间在口舌工夫上,他经常执行的任务已经让他对这方面的事情厌恶透顶了。

“是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为我们提供帮助,而且也只有你才能够办到!”少将从装有电子保险与自毁系统的保险柜里拿出了一份文件,交到了少校的面前,“看下吧,半小时前送到的,你大概的了解一下内容,因为我们的人将在半小时后出发!”

玉林皱了一下眉毛,然后抓紧时间找紧要内容,也是用红色字体打印的部分看了起来。20分钟之后,少校离开了将军的办公室,由一名已经穿着亚热带迷彩作战服的特种兵带着去了军械库,拿上了一份武器,然后,就搭上了即将起飞一架战术运输机,开始了他这次的特殊行动!

飞机是直接从一座地下机库内起飞的,没有使用外面的机场,这与第12区的秘密性有着必然的关系。飞机内只有12名成员,但是在机舱的中央,放着一只巨大的箱子,箱子是黑色的,上面没有任何标记,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一只简单的样子,有什么简单的箱子需要由12名特种兵外加一名特工来护送呢?

坐在飞机上的特种兵都没有闲聊,大部分人在默默的检查着自己的装备,还有一小部分人眯着眼睛在养神。玉林虽然也受过军事化训练,知道应该怎么使用手中的这把电磁冲锋枪,但是他并不打算班门弄斧,这些特种兵才是真正的使枪高手,而且这种冲锋枪的故障率不到百万分之一,何必让他们知道自己是个不那么会用枪的人呢?

“少校,你是那支部队的?”坐在少校旁边的也是一名特种兵少校,但是按照惯例,一般的特种兵少校是比基地的少校要低一点的,至少在权势方面,特种兵少校只是保证他们拿津贴的一个头衔而已。

“第456部队!”这是玉林来这里之前就知道的事情,456部队并不存在,是军情局编造出来的,当然,也没有人会仔细的去查这支部队的真实情况,因为这是用来掩护他这种特工身份的一支空壳部队而已。

“哦,知道我们这次的任务吗?”那名特种兵少校显然也不知道456部队是什么,但是也不好再问下去了,因为军人守则中很明确的规定了,不应该知道的事情就不要问。

“秘密任务吧,我是你们的领路人!”玉林笑了一下,他已经从将军那知道这次任务的目的了,当然,这些特种兵还暂时不知道,至少要半个小时之后,后方的通信官员才会把详细的情报送过来。

“少校,看你的样子,不像是干我们这行的,是吧?”这名特种兵少校已经检查了自己的武器,显然他现在没有什么事好干,也想从这位神秘的客人身上多了解点情况,知道的多点,等下的行动就要方便一点吧。

“确切的说,我们是干一行的,都是特种行业,是不是?”玉林勉强的笑了一下,这是特工经常与特种兵开的一个玩笑,而且也确实是如此,只不过,特工多半时候用的是脑袋,而特种兵却使用的是武力。

旁边的人点了点头,已经明白了过来。他们是一支秘密特种部队,与别的大多数特种部队不一样,他们主要执行非公开任务,去解决那些没有其他的手段能够解决的问题,在隐秘战线上为国家服务。当然,他们也知道特工这个行当,更清楚特工是干什么的,与自己的不同。

“那么,我需要留个人在你身边了!”特种兵少校显然对这位客人的安全很是担心。

“不用了,我以前在G5部队干过,还没有忘记老本,你们只需要执行好自己的任务,不用为我担心!”玉林觉得心头一热,大家虽然不是同行,但是这些特种兵确实很可爱,至少不像特工之间那么的冷淡。

“好吧,那等下你自己照顾自己,我们这次只来了12个人,看来人手还不够!”少校朝中间的那个大箱子看了一眼,他知道那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如果有需要的话,我还可以帮点小忙!”玉林也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如果他可以选择的话,他不会选择这种极端的破坏方式。

这时候,前舱的通信员已经接到了基地发来的情报,以及这次行动的完整计划。接着,这些计划通过机内通信系统,分配到了每一个特种兵的单兵战术电脑中去,然后12名特种兵都迅速的了解起了任务,他们只有半个小时时间来做这个工作。

玉林没有别的事好干,点上了一根烟,朝舷窗外看去。虽然因为天黑的缘故,他看不清地面上的物体,但是他可以肯定,他们现在的飞行高度不到50米,飞机是由自动驾驶系统控制的,如果让人来操作这架以500节的速度飞行在超低空上的飞机的话,恐怕没人愿意来乘坐了。

一个没有星光的黑夜,确实是太理想了。虽然这将导致微光夜视仪的作用减小,但是对他们这些习惯在黑夜行动的人来讲,又有什么关系呢?玉林想到这觉得很可笑,虽然他与特种兵干的事情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他们都是喜欢在黑夜行动的那一类人,那种完全打破了人类自然生物钟的那一类人!而这天晚上,将注定是特种兵与特工的天下,只不过,少校并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平安的回到出发基地!

10分钟之后,参加行动的人都已经对情况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再过了5分钟,一份临时计划已经制订好了。而很快,他们就将正式开始这次的秘密行动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